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醉枕东都

第六十八章 附膻之蚁

汲县县令能准时找到钦差李好古的船,不是什么难事。

船靠岸一停下来,杨太清立刻在岸上求见。

杨太清在汲县数年,渐渐也上了年纪,魏博与朝廷关系时好时坏,现在连所属州府刺史都可以直接任命,他更是看不到回京的希望。

这次听说圣上身边的内侍臣李好古途经此地,不禁大喜过望,他不能再错过这个天赐良机。

左思右想,想起了寄居在府中的堂外甥女赵丽娘。

他夫人的族弟早亡,留下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早两年来投奔了他家,想借姨父找个好人家。现在他却有了新的想法:

圣上正当盛年,身边妃嫔却不多、故子嗣稀薄。不如将丽娘送进宫去,若能得宠,有个一男半女,他回东都养老又岂是难事?

和夫人一商量,便将丽娘认作女儿,改名为杨丽娘。

又怕直接送圣上,李御使未必肯帮忙,于是想了个迂回的主意,等了两日,终于把李好古给等来了。

杨丽娘随父亲登了船,他一出现,李好古立刻猜到了三分。

因为这杨丽娘实在是天生丽质,除了脸蛋光彩照人,她的身材也长在了圣上的审美上。

李好古在圣上身边多年,他比谁都知道,当今圣上并不像外人看的那样正人君子:他嫔妃不多,可他在宫中随意宠幸宫女婢妾,甚至经常故意躲起来行事,不让内侍记录。

这也许是他对王守澄、仇士良等权宦不满的一种泄愤行为,但他挑的宫婢,无一不是身材特别好的女人,这也能看出他的喜好。

“李御使,小女蒲柳之姿,平素学得点歌舞琴艺,今晚特意带她来给御使您献艺,也好消除行船疲惫。”

座上只有李好古、杨太清二人,苏元桢借口检查货船下了船,元枫跟着亲兵在甲板上守卫,只有李奏跟着三位亲兵进了船庐,站在李好古身后。

几个乐工开始奏乐,客船上的氛围立刻不一样了。随着丽娘翩翩起舞,站在李好古身后的李奏暗暗冷笑起来:

杨丽娘,我皇兄最宠爱的妃子!以前不知你如何进宫,今生好巧不巧,让我遇见尚未进宫的你。

“京畿豆贵,石十金”。

因为羡慕你的身材,你说一句“黄豆之功”,京畿贵女们把黄豆都买得断了货。

为了力推安王上位,编派太子德行有亏,这也是你的功劳。

可惜李奏死得早,他并不知道,太子后来还是因她的谗言,被圣上授意宦官暗杀。三兄武宗上位后,给这个与安王关系密切的搅局女人,赐了鸩酒。

李奏心情沉重、心念百转,可船庐外有人却眼冒星光,看得津津有味。

听说有女子献艺,偷偷溜上客船看热闹的苏洛泱,哈喇子都流了一丈长:绝色啊绝色,若我是圣上,得此原生态美人,还上什么早朝啊......

此时,她并不知道,历史上那个忽悠文宗杀了太子,似乎和小白脸安王关系不错,后来被武宗一杯酒赐死的杨贤妃,就是眼前这个杨丽娘。

“李御使,您看小女如何?您若是喜欢,下官就将她送给您,让她为您铺床叠被。就是圣上知道了,他也会为您高兴。”

“不不不,”李好古吓得脸都变了色,嘴里不由带出一句:“令嫒的姿色才华,只有圣上才配享用,某一个残躯,哪配拥有?”

他说这话不是没根据,大唐的宦官可以娶妻成家,像王守澄、仇士良他们,不但娶妻,还认一堆义儿,仇士良在入宫前本就有五个儿子,有家有妻更不稀奇。

当今圣上,有次看上了一位宦官的娘子,立刻让他将娘子送进宫,自己则被圣上派出去办事,便再没回宫。

李好古没有这爱好,明明不能人道,为何要装做儿孙满堂,自欺欺人?他更怕像那位同僚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承您谬赞,下官不日便将小女送到京师她堂兄府上,等您回京,再做打算。”

李奏出了船庐去找元枫,洛泱赶紧背过身去,慢慢往船尾走。

元枫拿这个妹妹没办法,也只好装作没看见,对李奏笑道:

“你也听不下去了?一个区区县令,明目张胆的为自己谋富贵……”

“你想个办法,不能让那个女人进京,让她跟我们走。”李奏打断他的话,肃色道。

元枫收了玩笑之心,点点头道:“好,我想想,马上进去。”

李奏颔首,转身回了船庐。

洛泱立刻凑过来小声问道:“为什么不能让她进京?她长得那么漂亮……是不是被什么人看上了?”

