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第十七章

书名: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发布:2016-10-14 11:45:00|更新:2017-09-11 11:32:11| 字数:2649字

“那这些失踪的女孩……”女警问,“现在会在哪里?”

方青和简瑶都看着薄靳言,他沉默了一会儿,答:“他收集的是可替代的相同类型,而非不同类型。每一起案件的时间间隔,相当稳定,都在一年以上。并且于近年频率间隔加快。一般来说,只有旧玩具坏了,才会需要新的玩具。”

方青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冷冷说:“我一定要抓住这个变态,将他绳之于法!”

——

然而,受害者身份确定了,罪犯逃避警方视线的方法也确定了,甚至连嫌疑人,似乎就在眼前。可是,却难以找到进一步的证据。

翻看当年的档案,电话连线当时的办案刑警,在古城,都没有查到什么线索。方青坐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时,薄靳言却走过来,在他旁边似笑非笑地站着。

方青头也不抬:“有事?”

薄靳言淡道:“看来你忘了我的话。当传统刑侦无能为力,犯罪心理挺身而出。”

方青霍地抬头看着他:“你有办法?”

薄靳言“呵”了一声:“我什么时候……像你这样迷失过?”

方青:“……”

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坐了方青、简瑶和几个骨干刑警。薄靳言西装笔挺站在白板前,单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拿着笔。虽然过程中已经贡献过数段推理,但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给古城刑警做简报。

“有证据显示,姚远戈与其中两起失踪案有关。但并无直接证据,证明他就是罪犯。所以我们并不能排除还存在其他嫌疑人的可能。姑且称他为嫌疑人A。

A最强烈的欲望,就是收集年轻、秀美、弱势的女性。这反映出他强烈的占有欲,在男女关系中必然占据统治地位。青少年时期,他对于男女关系是缺乏信心的。这必然与他的童年成长环境有关。他来自于一个不和谐的家庭,或者曾经遭受过异性虐待。

基于最早一宗案件发生在2008年,A现在的年龄至少应当在30岁以上。

根据诱拐手段的缜密,可以推测A以及他的帮凶B,必然提前对受害者有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挑选。

第一步,他们在哪里寻找目标?

受害者都是游客,她们常去的地方,无外乎旅游景点、古城墙、酒吧、餐厅和客栈。而这个地点,必须要让A或B有足够的时间,去观察受害者,甚至与她们发生交谈。并且A或B时常出现在这里,也不会引人注意。所以这个地点,不会是只去一次的旅游景点,不会是随意闲逛的古城街道,受害者住的客栈也不同。所以最可能的是酒吧、咖啡厅或者餐厅。A或B是这里的常客,甚至可能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第二步,他们如何实施作案?

这些女孩性格内向,不会往偏僻遥远的地方去。古城到处都是人,暴力绑架的可能性非常小,也很难不留下踪迹。所以,发生诱拐的地点,应当是相对偏僻、无人注意的道路上。并且实施诱拐的,是B,不是A。B是女性,拥有一辆车。无论如何,他们无法确保,受害者会愿意上一个刚认识几天的男人的车,而且她们还是内向的女孩。但女人的话,则容易得多。

A和B的关系必然十分亲密,他们是夫妻、情侣或者亲人。A拥有独立住所,便于处理受害人。受害者的失踪时间,就在船票或者车票日期之前的一两天。因为时间间隔越长,就越容易被警方发现漏洞。而且以受害者的经济条件,住的都是非常便宜的客栈,管理松散,即使不打一声招呼就消失,也不会引起注意。

鉴于受害者的尸体至今尚未被发现,要么被A储存于家中,要么丢弃于一个固定场所。那个地方人迹罕至,或者同样为他的私人场所。”

薄靳言说完,大家都安静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刑警吐了口气说:“天哪,姚远戈条条都中了。”他翻了翻手里的资料:“他今年48岁,家里5个老婆完全可以有帮凶。大老婆明兰名下有一家酒吧,还在繁华地段。明兰开的就是辆黑色奥迪。”

“是的。”薄靳言微微一笑,“虽然不能排除他人作案可能,但是可以将姚远戈、明兰视为头号嫌疑人了。”

“那我们现在从哪里下手?”一名刑警问,“现在证据不足,还不能申请对姚家的搜查令。”

“查明兰!”方青冷声说,“查她的车。”

“是的。”薄靳言说,“一般游客在古城的逗留时间不会超过4、5天。从最后两名受害者朱芳霖和宁倩睿的案件下手,因为时间越近,监控摄像头数量更多、记录越全。按照船票和车票日期,往前推3-6天,查明兰的车的行踪,尤其是相对偏僻、但并未离开市区的街道上的监控。没有真正完美的犯罪,一定会在某处留有痕迹。去找到她与我们的受害者,发生交集的画面吧。”

“这工作量不小。”一名刑警嘀咕道,“我们马上行动。”方青点点头。

薄靳言却在这时说:“你们费那些事做什么?这种事,交给我的人去做。简瑶,给安岩打电话。最近组里没案子,他放着也是浪费,该干干活儿了。”

——

简瑶和安岩的通话内容非常简短。因为电话那头的安岩,声音瓮瓮的,好像还没睡醒。

但是简瑶已经习惯了。IT宅男,理应如此。

“安岩,案子资料已经传给你了。”

“好。”

“靳言希望你查出……”简瑶说了要求。

“嗯,好。”

“有没有难度?”简瑶体贴了一下。

“没有。”淡淡的回答。

“哦……那什么时候能给我们结果?”她又问。

“不知道。”他答,“干完就给你们。”

“好的,辛苦了。那没其他事了,我挂了?”

