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雨燕的恸哭

第一章

序幕

西元44年隆冬,自由都市纳尔泰境内。

高大的德拉维卡山脉纵贯全境,南北方向有六千多英里之长,岛屿的西南海岸毗邻卡诺莎王国边境,在历史上曾是著名的图兰王国疆域。六百多年前,一名北渡而来的贵族与当地土著结盟,用牛皮圈出一块十平方英里的土地,这名贵族便是第一任国王。图兰王不断征服周围的大小部落,最终建立起一个强盛的集权帝国,但随着部落的分裂和北方萨乌卡人的入侵,王国气数渐尽,最终亡于教廷发起的圣战。然而城破之日忽生异变,大规模地震令教皇的军队死伤惨重,图兰因此逃过一劫。随着教皇的去世,图兰几度分合,如今名义上由塞蒙王朝统治,真正的统治者却是北境的安道尔家族。

冬日的阳光照进了距离卡娜山主峰约十英里的一座塔楼,塔楼所处地形十分有利,背面是陡峭的绝壁,三道护墙自下往上逐级上升,呈半月状与面向城堡的一面合围,另一面是宽阔的平原。正午时分,堡垒里一片静寂,只有仔细辨别,才能发现窗口闪烁的白色光芒。少女趴在阁楼的窗前,屏息凝神,角弓搭在臂上。几个小时里有一只蜈蚣爬离她的嘴角,一群田鼠啃咬着苜蓿的根部,她仍然一动不动,目光深邃锐利。

少女名叫柯妮莉亚,在图兰语中意为“响尾蛇”。

相传圣山深处盛产一种白色的金子,鼎盛时白金像铁一样随处可见,皇宫楼宇比起诸神的宫殿有过之而无不及。曾有一名著名的诗人来到首都图拉,被她的繁荣和美丽深深陶醉,他误把白金当成银子,在诗里将图拉城描绘成“流淌着珍珠、美玉和人间所有珍宝的白银之乡”。然而教廷的军队翻遍王都,却没有发现宝藏,帝王的陵墓更是不知所踪。随着王国灰飞烟灭,“白银之乡”的传说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塞蒙王朝的国王们几度想收复圣山,最终都铩羽而归。如今的图兰以圣山卡娜为界,东面由塞蒙王朝统治,西面生活着图兰人当中最自由的一支,这些人自称是中古王朝的继承人,性格剽悍,不承认部落传统以外的任何法律,除了本部落的酋长不服从任何政权。数百年来,宝藏的传说吸引大批冒险家妄图闯入圣山,导致酋长不得不部署大量斥候和射手。十四岁的柯娅就是整个部落最优秀的弓箭手,能够在两百米之外命中赤豹的眼睛,而不伤及毛皮一寸。

远方的大道上腾起阵阵烟尘,柯娅眯起眼睛,直视阳光令她的眼睛有些疼痛。柯娅的眼睛天生远视,对一名弓箭手而言是一项难得的天赋。但是一名弓箭手需要的不仅是优秀的动态视力,还有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捕捉出手的时机。箭搭上弓弩的一刻,她只是弓架,为了射出的瞬间而存在。

有人来了。

柯娅吐出一口气,沉静地搭上角弓,张弓如满月。

劲羽疾箭尖啸着撕开长空,在来人头皮正中犁出一道血痕,又继续飞行了数十米才失去气力,牢牢钉在一株枯木上,箭身没入大半,翎羽颤动不已。

第一箭作为警告,柯娅使用的角弓射程足有四百码,由上好的牛角和紫杉树制作,绷上羊肠鞣制的弦,是爷爷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来人停下脚步,一面将双手举上头顶,一面朝塔楼大声喊话。路上烟尘飞溅,人的衣服和五官都是灰蒙蒙的,只能看清他手里牵着一头山羊。

山羊?

柯娅愣了愣,图兰人的部落并非柯娅所在的一支,十几个部落散布在山麓腹地,即使说着同一种语言,各个部落却各自为政,谁也不服谁。如果是他部派来刺探情报的人,则更不能留了。

第一箭她只使出了三成的力气,第二箭则使出了7成。大片大片的树皮被箭上的劲气震得尽数裂开,露出白色的树干,连树干上都有明显的裂痕。山羊惊惶地蹬着蹄子,在地上刨出一个又一个伤口。柯娅收起弓,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在她转头的那一刻,两道深冷的目光突然从背后传来,直直地贯穿了她的背脊。

freesia6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