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纵宠:国师在现代

第一章 国师陨落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

天际金霞滚滚,笼罩南屿国整个皇宫的宫楼殿宇。

曲径通幽。

皇宫深处,最清净的地段,入目便是十里桃花林,花容缱绻,柔美明艳,微风抚过,花海轻摇,一簇一簇的粉红招展如火,娇媚如斯。

桃花林中涓涓清溪绕水湾,如玉带横腰,水清无痕。

八方亭阁被玉带河包绕其中,错落而立。亭阁飞檐翘角,溢彩流光,精湛玲珑。

归尘殿,坐落于此。

整座宫殿没有一砖一瓦,全部由玉石雕成。不见紫金墙,琉璃瓦,更不见朱门柳树,繁华百花,只有青白温润,玉宇琼楼,不似人间楼宇。

玉宫正面上方悬一沉香木匾,上书“归尘殿”三字,笔法清秀润泽,字亦如玉。行云流水间恍若指点江山,君临天下的尊华气韵。

归尘殿,国师居所。静若幽谷,寂静无声。

“咳。”

玉案上染了一层鲜红,温热的血液“吧嗒”一声滴落下来,散落的到处都是。

墨浅婳吐出一口浊气,毫不在意拭去了唇边的血迹。眉梢虽染了一层倦色,但丝毫遮掩不住绝色容颜。

白衣绣着烫金凤纹,裙尾曳地落在身后,随意散开的裙摆银丝如雪。玉簪挽起三千青丝,纤腰不盈一握,十指如玉,整个人如同冰山之巅的雪莲,美得不可亵渎。

芊芊长眉如柳,恰到好处,浅浅一弯淡泊渺远,目若星辰荟萃,尤为动人。眸中孤冷淡漠,波澜不惊,静水深流,鼻似琼华,薄唇莹润,如同娇嫩琼花轻轻叠合。

无比精致的脸庞展露无遗,由于喷了一口精血的缘故,肌肤苍白如纸。

修长的玉指就着玉案上的血液开始延伸,蔓延,动作随意慵懒,却极其快速。

几息的功夫,原本散落在玉案上的血液竟在她手指的带动下形成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鸟儿。

勾勒完最后一笔,墨浅婳收回手指。然后双手上前打出一个繁杂的手势。薄唇轻启,一句句古老的咒语伴随着繁杂的手势,使玉案上的鸟儿竟泛起了淡淡的光芒。

见此墨浅婳清冷淡漠的面容勾出了一抹下笑意,接着她的手势越来越开,口中的咒语也上越念越快。

骤然间,玉案上的鸟儿竟腾空飞起,变成一只活生生的鸟儿。

“啾……”

一声想撤天际的叫声响起,鸟儿展翅在墨浅婳头顶上方欢快的盘旋,最终落在她的肩上。

墨浅婳虚弱一笑,上古召唤术成功了。

上古召唤术,以心头精血为媒,万年灵力为辅,方可召唤上古神兽。

而她所召唤的就是上古四大神兽之一朱雀。

看着肩头乖巧的鸟儿,墨浅婳笑了笑道,“上古神兽,通体赤红,属性火,吾称汝火儿可好?”

“啾。”朱雀轻鸣一声,表示对这个新名称没有意见。

“呵呵!”又是一声愉悦的笑,之后她又道,“火儿,吾前几日卜算到吾即将面临一场大劫,生死不明,富贵难断。是以吾耗尽毕生修为召唤于汝,望汝可以在吾历劫之时替吾守护吾之家人,京城墨氏一族。”

“啾啾……啾啾啾……”

听此一翻话小家伙有些急了,站在她的肩头扑着翅膀一蹦一蹦的吱吱直叫。

“呵呵!火儿可是在担心吾?”

墨浅婳素手一伸,把肩头活蹦乱跳的小家伙接了下来捧在手心,一双如星辰般的双眸望着它又道,“火儿,吾不会死,所以不怕死。但吾不想失去,可如今吾已分身乏术,无法守护吾之在意,是以,火儿帮吾可否,吾不想待吾历劫归来这世间只剩吾孤身一人。”

语毕,墨浅婳便看着它静静的等待它的答案。

“啾。”

小家伙人性化的点了点小脑袋,墨浅婳笑了,这一抹笑不似其他,那是一种如释重负,发自内心的笑容,美的日月失色,不似凡间俗物。

素手前伸,宽大的衣袖扬起一道美丽的弧度,手掌间的小家伙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展翅朝窗外快速掠去。

望着飞离的那一抹红墨浅婳淡淡的叹了口气。

火儿,我们有缘在见。

收回手,墨又恢复了原本冷清的模样。

掐指一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衣袖一挥,墨浅婳起身朝外走去。

该来的终究会来,与其在此等待不如主动出击。

然而此时的桃花林外,一男子身着明晃晃的金黄衣袍,绣着龙纹暗涌翻腾,墨发斜斜别着双龙戏珠金冠。几缕丝发散漫地垂在脸侧,面若刀削,鬼斧神工,邪魅得冷峻异常。

南屿帝王,南宫洌。

“不愧是我南屿的国师,朕刚到这归尘殿国师便迎了出来,这未卜先知的功力好像又精进了不少?”

