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劲爷说他没动心

第2章挑老婆

还没下英语课,闵先宁的手机,就震了好几回,大有你不接我不停的劲头。

上学带手机本来就是禁忌,更何况是上课时间接电话。

闵先宁挂了几次,最后干脆静音,克制住隐隐的不安,终于挨到课后。

她找了个楼道里没人的角落,背靠露台。

“喂,爸。”

“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我在上课。”

对方仅仅冷哼,然后继续发号施令。

“晚上放学,在校门口等我,我叫司机接你去贺家。”

闵先宁略微有点惊讶,“今晚,这么快?”

“对,贺家老爷子要见见你。”

“……”

“好好把自己收拾收拾,想想怎么跟贵人对答,别丢闵家的脸,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

露台上,闵先宁凭栏而立,目光悠远。

十月的天空,秋意渐浓。

阳光、空气,带着秋天的萧杀,扑面而来,吹乱了少女额鬓碎发。

这里是个难得的避人处,安静的与喧闹校园,像是两个世界,突然——

“去他妈的贺劲!”

一句国骂,让祥和画面碎了一地。

闵先宁双手撑住栏杆,身子微微前探,吼出这一句,她才觉得心头出了一口浊气。

又过了一会,平复情绪的闵先宁,返身走回楼道。

与此同时,身后楼梯,缓缓走下来一个颀长身影。

————

指腹为婚这玩意,就跟外行买股票一样,是赔是赚,全凭运气。

时隔十七年,闵家自己都没想到,手中债券价值暴涨,能套上贺家这头大金牛。

呵呵,就问你,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闵家上下一片欢腾。

所以,出席今晚的相亲宴,所有人都表现得相当郑重,除了闵继章夫妇和闵先宁,连闵笑琳也来了。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回家梳洗打扮的,校服早已换成了洋装,脸上还擦了粉底和口红。

两个女儿同时往贺老爷子跟前一站,一个娇艳鲜活,一个穿着校服,灰头土脸,高下立见。

闵继章也觉得小女儿拿不出手,深深看了一眼闵先宁,没说别的,只是垂手,返回贺老身边,一一介绍。

贺老爷子:“继章,你好福气,有儿有女,人如其名,儿子叫辉存,前年做高考状元,为家门增光;琳琳呢,明艳活泼,听说成绩也是年级前十……还有宁宁,文雅有礼,都是好孩子。”

寥寥几语,就已经点拨出闵家风云——有本事的,都是邹柔的孩子,而闵先宁,闵继章的亡妻之女,实在有点叫人……失望。

闵先宁低头,笑而不语。

而邹柔母女,心头大喜,听语气贺老已经更倾向于她们。

甚至,想得再远一点,搭上京城豪门贺家,往后的日子,还怕没有享不尽的风光吗?

恰好这时,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步履匆匆走过来,在贺老爷子身后站定,躬身垂手,低语几句。

气氛突然冷却,闵家人面面相觑。

贺老爷子斜睨:“今天下午的事?”

西装男点点头。

“随他。”

老爷子轻飘飘两个字,却如救赎,叫西装男肩膀一松,躬身退了出去。

小插曲不碍事,气氛回归。

贺老爷子带着一行人,从庭院,穿过中式游廊,简单介绍了一下宅邸的园艺设计,最后他们在宅子东边的宴客餐厅落座。

三十年前,贺家在临南发迹,之后,去了京城发展,贺老爷子留在临南养老。

许是家门鼎盛,就算历经岁月,这座老宅也不觉得荒芜空旷,反而越看越有豪门底蕴。

哪怕是桌上的饭菜,不过就是番茄鸡蛋、清蒸鱼和几样时蔬小菜,也叫人能感受到阶层的严峻差别。

一餐饭,席间只听碗筷轻响。

规矩甚严。

所有人都在安静吃饭,不敢造次,只有闵笑琳眼睛四处张望,有些魂不守舍,中途还险些弄撒了汤羹。

闵继章拧眉,拳头虚握,放在嘴边,假意清咳两声,闵笑琳咬唇,低头吃饭。

直到晚饭结束,大家转战客厅,刚一落座,贺老爷子轻描淡写地说。

“贺劲那小子野惯了,经常不回来吃晚饭,咱们不管他。”

闵笑琳脸上一阵发热。

大家都像看不见一样,继续享用茶水甜品。

天南海北聊得正热闹,就听见佣人进来通报。

“少爷回来了。”

除了贺老爷子,所有人的神经都被提了起来。

佣人前脚通报,后脚就听见庭院里,跑车咆哮,车门开合声之后,贺劲露面了。

他穿黑T黑裤,从外面的黑暗中走来,如夜幕里捕食的野豹子,修长高大,带着杀戮过后的慵懒,长腿跨入宅邸。

早上见到贺劲,隔着一条街,超出了对方的美貌射程,闵先宁对此人没什么强烈感受。

这回,那人就站自己两臂开外,闵先宁才算真正看清贺劲的样貌。

尤其是他那双眼,像开了刃一样,凛冽锋利,直捣猎物心脏。

看完,闵先宁不自觉垂下眼眸。

“爷爷。”贺劲叫人。

恭敬,却也桀骜。

法拉利的车钥匙,勾在手指上,骨节分明,修长光洁,连一双手都这么好看,正如小秋秋说所,上帝博爱,可也有偏心的时候。

贺老爷子介绍说:“这是你闵伯父、闵伯母,这是你两个妹妹,笑琳和先宁。”

贺劲淡淡扫过两个女孩子,还没说什么,闵笑琳先站起身,笑意盈然。

“贺劲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话一开口,带着少女的娇嗔,听着有点撒娇的意思,外人看来,两人好像已经有点什么了。

三位长辈各有神色,纷纷转头去看贺劲。

闵先宁突然想起上午小秋秋说的话。

——“我亲眼看见的,你姐姐主动找贺劲说话……”

——“贺劲来者不拒,竟然还说闵家女孩比想象中漂亮……”

——“啧啧,我看啊,这对狗男女早晚要勾搭上!”

闵先宁笑笑,难道闵笑琳和贺劲真有戏?

有戏的地方,就有看戏的人。

闵先宁在心里已经开始嗑瓜子了,猛一抬眼,猝不及防竟然撞上贺劲的目光。

他竟然在看自己,挑眉带笑,只是笑意没到眼里。

一身漫不经心的人,随手捡了张单人沙发,最后竟然还坐了下来。

闵先宁纳罕:他不是狂拽吗?不是酷炫吗?怎么甘愿参与相亲这种大俗事?!

再说,他看着自己干什么?去看闵笑琳啊!

她大脑里在疯狂冒问号,而对面贺劲,仿佛能看见那些问号似的,笑得更加得意,甚至有些挑衅。

被忽略在一旁的闵笑琳,有点错愕,因为参不透贺劲的态度,她痴痴地望着对方。

“贺劲哥……”

贺劲:“哪个?”

贺老面色下沉。

众人一头雾水,闵继章还问:“什么哪个?”

贺劲往后靠了靠,右手虚握,指节一下一下的叩击沙发扶手。

他这才看向闵继章:“我是问,哪个是我老婆。”

“伯父一次带了两个女儿来,是让我现在挑?还是已经有人帮我挑好了?”

拉肚肚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