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诸天之拈花笑看

第93章、林平之逃走

第93章、林平之逃走

衡山五神剑,算得上是有招的集大成者,在莫大先生这样的顶尖高手使出来也威力强大,如果真正掌握了剑法的剑意,那就算是令狐冲来也不容易对付。因为根据明心的推测,掌握了剑意,那就会有一种神而明之的神奇感觉,既是有招也是无招,剑法的破绽也就不再是破绽,想要破解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更强大的力量暴力破解!

衡山众弟子见到明心应对下掌门使用衡山派最强的剑法,明心依然不落下风,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能跟令狐冲并称南北双杰了。就算是现在声名鹊起的少林觉禅、武当成微,恐怕在掌门使回风落雁剑的时候就败下阵来了!

切磋过后,明心赞叹了一番衡山五神剑,接着莫大先生以明心为榜样,激励了一番门下弟子,明心的任务算是完成。

接下来,明心在衡山游玩了几天,然后才往洞庭湖去。上次没到洞庭湖,玲珑就觉得很遗憾,这次说什么也要去看看。

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确实值得一看,水产种类也多,最出名的是清水银鱼。另外还有茶叶君山银针,虽说不是贡茶,但明心喝着并不比龙井这些茶差。

至于岳阳楼,毕竟遭火焚毁重修多次,现在的岳阳楼重修才没几年,倒没什么可看的。

在洞庭湖游玩(吃)了半个月,两人才沿着长江往下,打算沿江一路玩到松江。

十余天后,明心和玲珑到达武昌城,去到酒楼吃饭,有几个江湖人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酒楼有江湖人挺正常,武昌城作为湖广承宣布政使司驻地,又靠着长江,是一座繁华的大城,谁不爱来?但这几个江湖人之所以引起明心和玲珑的注意,是因为他们说起的事情太让人吃惊了!

事情是这样的,两月前令狐冲夫妇出游,被关在梅庄的林平之逃走了,同时逃走的还有梅庄一个经常给林平之送饭的下属。也不知道是林平之说动了那人带他逃走的,还是那人劫走了林平之,但林平之毕竟是逃离了地牢!

“这下,江湖又将不平静了!”明心感叹道。

玲珑可不管江湖平不平静,她好奇的是林平之是如何逃出去的,开口说道:“明心哥,你觉得林平之与人合谋逃走的还是被人劫走的?”

“两种都有可能。”明心说道,“虽然林平之瞎了,手脚也残废了,但在地牢里关一辈子,我想他应该也是不愿意。因此,用《辟邪剑谱》引诱送饭的人把他带出去也有可能。而送饭之人趁令狐冲夫妇离开梅庄劫走林平之逼问《辟邪剑谱》也一样有可能。梅庄的人都是任盈盈从日月教带去的,那些人都知道修练《葵花宝典》之后的东方不败有多厉害,也应该知道《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系出同源,那人肯定会认为只要得到《辟邪剑谱》,躲起来多修练几年,令狐冲拿他也没辙。”

日月教很多人都知道,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三人合攻东方不败,最后不但人人带伤,任我行还瞎了一只眼睛!而岳不群得到《辟邪剑谱》之后,轻松打败正道三大高手之一的左冷禅,林平之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家伙,修练《辟邪剑谱》没多久就能以一对二打败余沧海和木高峰联手!所以,能忍得住诱惑的世间少有。

虽然听说了林平之逃走之事,明心和玲珑也没有赶去杭州的打算。现在就算去杭州,人也早就不在那里了,因此两人还是按照之前的打算,武昌玩上几天。两人不急于去杭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好这个时候去看令狐冲夫妇挠头的样子。

不过城里的武林中人,却都吃饱喝足之后,就乘船沿江而下了。明心自然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他们都存了万一的心思——去了如果侥幸得到《辟邪剑谱》呢?当然,就算得不到,看看热闹也好。

第三天,明心正在酒楼吃饭,发现街上走来几个武当派的弟子。仔细一看,四个武当弟子中还有成方,于是开口招呼道:“成方道兄,上这边来!”说着右手举着筷子摇了摇。

成方顺着声音看过来,看到明心的手势,带着三个师弟朝酒楼走来。其中一个问道:“师兄,你认识这人?”

成方说道:“听声音熟悉,看着也有点熟悉,上去看看是谁。”

成方上得楼来,一时间也没认出是明心,问道:“敢问兄台是?”