“小孩子一边去,长得漂亮就该进京?杨贵妃漂亮不?她要进宫,就是第二个杨贵妃。”

元枫并不知道李奏的目的,但他相信自己朋友,顺着洛泱的话诌了个理由。

可他这“第二个杨贵妃”立刻激起了洛泱的历史记忆:

对啊!文宗不就有个宠到不行的杨贤妃?

有次他从杨妃殿中出来,还写了一首咏春诗,其中有句“霢霂垂朱阙,飘飖入绿墀”,就像是写自己刚宠幸完杨妃,腿脚无力、飘飘欲仙的感觉。

她也有个兄弟叫杨玄思,后来帮助杨贤妃干政,那可不就是杨国忠?他们杨家还有个靠他上台的宰相杨嗣复……

若这个杨丽娘真是历史上被武宗毒酒赐死的杨贤妃,那还真没夸张,她确实有倾国倾城的貌。

洛泱拉住正要进去的元枫问道:“你打算怎么说?”

“直接邀请她一起走啊。”

“那杨县令肯定不让,他不怕你们看上他闺女?三兄,小妹有一计,只要你能拖一盏茶时间。”

元枫依计进了船庐,杨太清忙起身致意。

杨丽娘刚好跳完一曲,脸红扑扑的,甚是娇媚。见元枫盯着她看,并无害羞胆怯之色,落落大方的给他行了个福礼。

“杨县令多久没上两京了?”元枫顺着寒暄问到。

“哎呀,也有十几年了,小女年方二八,她出生就没进过京。所以下官想回去想得紧啊。”

元枫也不客气,一撩袍子在矮几前盘腿坐下,他淡淡笑道:

“难怪,杨县令已经不知两京皇族喜好了,你就这样把女儿送过去,只怕要叫人笑话。”

“笑话?”

此话怎讲?丽娘虽出生普通人家,家里凭着田地,过得也不差。女儿长相秀美,从小就把她往攀高枝上培养,能歌善舞,怎么可能是“笑话”?

不过,苏将军是珍王的孙女婿,他儿子定是混迹皇族……

杨太清忙抱拳道:“下官愿听苏三公子提点。”

苏元枫并不急着回答,反而转头问杨丽娘:

“京师最近流行听什么曲?跳什么舞?梳什么发髻?贴什么花钿?画什么眉?帔子用纱还是用锦?领口开圆……还是方?”

杨丽娘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玩小心机,开得有些暴露的衣领,不由得有些当场被戳穿的心慌,哪里还答得上这许多问题?

但杨太清有些不屑道:“这都是小问题,等小女去了京城,自然就会知道。真进了宫,还有管事姑姑指点。”

听义父这么说,杨丽娘也恢复了自信,她微笑道:

“我的歌舞是一位宫中教坊里出来的明娘子教的,明娘子你们应该都有所耳闻吧?当年京中舞蹈,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她说过,我条件好,比宫里最受宠的舞姬跳得还好。这一点丽娘很有信心。”

元枫不再看她,嘴里却并未停止发问:

“要进宫,你可知道圣上喜欢吃什么甜食?喜欢喝加盐还是不加盐的茶?喜欢什么时辰去赏花?他最喜欢的那只斗鸡叫什么?

宫里哪位妃嫔得宠?太后、太妃最不喜欢什么?早前被圣上踢了一脚,又让太后赐死的淑人,到底得罪的是谁?”

元枫得了妹妹提示,再把他在长安生活多年的经验发挥发挥,简直不要太顺滑。

这下连李好古也不禁点了点头,杨太清慌了,苏三公子说得没错,这些他们确实无从得知,他赶紧再次行礼,心悦诚服道:

“请苏三公子指点迷津!”

站在后面的李奏忍住没笑,心里却乐开了花:

叫你想办法,想不到你小子还真开了窍!

只不过……

这说话的风格,倒是和某人很像……

楚潆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