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成国公爷的娇宠继室

第五十八章 闺怨

听完之后三老爷披着衣裳脸色沉凝半晌都没有说话,三夫人见此小心翼翼的开口,“这个安四小姐也抬不懂规矩了,这都定亲了不在家中准备嫁妆,怎的还上门了,更何况还这么晚了,庶女果然是庶女。”

“你知道什么!管她是庶女还是嫡女,将来嫁给我大哥她就是国公夫人,到时候我们一家都得敬着她,更何况我这大哥最是守规矩之人,能让他特殊对待,只能说明这个人在他的心中是特别的,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只知道和你爹一样墨守成规迂腐不堪,也不知你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越读越蠢!”

这三老爷倒是个明白人,但对待夫人却是不那么的友好了,这会儿看着妻子含泪委屈的模样更是心中烦躁,一甩袖就出了房门。

“老爷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三夫人连忙追了上去惊慌失措的喊着。

“看着你那张脸都倒胃口,今晚我去翠娘那儿睡。”

三夫人终究是没有把丈夫留下,只留她一人身着单薄的寝衣暗自垂泪,丫鬟墨香见此连忙拿了衣裳给自家夫人披上。

“夫人夜深了休息吧。”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墨香都已经不再劝了,有的只是深深的悲哀。

老爷不喜夫人木讷迂腐,连带着岳父都看不起,可夫人始终是不死心却又无能为力,每每都只有伤心只有哭泣,她个做丫鬟的看着都觉悲哀。

“他只知道嫌弃我,可他又何曾对我好好说过话,外人看着他对我贴心深情,可谁又知道我真正的日子又多难过。”三夫人拉着墨香的手哭诉着,也只有这个伴随着她一起长大的丫鬟能听听她说话了。

“我知道他有野心,想干出一番大事业,我爹只是一个翰林院编修,我也不是八面玲珑的性子,帮不了他什么,他生气,看不上我也看不上我爹。”

三夫人泪水涟涟,“但我好歹也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妻啊,谁能知道在外面他做足了好男人的模样,内里却只一心向着杜姨娘那个女人,不就是一个表妹吗,一个乡下女人有什么好啊,我怎么也是个官家小姐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村姑吗!要不是故去的老定国公收养了老爷,他一个农家子何曾能娶上我。”

“现在就连一个庶女都能踩在我的头上,就那样一个小丫头……”

“夫人!慎言啊!隔墙有耳,要是被国公爷知晓了……”墨香看她越发的激动了,居然说出那样的话,吓得连忙打断了她。

夫人诶!你心里不是知道吗老爷是老国公爷收养的,比起府里其他的两房终归是外人,还敢这么说未来的定国公府人,这不是犯浑吗!

“呵~”三夫人吓了一跳后又苦笑了起来,“就连冷情如国公爷那样的人都知道护着正妻,而我的夫君却宠、妾、灭、妻!”

三夫人咬牙切齿的咀嚼着这四个字,她真是后悔啊,父亲虽然官职不高,但他们庞家说到底也是书香世家,当年她也不是非嫁给宋骥不可。

但当年宋骥容貌俊秀,在诗社中他侃侃而谈意气风发的模样却是让她鬼迷了心窍,在定国公府来提亲之时不顾父亲的反对一口答应了。

现在才知父亲的睿智,知道他们庞家和定国公府本就门不当户不对,更何况宋骥还不是老定国公亲生的,不是良配。

是她猪油蒙了心,要不是还有元显这个儿子在,她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她是真的喜欢宋骥啊!

……

定国公府的那些个主子们的各色反应,安若瑜不知也不在意,只满心疲惫的回了家。

不出所料这么晚才回来的安若瑜受到了安鸿和王氏的审问,当然了搬出了万能的定国公她也很轻松的就搞定了那夫妻两个,可她却倍感厌烦。

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着满心的担忧和关怀的阿枣和紫云,这才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这才是真正的关心呢。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奴婢们都提心吊胆了一整天,听说今日春日宴被蜂群给搅和了,夫人和几位小姐们一回来就到处找大夫,可城里的大夫忙惨了,都被参加春日宴的人给请回去了,他们疼了好几个时辰才等到了大夫,小姐你和紫苏没事吧?”

帮着小姐脱下披风,阿枣担心的查看着自家小姐的情况,实在是被王氏他们的惨状给吓到了。

“是啊小姐,奴婢还专门去找大夫拿了上好的膏药以防万一。”阿桃献宝似的拿出了两盒上好的膏药,今日大夫那里治疗蜂蛰的药膏可是抢手货。

就连平日里不怎么吭声的紫云也悄无声息的端上了热水热毛巾用行动表达她的关心。

“哎呀!还是你们心疼我,放心吧你家小姐有定国公护着怎么会有事呢,好着呢。”感动的接收了三个丫鬟的关爱,安若瑜笑得欢快。

“国公爷可是把圣上赐的贡品雪莲膏给了小姐,小姐身上的伤早就没有大碍了。”回家了,紫苏第一次觉得回家的感觉真好!

“不过……”笑眯眯的安若瑜摸了摸扁扁的肚子看向阿桃,“小姐现在肚子饿了,好阿桃你去大厨房看看有没有馄饨,馅儿最好是剁得细细的猪肉里放上点新鲜的虾肉,煮熟了放入热腾腾的鸡汤里,再撒上一把葱花,记得带点辣椒酱和醋,让厨房多做点,咱们大伙儿一起吃个夜宵!”

“好!奴婢这就去,保证小姐一会儿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鸡汤馄饨。”领了事儿阿桃笑眯眯的跑去了厨房。

“小姐先洗个澡去去乏吧,让紫云帮你捏一捏,紫云的按摩手艺可好了,让她捏一捏保准舒服。”

“嗯!还是我家阿枣会心疼人。”捏了捏阿枣的脸,走进了屏风后,果然已经准备好了新鲜的花瓣和热水,“来吧!”

泡在热乎乎的水中,感受着身后紫云力道舒适的手掌在身上穴位上的精准按压,舒服的她频频呻吟出声。

难怪那些男人那么喜欢左拥右抱,原来这么舒服啊,今天她也享受了一把,果然是爽啊!

“咦!”突然收拾衣物的阿枣刚拿起小姐带回来的衣裳准备浣洗却感觉重量不对,翻找一番自袖口的暗袋里拿出来掏出了个眼熟的小东西,“小姐你去参加春日宴,怎么带了这么个丑东西出去了?”

焰漓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