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工重生之神级学霸

第1章 被人欺负的小可怜

盛夏夜死了。

她清晰的知道在那样的大爆炸中无论多么高超的技巧都是无法生存下来的。

但是此时身体里传来的痛是怎么回事?

死人还会痛吗?

她不过是稍微一动脑子,便觉得脑袋疼的可怕。

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翻涌着塞进她的脑海中。

被父母抛弃,被乡下父母收养,中考成绩全市第一,被养父母家姐姐顶替,被豪门找回,要求完成任务,被转学……

重生二字在她脑海中闪过。

她还没有理清这些记忆是怎么回事,头顶上便传来威胁的声音:“记住,是你自己要给他送情书的,不是我,如果她们来了,你如果敢说出我来,你就完蛋了!”

“死了没啊?”尖锐的女声从由远及近。

“赵姐,她还活得好好的了。”盛凡星殷勤的说道。

浑身粘腻的感觉伴随着胳膊上的刺痛,盛夏夜幽幽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走过来的三位少女,以及那个刚刚跟她说话,却朝着对方走去的女孩。

这是一个学校的操场,她身边落了一圈绳子,地上还有些水渍,碎落的长发乱七八糟的铺散在地上,这一切都预示着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校园暴力。

施暴者是眼前的几位,而被绑起来暴晒的少女,已经死了。

取而代之的是最顶尖的特工,代号T0的盛夏夜。

“你这是什么眼神,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四个人中,最高大吨位最重的女生上前要拽她的头发。

盛夏夜伸手握住她的手,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嗜血的冷意,幽幽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你还敢反抗?跪下给我们赵姐认错。”钟棠扬起另一只手就要扇她耳光。

盛夏夜出手更快,“啪”的一声,力道极大,直接将钟棠的脸扇歪过去,同时左手使力,直接折断了钟棠被握住的右手,来不及哭喊,她又一提腿,踹在了她的小腿上。

“砰”的一声,钟棠跪在了盛夏夜的面前,钟棠发出剧痛的惨叫,冷汗瞬间布满了全脸。

盛夏夜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身上还挂着“我是癞蛤蟆,我有罪”的大字牌,她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将东西挂在了跪地的钟棠胸前。

“好你个盛夏夜,你简直不把我们圣学三姐妹放在眼里。”为首浓妆的女生赵楠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的匕首,一边怒道,“看老娘不划花你的脸,让你这个狐狸精还敢觊觎墨希。”

盛夏夜这才将目光转向她,刀尖在碰到她之前,她一个错身,旁人也看不清她的动作,手上的匕首便易了主。

“不知道玩刀很危险吗?”盛夏夜挽着嘴角,淡漠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赵楠。

一把小匕首,在她手指尖翻飞着,寒光飞闪,教人眼花缭乱。

赵楠被她的目光看的心头一惊,这还是那个软弱无能谁都可以欺负的窝囊废吗?

她的目光变了,阴冷可怕,充满了杀气。

她心生退意,可远处的人都在看着,这周轮到她们教育盛夏夜了,怎么可以退缩?

“盛夏夜,你个贱畜,你竟敢抢主人的……啊。”

赵楠话音未落,便看到盛夏夜手上的刀靠近了她的脑袋,一缕长发应声落下。

“是你们剪了我的头发,泼我冰水,把我绑在……升旗台这里?”盛夏夜声音平静冷漠,像是诉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她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脸。

她还是那个任由别人欺负,不知反抗的懦弱女生吗?

周晓雪是第一个败下阵来的,赶紧撇清干系,说道:“不是我,跟我没关系,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周晓雪,你怕个屁啊。”赵楠就是这次校园暴力的发起者,她不敢面对盛夏夜的目光,可是一想到她不过是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贱畜,顿时恼羞成怒,道:“周晓雪,你敢背叛我,回去就让你变成贱畜。”

在圣学高中,贱畜是所有人可以欺负的存在,这个盛夏夜一转学来这个高中,就被学生会的人授意挂上这个牌子,被人欺负了两个月,昨天还敢给学生会会长墨希送情书,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赵楠捂着自己的被剔秃的脑门,咬牙切齿道:“盛夏夜,你知道得罪我们下场吗?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劝你最好乖乖受着。”

钟棠强忍着骨折的疼,仗着自己体重的优势,打算扑到盛夏夜,盛夏夜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一个错身,直接躲开,钟棠直接将赵楠扑倒在地,两个人被晒得滚烫的升旗台上滚作一团。

盛夏夜一脚踩在钟棠的背上,附身拿着刀,凑到她的脸旁,道:“我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你们两个都有份。”

她手上刀光飞舞,不一会儿就将钟棠的头发也剃了个精光,一边轻快的笑道:“可别乱动,不然我手一抖,削掉了你的头皮,我可不负责包扎。”

钟棠是剃了个光头,赵楠是被剃成了秃头,原本赵楠就十分在乎外表,现在这样,她想死的心都有,忍不住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盛夏夜弯下腰去,伸手拍了拍她们的脸,一边说道:“别哭啊,一共五百块。”

“什……什么?”赵楠吓得都哆嗦了。

“帮你们剪头发的理发费啊,大小姐不愿意出这个钱吗?”盛夏夜笑道。

赵楠气的脸色通红,盛夏夜直接从她口袋里摸出钱包,看了一眼她的名字,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块,盛夏夜满意的点点头,道:“下次剪头还找我,给你打折。”

还敢有下次?

