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在随遇而安

第一章他回来了

“快看,是柏少爷!”

“天呐,真的是他!”

不少春心浮动的少女双眼含春的看着这高大的身影,全然已经忘了自己身在什么场合,做着什么事情。

“不是说他不回来了,连自己父亲让他回来都不肯回,怎么这么突然就回来了?”

“听说柏少从小就受宋总待见,宋总无儿无女的,可以说是把柏少当儿子养了。”

“那四年前柏夫人不是还和柏少……”

豪华商务车上下来的高大身影让站在门口的人躁动不安起来,人群里悉悉索索的声音被那高大身形身散发的冰凉气息震的戛然而止。

柏亦沉丝毫没有把自己的目光放在这些偷偷打量他的人身上,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这到处都是白色的地方,墨镜下掩盖了一抹深色,没有人看得见他在想什么。

也许是感受到了门外的嘈杂,丁绮玥原本有些昏沉的双眼抬了抬,稍微挪动了一些的腿上传来一丝麻痛,她已经在这跪了一下午了,腿确实有些没有知觉了。

揉了揉腿,并没有缓解多少身体传来的不适,丁绮玥抬眼看着灵堂正中央摆放着的照片,眼神复杂。

只是门外的喧闹声越来越临近,丁绮玥的心头突然闯入一丝不安,这些天她一直都在担心的事情或许还是来了。

即使是外面的流言说的那样难听,丁绮玥都没有感到惊慌,但是现在她却开始害怕了,心头涌起强烈的惊慌。

“好久不见,‘宋夫人’。”

一道冷冽的男声打断了丁绮玥内心的惊慌和纠结,仿佛是一道催命符,又像是不得已的解脱。

丁绮玥呆滞了几秒,只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在了一起。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来参加葬礼的人基本上已经准备走了,谁知道才到门口就碰上了进来的柏亦沉。

纵然是上流社会的人也少不了一颗探究闲事的心,更何况是这个俊美如神祗的男人。

宋家老爷子一命呜呼,留下的小娇妻可是娇俏可人,儿子远在国外不曾回来,多的是人打起了宋家的主意。

这些人中不乏知道四年前风言风语的人,这个时候自然是巴不得有好戏看。

柏亦沉摘下墨镜随手挂在了衣领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女人。

这个在自己的梦里出现了无数次的女人,她小小的缩在那里,甚至没有再抬头看自己一眼。

柏亦沉眼底缠绕起恨意,他知道丁绮玥在害怕,她当然应该怕!

从她狠心绝情的时候开始,从这个女人为了钱抛弃重病的自己开始,从她站在自己的宋佳诚身边开始,她背叛了自己,背叛的对象还是自己最敬重的长辈!

柏亦沉用自己强大的自控力忍住了没有冲上去,她应该更痛苦的,而不只是这样。

柏亦沉笑了起来,朝着那个瘦弱的身形走了过去,四年前那个愚蠢的自己还会为了她感到痛苦,但是现在,他会一点一点让她万劫不复!

“宋夫人是伤心过度了,还是做贼心虚,看见我回来,连个招呼也不愿意打?”

柏亦沉慢慢蹲下身,把嘴唇贴在丁绮玥的耳边,被位置挡住的眸子冰冷的盯着眼前女人惨白的嘴唇。

只有丁绮玥知道自己现在的心跳的有多疯狂,她知道他一定会回来,也知道他恨她。

“怎么会,只是这些天太伤神,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丁绮玥有些失措的躲开柏亦沉传来的温热气息,宽大的白色孝衣下的手死死的掐着自己:“亦沉,你回来了,我......”

丁绮玥这才反应自己还是跪着的姿态,挣扎着正要站起来,却忘了自己的腿早就不听使唤,刚一起来又歪斜着跪了下去。

柏亦沉只是轻松一撇,避开了丁绮玥差点撞过来的头,但是这样的姿势,落在外面看热闹的人身上就成了丁绮玥的“别有用心”。

人群中议论的声音大了起来,只是丁绮玥现在完全没有理会的心情。

只要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丁绮玥知道自己没有和他对抗的能力。

“宋夫人,我扶你起来吧。”柏亦沉丝毫不为那些颇有深意的目光所动,只深深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疲惫又虚弱的女人。

你会后悔吗?柏亦沉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随即又立刻被压下,但是你没有退路了。

丁绮玥看着眼前朝着自己伸过来的手,犹豫了几分,还是把手小心翼翼的抓着柏亦沉的手臂,尽量避开那双曾经牵过自己无数次的手。

柏亦沉看着丁绮玥的动作,嘲讽的扯了扯嘴角,把这个扶着自己手臂的女人的小心翼翼尽收眼底。

但是他要的,远不止如此。

饶是丁绮玥再小心翼翼,手臂上的突然失重,加上腿上的无力,丁绮玥倒进了眼前这个人的怀里。

只一秒,丁绮玥一靠上柏亦沉的臂膀,柏亦沉往后退了一步,丁绮玥倒在了地上。

“宋夫人,我看你腿疼好心想扶你一把,你这样当着宋先生的灵堂就这样勾引我,宋先生还尸骨未寒,你怎么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柏亦沉的话一字字进入她的脑子里嗡的一声阵炸开,丁绮玥本来就虚弱,有些无力的抬起头看着他。

柏亦沉并不躲避丁绮玥的眼神,黑亮的鞋子往后退了一步,低垂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外面看戏的人轰的一声热闹了,立刻看着地上的丁绮玥议论纷纷。

丁绮玥知道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周围的议论和身体的痛感杂乱的一哄而上,纠缠的丁绮玥头痛欲裂。

“羞愧了?”柏亦沉又蹲了下来,依然居高临下的看着丁绮玥,丝毫不掩饰的传递着自己的厌恶。

“柏亦沉,这就是你回来的目的?”

丁绮玥吃力的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低垂着眼眸,依然不肯看柏亦沉。

柏亦沉压下心里的怒气,她既然不愿意看,那他就偏要让她看!

“宋夫人现在身体很不好,就算你柏情寡义,但是我也不能让你当着宋先生的面凄凄惨惨。”柏亦沉的声音提高几分,似乎在说给别人听。

丁绮玥紧张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就落入了柏亦沉的怀里,外面的惊呼四起。

“你......!”

“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后果自负。”柏亦沉只是轻飘飘一句话就止住了丁绮玥的动作,忽视身边的眼神,抱着怀里的人出了大门。

爱情大面包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