首页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041 麻烦司小姐卸妆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卿浅 2863字 2021年12月19日 08:19

助理摇了摇头,将司扶倾的资料随手放到了一边。

毕竟司扶倾还是娱乐圈龙头天乐传媒旗下的艺人,直接扔了也不太好,过场还是要有的。

助理将所有报名表分组完毕后,收好锁在了柜子里。

**

晚上六点,司扶倾准时从训练基地出来。

基地的不远处,停了一辆黑色的车。

因为车的版型很低调,也没有任何铭牌,所以路过的人都没有怎么注意。

见到女孩出来,凤三立刻打开车门:“司小姐,九哥让我接您过去。”

司扶倾上前,弯身进到车里:“走,三三。”

凤三嘴角一抽,很快启动车子。

三十分钟后,车子抵达别墅。

“诶,棠棠不在吗?”司扶倾走进来,探头看了一圈,“回去了?”

郁夕珩淡淡地嗯了声:“跑出去逛街了。”

司扶倾感叹了一声:“年轻真好,这老了就没有走路的动力了。”

她这一次醒来,年轻了六岁。

重过一次十八岁,这算是唯一能安慰她的地方了。

凤三极其古怪地看了眼司扶倾,心情复杂。

他二十五岁了还没有说老,司小姐十八岁就已经有老年人心态了?

郁夕珩将手上的这份文件看完,抬起头:“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看看你的腿部肌肉和神经。”司扶倾走到他面前坐下,掏出医用手套带上,“我呢,对症下药。”

郁夕珩眼眸垂下,浅琥珀色的瞳孔中情绪不动:“请便。”

她将他的裤腿上卷,男人修长的腿露了出来。

线条流畅,肌肉精韧。

既无肌肉男的粗壮,也并不瘦弱,十分的恰到好处。

正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完美身材类型。

司扶倾带着医用手套,顺着他的脚踝上移,又轻轻地按了按:“原来不是我的错觉,你的肌肉是真的不错。”

她的触碰十分的清晰,隔着手套也能够感受到。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样,即将炸裂开。

郁夕珩的眼神倏地暗下,声音也多了一分沉:“别动。”

“嗯?这里也不舒服吗?”司扶倾说着,却是职业病地下意识又按了一下。

“唰!”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他握住。

肌肤相贴带来的寒凉,让她的手指稍稍一动。

但他只是阻挡了她的动作,力度很轻柔。

他似乎很轻地叹息了一声:“别碰了。”

“明白了。”司扶倾终于恍然,“这里你太敏感了,我不动。”

郁夕珩视线更暗。

但什么话都没有说。

“行,那我拿它给你举个例子。”司扶倾把某貔貅从包里拖出来,拉起它一只前腿,“你看啊,我准备先从大腿这里的这个部位给你治疗。”

小白:“???”

狗主人越来越狗了。

为什么要欺负它现在的短胖腿。

郁夕珩撑着肘,眼神重归清淡。

他颔首:“有什么讲究?”

这句话,倒是和神医盟那群老家伙们说的一样。

“你的腿疾很奇特,也不同于其他后天残疾的。”司扶倾皱眉,“明明你多年残疾,肌肉却没有萎缩,真奇怪。”

郁夕珩神色不动,微笑着回视:“我会锻炼。”

“所以这才难。”司扶倾摸着下巴,“不过我说到做到,肯定给你治好。”

一轮查看完毕,司扶倾也有了新的发现,又在本子上记录了一些要点。

郁夕珩还坐在沙发上,呼吸并没有乱上一分。

他看着她:“去休息吧。”

“知道了。”司扶倾摆了摆手,轻车熟路地来到她的房间。

里面的洗漱用具全部备好。

小白伸出爪子拍了拍她的腿,嗷嗷了几声。

“嗯?你说他身上的气息让你觉得十分亲切?”司扶倾蹲下来,“怎么个亲切法?哦,你说他就像是让你见到了爸爸一样?”

小白还没再接着说什么,突然被提了起来。

司扶倾睨着它:“做什么梦呢,你爸爸在你面前。”

小白:“……”

呜呜呜主人好凶。

“不过能让你感觉到亲切的人还真不多。”司扶倾若有所思,语气忽然一沉,“不对,白瑾瑜你这个狗貔貅!让你感觉到亲切的是金子的味道吧?”

