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长公主的小驸马爷他又偏执了

第1章开局被刺杀

有杀气!云樱睁开眼睛,本能的一脚踢出去,却没想到脚重千斤,身体也软绵绵的。

根本就使不出半点力道,前方的黑衣人已经提着剑冲到了她的面前。

云樱只能拼尽全力侧身躲开!

“长公主殿下,小心!”

噗!

剑入体的声音,带着血液的剑直接刺穿了前方红衣少年的身体。

云樱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不为别的,因为眼前背对着她的少年穿着古香古色的衣服。

再一看周围,所有人都是。

云樱有些懵逼,什么情况?她不是刚购物完回家休息吗?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怪异的地方?

“快!保护长公主殿下!”

身后传来声音,云樱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因为她的头很疼!

仿佛要炸裂开一样,云樱伸手捂住脑袋,脑袋撕裂般的疼痛让她维持不住站立,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直至变成黑暗。

云樱快速的睁开眼睛,头顶和周围是金丝帷帐。

外面是富丽堂皇豪华的宫殿。

云樱坐起身,准确的说,她现在是宗政乐安。

她竟然穿越了,她堂堂古隐世家的后人,竟然穿越了!

从刚刚脑海里的记忆来看,她穿越到了一个背景强大受尽万千宠爱的公主的身体里。

这个公主叫宗政乐安,当然,现在也是她。

宗政乐安看了看周围,很快接受了现实。

身体的原主乃是宏盛王朝皇后所生的嫡亲长公主,太后是她姑姥姥,奉国将军是她外公,就连姨妈都是丞相夫人。

更是历代第一位出生便获得封号的公主,乐安公主。

背景强大,更是受尽宠爱,以至于原主嚣张跋扈,我行我素,谁也不看在眼里。

这样一个身份,也不错。

“长公主殿下,您醒了?太医已经来看过了,公主殿下的身体并无大碍,奴婢查出是有婢女在公主殿下的酒杯上下了迷药,公主殿下可要现在审问?”

宗政乐安看向进来的两个宫女,她们便是她的两个贴身宫女大吉大利。

一对双胞胎,从小跟在宗政乐安身边长大,武艺高强,很听宗政乐安的话,可以说只要是她的命令,这两个丫头都会完成。

让杀谁杀谁,毫不含糊。

所以很受宗政乐安的重用与宠爱。

“不用,查出婢女的家人,带过来,看好那个婢女,不许她出事。”

谁想要害她,很快便知晓了。

宗政乐安微微一笑,家人是最好的人质,从古至今,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既然现在她成了宗政乐安,自然是要查清楚身边有什么危险的。

她可不喜欢莫名其妙的被人陷害。

“是,奴婢遵命。”

“公主殿下,另外我们从刺客的尸体上发现了不同之处,好似是两批人。”

“哦?这就有趣了。”刚来便遭遇两人的刺杀,这原主也太受欢迎了吧?

“查一下两批人都受何人指使。”堂堂长公主,查个人应该不难吧?

“是,奴婢遵命。”

“对了,公主殿下,您可要去看一下驸马爷?驸马爷为您挡了一剑,若不是命大剑刺偏了,可能……”

听到大吉的话,宗政乐安这才想起昏迷前冲到自己前面为她挡下一剑的少年。

回想一下,昨日便是她的成亲之夜。

而她的驸马爷是南安国的小皇子,姬晏,刚成年,比她小两岁。

南安国也是唯一一个女性掌权的国家。

提倡的就是女尊男卑,和宏盛王朝的平等制度不一样。

当然,说是平等制度,但实际上男性的地位在人们的心中始终要高一些。

而姬晏,他本来只是南安国送来的质子。

却没想到被好色的宗政乐安一眼看上,直接就说让他做驸马。

而她的意愿,皇后太后自然是顺从的。

正好她们也没想着让宗政乐安嫁出去。

“去看一下吧。”

毕竟为自己挡过剑,过命的交情,不去看一下怎么行?

记忆有些模糊,她也想去看一下这个让宗政乐安见过无数美男看了都要娶回来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是。”大吉大利见状连忙跟上。

驸马居住的院落名为玉龙阁正好在她的寝宫隔壁不远处。

她刚抬脚进去,里面的宫女太监便跪了下来。

“奴婢(奴才)叩见长公主殿下。”

宗政乐安看了一圈,微微挑眉。

大吉大利见状冷着脸上前,“谁人如此大胆?竟然让宫女服侍驸马爷,在场所有宫女,全部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挖去眼珠!”

“公主殿下饶命啊!公主殿下饶命啊!”

宫女们见状,顿时哭声一片,然而也无济于事,很快便被拖了下去。

宗政乐安楞楞地看向旁边的大吉大利,这俩丫头看着挺可爱的啊!

“眼珠就不要挖了。”

说完,宗政乐安抬脚走进内殿,独留下后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大吉大利。

驸马爷的院子,是公主府第二豪华的院子。

里面的设施都是很不错的。

此时的房间里还是一片喜红。

红色宽大的沉香木床上,绝美少年虚弱的闭着眼睛,将病态美发挥到了极致。

刚成年的少年还很稚嫩。

但是他这精致的五官美得让文盲的宗政乐安找不到词来形容。

这张脸若是放在现代,绝对妥妥当红巨星!

全国女性的老公!

也难怪宗政宏瑞会看上他了。

不过对于她来说……

这弟弟真的太美了,如此娇花,原主怎么下得去手?

或许是因为她的目光,少年撅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漂亮的狐狸眼中带着一丝茫然,看得宗政乐安心都化了。

和宏盛王朝那些刚毅的男人不一样,这个少年带着一丝柔美,柔得像个小媳妇儿!

看到是她之后,小媳妇儿,哦不…是姬晏连忙慌乱的爬了起来,还因为虚弱摔了一跤。

不过他很快就爬起来了。

宗政乐安挑了挑眉,“你有伤在身,歇着就好。”

“见过……咳咳……长公主殿下……咳咳……”不能下床,少年便跪在了床上。

只是才刚跪下,身子便虚弱的朝着床边倒了过来。

宗政乐安眼疾手快上前扶住。

箐珏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