“头发长长了,留了胡须,你就认不出来了?”明心笑道,“我啊,明心。”

“哦,原来是明兄!”成方抱拳道,“你这忽然来了个大变样,还真认不出你来了。”另外三个武当弟子也见过明心,也抱拳打着招呼。

成方带着三个师弟在旁边一桌坐了,叫来伙计点了菜,然后才问道:“明心到武昌来有什么事吗?要不要到武当山去玩玩?”

“呵呵呵,这里距离武当山还远得很。”明心笑道,“再说,现在你们也没心思陪我回武当山吧?”

成方的一个师弟笑道:“那个……我们还想去杭州看看热闹。”

“看热闹?”明心笑道,“你倒是说得轻松,但我想你们武当的长辈却不会这么想。《辟邪剑谱》又将出现在江湖上,你们武当和少林作为武林的泰山北斗,虽然不想要这东西,但为了江湖的稳定,必须得有所动作。”

明心这话其实言不由衷,恭维少林武当的成分很大,毕竟这可是《辟邪剑谱》,就算不修练,观摩观摩、研究研究的心思恐怕很多人都有,甚至包括他们的方丈掌门。除非他们确知《辟邪剑谱》的害处,才能像任我行毫不犹豫毁了《葵花宝典》一样毁了《辟邪剑谱》,否则,仅仅是自宫这一道坎是很难挡住神功的诱惑的。

“灵虚师伯、清虚师伯、成高师兄他们都已经去了。”成方说道,“我们也只是去看看热闹,不说真碰上的几率有多小,就是碰上了,我们恐怕也拦不住人家逃走。对了明兄,你们不去看看吗?”

“现在去晚了。”明心说道,“两人早已逃离浙江了,现在去,也就是看看赶过去的江湖豪杰们急匆匆四处寻找打探,甚至互相之间不对付的人打打架,仅此而已,没什么可看的。”

成方的另一个师弟笑道:“就是这个才好看啊。尤其是打架,说不定还能牵扯出一些平常难以知闻的秘密呢!”

“看热闹不嫌事大呀!”明心拿筷子指了指他笑道,“不过寻常的江湖人,哪有什么惊天秘密,也就是些谁和谁争风吃醋之类的事而已。”

吃过饭送走成方几人,两人又玩了几天才动身离开。一路船速很慢,不时就有其他船只超过,不少船只上都有江湖人物,甚至还看到了峨嵋派和衡山派的人。

“这事惊动的人,比嵩山那次并派大会多多了!”明心惊叹道,“武林恐怕数十上百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大事了。”

嵩山并派大会,也不过几千人过去,而这一次,少说得有上万人汇聚浙江!明心和玲珑一路慢慢过去,到达浙江境内时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仍然还有江湖人还没走。

进了梅庄,明心问道:“是不是还没发现一点踪迹?”

“是啊!”令狐冲回答道,“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躲藏的,那么多人找了一个多月,一点踪迹也没找到,好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人家既然起心要逃走,自然会有所准备。”明心说道,“即使不架船逃亡海外,也能轻易跑到别的布政司去隐藏起来。一个布政司就够大家伙忙的了,天下那么大,到哪里找去!”

“现在想要再得到踪迹,只有等那人练成《辟邪剑谱》,重出江湖了。”玲珑说道。

“这事怪我。”令狐冲叹了口气说道,“小师妹临终前不让我杀林平之,早知如此,就是食言我也会杀了他。”

“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明心笑了笑说道,“你还是等着带走林平之那人重出江湖的时候,找过去了结此事吧。”

至于说帮令狐冲,没那必要。令狐冲修练了易筋经,一身功力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再加上他的独孤九剑,就算那人修练到东方不败的程度,也打不过令狐冲。

不过那人如果真的修练到东方不败的程度,不用令狐冲去找,他恐怕就会自己找过来,先杀了令狐冲,然后冲虚方证等人,保证世上再也没人能威胁到他。要不然,三人,甚至还要加上解风等等高手联手,那人也招架不住。

“如果他就此不出现在江湖上了呢?”玲珑说道。

“那倒不错。”任盈盈说道,“反正他不会再有后,不出江湖那就跟之前一个样。”

“不过,既然他有心从林平之嘴里得到《辟邪剑谱》,那天不可能忍住不重出江湖。”明心说道,“如果只是隐居起来的话,他又何必想要得到《辟邪剑谱》呢?”

四明山新雨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