“嫂子,给我带点古城的桃花饼,甜一点的。”他说。

“哦,好的啊。”

挂了电话,简瑶看着坐在对面的薄靳言。现在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个人,他拿着卷宗,还在翻看。

简瑶趴在桌子上,看着他。

就这样,他又一次抽丝剥茧,三言两语间,就找到迷雾背后,通往真相的捷径。

“我查案习惯走捷径,你要习惯,并且跟上。”

曾经初识时,他带着几分沾沾自得,对她说的话。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当传统刑侦无能为力,犯罪心理挺身而出。”

他轻描淡写的话语,却偏偏能令她热血沸腾,令她热泪盈眶。

灯光下,他乌黑的发如流云,衬衫洁白。俊朗而白皙的脸如昔。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安静的,只有跟她两个人在一起时,话才特别多。但若查案或者看资料时,跟她的话都是少的。

可她却觉得,这样的他,就是世上最好的靳言了。

“为什么一直看我?”他头也不抬,嗓音低沉。

“没什么。”她答。

他却放下卷宗,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探头过来,就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在我审视案件时,别用那样动情的眼神看着我。我能感觉到,我会身心不宁,判断力也受影响。”

过了一会儿,简瑶才反应过来“身心不宁”的含义,脸都有点烫了。而他干脆喝了一大口凉茶,淡淡地若有所思地笑着,走到窗边,背对着她,继续看卷宗。

傍晚的时候,安岩把结果传过来了。

方青和刑警们一看完,就被一种狂喜的、爽快的、冷冽的情绪填满了胸膛。只想痛快地大笑,又想大骂。

“马上申请搜查令!”方青吼道,“去姚家。”

安岩传来的几组画面里,清晰拍到明兰的车牌。行人稀落的街道,她从车窗里露出侧脸,笑着和路边的第四名受害者朱芳霖说话。

还有她驾车行驶在街上,路口摄像头拍下的,正是第五名受害者宁倩睿坐在副驾的画面。

神奇推荐位
  • 晚安,总裁大人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 著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 “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 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 “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 顺便嘟囔句…… 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 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 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 许久,雷枭薄唇微动。 “汪……” “……”神经病!

  • 心悦君兮

    心悦君兮

    Hera轻轻 / 著

    后来,有人问她:如何才是爱? 她说:当你面对他时,既想保持着自己凛冽的骄傲,却又无法掩藏心底的脆弱。如此,便是爱了。

  • 新安诡事

    新安诡事

    沧海一鼠 / 著

    新书《飨桑》已经发布,灵异单元故事,望支持。 宋开宝九年,天下风云突变,斧声烛影之间,帝位易主。十年后,新安城的县衙旁边开了一家绣庄,绣庄的主人是一位名叫晏娘年轻女子,她外表婉约动人,实则心思缜密,她精通玄学道法、阴阳秘术,并以此帮助县令程牧游破解了一个又一个离奇诡异的谜案,也让自己慢慢的接近了那个阴谋丛生的政治中心。 正式完结,感谢支持。

  • 燕倾天下

    燕倾天下

    天下归元 / 著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那时节,天下倾,那时节,星霜变,那时节,血染金銮断红绡,那时节,锦瑟华年醉明月,转瞬间,燕过也,一帘深秋,悲歌未彻。 ----------------------------------------------------- 如果这一生,遇见你,是因为那年的春风忘记遮掩了彼此的气息,以致于在茫茫人海里,我不能不转身,对上你若有所悟的回眸。 那么让我记得你,从总角黄髫至白发耄耋,每一个昨日都比今日更为分明,如同就那端砚徽墨,宣纸湖笔,铺开紫檀案几锦绣长卷,每一落笔,都白纸黑字,淋漓鲜明。 这一生与你一起的日子,是欢歌,是清词,是杨柳碧波间抚琴一曲,一个音符一朵桃花。 而与你别后,草成的新赋,句句,悲凉在骨。 从此后,谁伴我,遥寄耿耿星河,年年钟鼓。 -------------------------------------------- 靖难之役,谁于其后运筹帷幄?乱世英杰,深颦浅笑痴心谁付?皇室恩怨,孝义情仇谁能两全?爱恨难明,是耶非耶谁共明月?这浩荡长风,锦绣天下,江湖跌宕,宫闱妖火,一遭遭走过,最终,抵不过心爱之人,倾城一笑。 且看烽烟红尘里历史的面纱背后,大明无名公主,一生夭矫绝艳。 --------------------------------------------- 因不喜急躁行文,此文开篇铺陈略多,但文展开后将渐趋虐心,又因生性迟钝,写不来浓艳风月,喜欢暧昧隐忍的情感,细水长流的温存,故无床上滚来滚去情节,即使有,也必以唯美春秋笔法雕饰,请读者大人们谅解,若侥幸合了您的口味,还请多多支持,您的关注,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谢谢! ---------------------------------------------- ---------------------------------------------- 宣传我的新文,原名《沧海长歌》,因为某些令我郁闷的原因,现名《帝凰》,哭泣,诸位如不喜欢,当没看见这名字吧。 http://read.xxsy.net/info/181561.html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宣传阿涩的新坑,阿涩的文,情节跌宕描写到位,特此推荐: http://read.xxsy.net/info/177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