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058 是不是有很多女孩追你?(2更)

当虞凰整个后背紧贴着盛骁胸膛的时候,盛骁难得有些窘迫。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女孩子近距离接触。

静下心来,盛骁用神识检查了下身体的恢复情况,发现原本破开裂缝的心脏竟然被虞凰给修复好了,他吃惊之余,又感到神奇。

这小丫头竟然会操控精神力,她成为净灵师了?

距离上次分别还不到二十天,这可能吗?

盛骁用古怪又惊艳的眼神盯着怀中的小姑娘看了片刻,才抱着她站了起来,带着她走出了山谷。

先前与苏听雪的那场大战声势浩大,山下停放的那些车子都被摧毁了,无法再使用。盛骁在他的空间储存器内翻了翻,竟被他翻到了一辆摩托车。

摩托车也是车,总比他走路快。

盛骁抱着虞凰上了车,用长绳将两人绑在一起,这才载着虞凰朝罗刹国的城市飞驰。

虞凰在一阵颠簸中醒来,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趴在一个男人的背上。

虞凰垂眸,看到男人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衫。破洞下的那截窄腰因为很少见阳光显得白皙,虽然白,却不纤弱,反而充满了力量感。

虞凰盯着那截腰看了半晌,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去戳了戳。

盛骁跟触电一般,猛然一个急刹车将摩托车停了下来。

虞凰没有防备,小脑袋朝盛骁背部撞去。

面具磕着脸颊,特别疼。虞凰摘下面具,一边按眉心,一边抬头跟盛骁问:“怎么了?”

盛骁乍然看到虞凰那丑陋的面貌,还是被惊到了,一时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虞凰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吓人,又忙将面具戴上。她想要往后退,却发现她腰部缠着一根绳子,将她和盛骁紧紧绑在一起。

盛骁忙解释:“先前你晕着,我不好载你,只能冒犯你了。”

“没事。”干大事的女人,不拘小节。

虞凰取出匕首将绳子一刀割了,她屁股往后挪了挪,这才抬头去看盛骁。

风吹起,盛骁的破衣服随风飞舞。

虞凰盯着盛骁身上那件破烂的衬衫,若有所指地提醒他:“你是不是觉得很凉快?”

盛骁自然知道身上的衣服破了,非常狼狈。

他从储存器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准备动手脱衣服时,突然停了下来,严厉地对虞凰说:“闭上眼,不许偷看。”

虞凰望着神色肃穆的盛骁,脑子突然跳出一个成语——

冰清玉洁。

“盛君师,您换衣服,我绝不偷看。”虞凰将脸一扭,盯着远处的风景看了起来。

当谁没看过男人似的?

盛骁一把扯开身上的破衬衫,迅速换上新的衬衫。他将最后一颗纽扣系好,这才提醒虞凰:“可以了。”

虞凰睁眸,见盛骁换上了干净的墨蓝色衬衫,纽扣一颗不落全部系好,衣领两边对称工整,顿时便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模样。

虞凰却注意到盛骁身上少了点什么。

她捡起落在车背上的衬衫,从那破衬衫的口袋里掏出那支黑色的钢笔。

将那只钢笔放在指尖转了一圈,虞凰仰头问盛骁:“这个不要了吗?”虞凰每次看到盛骁,他胸口都戴着这支笔,显然这东西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盛骁点点头,朝她伸出右手,说:“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虞凰将笔抛向盛骁,盛骁一把抓住纪律笔,将它戴在了胸口,还调了调方向。

虞凰见他这么宝贝这支笔,便问他:“这是你家传的宝贝吗?”

“这是纪律笔,神域学院每一任纪律官都有一支纪律笔。”盛骁告诉她:“纪律笔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会出现在神域学院纪律堂的墙壁上。所以每一任纪律管,宁愿掉血掉肉,也不掉笔。”

“言出必行,言而有信,这是学院对每一任纪律管的要求。”

虞凰点了点头,又忍不住好奇问道:“盛君师,你这辈子,难道就没有哪一次食言过?你就真能为了一个承诺全力以赴?”

闻言,盛骁沉吟了好一会儿,才摊开掌心,一颗灰黑色的珠子便悬浮在盛骁的手心之上。

虞凰盯着那颗珠子,感受到从珠子里面传出来的可怖能量,她疑惑地望向盛骁,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盛骁说:“净灵圣珠。”

虞凰下意识吞了口唾沫。

净灵圣珠,这可是个好东西!

虞凰又感到费解,她说:“你的龙形兽态是超强品级的兽态,你还需要这东西?”

“给你的。”这轻飘飘的三个字,盛骁是对虞凰说的。

虞凰抿紧了唇,怀疑自己听错了。

盛骁知道虞凰不会相信他的话。

他将净灵圣珠塞到虞凰怀里,这才说道:“你拥有兽性却无法觉醒兽态,是因为你中了遏灵蛊。而培养遏灵蛊的方法,早在六百年前就被六大修真家族联合销毁了。”

“但你中了遏灵蛊,就说明六大家族中出了叛徒,私自保留了遏灵蛊的培养秘诀。这是六大家族亏欠你的。如今六大家族皆以盛族为首,我身为盛族少主,未来盛族的族长,理应承担起替你解决遏灵蛊的责任。”

“这净灵圣珠有净化一切污秽杂质的神力,也许它能解除你体内的遏灵蛊。”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地去抢夺净灵圣珠。

虞凰听完盛骁的话,她低头望着手心中的净灵圣珠,心里只觉得荒唐。虞凰忽然问盛骁:“如果净灵圣珠没法解除我体内的遏灵蛊,那该怎么办?”

盛骁的表情明明很冷淡,可他说的话却偏执而诚恳,“那就继续找下去,总能找到解除遏灵蛊的法子。”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家伙!

虞凰舔了舔唇,突然笑了。“盛君师,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啊?”

盛骁怔然。

他不明白,虞凰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问出这样的问题。在盛骁看来,这问题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见到盛骁的反应,虞凰笑出声来。她抚摸着手心里的净灵圣珠,轻声呢喃道:“我是真的老了。”

老人家,就特别喜欢认真纯粹的小家伙。

帝歌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