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八零找老公

第1章重生

林晓冬的大嫂又落榜了。

整个林家的气氛都显得很沉重。

林晓冬的大嫂叫徐丽芬。是从城里来生产队插队的知青。在这里待了几年之后,眼见回城无望,便跟着林晓冬的大哥林大春处对象。

徐丽芬虽然是城里人,但是干活也算利索。而且确实和村里其他姑娘不大一样,林大春本人又喜欢的紧。所以这婚事顺顺利利的成了。

不止成了,而且徐丽芬进门第一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

林晓冬她爹妈都笑歪了嘴。整天抱着大孙子乐呵。

一家子本来过的也算平静,谁知道政策说来就来。高考恢复了。

按着林家人的想法,都结婚有了孩子了,还考啥大学啊。

可是徐丽芬是聪明人,她先是把自己男人思想工作做了,然后又给爹妈做思想工作。

说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孩子想啊。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还有啥机会进城找工作?

以后孩子不得也跟着在农村种地?

这种地说是光荣,可是累啊。和城里人那生活完全不一样。不说和大城市比,就是去县里走一圈,都能知道城里人和农村人的不同。

徐丽芬保证,自己能进城,就一定要带丈夫和儿子一起进城,到时候还得把两老接过去。

哪怕不接过去,到时候有了钱,在村里盖大房子也是行的。

老人都喜欢听这些好话。

林大春也想着县城的好,也想做城里人。特别是想让自己儿子进城。于是在家里求。

林晓冬这个妹子自然也帮着说好话,这事情就成了。

于是徐丽芬全力以赴奔赴高考。

头年没考上。

当时就说没准备好。于是第二年她基本上不下地,就复习。整个老林家为了她复习好,平时说话大声都不敢,怕孩子吵着徐丽芬,连孩子都是林晓冬带着的。

可是谁知道这第二年,又没考上。

林大春都往镇上邮局跑好多次了,连公社也去了,没信。

说白了,就是没考上。

徐丽芬在家里哭。满心内疚。

这种情况,谁还能说她不好?毕竟都这个样子了,落榜的人自己肯定也是难过的。

林爸林妈唉声叹气的。

林爸让林妈去给儿媳妇下碗面,卧个鸡蛋。

林妈抱着孩子,实在不方便,于是就喊闺女,让闺女把孩子抱出去玩。结果一回头,没看着闺女的影子。

“晓冬呢?“

“谁知道呢,这孩子,这大的事儿咋不在家里待着。”林爸烦躁的说了一句。

林妈道,“你也别气,晓冬之前也说想读书,以后参加高考来着,就指着她大嫂考上了给家里减轻负担能去念书,这会儿心里指不定多难受。”

“她考啥啊,咱家都在农村,她考出去了我还不放心。这大姑娘了,也该说人家了,你回头注意点好人家。”林爸满脸发愁。

作为一辈子在农村种地的老农民,骨子里的观念还是老的,希望闺女本本分分的待身边。

以后也方便照顾,要是在婆家受了委屈咋办?

这会儿被惦记的林晓冬正坐在村头的池塘边上,看着水里自己倒影,半天没回神。

她真的回来了。

林晓冬只觉得自己和做梦一样的。

就在刚刚,她还在和自己男人商量着晚上去哪里吃饭呢,就打了个盹的功夫,她怎么就回来了。

林晓冬难受死了,那男人没看到她,不得担心死了?

她觉得自己在做梦,使劲儿掐自己,痛还是痛的,就是一直没醒来。她跑池塘边上洗了个脸,也还是没醒来。

这下子林晓冬确定了,自己真的回来了。回到了自己十八岁这年。

这年,她一婚都还没嫁呢。更别说二婚老公了。

她和那男人分开了。

林晓冬顿时眼睛红了,难受。以前她不爱哭的,十八岁的时候,她也不爱哭。一直都是懂事的。

可是自从和那男人结婚之后,一把年纪了,愣是把她脾气给养出来了。

现在一下子一走了之……啊呸,是突然分开了,这让她以后怎么过日子嘛。

那个狡猾的男人,肯定是故意的,把她宠坏了,让她从此离不开。

林晓冬一直抹着眼泪,隔壁的嫂子端着木盆来洗衣服,见她哭就问,“晓冬啊,你嫂子没考上,你哭啥啊。要我说没考上也好,以后在家里安安生生过日子。你看去年就听说有人考上了就不回来了。”

林晓冬抬头,“我嫂子成绩出来了?”

