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

第1章意外

酒店顶层总统套房,一片昏暗。

昂贵精致的窗帘被扯落一半,颤巍巍的悬吊着。

月光透过落地窗,房间里价值不菲的摆设无一完好,胡乱砸扔地上,好似经过一场大战。

一室狼藉。

男人急促的呼吸带着火焰般的热度喷薄在姜里皮肤上,强势将她拖入旖旎的深欲里,沉沉浮浮。

“别怕。”滚烫的吻轻抿她耳朵,声音低沉嘶哑。

细白手指陡然绞紧身下的床单。

……

姜里猛地睁开眼,胸口呼吸急促起伏,视线死死盯着黑暗的空气,眼底寒光煞人。

两个月前,她出任务,评级难度S,对她来说没什么挑战性。

但任务结束后,她却碰上了个小意外。

也许是浑身反复碾压似的酸疼持续了好几天,以至于她事后那几天一直做这个梦。

今晚竟然又梦到了……

姜里脑子里控制不住浮现男人幽暗侵略的眼神,清冽的沉木香,带着淡淡的薄荷烟草味。

严严实实的笼罩在她上方……

时隔两个月。

每一个加重有力的动作,都仍然清晰的过分。

姜里烦躁的闭眼。

她真是有病。

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人当场都被她宰了。

她竟然还做春梦。

那男的是在下边儿缺钱了,托梦想让她给他烧点儿?

这时候,外头传来激烈的争吵,声音扬高的刻意。

“楚成彰!我告诉你,下周我女儿十八岁生日加升学宴,我要给她大办宴会,在这之前,你必须把姜里送走!”颜薇疾言厉色道。

“你最近怎么回事儿,对我这种态度?”

楚成彰难以置信,这么多年一直对自己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女人,会在进门之后变成这幅泼妇模样,在他面前三番四次颐指气使,还威胁他。

颜薇眼睛红了,眼泪直掉,满脸柔弱的控诉道:“你答应过我,我们一家人团聚之后,你不会让姜里出现在我面前,打扰我们!”

颜薇没名没份的跟了楚成彰二十几年,偷偷摸摸给他生了一双儿女。

儿子楚临风如今在北城大学读大四。

女儿楚颜两个月前参加高考,高考成绩是市前三甲中唯一的女生,已经被北城大学录取。

颜薇从年初刚进入贵妇圈的抬不起头,到现在的风头无两。

全都是因为她的两个孩子争气。

没人敢再提她不光彩的上位行为。

她现在当然有底气向楚成彰提要求。

姜娴去年病死。

姜家的财产全数落入楚成彰手中。

颜薇马不停蹄进门,成了堂堂正正的楚家女主人。

上位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把姜里送走。

不能留着名媛前妻的女儿碍她的眼,白白让别人有了笑话她的把柄。

况且她打算给楚颜隆重盛大的办一场升学宴,把圈里的人都邀请过来,为女儿扬名。

这种重要宴会,绝不能让姜里那张脸抢了她女儿的风头!

楚成彰对颜薇有感情也有亏欠,见她哭的这么伤心,连忙哄道:“我也没说会让她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

颜薇听他这么说,见好就收。

她擦了擦眼泪,语气缓和下来,姿态放低,温柔的陈述道:“姜里成绩那么差,这次高考还缺考,就她那样子,你让她再复读十年也救不了她。”

“国内大学根本没人要她,花点儿钱在国外给她找个学校,才是她唯一的出路,我也是为她好。”

“而且她现在仗着自己长的漂亮,想进娱乐圈,这个圈子那么乱,不干不净的,你难道不怕她在外面给你丢人么?”

姜里那张脸,漂亮到颜薇寝食难安。

万一姜里万一在娱乐圈大火,楚颜风头就全被她抢走了。

颜薇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楚成彰有些动摇。

有了后妈,亲爸变后爸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楚成彰的心里,姜里始终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他对姜里,也废了点心思。

姜里从小长在外头,去年姜娴病逝时才接回来。

身上染了不少恶习。

心思不在学习上。

成绩差,还不服管教。

楚成彰上的名牌大学,在校期间顺利追到姜氏独女姜娴,两人毕业后便结婚。

他农村出身,但长得好,学习好,自身魅力强大,豪门名媛也心甘情愿和他结婚。

如今出人头地,在商界占有一席之地。

谁不羡慕他楚成彰草根跨越阶层的成就。

楚临风和楚颜这两个孩子也十分争气。

至于姜里,他以前还抱着她长的漂亮可以联姻的想法。

现在他更担心姜里在外头给他丢人现眼。

颜薇看了眼楚成彰渐渐沉下来的神色,知道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又怂恿了句:“你不在乎颜儿的名声,我还在乎,和姜里住在一起,万一她把颜儿带坏了。”

这句话几乎是一剂猛药。

楚颜高考成绩出来后,楚成彰十分看重她,对她寄予厚望。

事关楚颜的名声,他立刻警惕起来。

“亲妈是个知三当三的女人,自己出生就是个私生女,她的名声用得着我带坏?”

