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被女装大佬看上了肿么办

第三十五章学琴

莫莫回到家里,躺了一天,在脑海之中翻把北海神君的记忆又大致的过了一次,就当看电影一样。

这就是夺舍失败的下场,所以说修士一般轻易不能去夺舍。

这传闻之中万神宗宗主,无所不能,智绝天下,强大无比,乃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之人,怎么甘愿在百花楼干那种勾当呢!

北海神君当年也不信,还亲自冒险去过百花楼,就是因为这一次,被朝廷的人重伤。

北海神君可是极为崇拜万神宗宗主的,但是他看到的一切,让他绝望了,也让他更加敬畏朝廷了。

他敬仰的万神宗宗主成了他人身下之人,变成了一个最为低贱的奴隶,还是青楼之中的。

心中的信仰都瞬间奔溃了。

一旦被朝廷抓住了永世不得翻身。被朝廷种下了奴咒,生不得,死不能。

所以才会甘心在一个小镇上隐姓埋名。

可惜的是,他已经夺舍过一次了,他夺舍的那人资质十分的差,可以说是没有修炼神道的资质,所以他才盯上了莫莫。

他如果再呆在那具身体里,只怕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再过几十载,他就要化为一堆黄土,彻底湮灭在这个世界了。

修炼神道和修仙都是一样的,一但修炼之后,若是死亡,则是神魂俱灭,不似普通人还有轮回的机会。

修道之人的神魂会被天地规则克制,只要死亡,便是灰飞烟灭。

所以许平才不得已铤而走险,对莫莫动手,这也是无奈之选。

创造奴咒的主人不知道是谁,但定是朝廷中地位尊贵之人。

而且朝廷在二十年前,靠着万神宗宗主,抓获了无数的神道修士。

因为万神宗宗主,是所有神道修士的信仰,就是靠这一招,朝廷彻底的打败了神道修士,神道彻底没落了。

奴咒,深聚与灵魂之中,每当其有反抗主人的念头,就会痛不欲生,其神智虚弱,主人可通过奴咒控制其身。

天下无法可解,无术可解,就算是其主人也不能解,杀了其主人,奴咒就会直接爆发,唯一确定的就是,奴咒的主人还活着。

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周武帝,周武帝还没有死,也是修为上升了,寿元就上涨了,他许是突破到了更高的境界。

这是北海神君的猜测,他极为崇拜万神宗宗主,认为除了周武帝,没人能打败万神宗宗主。

这要是种了奴咒,莫莫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是莫莫在地球上偶然得到的一篇功法,那是一门神级功法,她得到的时候还十分高兴,觉得自己就是天运之子,然后翻阅了之后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名曰《化神术》,她看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如何修炼到化神的。结果呢!莫莫认真看了这本功法之后,发现这本就是教你如何自杀的,自杀之后,元神不灭,承载着自己的记忆就能完美的融入一具刚死之人的体内。

然后从头来过,而且这具身体必须要与无任何因果才行。然后修为尽散,元神与普通人无异,普通人的灵魂离体就直接消散,所以修士也是一样。

而修士因为修炼,死了就直接魂飞魄散,凡人还可以轮回。还得有一件保护灵魂的神器,可以保护灵魂离体而不散,寻找一具没有因果,天赋极佳的肉体,而且还是刚死不久的。

然后从头来过,重新开始修炼。

我还不如夺舍呢,夺舍好歹修为还在。

咦,不对,自己穿越过来,修为尽散,只剩记忆,很像这个化神术,怎么穿越过来的,穿越的过程,没有一点记忆。

难道冥冥之中施展了化神术,才能保住一条命。那个上官雪是怎么穿越的呢,自带空间。

算了不想了,为什么煜王说忘尘是万神宗主,也不是呢!在北海神君的记忆里就是啊!

反正这一个月闲着呢,没事干,去百花楼听听小曲也不错。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传说中的神级功法,修炼一下也无所谓。

不知道为何,这几日,每次去百花楼都会遇到忘尘,说来也巧,不是三个月才登台一次的吗?

莫莫每一次都点了上一次画舫的那个女子,在青楼,当然是这种清冷的女子才好。

一来几回也算是熟了,这女子叫燕儿,入这百花楼才半年,就已然可以登台了,也算是天赋极佳了,是个角儿,已经有了些许名气。

罗卜白菜各有所爱,忘尘的容貌,恰好就是莫莫钟爱的类型。

眉目如画,只是坐在那里就是一副风景,可以让人欣赏许久。这个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真的很好看啊!

