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凤绝九天之御魔记

龙柔儿番外

他是她的护卫,保护她安危的人。

他经常在值夜的时候,看见她屏退身边的所有人,坐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榕树下,背影孤单落寞,一声不吭,却又似有千言万语无处诉说。

每次看到这抹身影,心底都会划过一抹难以抑制的心疼,他想守护这个人。可是,与她身份相差悬殊的他,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去做,才能真正地帮到她。

他在宫里婢女的口中得知,她是个天生不近人情、孤僻古怪之人,在宠爱她的兄长姐姐们死后,她的这种性格,更是变本加厉。

她把自己关在宫殿里,不见人,也不允许任何人来见她,每个试图接近她的人,不是被她骂走,就是被她乱棍轰出。

如今,整个龙宫里除了她的生父龙王,人人对她避而远之,那个婢女也提醒他,让他不要试图接近她,一旦惹恼了她,龙王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可他闻言,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感到畏惧,反而是,更加的心疼。

天生与众不同,已是莫大的不幸,何况又失去唯一宠爱自己的兄长姐姐呢?

每个人,都希望有亲密无间的家人,无话不谈的好友,相依相伴的恋人,每次望着她屏退左右,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榕树下的背影,他都感受得出来,她极致的孤独,和对感情极致的渴望。

不久,在别人口中一向冰冷无情的她,便爱上了一个女子。

为了再次见到她,她竟像个傻子一样,不顾生死,废了自己的上神修为,只为了再历一次上神之劫。

为了把她留在身边,她不惜向整个民族宣布,自己要娶一个女人,并为了她,堂而皇之地与自己的父王反目。

她以为她会回来,为了不让她再次受到父王的伤害,不惜以自己的性命相威胁,让龙王最终同意了她们的婚事。

一个人,要经历怎样黑暗绝望的过去,才会不看性别、不看身份、不看地位,把一个对自己付出过真心的人,当做自己的救命稻草呢?!

他心疼她,想竭尽所能帮助她,却不知该从何处着手。终于,他等到了一个,可以帮到她的机会。

她命他,去探望那个,她为之付出一切因的女人。

此行,她只是让他探望,可他,却要把她没有说出来的心里话说出来,逼有鱼,给她一个回应。

因为,他实在不忍心,她义无反顾的付出却毫无回应,他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她受到哪怕一点伤害。

为了得到这个回应,他用自己的性命做筹码,闯进赤狐族,扬言只要有鱼不出现,他便不退,直到被赤狐族的人杀死为止。

他赌赢了,虽然,因此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但为了她,他觉得,一切都值得。

不出所料,这一次,有鱼再一次拒绝了她。

她一动不动地失神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而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龙王在六界各个地方为她淘来的新奇物什,一个接一个地摆弄起来,最后,把它们全部用力地拥在怀里,像拥抱自己最渴求的真心:

“没事的,还有你们,还有你们陪着我,你们,是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见状,他第一次深刻理解了,她的身不由己,心上一阵钝痛,他为她,红了眼眶。

之后,他在她唯一的贴身婢女云浅口中,得知了她渴望真情,却又冷酷决绝、不近人情的原因。

原来,她生下来,便是万年难求的极慧之心,可以,看透人心。她的父王对她很是宠爱,说她有此心,日后必成大器。

可是龙王不知道,月满则缺,慧极必伤。

因为可以看穿人性,她失去了那个年龄孩子该有的天真快乐,承受了所有不该这个年纪承受的,冰冷到残忍的真相。

她知道,那些人接近她的这个,龙王最宠爱的小公主的目的是什么。

利用,和驱使。

她亲自见证了,那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利用她的单纯善良,达到自己或飞黄腾达、或步步高升的目的,她甚至亲身体验了,曾口口声声愿意为护卫她而死的护卫,在生死一线之时,弃她而去的绝望。