一道清冷不屑的声音忽然响起。

楚成彰和颜薇目光转过去。

就看到,姜里抱着胳膊,闲闲倚着墙,嘴角扯起一丝微小的弧度,讽刺到毒辣。

颜薇第一次被这么当头侮辱,满脸通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怎么和你妈说话呢!给她道歉!”楚成彰大声训斥。

“我妈?”姜里似笑非笑,几分讥嘲:“我妈已经死了,要么你让她也去死?等她死了,我勉强喊她一声。”

颜薇眼睛顿时红了一圈,拉楚成彰胳膊,哭出声:“老公你看她……”

这时候。

楚颜从房间里出来,显然是听到姜里的话了。

她苍白着脸,委屈又柔弱道:“姐姐,你不觉得你有些过分么?我妈是我们的长辈,你不喜欢她,也应该尊重她。”

楚成彰怒道:“好好学学你妹妹!你有她一半儿懂事,我也不至于这么头疼,一点教养都没有!”

“教养?”姜里歪着头,长腿散漫的稍曲着,微微眯了下眼,修长细白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在胳膊上轻点。

指尖干净的一尘不染,莹白如冰雪,透出几分冷意。

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清贵矜傲,如同冰山玫瑰般清冷艳绝。

楚颜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比起楚颜身上的名牌衣服。

姜里只是一身宽松简单的白衣黑裤,高挑清瘦,贵气的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五官更是精致到过分,干净透白,不施粉黛,已经是极难一见的绝色。

最漂亮的是那双狐狸眼,内勾外挑,妖且冷。

眼底透着几分藐视众生的慵懒倦怠。

这双眼睛突然弯了弯,像是笑了一下:“我对婚内出轨,拿着自己老婆的钱出去养小三,养私生子私生女的人,确实没什么教养。”

楚颜脸色更白,人像是都站不稳似的,身子晃了下,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

楚成彰愤怒顷刻间点爆,像是被踩到痛处,脸色青红交加,大骂出声:“畜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滚!给我滚出去!滚去国外好好反省!”

颜薇和楚颜对视一眼,神色浸淬着计划得逞的兴奋。

姜里一走,这里所有的一切,以后都是他们的了。

……

姜里当天就被送上去国外的飞机,怀里扔了个某野鸡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第二天。

中洲。

姜里懒洋洋的坐在桌子前,支着脸,胳膊纤细白腻,连细微的绒毛都看不见,挑不出任何瑕疵,仿佛最上等的羊脂白玉。

翘着二郎腿,光脚踩在地上,懒散的一晃一晃。

正在和齐知夏视频。

那边,女生坐在山头,乌黑的长发编在一侧,细细碎碎的发丝垂落。

一身简单的深蓝色粗布盘扣褂衫,厚重黑色塑胶雨鞋,旁边放着一个编织背篓,里头都是刚采的中草药,沾着露水。

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古风少女。

隐世高人,当代医仙齐知夏。

齐知夏拧开储水竹筒,喝了口,瞥见视频背景里简陋贫穷的房间,一口水噎在嗓子。

她深吸一口气,礼貌建议:“里爷,再穷,也能不能先给卧室安个门?”

姜里挑眉:“你富,V我一亿看看实力。”

齐知夏嘴角抽搐了下,视线落在姜里脸上,正要说什么,她眼底蓦然一滞。

她紧盯着姜里看了几秒,问道:“最近你的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姜里以为她职业病又犯了,随口道:“还行。”

说着,戳了块煎肉,刚送到嘴边,胃里忽然一阵剧烈翻涌,来的十分急促。

她啪的扔下叉子,嘴唇紧抿,大步冲进洗手间。

视频里,齐知夏扬高的声音追在她身后,回荡整个房间:“是喜脉啊,里爷。”

一阵呕吐后,抽水马桶一响。

姜里脸色阴沉的走出来。

齐知夏扯着嘴角:“怀孕两个月,还是本医仙发现的,里爷,那野男人是谁?”