待看到墨浅婳的身影南宫洌露出了如沐春风的笑容,上前一步,于墨浅婳对立而站,满目笑意。

墨浅婳抬眸轻轻斜了一眼,心中冷意骤起,若不是她知晓他此次前来的用意,就以这副世界和平的笑容,还以为是远道好友前来叙旧来了。

芊长的身姿往旁边微微一侧,抬步越过他去,清冷如冰泉般的声音传至身后,“长归台,陛下请吧!”

望着眼前这绝代风华的身影南宫洌藏在广袖中的大手紧了紧,其实他也不想,若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出此下策。

此次前来南宫洌只身一人,并未带着专属于帝王的仪仗队。

两人一黄一白,一前一后,从花容艳艳的十里桃林,到百升玉阶的长归台。

墨浅婳一步步走的悠闲,内心却百感交集。

前世,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父母不祥的孤苦女孩,因为一场意外她身死魂穿,来到了历史上不存在的南屿王朝,成为南屿仅存的巫法一族的嫡出小姐。

这一世她有一个健全的家庭,父慈母疼,兄长呵护,享受到前世从未享受过的幸福。

为了守护这份幸福,她担起家族的重担,从小跟父亲学习墨氏一族的术法,努力专研巫师之道。

所幸,她的付出总是有回报的,经过多年的努力她一步一步的踏上南屿国师之位,也成功的给墨氏一族带来前所未有的荣耀。

只是好景不长,半个月前,南屿帝王南宫洌无意得到一柄长剑。

上古魔剑,轻雲斩。

此剑身通体微紫,由一千一百一十一个魔族大能的魔骨铸造而成。

传说此剑一出,风云骤变,天下必乱。

也传说能够觉醒此剑者可征服天下成为这片大地唯一的主宰。

成为天下的主宰,哪一皇帝不想?

所以南宫洌想要觉醒此剑,并命她卜算一卦。

卦象上她看到天下动荡,危机四伏,漫天杀戮,却隐有转机。

而转机则在她。

以身饲剑,以魂控剑,方能祛除轻雲斩的魔性,拯救天下百姓于苦难。

卦象上她生死不明,福祸相依,更诡异的是她尽然还看到了红鸾星动的现象?

自嘲一笑,眼前生死都难断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红鸾星动?

玉足轻抬,踏上长归台的最后一个玉阶。

原本供她做法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祭坛竟摆放了一个巨大的长形火炉,中央插着一柄长剑,在熊熊烈火中闪烁着诡异的紫芒。

墨浅婳看着烈火中的长剑无声的叹了口气,如星辰般的双眼缓缓合上,玉足轻移便准备跳下,却在此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国师?你……”

素手一扬,打断他想说的话。她就这样闭着双眼,也没有回头,清冷幽幽的声音响起,“每一个人都有一条到道路要走,每条道路都有尽头。这是吾选之路,哪怕前方已是尽头,吾,仍走下去。”

语毕,不等身后的他有何反应。她纵身一跃,落入漫天火海。

“嘭!”

就在那一瞬间,炉中火焰突然高升,天地间风云忽变,电闪雷鸣,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好日子,顷刻之间便乌云密布,黑压压的直逼长归台上的祭坛而来。

瞧见这一系列的变动,南虞帝每由来的有些慌了。

大手一挥,高喊道,“来人,快来人呐!”

呼啦呼啦的一群皇宫守卫,在听到南屿帝的呼叫后立马赶到长归台。

只是片刻,刚刚还空旷的祭坛上已经人满为患。

“咔嚓!”

每等来的众人弄清情况,天空一道惊雷直批而下。

众人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南虞帝此时也被一众士兵里里外外的围了一层,保护的严严实实。

“咔嚓!”

又是一个惊雷,只是它没有劈下来而是在上空盘旋,好似在酝酿着什么?

天空中乌云越来越浓密,伴随着“咔嚓”声的雷电在乌云中翻滚。

下面的一群人昂着头盯着天空中的异象,或是看着炉中越升越高的火焰。

雷鸣越来越响,云层越压越低,火焰直升往上,被护住的南屿帝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最后尽然退出了祭坛,退离了长归台。

南屿帝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异象,他总有感觉好像天空的雷鸣和炉中的火焰是要接连一起合二为一?

“咔嚓!”

“嘭!”

果不其然,随着两升巨响,炉中的火焰又升高了不知几丈,云层也是直线压下,两者在众目睽睽之下意外的合二为一,扭转在一起。

紫色的雷电,黑色的乌云,赤红的火焰,三色扭麻花似的扭在一起,接天连地,疯狂的旋转着。

不知过了多久,雷电小了,乌云少了,火焰没了,渐渐的异象消失了,天空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一切都如之前的模样,南屿帝见此赶忙上前,想要查看轻雲斩如何?却在迈处一步后,长归台轰然倒塌,周围一片狼藉。

轻雲斩于墨浅婳不知所踪。

墨一尧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