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被女装大佬看上了肿么办

第十五章拦路的少年

这次莫莫挑选的材料足足占了一个马车,看起来有点多了,莫莫都有点不好意思再继续挑下去了。

如果这个世界要是有空间戒指就好了,不过炼制储物袋的材料比较特别,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琳琅阁的马车拉出了两辆,莫莫坐着一辆,另一辆放着金子和各种铁矿。莫莫抱着风灵木和紫檀木,这颗紫檀木可不便宜,就算百万两黄金也未必买的到。

这颗风灵木在角落里挨灰,想必应当是值钱的。紫檀木珍贵无比,也就琳琅阁有如此珍品,紫檀木有异香,经久不散,可宁神益气,万年不腐。

莫莫闻了一下,这香味,实在是销魂,到时候刮下一小块做扇面,与矿石一起炼制,这一大截木头可就全是自己的了。

马车猛的一下突然停下了,像是撞到了什么重物。

莫莫坐在马车里面都差点没坐稳。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琳琅阁的马车也敢冲撞。”

赶车的下人怒骂道。

莫莫掀开车帘一看,是一个少年郎,穿着脏兮兮破衣服,并未穿裤子,赤脚,也未穿鞋子,脚上尽是各种脓包伤口。脸色惨白,倒在地上,他被莫莫马车的马一脚活生生的踩断了一只断脚。

他的脸上冷汗淋漓,咬着惨败嘴巴,不敢发出声,抱着自己断脚,一点一点的爬出了大道,生怕阻了道。

莫莫看着他那无助的模样,心中一软。

这就是弱者的悲凉,被马车弄断了腿又如何,面对强者,只能躲避。莫莫只是觉得奇怪,这个少年怎么好好的会突然撞上马车呢!

这可是大道,很少有行人会走在中间,还跑的这么快,让马车都来不及停,被活活踩断了腿。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从后面急匆匆的跑来,一把抓住那个少年,从他怀里摸出一个锦囊之后,用脚狠狠的踢了那个少年的断脚,恶狠狠的道:“苍天有眼,活该断了腿,叫你偷我的钱。”

那中年人正打算再踢,却被莫莫一把拦住了。

“这位兄台,不如卖在下一个面子如何,饶了这小子这一次。”

那中年人看见莫莫从琳琅宝阁的马车上下来,他是知道琳琅宝阁的,就算是显赫权贵也得敬上几分,加之伸手不打笑脸人,莫莫也算是颇有礼貌,他拱了拱手:“既然这位公子为这小子说情,此事就算了吧!”

“多谢兄台。”

莫莫送走那中年人,蹲下身一看,这小子运气不错,只是腿骨折了,还并不是特别严重,也不嫌弃脏,对少年道:“忍着点,有点疼。”

那少年何曾见过像莫莫这边风姿的人物,居然低头如此亲和的和他说话,一时之间有些痴了。

莫莫手掌用力一折,骨头归位,少年一声疼痛都未曾发生,只是惨白的面容和狰狞的表情证明他应该是很疼。

“小子,不错,有骨气,我欣赏,我身边缺个跟班,你可愿。”

他的嘴唇已经咬出了鲜血,闻言,立刻爬起,想跪下,被莫莫也压住了。

少年察觉到他的腿居然没有问题了,立刻对着莫莫感谢道:“多谢大人恩德,只是小人在这街上野惯了,求大人宽宏。”

少年虽然感激莫莫,但是并不想卖身为奴,他还有亲人在身旁,

旁边赶车的下人对着莫莫道:“这小子不识好歹,居然还敢拒绝莫公子,莫公子您要是缺下人,我们家公子立刻给您送上,什么样的都有。”

“算了,他即不愿,也不强求。”莫莫挥挥手道。

人各有志,她也是出于欣赏才帮助这个少年的,在接骨的时候,莫莫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少年居然是一个女孩子扮的。

这个世道,生活不易,女子要想独自生存更为不易,也许是因为相同的遭遇,让莫莫起了一丝怜悯之心。

莫莫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一点一点的抹在少年的腿上,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竟然慢慢结痂了。这药是莫莫用了灵力,药效才有如此之快的。

莫莫收起药瓶,从身上摸出十几个铜板,这是以前的时候存下的,后面有钱了,这些铜板也没处花。莫莫将这些铜板塞进他的手中,假装从衣袖里掏出一块糕点,实际是从储物袋里掏出的,用绢布包好,放在铜板上。

莫莫想了想,又对着她道:“生活不易,纵然千般艰辛,也当寻得一份正当的事来养活自己,你若是有些什么难处,可上城西别院来选我,报上我莫问天的名字即可。

到时候,你可在我身边当个学徒吧!我教你一些技艺,不说大富大贵,至少衣食温饱没有什么问题。”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眼眶一瞬间就红了,他不知道莫莫是不是真心相助,还是别有用心,她看见莫莫上了马车,马车的车影都不见了,他仍然还站在原地,不曾离开。

关燕的内心百感交集,她以前是识字的,也曾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父亲只是因为多看了某个将领的夫人一眼,就被活生生挖了双眼。

然后家族落败,族人趁机欺凌,外人霸占家业,父亲病死,母亲也跟着自杀了,族人见她姿色不错,想把她卖给百花楼。她身为长女,只能带着弟弟妹妹逃出来,遇人不淑,又被骗光了钱财,被街上的混混要挟去当小偷。

关燕千般不愿,但是她为了家人只能出来做这种事,看着眼前的这块糕点,关燕不知道自己多久没吃过这样的东西了,她想哭却哭不出来,关燕控制住自己悲伤的情绪。

一点一点的将地上的铜板捡了起来,她把铜板收进胸口的暗袋里,把糕点也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怀里,收藏了起来。

那位公子的药不知道是什么药,她的脚竟然一点都不疼了,低头一看,脚居然已经好了,以前的那些伤口居然也被涂抹过了。

这药定然是很珍贵,珍贵到关燕不敢想象,如此珍贵的药居然用到了自己身上。就算是以前,自己也用不上这么珍贵的药。

呆川傻流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