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家老板非人哉

002、我有问题?

“这……这不红姐吗?”

杜归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当场就愣了。

虽然那吊死的女子背对着镜头,根本看不到脸,可光看背影以及曲线,他就能断定,对方一定是红姐。

“好家伙,她还下海了?”

但是,也就震惊这么一下。

他这种老司机,什么剧情没看过。

这部片的创意,也就尸体比较有趣,接下来发生的剧情,他都能想到。

外卖员进去以后,看到吊死的尸体,先是震惊,然后的表现不出杜归所料。

整个过程,尸体都没有露过脸。

反倒是码打的挺多。

不过杜归的境界早就是心中无码自然无码,心中有码,看什么都是码。

只是,这种剧情吧……

也就那样。

杜归全程面无表情的看完。

半点索然无味都没有。

忍不住。

他头一次在这个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A如家饭店杜老板:就这?看的我都困了,有没有更刺激的。

然而。

整个微信群里,压根没人回他消息。

河豚用来刷鞋:已经冲完了,这车还行,明天晚上8点,大家8见8散。

粉红色的派大星:午夜十二点,正是开车的好时候,兄弟们继续啊。

击剑少年:[色图]合集

多喝岩浆抗疲劳:不说了,开冲。

河豚用来刷鞋:冲!

杜归看着群里的人互动,不禁有些纳闷。

“什么情况?我被无视了?”

“妈的,本来还想给你们发点我的私人珍藏,算逑,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渣渣。”

杜归哼了一声,直接回了卧室。

……

卧室里。

杜归拉开了个小柜子,里面放着的全是花花绿绿的钞票,都被码的整整齐齐,用橡皮筋捆成一沓一沓的。

“再干个三五年,就攒够钱了。”

“到时候我要去开发区,租个更大的门面,开一家更大的饭店。”

“就是最近这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赚钱比吃屎还难。”

“要是房子能拆下来就好了。”

“唉,明天还得早起去菜市场买菜,洗洗睡吧。”

……

次日,凌晨五点。

天还灰蒙蒙的时候,杜归就已经醒了。

洗漱完毕以后。

他就带上钱,准备出发去菜市场。

虽然半个月前他身上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以至于他的活动范围只限在家附近方圆十里。

但,好在菜市场离的不远。

要是再远一点,以他现在的情况,就只能从网上买菜,或者拜托熟人送货上门了。

但网上买菜实在太贵了。

而熟人送货上门,那是以前生意好的时候。

现在生意不好,买的菜量也少,人家肯定不愿意给你送货。

因为犯不着赚你这点小钱……

拉开门。

杜归瞥了一眼对门,也就是红姐住的那屋。

她那屋的门已经很破了,有的地方还有蜘蛛网,门沿下不知道沾了些什么玩意,黑乎乎的,有点像是鸡血凝固的颜色。

“回头我得给她好好说说,门是脸面,虽然她哪一行都是打游击,但指不定哪天就在家里营业了呢,让客人看见门都脏成这样多不好。”

杜归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家的门。

嗯……

非常崭新。

这是他半个月前换的新门。

怎么看怎么顺眼。

杜归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他边走下楼,边想着一些事。

红姐住的隔壁,是租的他表哥一家的,二十多年前,表哥父母去世,房子就遗留给了自己的表哥。

表哥一直在外面读书,后来去了隔壁市的一家私人医疗机构上班,房子也就租了出去。

平常,是杜归一直在打理。

严格算起来。

杜归也能算的上是房东之一。

下了楼,骑上自己的三轮电车,杜归一扭头,看着两家的房子,自己家的非常新,旁边表哥家的房子怎么看怎么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不由得。

他又感叹了起来:“要是开发到我这就好了,房子一拆,肯定能赔我不少钱。”

……

滴滴滴。

杜归骑着三轮电车,大灯打开着,不然的话天还没亮,说不定会撞到什么东西。

路过一个三叉路口的时候。

冷不丁的。

杜归又看到了红姐。

红姐就站在三岔路口前,直愣愣的,跟一具尸体似的。

“呦红姐,今天下班挺晚啊……”

“平常你都3点下班,现在都五点了,你才回来。”

“噢对了,你家那门太破了,你回头花点钱换个新的吧。”

红姐一声不吭,直愣愣的盯着前方。

杜归有点尴尬,心想大家都是邻居,你租的还是我表哥的房子,我跟你说话你都不打个招呼,也太那啥了吧?

不过,他一抽鼻子,就懂了。

血腥味比之前更浓。

啧……

他心中暗忖:“这姨妈的量有点大啊!”

边想着,边把电门把手拧到最大,火速开了过去。

原地……

待他离开以后。

红姐的脖子忽然顺着他的方向拧动了半圈。

咯吱……

脖子的骨结仿佛在摩擦,骨节交错的声音十分渗人。

她的一双眼睛,则空洞死寂,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神采。

而那身红色长裙,颜色则比之前更为鲜艳。

……

菜市场,就在如家饭店的这条街东边,到了路口往右转,再穿过殡葬一条街,就到了地方。

凌晨的时候。

是菜市场的商贩们上货的时候。

这时候的食材蔬菜海鲜鱼肉最新鲜。

当然,在这个点会来买菜的,一般也都是一些饭店的老板,或者餐饮行业的。

杜归骑着三轮电车,在一个大娘的摊子前停了下来。

对方是卖蔬菜的,家里在开发区有一块很小的地,不过这鬼地方压根没开发起来,因此家里的那块地也就只能拿来种菜。

“马大娘,今天的黄瓜,怎么看起来不太新鲜。”

“还有这西红柿,该不会打了激素吧,怎么那么红?”

“瞧瞧这菠菜,都焉了,算了吧,我五十块钱全买了。”

杜归说着,就下了车,从口袋里拿出钞票,递了过去。

马大娘一句话都没说,坐在小马扎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

杜归也不在意。

因为这马大娘耳背,而且去年视力也出了问题,一把年纪出来还出来卖菜,也是辛苦。

杜归是熟客。

他给的钱其实挺多,也算是照顾对方了。

搬完菜,然后,又骑着三轮电车向着菜市场里面赶去。

……

一个小时后。

杜老板采购完毕。

三轮电车上堆满了食材。

他沿着来时的路骑车回去,刚出菜市场,就看到马大娘还在摊子上坐着。

那些蔬菜放的整整齐齐。

“呀,啥时候马大娘腿脚那么利索了,又跑地里上了新菜?”

杜归嘀咕了一句,就骑着车着急往家里赶。

虽然最近没什么生意,基本店都要黄了。

不过毕竟是祖传的店。

不能在他这一辈凉了。

该打开门做生意,还是得做的。

不过……

临近殡葬一条街的时候。

杜归却被人拦了下来。

那人穿着泛黄的衣服,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看起来三十多岁,身材消瘦,尖嘴猴腮。

一看到杜归就说:“鄙人张全有,这位兄弟,你印堂发黑,眼神虚浮,怕不是被脏东西缠上了啊……”

拥有福气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