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邪王的商途小狂妃

第一章 穿越

大禹三十七年。

北海最负盛名的青楼“红馆”里。

身穿红色喜袍的女子哭喊着:“你们放开我,放我出去!”边喊着边往门外跑。

“还想跑?”

沈玥被另一粗使婆子一脚踹到了地上。

她趴在地上,朝门外大喊:“救命,救命啊~我爹是通州知府,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两个婆子一齐慢慢逼近她,一人恶狠狠的道:“知府,哼,你叫吧!到了这里,便是丞相也没有用!”

“我有银子,我给你们银子,我求求你们,你们放了我吧!”她哀求道。

“你就死了这条心,乖一点,”一婆子眯着眼睛,奸笑道,“再敢折腾着累人,我现在就找了几个壮丁给你消受!”

少女怒极,怎么可以在青楼里被人这般凌辱,她恼羞成怒道:“恶妇,我就是死,也不会随了你们愿!”

她艰难的爬起身,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二人就摇晃着往门外跑去。

刚要摸到门边,身后被人一推搡,整个人向前栽去,头重重地磕在了门框上,失去了意识。

“真是个烈性子,谁要现在办了你,明日还要拿你公开竞卖。活该你不老实!”

“还好没磕在门面上,不然这么漂亮的脸蛋,真真是可惜了。”一婆子感慨到。绕是整日待在这万花斗艳的红粉胭脂海,也没见谁长得如此好看。

二人合力将人拖到床上,把手反绑了之后,锁上门走了。

第二日,暴雨袭后,艳阳高照。

“哗啦~”

一盆冷水实打实的浇在了沈玥脸上,强烈的冰冷感侵入,失去意识的沈玥,猛的一激灵。

啥情况?她不是去度假的时候意外坠崖掉下去死了吗?这是被人救了起来?她美滋滋的想自己真是福大命大,这次回去就可以解除合同了,先放个长假,逛山河,吃喝玩乐!好好享受享受!

她原在商业巨头H公司的科研人员,日日潜心研制开发各种新生物新仪器,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未歇过脚。

至于为什么后来被派去跑市场了。

还要从她科研主任朝她裙子伸魔爪开始说起。

面对性骚扰,以她的小暴脾气,当然是一个巴掌抡了过去,一脚蹬向了主任下边那位置。

爽是爽了,可主任是董事长的亲戚。

从此就开始了她长达三年的苦逼跑市场生活。

她好好一个搞科研的小姑娘,让她去跑市场?

她一个不服告到了董事长那里,董事长却说,是金子哪里都发光,她若是没有本事就辞职。

五年的劳务合同,作为科研人员她可是最高级别聘请,年薪高的吓人,她违约就没有钱拿,想逼她走不给钱?

门也没有,她凭着惊人的意志力坚持了下来。

在H公司跑市场极苦,许多男同胞都受不了,市场部的经理都她给熬没了。

后来她悟了,自己不但是科研小能手,还是个商业小鬼才。

董事长重新赏识重用,可她才不想伺候了,以她的本事,到哪儿不是香饽饽,用自己研制的东西做点生意不好么?

公司组织最后一次度假,她身为市场部负责人带队。

“大家小心走,慢一点。”看着同事一个个往前边走去。

啊!

陡峭险峻的山边,一把手向她无情的推了过来。

她边往深渊下跌落,边看见了科研主任又贱淫又恶毒的笑……

哗!

唉?怎么回事?这狗医院怎么还泼人呢?这什么破医院?还有人拍她的脸?还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一中年妇女贱嗖嗖的声音传入沈钥耳中,“醒醒,醒醒,清醒了?妈妈我时辰宝贵着呢,没功夫跟你耗,赶紧给我起来听着,我教你的可都是些个真本事,你呀~仔细的跟妈妈我学着,才能招了各位爷喜欢~”

恍惚间,她慢慢睁开了双眼,仔细一看,这人、穿的什么玩意儿?这医院怎么长得跟妓院似的?不对呀,她扫了一眼古风古气的房间。

越看越懵,越看越震惊!