于是,才出现了那在龙族人口中持续千年的,她不见人,也不允许任何人来见她的,“孤僻古怪”的行为。

知道了这一切过往的他,胸口如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他知道,那些被她骂走,或者乱棍轰出的,都是从未与她,真心相待之人。

她说的每句话,对别人来说都如同刀子一般冰冷锐利,可只有他知道,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言语打击的背后,她是多么渴望自己的想法能被对方否定一次,哪怕一次,也能证明,这世上还有真正的情义在。

可是,她失败了。

她不屑于这人间的虚情假意、阴谋诡计,于这人心沦丧的乱世中,独善其身,可是,她又是那么脆弱,如一朵屹立在洪流中摇摇欲坠的树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急流折断。

她,孤独得,让人心疼,脆弱得,让人怜惜。

可这世上,却偏偏没有人愿意倾尽一切,去守护这个孤独而脆弱的她,守护这个,最值得被守护的人。

那他,便做第一个吧。

过了几日,她才想起了他这个,为了让有鱼见她一面,以命为赌注的侍卫。

“你想要什么?”扫了他一眼,她一如往常地冷冷开口,对待其他人一样犀利现实,口气中,不带一丝感激。

他知道,她把他当成了之前那些用自己的付出做筹码,从她这里换取好处的人中的一个。

“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要公主的,”他缓缓开口,第一次鼓起勇气,迎上她直视的目光,“一颗心。”

“是吗?”愣了一下后,她冷哼一声,眼角眉梢满是嘲讽,“这龙族驸马之位,可不是你想坐就能坐上的,至少,要为我死上上百次,小侍卫,你死得起吗?”

“属下愿为公主,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他道。

既然只有为她忘却生死,才能得到她的认可,那他便,用包括自己性命在内的一切去守护她。

虽然,他从未想过什么驸马之位,他只想她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承担那诛心的孤寂绝望,仅此而已。

一转眼三千年过去,那个她曾深爱过的女人,人生中的第一个恋人,有鱼,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亲率十万凤族大军压境。

即使,距离她们分离,已过了三千年,但在那个女人一次又一次设计让自己活下去之后,她对她旧情复燃。

被那个女人救出后,她并没有听从那个女人的话,远离纷争,而是韬光养晦,秣兵历马,为替那个女人实现自己的计划,夺回龙族。

她发动了对灵兽族的进攻,却终因寡不敌众,战败,被关进地牢,但她并没有因此灰心,她想铤而走险,为了那个女人,去刺杀倾世。

“这件事,交给我!”他从她手中躲过兵器,道。

“……好。”见他如此义无反顾,她愣了一下后,道。

成者王侯败者寇,此时这里没有公主,也没有侍卫,所有人都只有一个身份,就是阶下囚而已。

她见惯了人性的自私丑恶,不择手段,她以为,他如此的悍不畏死,定然不是真的为了效忠自己这个,已四面楚歌的公主,而是想利用这个机会,丢下他们所有人,逃出生天。

没想到,她第一次看错了人。

他竟,真的去刺杀了,而且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虽然刺杀失败,但他自己也差一点,死在倾世的手上。

倾世没有杀他,而是让他回地牢给她传话,说只要她归顺于他,不仅会保持之前她在龙族的统治地位,而且不会伤害她的族人一丝一毫。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帮她夺回龙族!”为了那个女人,她已经失去了理智。

她对他倾尽全力的守护视而不见,发誓要替自己的心上人完成心愿,即使搭上自己的命和整个龙族的未来,也再所不惜。

他知道,他阻止不了这件事。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支持她做下的任何决定,并在执行那些任务的过程中,尽全力护她周全。

她愿意为她,付出自己的性命,他也愿意为她,付出自己的性命,只是,他们爱的那个人,都不爱自己罢了。

仅此,

而已。

她按计划,为倾世设计了一场鸿门宴,计划在宴会上,一举除掉参加了这次宴会的所有灵兽族头领,毕其功于一役。

可是,实力悬殊,敌众我寡,这一次设计周密的鸿门宴,最后也以失败告终。

这一次失败,重伤了倾世的同时,也磨去了他为她们留下的最后一丝耐心。

他下令将这些作乱者,全部下狱,三日后的午时,于城中央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三日时间,一晃即逝,转眼,便到了第三日傍晚。

