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工重生之神级学霸

第654章 打扮再体面也掩不掉肮脏

她一边迫切地想要接受顾封臣的心意,想和他在一起;

一边又担心如果梦中人,真是原主心心念念到死都不肯忘却的人,她还替原主把这份活着,却违背她的心意去跟别人在一起,未免太嚣张。

或许刚才钟文蔓说得对,无论最后是什么决断,她也应该去找到这个男孩,可以不打扰他,但得知道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

如果到最后这真的只是个梦,是虚构的,是臆想出的,她又白白错过了顾封臣,才真是错过这村没下个店。

“喜欢就去追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小说里的穿越重生,都是原主已经死了,穿越而来的人是为她续命的,就等同于过自己的人生了。你刚才也说已经替原主完成了所有心愿,那接下来就按照她自己的活法,喜欢谁就去喜欢,想做什么就去做,她不是特工吗?干什么要这么畏首畏尾的,娘们儿唧唧!”钟文蔓抄起一只鸡腿,口若悬河。

盛夏夜被钟文蔓一番话说得热血沸腾。

是啊,她在犹豫什么?

“可我觉得这个原来的女孩好可怜,有一个到死都暗恋也没表白的男生,现在女主角用她的身体,去喜欢别人,往后会跟别人牵手、拥抱,她如果还存在在这具身体中,灵魂如果可以感知,却无法发声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幕发生,什么都做不了。”

赵奈一本来就是个心思敏感细腻、容易共情的女孩,她把自己代入其中,想到自己无辜枉死,好不容易有能重活一次的机会,却是被他人侵占身体,去做她从未做过的事,去爱她不爱的人。

她感到有些压抑,声音闷闷的,“如果我是她,真的宁肯当初就这么死了,也好过现在。”

盛夏夜原本眼中燃起的希冀的光,在听见赵奈一的一番分析后,渐渐熄灭,她垂头丧气地靠向沙发后面,眉心拧成大大的“川”字,郁结得不行。

这样听来,确实很自私。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两个答案,该选择哪一个?

选哪一个都会有人受伤。

她不想委屈自己,又觉得盛夏夜都死了,自己还糟蹋她的身体确实过分。

“你们今晚别回去了,陪我睡觉吧,我不想一个人呆着。”盛夏夜仰头看着天花板,直视着吊灯,那明亮的灯光渐渐变得越发刺眼,照得她眼眶发热。

晚上盛夏夜想梦见那个男生,他却没出现。

她醒来时,赵奈一跟钟文蔓已经出发去海螺音乐面试了,小群里两人分享了今天美味的早餐,附带一张合照,各自都是元气满满。

钟文蔓:要是面试顺利,今晚我请客!

赵奈一:我可以请饮料喝。

钟文蔓:[抠鼻.jpg]小气赵名不虚传,那我喝椰果奶茶,等夏夜醒了我怂恿她点贵的。

盛夏夜翻了翻聊天记录,没有什么要回的心思。

她沉思片刻,打算回龙村一趟。

说走就走,她乘坐了将近四个小时的大巴车回到老家,农村的空气的确比城市要新鲜不少,但她不太认路,几经周折加上询问村民,才终于找到盛家之前的住宅。

看着面前这套应该是全村唯一仅剩的土屋,盛夏夜眯着眼睛,足够想见盛荣的颓败无能,所以才抱着盛夏夜这棵摇钱树死死不肯撒手,可惜楚萧也是个精明的,除开顺带让盛凡星念圣高外,盛家根本没沾上半点好处。

唯一给的一套房,还被她自己收入囊中。

这盛家夫妻俩,可恨又可怜。

门随手就能推开,这房子里只剩下一些破烂不堪的旧物件,连贼都懒得光顾,她寻觅半天,终于从一个落满灰尘的木箱子中找到了属于盛夏夜的东西。

一些草稿纸,一些满分试卷。

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物件。

外面的架子空空如也,上面原本应该是陈设盛家四口的东西,全都在进城时搬空了,而她的尘封的东西,都是盛家人根本瞧不上眼的。

盛夏夜干脆拎着箱子离开了这间土屋。

刚出来,就看到一个穿着藏蓝色棉袄和黑色棉裤的老太太,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目光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看,那眼神直勾勾的,看得盛夏夜心中有些发毛。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选择漠视离开。

刚要经过老太太时,她忽然伸手拦住盛夏夜,嘴里发出“诶”的一声。

盛夏夜站在原地,放下箱子,淡淡问:“有什么事吗?”

老太太用一种并不友善的目光从上而下地打量她,然后才死死盯着她问:“你是这家的大女儿吧?就是进城认亲的那个。”

盛夏夜抿着嘴角,把箱子重新抱起来,“不是。”

她要走,老太太却忽然伸出一只腿横到她身前。

盛夏夜措手不及,没控制住核心力量,就这么直直地摔到了地上,箱子都扔飞出去,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她狼狈地吃了一嘴的灰。

“就是你!我孙子放寒假回家给我看了新闻的,现在进城一趟了确实比之前要有气质一点,穿的衣服嘛,也像是挺贵的样子,但女孩子不矜持,脏了就是脏了,穿再漂亮的衣服,打扮得再好看,也藏不住。”

老太太话音落下,盛夏夜的脸色微寒。

膝盖有些疼,她撑起身来,目光扫向老太太刻薄的脸,沉着声音开口:“您一把年纪我本身不想跟你计较,但你嘴巴太臭了,早上不刷牙么?”

什么叫脏了就是脏了?

是人话?

老太太见她反驳,很好笑地把手里的瓜子都揣进口袋里,忽地拔高音量呼唤乡邻都过来看,“村子里最穷的盛家进城一趟发达了,大女儿回来收拾行李了,都来看啊。”

“对,就是当初被那个小许给上过的小姑娘,瞧瞧,现在多体面啊。”

“还真是,打扮得这么体面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了。”

在诸位乡邻街坊的眼中,当初的盛家就是全村子里条件垫底的贫困户,那盛荣更是不争气,隔三差五跟人去做工赚来的钱,都拿去打牌,一家五口人穿的都是别家扔到垃圾桶里不要的衣服,缝缝补补,丢死个人。

可自从盛家被城里的大户人家找上,进城享福后,村子里又有无数人开始眼红,所以大家平日里没少聊盛家的闲话,连盛夏夜小时候被钢琴店老板侵犯过的事情,也传得到处都是。

炸炸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