“公子既然喜欢,为何不让他进入这雅间抚琴。”

莫莫看着燕儿笑了,道:“这太巧合了,忘尘三个月才登台一次,我这每次来,他每次都登台。况且我与百花楼还有些矛盾,百花楼势力极大,我只是一个没有后台,没有身份的普通小子,怎能不小心点。”

“那公子为何还要来百花楼。”

“因为我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招。”

关于莫问天的事迹,关燕还是知道一些的,那天接待过他的紫芙蓉已经消失了,月芙蓉对这件事闭口不谈。可是大厅那么多人,大家都看见了,后面百花楼还被查封了,说那人是百花楼杀的。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呢!明明知道有麻烦,还是过来了。关燕忽然想起,那日,他下了马车,帮自己擦药的模样。

为什么自己会拒绝了,本能的拒绝,大约是觉得高不可攀吧!身在黑暗,向往光,却也畏惧光。

莫莫看见一侧的燕儿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并无兴致继续聊天。

于是道:“你可会抚琴?”

关燕婉婉低头道:“会一些。”

“那你便来教我弹琴吧!”

莫莫把手中的书放下,关燕看了一眼书中内容。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七音之分,原来是古琴的音律,这些天,他居然都在看这个。

关燕还以为他这些天来这里,这么认真的看书,居然是在看这个。

莫莫似乎是看见关燕内心的吐槽,了然道:“你看我一表人才,虽识字,但吟诗作对不行。我也算是上层人士,这一出门,啥都不会,多影响我的气质啊!我要是长得丑就罢了,也没人愿听我施展才艺。

但是我这容貌,那一个不说是翩翩佳公子啊!人家一看我就本能觉得我会,我要是说不会,这多丢面子啊。”

关燕捂嘴一笑:“公子言之有理,那奴家去拿古琴来。”

看着莫问天的这副样子,关燕一下子就被逗笑了,原来他也有烦恼,是啊,他这般模样,哪个人不觉得他会点才艺呢!

莫莫回忆起了一篇秘籍,未按弦时,当先肃共气...调气者,对琴端坐宁静,摒绝杂念,心不散乱,调养理顺周身之气。坐欲安,视欲专,意欲闲,神欲鲜,指欲坚。

这是一本秘籍,是莫莫原身小时候的记忆,这个身体当是不凡的。是一本关于琴法的秘籍,莫莫那日想到了化神术,虽不知是如何穿越而来,但是这本功法练了也无妨。

练了这化神术,莫莫有些记忆蓦然清楚了许多,莫莫觉得这个身体的娘有问题,她从小就教莫莫一些秘术。这篇琴法是莫莫自己偷看的,因为莫莫的娘很重视这本秘籍,最后还把它烧了。

但是在她死去的时候,全部把这些记忆封印起来了。她突然想起上官雪说她是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这个意思就是上官雪可能很小的时候就穿越过来了。

莫莫也是,她也是从小就穿越过来了,只是婴儿的身体太小,还承载不了莫莫的神魂,所以小时候莫莫活的浑浑噩噩的。

在记忆之中。

莫莫的娘说她是孽种,莫莫的娘很凶,有时候癫狂起来恨不得杀了莫莫,所以吓得莫莫从小都不敢说话,不敢修炼自己的功法。

从莫莫的娘断断续续的语气中,莫莫莫却也能揣摩出一些情报,莫莫的娘以为自己只是个小孩,听不得人言。

沁谷南家,莫莫的娘是沁谷南家的人。她封印住了莫莫的血脉,她很害怕沁谷南家找上门来。她希望莫莫平平凡凡就此度过一生。

她又很矛盾,又教莫莫秘法,希望莫莫天资不凡,后面又封印了莫莫的记忆。

莫莫为她娘亲把脉过,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可以那个时候的莫莫实在是太小了,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娘亲重伤死去。

至于莫莫的真实身份,莫莫的娘亲没说,莫莫自然也不知道。

但是隐约之间,莫莫觉得她可能不是那个尚书大人的骨血。

因为再怎么惨,以莫莫娘亲的本事也不应该沦为一个小妾,还是没有名分和地位的那种。

如果想知道这一切,莫莫也许要回一下沁谷南家。

不过这和莫莫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一世,她只求一世逍遥。

燕儿这时已经拿了琴了上来,莫莫也就回了神,开始认真学琴。

这琴法是可以沁谷南家的一门重要功法,似乎是关系生死大事,也不知道这身体的母亲为何烧了秘籍,为何只教了一半,就不教了。

显然是什么必不得已的原因,她必须要教,但是后面又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但是莫莫必须要学,因为这篇琴法也是神级功法,可以控制阵法,逆转阵法。

这样的功法实在是太神奇了。

呆川傻流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