赵楠眼中满是怨毒的神色,恨不得将盛夏夜碎尸万段。

盛夏夜处理完她们,转头看着另外两个少女。

盛凡星和周晓雪惊恐的看着她,盛夏夜森冷的目光不带一丝情绪。

“我我我我……你别剃我头发。”周晓雪吓得牙冠直打颤。

“当然不会剃你们的头发,你们可是我的好姐妹。”盛夏夜笑容古怪,目光看向盛凡星,道,“尤其是你,我的好姐姐,要不是你告诉我她们要来,我怎么可能提前准备了?”

周晓雪听了这话,赶紧拔腿就跑,冲破操场边围观的人群,跑到教室里去通知大家。

盛凡星瞳孔地震,惊慌道:“我不是……我没有,赵姐,你别听她瞎说。”

“这是你要的钱。”盛夏夜将钱强势塞进了盛凡星的口袋里,勾唇笑了笑,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感激我吧。”

未等盛凡星反应过来,盛夏夜便傲然的离开,踩着地上的头发,一脸惨白且冷漠的离去。

三年S班,贵族子弟们的集中地。

经过教学楼的公告栏时,她看到了上面张贴着她被欺负的照片。

她站在那边看了一会,这个学校有个奇怪的传统,永远有一个受气包,在这个贵族学校任由所有人欺辱,他们有执行人团伙,每周换着人变着法来欺负她,做过的什么事情还会拍成照片,张贴在公告栏,任由大家观看嘲笑。

很多人都受不了退学,或者染上了抑郁症。

还有人自杀了。

盛夏夜揭下公告栏上原主的照片,这是上周她被锁在器材室被熏烟导致火警警报器触发,淋了一身水的狼狈照片。

原主长得干净好看,却瘦弱,一米七的个头,修长的手脚,校服皱巴巴的贴在身上,看上去落魄不已。

刚刚被人泼了水,头发湿漉漉的,还有水滴一滴一滴落下,滴在她挺翘的鼻尖上。

盛夏夜看了一眼玻璃窗上的自己,随手将自己所有的头发往后捋上去,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少女长得很好看,五官立体,浓眉大眼,一双漆黑的眸子格外璀璨夺目,但是脸上却死气沉沉的,没有少女的朝气和青春。

她勾了勾嘴角,笑的一脸邪气,原本退却躲避的眼神变得凌厉。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在她超级特工盛夏夜面前撒野。

一路上盛夏夜也理清了这个身体的情况。

这个少女也叫盛夏夜,今年十八岁,从小被父母遗弃,在乡下被盛荣夫妇收养,他们还有个亲女儿盛凡星,她这个养女跟亲女儿生活可谓是天差地别,她每天有干不完的农活,做不完的家务,中考的时候她考了全市第一,盛凡星只考了最差的高中,所以家里人直接让盛凡星以她的身份入学。

就在今年春天,有位侦探找到她,说她她京门楚家流落在外的孩子,要接她回城里上学。

盛夏夜满心欢喜,因为她太渴望上学了,不过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盛凡星一家挟恩以报,要求捆绑盛夏夜一起进入贵族学校,还要求买房卖房给盛荣夫妇提供工作。

楚家一一应下,但是来这里大半年了,盛夏夜因为不善言辞,上不得台面至今没有见过楚家的任何人,除了学校里几个楚家的少爷小姐,当然他们也是对盛夏夜冷眼旁观,根本没有任何善意。

圣学高中是H国最出名的贵族学校,全国最有权势最有钱的人都在这个学校,学校里等级森严,第一阶梯便是掌握整个学校资源的学生会,里面全是贵族中的贵族,现任学生会主席便是副总统的孙子墨希,第二阶梯是社会名流政要的孩子,这群人非富即贵,第三阶梯是暴发户的孩子,家里有钱但是却没有权没有人脉,第四阶梯就是学习好但是家里没什么钱的人。

而盛夏夜不在这任何阶级之中,她是贱畜,一入学就被贴上了这个标签,是所有人可以欺负的存在。

盛夏夜每天被欺负,被凌辱,活的胆战心惊,恐惧如影随形。

就在三天之前,盛凡星想她帮忙给墨希送情书,结果第二天情书便被贴在了学校公示栏上,所有人都看到了,也知道是盛夏夜送的,大家都觉得她不知天高地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周的惩罚执行人,把她绑在升旗台上,挂着“我是癞蛤蟆,我有罪”暴晒了三个小时,见她晕过去便用冰水泼她,冷热交加,致使原主再也没有醒来。

“这一切,将在我这终结。”盛夏夜垂下眼眸,喃喃自语道。

炸炸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