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凉雄

第1章 投董

“阿威,处理好了?”

“大兄,你就放心了吧,全在后院关着呢,安排了几个好手盯着,出不了什么事,嘿嘿!”

破旧的木屋内,一丝小小的烛影将屋内的两道影子拉得很长,坐在主位的华雄抬了抬眼皮,一身粗麻布衣的他,看起来颇有些出神。

“大兄?

大兄?”

华威看着自家大兄半天没出声,只好闷头继续说道:

“大兄如此魂不守舍,莫非有啥变故?这次我们弄到了上好的凉州大马,到时候按照大兄的意思,直接敬献给董卓,说不得我们这八百兄弟的生计就有着落了。

据说那董卓战功赫赫,力大无穷,三辅之战大破羌人,而今被朝廷拜为郎中,在这凉州地界,又与羌人交厚,常时又仗义好客,声望可高的很。当初大兄说要投在他门下,非要博出个荣华富贵出来不可,我就觉得不错,当马贼哪有当汉军威武!

再说,大兄你这一身武艺,整个凉州能与之比肩的又有几人?只要有董大人关照,到时候还不怕没有出头之日?”

华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华威,这位自己的亲二弟,正满脸通红,脑海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毕竟这马贼的日子,确实难过了些。

轻轻叹了口气,幽幽道:

“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这狗日的世道,活着已经不易了,我等这些农家子,犹如那地上的泥浆,卑贱的紧,能有一条出路已然实属不易了,只是这董卓投不得啊,大兄不能带着你们往火坑里跳。”

如果知道了这是一条不归路,你还会走了吗?

华威一听,顿时满眼不解道:

“这是为何?大兄带着兄弟们盗了马场,不就是为了投董卓?如今为何突然改了主意?”

要是没有董卓庇佑,到时候官府追查马场一事,可不会放过我们,咱手底下那八百人可挡不住官军啊。”

华雄合上双眸,将心底的思绪压了下去,便断然道:

“好了,大兄自然有大兄的考虑,你准备准备,明日下趟山,去城里打听打听,可有人能否吃的得下这批凉州马的,某家等你的消息!”

华威看自家大兄一脸果决,再说什么也无用了,只好闷闷回道:

“知道了,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大兄为何不投董卓,既然大兄不说,那我也不问了”。

华雄挥挥手,颇有些心烦意乱,便让华威回去了。

“投董卓?又能风光多久?到时候十八路诸侯会战之际,某这个西凉猛将的大好头颅也不知道是便宜了孙老虎,还是关二爷?”

一想到这里,华雄就是一声长叹:

“难!难!难!”

东汉末年,民不聊生,当年没得办法,为了一口吃的不得不上山干起了马贼的行当,倒凭借着一身蛮力,站稳了脚跟,手底下也有八百个精壮汉子跟随左右。

只是想要博个出身,实在是太难了,单单是马贼头子这个身份就不知道钉死了多少路径,好像眼下唯一的出路也只能投董了,然而投董必死,所以,如今的华雄也只能自救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如今是远虑近忧全来了,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华雄觉得自己靠什么都没用,唯一能靠的就只有手中长刀!

也只有手握长刀时,才能给他带来那么一丝丝安全感。

犹如漆黑的漫漫长夜,不知路在何方。

茫然,恐惧!

这就是华雄对未来的态度。

只想活着,如果可能,想好好活着。

西凉的夜格外孤寂,阴风也刺骨的紧,在这羌汉杂居的地界,远比不上中原的繁华,因时常有羌人作乱,更是显得民生凋零,朝廷对此也是头疼不已,每每派出大军剿灭,不要几年又是反复,这些年的平乱倒是打出来个凉州三明来,后羌人畏惧名声,倒也不再那么猖獗。而西凉就陷入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尴尬处境。

吃不饱喝不足的西凉人,最后却踞虎牢以抗天下,这片地界上没出过几个猛将帅才,也没出过几个文臣谋士,自东汉过后,三国的西凉显得有些凋零,不过就是这些世家眼中的西凉莽夫,最后举起了屠刀,将这天下杀的瑟瑟发抖!

西凉铁骑威震天下。

可惜,这些都将属于董卓,某家华雄不才,也敢取这西凉之地,蓄鲸吞天下之势!

而现在要做的,无非是寻得良机,趁势而上,一遇风云便化龙!

只不过首先这,八百人吃喝拉撒就是一个大问题,说到底还是穷,寻常也就是靠劫掠山下往来商队,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没少干,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要么就是帮人做一些脏活,总而言之,什么赚钱做什么。

华雄理了理思绪,将碗里的热茶喝了下去,趁着月色,起身来到后院,说是说后院,不过是手下人临时搭建起来的一堆茅屋而已。

屋内密密麻麻拴着数千匹凉州大马,各自在马槽里不断进食,一天就能吃掉整个山寨不少余粮,按照这个样子下去,不出几日怕是要断粮了。

这些金贵玩意养不起啊,既然不投董卓的策略,所以华雄才想尽快将马厩里面的这群祖宗出手,换点真金白银以图后报。

守在后院马厩的汉子,一见华雄过来,连忙上前打着招呼,看着华雄的眼神都透着一股火热,有了这些马,这个冬天,大家的日子会好过的多。

华雄摆摆手继续朝前走去,凉州盛产战马,凉州大马,横行天下!看着马厩,华雄如同看到一箱箱银子,眼热的很!

至于这些马抢的谁的,华雄丝毫不在意,武威郡守乃是袁家门生!这批马为谁准备的自然不言而喻。

相对于得罪四世三公的袁家来说,至少没有饿肚子那么可怕。

至于以后的事情,华雄没想那么多,懒得去想。

已然是深秋时分,临近严冬,在这凉州地界显得格外寒冷。只是不知今年又要冻死多人了,夜风吹的一旁的草棚哗哗作响,随即也把华雄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眼中朦胧,仿佛有一道炙烈的身影被夜色笼罩其中,在无尽的黑夜中散发着火热的红光!

乔狗五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