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回一九九四

第六十二章 反正她是很喜欢的

鸿儒小学对于培养学生艺术天分上向来是不怎么上心的,美术音乐体育课也大抵都是被语数外霸占。

在南惜的印象中,小学只上过一节美术课,画的是一颗柳树,上过两节音乐课,其中一节还是班主任代授,唱的是【保卫黄河】,至于体育课,从来都是自由活动。

南惜一直都当它是补觉来用的。

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借着羽毛球打打,到后来高年级的毕业了,留下来的几乎都是一些老古董,挥一挥球拍,眼里便饱含泪水。

或许还能看到球卡在网里,幸运的话还能看到球拍脱离握手向你投掷而来。

于是打羽毛球就成了鸿儒小学的一项高危运动。

而篮球则瘪得比鸿儒小学食堂做饭的奶奶还要厉害,奶奶打饭的时候还手抖,篮球已经抖不起来了。

足球就更别想了,连场地都没有。

“惜惜,你画歪了。”

司九轻柔的声音将南惜思绪唤了回来,低头一看,画的苹果已经成了梨。

南惜瞪着他,她一个两岁零两个月的小女孩,手没劲点怎么了。

“好好好,你随便画。”司九将一盒蜡笔拿出来放在旁边,给南惜打开,“用这个画上颜色”。

这蜡笔自然不可能是学校发的,陆凝香对于司家两兄弟的学习很注重,对于发展孩子的各项才艺也是不遗余力,格外舍得花钱。

建设村里见过这东西的怕是没有几个。

也就司九这小子拿它来哄小孩子玩。

南惜拿出一只红色的蜡笔,唰唰唰在纸上画一个圆,又画一个圆,画一根线又画一根线,然后咬开了一包辣条。

司九时不时地抬起头看一看南惜,见她只是低着头自己玩得欢乐,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有吃的所以玩得欢乐,但他觉得很心里胀胀的,就像是一家人吃饱了饭,妈妈又拿给他一块哈密瓜,那样满足。

夕阳从小方格的窗户里斜入,落在西南角的书架上,搁在外侧的玻璃器皿养着的水仙花轻轻晃着叶条。

房间里时而响起轻柔的翻页声以及簌簌的落笔时。

南惜微微抬眼看向神情认真专注的司九。

手中的笔依心而转,不多时便画出了一个轮廓,棱角虽不甚分明,却足可见其温润不失弧度。

正与在窗前书桌前的司九,模样并无二致。

天色渐暗,余晖褪去,凉风沁脾,南惜将房间里的灯打开,昏黄的灯光顿时给房间注入一股暖意。

司九还在做陆阿姨买来的奥数练习册,眉心紧锁,大概是遇到了难题。

连她打开灯都没有察觉。

她便也没有出声,搬了小板凳爬出了门槛,自己回家。

路过橙林的时候,南惜踩到一根干树枝,咯吱一声,南惜的心也跟着咚咚猛跳了两下。

糟了,那张画…….

她忘记涂掉了…….

怎么办?

现在回去?

未免太刻意了,说不定司九根本没有发现,自己一回去反倒露了马脚。

不回去?

那万一司九发现了呢?

不,不可能那些奥数题他都还没有做完,他也从来没有检查她鬼画符的习惯。

明天,明天的时候她再去找机会画画,借机涂掉就好了。

来得及的,一定来得及的。

南惜抬步继续往前走。

“这个火腿肠可是你爸从广州寄回来的,自己留着别给别人吃。”

高家的新妇语兰正抱着她一岁的儿子高翔坐在院门口,声音尾调里尽是显摆,眼睛还时不时地看向南惜这边。

南惜垂眸想了一瞬,大概是自己在此处停留的时间过长,引得人家误会了。

还道是眼馋人家的火腿肠呢!

她不由有些好笑,继续往前走。

“哎,你爸爸没本事,跑那么远去打工,人家在家里就能搞承包,日子还过得有滋有味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话说的,南惜可真是半点没听出来“有滋有味”这四个字的准确含义。

“语兰嫂嫂,”南惜笑着走过去,她在建设村能有这么大的“辈分”,全仰仗于她三十才娶妻的父亲,不过相差一岁的高翔还得喊她一声姑姑才是正经。

她走到语兰面前站定,对方下意识地将火腿肠挡了挡,“惜惜呀?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啊?你爸妈等着你吃饭呢吧!”

“嗯嗯,高翔在吃什么呀?”南惜脆生生地问了一句。

语兰顿时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没什么,你快回去吧!”

南惜笑了,“语兰嫂嫂你没看新闻吗?”

“什么新闻?”

语兰没明白怎么又扯到新闻了,不过她只要不问自己要吃的就成,她可没有多的给别人吃。

“我妈妈说这个肠,里面有死羊、死猪、死马和死牛,还有它们的皮还有它们的毛,洗都没洗就放进去搅拌做的。”

“呀——”

语兰顿时被南惜的话恶心到了,连忙将高翔手中的火腿肠扔在了地上。

高翔不明所以,嚎啕大哭,哭着吵着要去捡,语兰又是哄又是劝,一岁的高翔又哪里听得进去。

撒起泼来语兰都抱不住,直在地上打起滚,刚刚换洗过的衣服顿时一片泥泞,衣角还有被他压扁的火腿肠碎末。

“奶奶……呜呜…….妈妈坏…….”

边说边拿小脚蹬着语兰伸过来的手。

南惜在高翔哭的刹那就转身走了。

等语兰好不容易把高翔劝好,想要再确认一下火腿肠的事儿,主要是刚才南惜说得太吓人,她一时被恶心到才下意识地将火腿肠扔了,等回味过来,她不禁又觉得自家老公怎么可能给孩子买这种东西回来?

她得再确认下是哪个新闻,什么时候放的。

一抬头,哪里还有南惜的影子。

…….

……….

南惜平时很少理会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不过今天她心神不宁难免气性大了些,要怪就怪语兰运气不好,刚好踩在她的点上。

火腿肠这种东西,反正她是很喜欢吃的,勉强居于辣条之后吧!

穿过橙林再经过一片菜地,就到家了。

隔着老远,还能听到高翔闹腾的生意。

在坡下的时候,南惜便闻到里家里的饭菜香味。

奶奶正在厨房里忙活。

爸爸妈妈刚干完活回来,在院子里洗脸。

南惜将语兰的事抛掷脑后,笑着喊了一声,朝着爸妈扑了过去,书岚怕弄脏南惜,躲了一下,宝树一向不在意这些,直接将南惜抱了起来。

“哎呀,我惜惜又重了,是不是又去小九家吃零食了?”

落花月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