姜里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毫无感情的夸了她一句:“不愧是药王关门弟子,一眼断病。”

接着,她把没吃完的早饭倒垃圾桶,淡淡道:“帮我联系医院,把他做了。”

齐知夏呆了呆,看着她平静冷漠的脸,嘴里蹦出一个字:“6。”

……

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姜里很冷静。

但是当医生告诉她,她不能做手术的时候,她冷静不了了。

姜里眸光一扫,眉间眼里冷戾毕现:“再说一遍。”

医生被这突然暴涨的压迫感吓得抖了抖,声音都少了几分底气。

“抱歉,姜小姐,您的体质做人流手术,会危及生命,即使保住性命,也会不孕,所以这个手术我院做不了。”

不惜自驾直升机赶过来见证现场的齐知夏,又呆了。

两秒后,她嘴里蹦出三个字:“666。”

中洲联盟医院的医学水平,姜里十分清楚,以至于她脸色很难看。

那男的死了还要给她留个麻烦。

她这么穷,哪来的钱养?

……

中洲联盟医院。

独栋别墅疗养区。

秦夜骁站在纯白的床边穿衬衫,宽肩窄腰,身形颀长,肤色是病态的冷白,却没半点赢弱,反而多了些阴鸷残暴。

精瘦结实的手臂抬起,抻着衬衫领子,左胸口两寸长的狰狞伤疤若隐若现。

沈誉一身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说道:“骁爷,给你安排手术,把伤口疤痕去了?”

“不必。”冷冷淡淡的两个字。

秦亦琛盯着男人胸口那个要命的恐怖伤口,眼睛复杂且充满故事。

两个月前,他去酒店找他哥。

打开门,就看到他哥躺在床上,左胸口被人捅了一刀。

如果不是他哥心脏天生跟普通人不同,长在右边,现在他哥坟头草都一米高了。

他真的十分好奇,当晚到底出了什么事?

是什么样的女变态,能让他这不近女色的大哥中美人计,被伤成这样!

不对!

他哥这么英明神武!国色天姿!财大气粗!

一定是那女的下药!

才不是什么狗屁美人计!

上了他哥就算了!

还要弄死他哥!

好狠毒一女的!

最关键的是,这女变态竟然能像没事人一样,从他哥床上下来,还转头给他哥一刀。

他哥到底行不行了?

秦亦琛想到这儿,立马打住,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怀疑什么都不能怀疑他哥的能力!

秦夜骁修长分明的手指盘系着纽扣,肌理流畅的腹部风景被质地昂贵的黑色布料一寸寸遮住。

“查到什么了,说。”男人声线沉稳,气场内敛又强大。

旁边是秦夜骁的心腹之一,秦山。

“目前我们手里唯一和对方有关的线索,只有她遗落的联络器。”

秦山伸手,掌心一个技术精密的深黑色耳麦。

材质十分特殊,任何光线落在上面都会被吞噬一般消失在表层,折射不出丝毫的光,只剩下浓稠的黑。

秦山恭敬的继续道:“但我们查了两个月,都一无所获。耳麦上什么标志都没有,至今来头不明,对方通过此物所建立的联络网,也早在两月前已经全部切断。”

秦夜骁整理袖口的动作一顿,黑眸扫过去,侧脸线条阴郁狠厉。

一个眼神,无形的压迫感挟裹着残暴瞬间肆虐整个房间,如有实质似的挤压着几人的呼吸,让人心惊肉跳。

秦山低头,深深弯腰:“属下无能。”

一顿罚免不了。

是轻是重就看他们爷心情了。

秦亦琛忍不住替他求情:“哥,出事的酒店是我们秦氏旗下的,安全系统不用说,那女的能有本事黑了酒店监控视频和附近街道天网监控系统,确实不好查。”

最近他游戏段位升的这么快,全靠秦山,要是秦山被发配边疆了,谁来带他?

沈誉双手插进白大褂兜里,也说了句:“接受过反侦察训练,身手还那么好,实力强劲,背后势力不明,的确难度不小。”

房间里一片死寂。

秦山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浑身冷汗。

秦夜骁捏着黑色耳麦,沉冷的眉眼低垂着,盯着瞧。

好一会儿,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瞳一敛,居然笑了一下:“小手又软又狠。”

低低沉沉的一句话,仿佛将整个房间里的人从地狱拖到人间。

有了一丝温度。

“啊?”秦亦琛像是没听清,小心翼翼的问:“哥,你说什么?”

秦夜骁把耳麦收进西裤兜,从茶几上拿了烟盒,抽了一根咬在嘴里,点燃。

男人缓缓吸了一口,吐出烟圈,转过来,看向他们。

那双眼漆黑深邃,右眼角下一颗小小的浅色泪痣,却丝毫不显潋滟,反而多了几分阴冷煞气。

他慢条斯理的出声,一贯低冷沉磁的嗓音裹挟了几分缱绻:“找到人,你们就有夫人了。”

沈誉:“……”

秦亦琛和秦山同时豁地瞪大了眼。

woc???

——

【作者的话:欢迎入坑~】

南之情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