这?她低头惊讶的看着自己娇小的身材,她都25岁了,怎么会有十五六岁身量模样。身上穿着这是喜服?

她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自己、这是、穿越了?

这是哪里?她来到了哪个朝代?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冰冷的水再次浸入到头皮里,头痛的要裂开一般。一段脑袋里原有的记忆又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原来她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一个架空名叫大禹国的朝代。原主也叫沈玥,是大禹国知府的嫡女,原本还不错,可却是被人报子得子抱养的,从小她爹不疼娘不爱,自从府里真的得了个千金以后,她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连吃穿用度都得犯愁,身为官家家大小姐,还得偷偷去街上贩卖得些银子度日。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这知府嫡女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好容易熬大成人,沈爹还准备拿她的亲事做垫脚石,让她嫁给皇商耿家,为自己的仕途铺路。士农工商商人最低贱,可升官走仕途,哪里离得开银子?耿家也想傍上沈家,两家一拍即合。他们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拿她当棋子,利用她的亲事换取利益。

这亲事,原主是不愿的,沈爹几日前便将她关了起来。结亲当日,她的好妹妹沈灵儿给她送了一碗青汁露,喝过之后便不省人事,之后便到了这里。

沈灵儿,可真是她的好妹妹!记忆显示,原主生性隐忍善良,没少被沈灵儿欺负。原主好欺负,她可没那么好惹。她不喜欢忍,更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多年在商界大佬领导下,学的是兵不厌诈和不择手段,既然来到了这个身体嘛,那即来之则斗之~

对面那个还在滔滔不绝:“这重点就是要媚、柔、娇、还有淫!要知道男人都一个样,看着人模人样的,其实都是衣冠禽兽,你跟我学会了,保你一生受用~”凤妈妈骄傲的看着沈玥,见她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只当她是被自己这些拿男人的法子给震住了。

哼,想当年,她凤姐可是一绝,在红馆,哪个姑娘想得自己调教一二,那都得把最好的首饰上供。还有后宫那些嫔妃,看着端庄贤淑,背后可没少得她们指教。凤妈妈笑望着她,就等着她拍案称绝,俯首称赞。

只是这丫头的眼神,怎么由震惊变得有些奇怪了呢?

屋内沉寂了片刻,沈玥才忽然盯着她道:“你叽歪完了?老实讲,你刚才那段,呵呵呵实在太贱了…像极了推销不出去的老荡妇。哈哈哈…”她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什么下三滥都敢往她跟前凑!

凤妈妈先是一惊,这个死丫头竟没有佩服她?还敢羞辱她!就好像她在看戏,拿自己当唱戏的猴耍!

“你,你怎么敢?你!小贱蹄子,你敢这么说我?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就让妈妈我好好教训教训你!”她怒红了脸,撸起胳膊,手做掐势就朝她扑了过去。

沈玥不慌不忙,虽被绑着双手,身体轻巧的向后一荡,找准时机,砰的一脚,踹在了那女人小腹。

把人足足被踹出两米远。

在z国,勘地质,登高山,下河海她把本领学了个全套,为了应对跑市场遇到的三教九流,她除了学格斗就是在健身。

沈玥摇摇头,还是力道轻了,要搁她正常发挥,至少得把人踹门外去,这具身体的主人真是太弱了。

凤妈妈爬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满脸痛苦的指着沈玥:“你,你敢踹我你,”

“怎么样?”她轻笑着用下巴挑逗,“你过来。”

“咳咳,你等着!小贱蹄子,装什么贞洁烈女!就是小贱蹄子,耍什么威风?等明日被公开竞卖,有人治的了你!”却是在不敢往前一步,退到门口,慌忙间头还撞了一下,她气的跺脚,愤愤的摔门而去。

就这?还想教训她?

沈玥嗤笑,公开竞卖?拍卖她么?呵~那就要看她们的本事了。

“吱”门再次被推开。

缓缓的草莓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