“公主,明日午时,我会通过自爆身体的方式,护送你的灵魂离开,只有你用离魂术配合我,在我自爆的前一刻让自己的魂魄离体即可。”他不无艰难地移到她身边,对她道。

鸿门宴行刺失败,为了保护她,他始终冲在他们这边军队的最前面,努力挡住那些会刺向她的锋刃,最终导致自己,身受重伤,连站起来都很吃力。

“离开后,就找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好好修炼,相信以公主的能力,估计不到千年,就可以重塑肉身了。在这之前,灵兽族为了斩草除根,一定会四处寻你,你要走得远远的,这样才不会被他们找到。”他继续道,为她安排好了他能想到的一切,望向她的眸子里,满是宠溺,和,不舍。

像一块巨石坠入心湖,激起千层浪,她望着她,心里有千言万语,最终,却只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若是,还有来世,她或许不会负他。

第二日,他们被压到广场中央,就在他即将自爆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了凤族大军为了救他们,攻击城池的消息,最终,有鱼率领的凤族大军打败了倾世,成功把他们救了下来。

她于宫中设宴,感谢有鱼的同时,也想与她,再续前缘。

这一次,有鱼依旧像以前一样,为二人之间的关系划好了明确的界限,只不过,这一次,她却不像以前一样,感到那么落寞了。

因为,她找到了或许是命运留给自己的,另一个选择。

“你已经,为我死过好多次了,这一次,我不让你为我死,我只让你,设法把我的心,从有鱼那里抢回来,你可愿意?”入夜,她把他叫到身边,和她一起坐在那棵陪伴了她整个童年的大榆树上。

这个机会,来得太过突然,让他受宠若惊,他愣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忙道:

“愿意!自然是,极其愿意的!我会尽全力把你的心从她那里抢回来,一日不成功,我便坚持一日,一年不成功,我便坚持一年,一世不成功,我便坚持一世,直到,把你的心,抢回来为止!”

心头涌上一抹久违的感动,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公主,”这样安静地坐了半晌,他终于鼓起勇气,拉起她的手,小心地握在掌心,说出了那些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话,“虽然,我没有参与你的过去,帮你抵挡下那些所有令人心疼的过往,但我愿意用余生,抚平那些曾留在你身上的伤痕,绝不会再让你,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她不语,只是歪过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肩膀是常年习武之人的肩膀,上面长满了老茧,坚硬而结实,带给人一种踏实的安全感。

她等着,等着他把自己的承诺,变成现实。

之后,他果然如自己所言,没有再让她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天气冷的时候,他会提前为她备好暖炉,她热的时候,他会及时给她送去团扇,她郁郁寡欢的时候,他便走遍六界,为她淘来她从未见过的、千奇百怪的小物件,讨她开心。

因为她郁郁寡欢时居多,所以他送的小物什,装满了她的柜子,不过,她从来不舍得扔。

对她来说,他对她的每一分发自内心的好,都是她几千年来都未曾遇到过的稀世珍宝,她要将它们妥善珍藏。

有愿意无条件保护她、宠爱她的他存在,她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因为一件解不开的心事,一个人独坐到天亮了。

“其它的侍卫到了年龄,都辞去职务回家了,你总留在宫里干什么?”他的家人来宫里看他,劝他辞官,“为娘已为你寻了一门好亲事,那女子知书达礼,才貌双全,是为娘托媒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成的。赶紧回家成亲,为娘还等着抱大胖孙子呢。”

“母亲,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王宫了。”他道,语气坚定,不容置喙,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明目张胆地拂逆自己的家人。

以前,纵然心中有万般不愿,他也是断并不会如此伤家人的心的,只是,这一次木已快成舟,他要再不表明几场,后果不堪设想。

“为什么?”片刻的愣神过后,母亲道。

“因为,我要守护公主一生一世。”

“你放弃自己的未来和整个人生,只是为了,守护那个不近人情的公主?”闻言,母亲一脸诧异,大声道,“你莫不是中了什么邪?你效忠龙王,龙王给你地位钱财,这些只是一场交易而已,难不成你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其实和龙族王室,没有任何关系了吗?”