“是啊,你还不知道?”

“……我刚没回家。”

这嫂子边捶打衣服,边道,“那你赶紧回去看看吧,你爸妈这会儿肯定不舒坦,你劝劝。”

“那我赶紧回去。”林晓冬是准备回去劝的,但不是为了他们伤心不伤心的事情。

她是想劝两人打消了让嫂子进城的念头。

就算让嫂子进城,也别想通过她的婚姻来达到目的。上辈子那狗血的婚姻生活,她是再也不会去接受了!

要嫁也只嫁给后来那男人。

对,这个时代也有那男人呢,就是年轻点。没事,正好弥补了当初没能一起度过青葱岁月的遗憾。

反正把她宠成这样了,这辈子就别想撒手了。

林晓冬洗了把脸,就往家里跑。路上她也仔细的整理了关于现在这个时候的一些记忆。

她可记得太清楚了,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她上辈子人生转折的时间段。

上辈子前二十多年,林晓冬标准的乖乖女。

家里就她和大哥两个孩子,她爸虽然看重男娃,但是对她这个闺女也不错,吃穿都和她哥一样,不打不骂。就是教育严格。从小就要贤惠懂事。要听长辈的话。

林晓冬也确实听话,平时家里家外的活都能干,等到了年纪,家里就给她找了一户好人家。对方是镇上公社副书记的侄子。当时可让村里多少人羡慕红了眼睛。

林晓冬当时不知道这门亲事的意义,一直到洞房夜里,她男人早早睡了也没和她咋样。后来连着几个月都进水不犯河水,她才知道自己被骗婚了。

但是当她找对方对峙的时候,对方才说了真话。

原来当初这门婚事,本身就是为了她嫂子能够进城才做的交换,家里人都知道这情况,独独林晓冬不知道。

当时林晓冬就和天塌下来一样。自己的亲爹妈就为了一个城里户口,愣是把她往火坑里推,这是多年乖乖女林晓冬无法接受的事情。

她不信,收拾包袱就往家里跑,正好大嫂和大哥也回来了,两人大包小包的,让她爸妈笑歪了嘴。

大侄子穿着精致的衣服,地地道道的一个城里娃娃。

看着这一切,林晓冬准备对峙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家里人以为她是和女婿吵了架,还劝和。大嫂也劝她,说爸妈年纪大了,别让老人家担心。这要是有个好歹怎么办?

那会儿林晓冬就觉得这家不是自己的了。

她回了婆家继续过日子。

只是对方彻底撕破了脸之后,也不装了,各种本性暴露出来。甚至还对林晓冬动了手。

林晓冬不愿意回家被人看到自己的惨状,也就这么忍着。

甚至连过年都找借口不回家。渐渐的和家里人关系也远了。

过了几年,她实在忍不下去了,就闹着离了婚。因为对方不能人道,怕她说出去,所以被她威胁着离了婚。

只不过也往她身上泼了水,说她是不能下蛋的母鸡。

林晓冬不在乎,也没回家,拎着行李就近了县城去打工。她没啥文化,工作也不好找,就去路边上摆地摊。几年以后,竟然还真给她赚了点钱,在城里安顿下来。也是在进货的过程中,遇到了她的二婚老公沈沛。

那时候沈沛已经是公司老板了,管着好几家公司。正儿八经的钻石王老五

也不知道沈沛看上她哪一点了,在见了一面之后就开始追求她,各种狂轰滥炸,反正最后她缴械投降,准备赌一把。大不了再离婚呗。

谁知道婚后日子,这男人简直把她当孩子一样。林晓冬那时候才真的体验到被人疼爱什么感觉。

想起那时候的日子,林晓冬又开始怀念了,心里酸酸的。

她琢磨着,等家里事儿摆平了,她就要去找自己老公了。

先把婚给结了再说。

虽然那男人在遇到她之前没结婚,但是谁知道找过对象没有。她得趁着对方没找对象之前就把人给定了。免得她还得去“棒打鸳鸯”。

沫沫渔生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