她狐狸眼眯着,释放出了杀气。

小白觉察到不对,拔腿就跑。

但没跑两步,就又被提溜了起来。

小白只能讨好地蹭了蹭司扶倾的掌心,又嗷了一声。

“放弃吧,我不信你。”司扶倾将它放在桌子上,“给我老老实实地恢复力量。”

小白翻了个身,有些幽怨。

它什么时候才能有很多金子吃?

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下去了。

**

翌日。

司扶倾早上去训练基地接着训练谢誉和许昔云等人。

中午吃了个饭,很贴心地给自己化了个妆之后,便直奔广告拍摄处。

司扶倾昨天看了资料。

这是一个成衣广告。

成衣的品牌很小众,走的国潮复古风。

所以专门选在了临城旁边的一个小镇上。

天乐传媒派下来的任务,司扶倾也没想着认真对待。

但告诉她的人是姜长宁,她当然会给面子。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她后方响起。

“这里。”

司扶倾回头。

身姿纤细高挑的女人站在一棵柳树下,穿着黑皮衣皮裤。

她整个人是冷的,连带着她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星空少女组合里,除了队长孟雪外,人气最高的就是姜长宁了。

但不同于孟雪的忙,姜长宁似乎对除了舞台表演外的通告不感兴趣。

她不接代言,也不拍影视剧。

然而这样一来,姜长宁反而也成了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她的粉丝虽然比不过孟雪,但都十分的死忠。

司扶倾懒懒的,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宁宁,你怎么来了?”

“给。”姜长宁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一会儿要是头晕就吃几块,低血糖好点了么?”

盒子里放了蔓越莓饼干,旁边还有巧克力和薄荷糖。

“哇哦,宁宁,你真是贤惠。”司扶倾挑眉,“以后谁娶到你,那可有福气了。”

这副身体以前的确很不好。

大小病不断,还有低血糖的毛病。

这也是气运被夺的后遗症。

以前他们在国外训练的时候,姜长宁发现了她这个毛病,就会给她做一些甜品。

“怎么了?”姜长宁注意到司扶倾沉默了下来,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低气压中。

司扶倾拿起一块蔓越莓饼干,神色淡淡:“想起了以前的几个朋友。”

姜长宁瞥了她一眼:“你还有朋友?”

“对啊对啊。”司扶倾不紧不慢,“这不是面前有一个吗?”

姜长宁淡淡地哼了一声,没说话。

她见女孩吃的认真,还是问了句:“那你的朋友呢?”

司扶倾顿了下,语调很轻松的样子:“就……都成佛了吧。”

姜长宁一怔:“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司扶倾咬了口饼干,“有生必有死,迟早的事情。”

她握着盒子的手指却是缓缓捏紧。

眼尾也一点一点的变红。

“人多,赶紧进去。”姜长宁推了她一把,“我在外面等你。“

司扶倾将盒子收好放到包里,戴上墨镜:“走个过场而已,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

**

里面,拍摄处。

场务负责叫人进来,拍摄导演和副导进行面试。

就在即将面试下一个艺人的时候,有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先进来了。

一个极其年轻的男人,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拍摄导演一惊。

他猛地起身,不由失声:“曲导,您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曲凌云颔首,“你们拍你们的,我看看这一批艺人的资料。”

拍摄导演急忙将剩下的报名表都递了过去。

一边观察着曲凌云的表情。

见他并没有什么情绪,拍摄导演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他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因为下一秒,曲凌云将一份报名表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拍摄导演吓了一跳:“曲导?”

“现在什么人都能来试镜了吗?”曲凌云指着报名表上的杀马特照片,都气笑了,“连报名的照片都是画浓妆的,哪个艺人?”

“现在让她卸妆,不卸也得卸,卸完一会儿叫她进来,我亲自面试。”

拍摄导演一愣,看了眼后,也不敢反驳,立刻派了场务出去。

司扶倾这个时候正在外面坐着,她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懒洋洋地晒太阳。

直到嘈乱声大了起来,有视线一直往她这边汇集。

还有人喊了声:“她在这里!”

司扶倾狐狸眼眯了下,抬起头。

就见场务带着两个工作人员过来,停在了她的面前。

场务将准备好的卸妆工具递上,客气而疏离地笑了笑:“这边有热水,麻烦司小姐卸妆。”

卿浅 · 作家说

晚了些,今天就不分章了~

唉,可怜的倾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胤皇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她迟早会撩出火(。

pk很重要,大家多活跃给倾倾投票~~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