“我留在她身边,不是在与她在进行一场利益的交换,只是因为,她是我心中挚爱。我跟她发过誓,要守护她一生一世,直至死去,绝不会违背誓约。”

“你……你竟然爱上了王?她可是,我们龙族的王!天上月一样的存在!而你,只是一块与她相差万里的,地上泥!就算你守护她一世又怎么样,世上可与她匹配的强者不计其数,难道她真的会看上渺小卑贱的你吗?!”

“爱一个人,是不计代价,不求结果的,只问自己,愿不愿意。”对母亲的话,他不以为意,淡淡一笑,一字一句地开口,“而我,愿意。”

躲在树丛中的她,听到了他的话,脸上不由得扬起一抹自豪的笑容,她就知道,她的眼光没有那么差。

如春回大地,万物开始复苏。

在他无微不至的爱护和忠心不二的守护下,她的世界冰消雪融,渐渐现出春天的雏形来。她深沉忧郁的双眸,也慢慢有了光,像一朵向阳的葵花一般,明媚而灿烂的光。

而那带给她无限光明的太阳,就是他。

可安逸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五十年弹指而过,魔王与天帝反目,在阪泉之野,拉开了自白久帝君创世以来,第二次的神魔大战的序幕,她的属下,趁机发动叛乱,意图夺取她的龙王之位。

她没有想到,那个想取她而代之的人,竟是她最信任、把龙族兵权都交到他手中的,龙族大长老,乾天南。

因为没有想到,所以猝不及防。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乾天南已将王城控制,他率领自己的心腹冲进龙王殿,要杀她夺位。

乾天南已修炼至上神境,是整个龙族,法力最高的存在。

之所以说他才是法力最高的那一个,因为她早年为了有鱼,身体受到重创,虽也是上神境,可能使出的法术,威力只能达到中神境,和他差了整整一阶。

一阶,便可决生死。

“你早就该死了,偏偏多活了这么多年,”乾天南望着她,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冰冷狠厉,“真是让本尊,好生难受啊。”

“所以今日,本尊不仅要杀了你,还要灭你魂魄,让你,再也入不了轮回。”他道,双手于胸前交织,一条巨大的五爪金龙,向她俯冲而下。

“噗……”一口浓血,喷在她的脸上,她惊愕抬头,看到了站在她身前,替她挡下这致命一击的他。

“快……走……”他伸出手,用最后一丝力气,把她向与乾天南相反的方向推去,却忘了,四周已全是乾天南的人,根本,无处可逃。

她没有走,而他,则带着对她的无尽担忧,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不!”她痛呼,泪如雨下,“我不许你走!我刚要把心给你,你怎么就可以离开?!你不坚持了吗,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吗?!不要离开我,不要!!”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他彻底死去后,身体化作的漫天光点。

她的世界,在看到那些代表死亡的光点的下一刻,全部崩塌,只剩一片,无边无际的废墟。

“乾天南,”她缓缓抬眸,看向此时近在咫尺的乾天南,一字一句,咬牙开口,“你,不该杀他的。”

话落,一声引爆身体的巨响,一条比乾天南的巨龙,巨大两倍的五爪金龙,穿过了乾天南的身体。

下一刻,乾天南化作一片光点,消失不见。

神族有一法术,可通过引爆身体,身魂俱灭的方式,将使出的法术威力增涨两倍,称为“同尽术”,可在陷入绝境之时使用。

在亲眼看见他死在自己怀里的那一刻,她陡然明白,这世上最痛苦的,不是爱而不得,而是,永失所爱。

永失所爱,便是绝境。

素炒三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