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听说你在银河等我

1 好巧

夏天闷热,天空阴沉沉的想下雨,路边的小摊被老板撤了,把椅子摞到一起塞进板子下面。

南枝小跑着过来,离得好远就喊“老板,给我来份面。”

面摊老板抬头看了一眼摆摆手“没咯,今天搞的少,卖完嘞。”

南枝停下脚步,看着老板骑车走了。

一到休息的时间就跑来了,想着吃个面买本书,结果还没赶上。

转角进了书店,目光落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上。

诧异居然会碰到他。

南枝顿了一下笑着去打招呼“江匿,你也在啊?”

江匿转身,目光淡淡的“嗯。”

南枝刚想开口说些别的,就见江匿拿了东西去收银台付钱。

停都没停一下。

叹口气,好像就是那么遥遥无期。

今年第几年了?

第八年了吧。

她二十四了……有点傻……

拿了本书架上的书,南枝付钱离开。

外面已经下雨了,不大。

但是天阴的预料下一秒会下的很大。

果不其然,眨眼的时间变成了瓢泼大雨,还刮着大风。

书店老板伸头看了一眼外面“南南在这躲会儿雨吧。”

“害……公司里忙着呢,吃完饭就得回去。”南枝冲老板摆摆手,咬牙冲进雨里。

江匿从墙另一侧走出来,脸色沉着。

“唉?你还没走啊?”老板抬头看到他愣了一下,这人不是走了吗?

江匿没说话,静静看着南枝离开想到高中刚刚开学的下雨天,教官说在树下避雨。

【小女孩扯着嗓子喊“夏天多雨,会有闪电和雷。教官你让我们蹲树下是想让闪电劈死我们吗?”

众人哈哈大笑。

当时教官笑着了一下,然后沉着脸“南枝!”

“到!”

“向左转!齐步走!操场正中央避雨!”

小女孩没动皱眉喊“:报告!”

“说。”

“教官你是傻子吗?”

教官挑眉,走在她面前“怎么说?”

“报告!操场正中央啥也没有咋避雨?”

教官指着面前的枫树“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吗?”

“不知道。”小女孩看了他一眼,眨巴眨巴眼。

“说报告!”

“报告,不知道!”

“你抬头看看天,你再看看这雾蒙蒙小雨。哪来的雷?哪来的闪电?”教官叉着腰,厉声道。

其他教官蹲地上,哈哈大笑。

小女孩抬头看看天“报告!我认为教官你不严谨,万一要是打雷了呢。”

“我让你动吗?我让你说话吗?”教官蹲后面,手里薅着树下的草。

“报告,你说让我看看天的。”

教官叹口气“去去去,去操场站着。军训两天你啥也没学会就会找茬。”

小女孩咧嘴嘿嘿笑“教官,我想请假。”

“不准!三秒钟去操场,不然站一小时军姿。三,二……”教官伸着手指。

小女孩抿唇没说话,走到操场中央站着。

没两分钟,一旁教官推推他“你看她情况是不是不对?”

站在小雨里的女孩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会摔在地上。

教官看了一眼,皱眉大步走过去。

蹲在旁边的男生戳戳江匿的胳膊小声跟他说“这就是咱班宋烬追了两天的女孩,感觉挺幽默的。”

江匿回头看了一眼有说有笑的宋烬,似乎没有看到操场上的女孩。

什么喜欢,见色起意而已。】

----

南枝淋着雨跑回公司,在公司门口卖小吃的摊位前买了一个饼。

拎着饼回自己位子,冬辞给她递过来毛巾和糖“我回来了,淋雨了?”

南枝打个喷嚏,用毛巾裹住头发,语气失望“嗯,想吃那家面结果没有了。”

“不知道打个伞?”冬辞垂眼,剥开糖果纸,把糖塞嘴里。

“没钱买伞,新婚快乐啊。”南枝在电脑主机旁的箱子里找了一下,拿出来一包巧克力。

“我昨天给你买的,我没钱了等这个月工资发了我把红包补给你奥。”南枝抿唇,身上还有几百块。

工资付房租然后给冬辞结婚要随礼几百块,剩下的给绕绕买狗粮,然后只够自己吃面的钱。

大学刚刚毕业,她在漫画公司做实习编辑每个月两千多工资。

凑合还够她生活。

“还给什么?就你这天天吃面天天吃饼的样子我还能收你钱吗?”冬辞翻个白眼,把嘴里的糖咬碎。

南枝送人礼物都是拿的出手的,虽然只是一袋子巧克力但这个价格不会低。

南枝抿唇,拿着纸擦掉书皮上面的水渍。

常青打个饱嗝过来:“头发怎么湿了?出去了?”

南枝点头,笑着回她:“出去买书了。”

“啥书?唉?这不是前阵子特别火的那本书吗?”常青偏头看了一眼,四十多块钱一本呢。

南枝嘿嘿的笑“嗯,我特别喜欢这个作者。”

常青哦了一声,拿着毛巾把她头发擦了“食堂还有饭,去吃些吧。”

南枝指着桌子上的饼说“我买了饼,就不去食堂了。”

“唉?又苛刻自己啊?”常青顿了一下,看见冬辞皱眉也八成猜到了。

月底了,这丫头又没钱了。

“等转正每月工资会多起来的,在坚持一阵子。”

南枝叹口气“好啊。”

长达半年的实习期,再熬几个月就能让自己吃好的了。

常青是带她的言情组主编,红龙果主编。

冬辞刚刚结婚回来,工作忙连度蜜月都掐掉了。

下午雨停了,感觉有点冷,南枝套了件外套准备回去。

冬辞转着椅子回头“姐妹们,我结婚谢谢你们的捧场。晚上奥杰大餐厅不见不散~”

“可!去唱歌吗?”有人欢呼。

“去啊,今晚你们消费我包了。”冬辞笑嘻嘻的,拿着手机叫车。

南枝揉揉鼻子,感觉鼻子难受,还想睡觉。

“南南不去啊?”冬辞见南枝安静的往外走,抿唇叫了她一声。

南枝摇头“绕绕还没喂,我得回去。”

冬辞咬咬下唇“那好吧。”

常青摆摆手“我不去了,我家宝宝已经开始闹了。”

“你也不去了啊……”冬辞抿唇,有点泄气。

---

绕绕是一只三个月大的萨摩,特别乖。

南枝早上来公司前给它填上狗粮和水,保准不会饿到他。

也不会破坏家里东西。

南枝开门就看见小狗蹲门后摇着尾巴,看见她特别开心。

时家阿玖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