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柒爷你马甲捂不住了

第六十四章 柒姐:鬼门关走一遭你也可以

司景云眸光缀笑,低沉的嗓音纵容又宠溺。

“好,交给你自己处理。”

谢陵川抽了下嘴角,刚刚还悲伤的气氛,就被景爷一句话给打破,还被强行喂了口狗粮。

祁野乐呵呵,玩笑般打趣,“都说不要惹女生,果然啊。”

“祁野,你把话说清楚,果然什么?”

谢书瑶瞪着大眼,死死盯着祁野。

“果然,”祁野含笑,本想说很毒,却突然扫到陆瑾柒正不轻不淡地看着他,话到口边突然一转,“不一样,很帅。”

“那是,我们柒柒可是男女通杀,”谢书瑶高兴的嘴往上翘,一副自豪的样子。

见状。

祁野无语,他这话一听就很假,书瑶竟然还真信,还有,你一副自豪的样子是为哪般?

司景云挑眉,薄唇轻启“男女通杀?”

男人瞳孔深邃似幽潭,眼尾处泛着丝慵懒,语调意味深长。

“哥哥很在意?”陆瑾柒眼底浅笑,一侧的唇角微勾,玩味地看向他。

司景云轻笑下,“有人喜欢阿瑾说明有眼光,但我在想跟阿瑾相比,谁魅力无边。”

陆瑾柒眸光微顿,轻佻眉眼,这个梗过不去了。

……

“我怎么觉得我们有点多余,”谢书瑶看向身边几人,小声开口。

肖尧嗤声,“你才发现,我们几个现在堪比十万伏特的闪电,亮眼多余。”

“我认同,”温遇点头。

祁野跟谢陵川两人相视一笑,认识景爷这么久,从来没有说当灯泡的时候。

自从景爷遇上陆瑾柒,他们两个地位一落千丈,不是在吃狗粮,就是在吃狗粮的路上,还自带氛围感灯泡。

陆瑾柒懒眼一扫,漫不经心道,“确实太刺眼,走了。”

话落。

抬手将衣领往上拽了下,惬意转身。

司景云双手插在兜里,懒散悠闲与她并肩。

“去吃饭?”

“行。”

“想吃什么?”

“都行。”

祁野几人站在原地,望着两人背影,他们的对话被风吹来,听完,不约而同笑起。

这样不就很好,两个人,三五好友,足矣。

“你们倒是等下我们啊!”

说着几人快步跟上去。

一行人的背影被路灯照着,温暖又美好。

……

医院。

张文清看到被送过来的人,眉心拧着,这才多久,又来了。

“张医生,病人失血过多已经晕过去了。”

护士从救护车上下来,将情况说了下。

“快送手术室,”张文清沉声吩咐。

“是。”

手术室里。

“小敏,去拿血袋,”张文清将仪器全部弄好,开口道。

汪小敏看着台上的人,嘲讽,“就她这样,我们熊猫血再多也不够她用。”

“你哪那么多话,赶紧去拿,”张文清怒视,不悦看向她。

现在躺在这里,宋雅音就是病人,无论她是不是故意,他们都有责任救她。

血袋很快被拿来,汪小敏不情愿递过去,想到刚刚路过宋家夫妇,自己听到的话,高兴咧嘴。

“她这伤是陆小姐干的,不得不说,干的漂亮。”

汪小敏忍不住开口,言语间都是高兴。

“真的吗?”另一个护士求证。

“当然,宋家那两人亲自说的。”

“那可太好了,照我说,陆小姐之前就应该这样,也不至于十多年的输血。”

张文清面容镇定的将血袋挂好,心里却悲欢交集。

最后眼里一抹欣慰,她终于懂得反抗了。

一个小时后,手术结束。

“我女儿怎么样。”

门刚被打开,郑淑敏便满脸焦急问着。

“幸好送来及时,已经没事了,休息段时间就好,”张文清取下口罩,公事公办的道。

很快,宋雅音被送到病房。

看着床上面容苍白的人,郑淑敏咬紧牙关,眼底怨恨。

陆瑾柒,宋氏绝不会放过你。

……

“司少,您要的资料,”乔业脸色极差的将查出来的文件递过去。

祁野瞅到他表情,一乐,打趣道,“乔业你这表情是对景爷不满。”

“你看了文件内容就知道了,”乔业语气不好,说完就离开。

祁野被他弄的一愣,胳膊碰了下谢陵川,“他什么情况。”

谢陵川耸肩。

司景云垂眼,翻看着手里的资料,身上冷气越来越多,引得两人侧目。

刷。

看完最后一个字,司景云将资料扔掉,眸底冰冷刺骨。

年幼的阿瑾被领养时该有多开心,宋家怎么敢。

谢陵川捡起资料,跟祁野一起看,才发现上面是关于陆瑾柒从小到现在的经历。

从被领养到抽血,最后到后面宋雅音无故受伤,频频输血,最后一次甚至差点没命。

看完后,两个人怒火中烧,顿时明白乔业脸色为何很差。

“难怪,陆瑾柒这么瘦,”祁野低声感叹。

谢陵川闻言,长吁一声,确实太瘦。

……

陆瑾柒洗完澡下来,看到三人脸色难看,其中一人那冷气都快蔓延至整个客厅,不禁挑眉。

拖着步伐走近,扫到桌上的资料,弯腰拿起。

纤细的手指随意翻看着,几秒后,她轻笑下,“哥哥查我底啊,想知道直接问我。”

接着,肆意拿火机烧掉手里的东西。

司景云目光凝了几秒,一直以来他都从未有过去查阿瑾的想法,他想听她自己说,如果不是今天的事,可能永远不会。

见他沉默,陆瑾柒唇微勾,随意坐在一边,眉眼低慢。

几人气氛低压。

最后还是祁野忍不住打破沉默,率先开口,“陆瑾柒,你最开始为什么不拒绝。”

“那时候太蠢,”陆瑾柒散漫回道。

确实,在她看来,原主就是蠢到极致。

“后面反抗过吗?”谢陵川继而接口问。

闻言。

陆瑾柒眼皮轻掀,“反抗有效?”

谢陵川语塞,没错,宋家在榕城算是一流,势力财力都不错,凭她一个养女怎么可能反抗了。

“哥哥没什么想问的吗?”

陆瑾柒目光直勾勾看向男人,眼底氤氲着雾气。

“没有,你还在便好。”

司景云低磁声线,眸底温柔不藏不掖。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祁野赶在陆瑾柒开口前,突兀道,“那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话落。

谢陵川顿悟。

司景云则是饶有深意地看向女孩。

“鬼门关走一遭,你也可以。”

肖柒柒吖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