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傻千金嫁人后美翻了

001、跳江

“景阳哥哥,我喜欢你,我就是要嫁给你。我就要嫁给你!”

江边,一个穿着粉色蓬蓬裙,扎着两个马尾,还戴着公主皇冠的女孩子拦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在那辆车前又跳又闹。

车子里男人眼里流露出了厌恶和不耐烦,气冲冲的下车,双手叉腰,“孟盈,我再一次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你给我滚远一点!”

陆景阳身后的几辆车里的人都下来了,站在他身后,眼带戏谑的扫着孟盈,嘲笑毫不掩饰。

有人笑着说:“孟盈,你今天的妆真好看。”

孟盈一听,那张五颜六色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捧着脸娇羞的问,“真的好看吗?景阳哥哥,你觉得呢?我这可是求欣欣好久,她才给我画的呢。我也觉得好漂亮的呢。”

陆景阳想呕。

其他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孟盈见他们笑了,也开心的拍起手来,“我就知道很好看。”

其他人笑声更大了。

“孟盈,长得丑不怪你,长得丑还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陆景阳指着孟盈,“再一次警告你,离我远一点!傻子!”

孟盈那双干净得跟山涧泉水一般晶莹的眼睛瞬间蓄起了泪花,大红的嘴撇着,嘴角哆嗦,带着哭腔,“我不要,我就要嫁给你……”

她伸出涂得花花绿绿的手,去抓陆景阳的衣服,“景阳哥哥,我喜欢你,我可以把我所有的娃娃和棒棒糖给你。景阳哥哥,我要做你的新娘……”

陆景阳厌恶的甩开她的手,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直接把外套脱掉丢进旁边的垃圾桶,气得口不择言,“你要是敢从这里跳下去,我就娶你!”

孟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那边是江。

从那里跳下去,他就会娶她吗?

“怎么?不敢?不敢就给我滚开!”陆景阳推了她一把,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发着呆,没哭没闹。

陆景阳上车,一脚油门,迅速的把车开离。

忽然,坐在陆景阳旁边的女人指着后视镜惊呼一声,“她跳江了!”

……

“孟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孟盈耳边出现了一个很好听的男声,低沉又有磁性,谈不上温柔,甚至还有些冷漠。

是谁在她耳边说话?

她不是死了吗?

做任务的时候,被敌人一颗子弹穿透了心脏。

她暗暗运气,心脏不疼,可是全身无力。

活像是被抽了筋一样,软趴趴的。

几次挣扎,眼皮微颤,一抹刺眼的光照得她赶紧重新闭上眼睛。

试了几次,慢慢的适应了。

眼前是圆形的吸顶灯,四周白墙,淡淡的消毒水味告知了她现在所处之地。

“醒了?”

那个好听的声音又来了。

是谁啊?

她想看清楚,眼睛突然一道白光,脑子里有一根筋扯得头痛欲裂。

有什么东西涌进她的脑子里,侵占着她的神经。

好一阵,她才缓了过来。

只是累得不想睁眼,思绪异常清楚。

她重生了。

重生在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痴傻女人身上,为了一个男人,傻女人跳了江。

所以,她才有机会“借尸还魂”。

如此玄幻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她欣然接受。

又理了理这个世界的制度,比起她那个世界要友好得多。

至少,不用打打杀杀。

这个世界,倡导和平,提倡人人平等。

而她那个世界,强者为尊。

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孟盈只想养精蓄锐,反正有大把时间好好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孟盈躺了三天。

第四天,她再次睁开眼睛。

眼神要明亮许多,稍微运了一下气,身体的力量又回来了。

很快,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房间充斥着男人的阳刚气息,没有消毒水的味道。

眼神所及之处,是黑白灰为主调的色彩。

这不是之前的地方。

“太太,您醒了。”保姆看到她呆呆的坐着,赶紧走过去询问,“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啊?”

孟盈揪着银灰色的裙子,又打量了一圈这房间,“这是哪里?”

“这是您的新家。”保姆来之前就被交待过,这位沐太太有些特殊,不能怠慢,要好生照顾。

保姆是个人精,在来之前就打听清楚,沐先生一回国就登孟家的门,求娶孟家那痴傻千金。

傻是傻了点,但是这张脸,倒是生得美艳。

眼神也很清亮,透着机灵,不像是个傻的。

“新家?”孟盈皱眉,“这不是孟家。”

保姆哄孩子一样的耐心的解释道:“您现在已经是沐太太了,您现在住的地方是沐先生购买的新房里。”

沐先生?

孟盈记忆里完全寻不到这号人物。

她是沐太太,所以她嫁给了姓沐的?

保姆瞧着她傻呆呆的样子,怕她身体有恙,赶紧打电话给男主人。

没多久,就有人来了。

“许医生。”保姆把人请进卧室。

许年华看了眼呆坐着的孟盈,他是没有想明白沐垣生为什么要娶这个孟家傻千金,还那么急。

要是这女人没有昏迷这么久,也不知道沐垣生会不会急着洞房。

许年华伸手去搭孟盈的脉搏。

手还没有碰到,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扣住他的手腕,用力往后下压,“你想做什么?”

冷冰冰的声音带着杀意。

许年华痛得哇哇叫,“你松手,痛!”

这女人,未免也太凶残了吧。

“太太,快松手。许医生是来给您看病的。”保姆也被她这反应给吓到了。

孟盈看到许年华那张小白脸变得更苍白了,痛得呲牙咧嘴,很是难看。看了眼自己的手,她这是条件反射。

立刻松开。

许年华握着差点被她掰断的手腕,倒吸着凉气,眼里有惊恐。

这女人,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不仅痴傻,脾气还大,动不动就打人。

许年华匆匆给她看了个面相,明显中气十足,比他还健康。然后赶紧离开这个让他心有余悸的地方。

孟盈缓过来后有点尴尬。

她刚才这么做,未免也太不友好了。

她已经不是处于那个杀戮凶残的世界了,她要爱好和平,要友善待人,要做个好人。

嗯,做个好人。

铭希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