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风云农家

第30章做菜

王子石见苏韵沉默,只当她也不知道。

他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听儿子的意思,这些东西都是那大酒楼的厨子用来做菜的,具体怎么用,却是轻易不肯外传。

他能弄到这些都东西回家种,还是他机灵。这苏韵虽说是在大户人家当丫头,但到底也不过是个丫头而已。

能学到一招半式就了不得了,哪里还懂这许多。所以也没有再问,笑呵呵的在地里掐了一把南瓜叶递给王夕瑶道:“瑶儿,快拿回去洗了,我们今天晚上磨豆子,做菜豆闷吃。”

王夕瑶听了就高兴的冲苏韵道:“苏姐姐,你要天天来我家吃饭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吃菜豆闷了。”

苏韵别说吃菜豆闷,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不过看王夕瑶的样子,看来这是个很了不得的东西,于是赶忙推辞道:“王爷爷,你可莫麻烦了,不然我可不敢再来你家吃饭了。”

“你莫听她瞎咋呼,不过是吃点便饭而已。”王子石道。

他说完又对苏韵道:“姜都扯好了,我们都回去吧。你王奶奶也不会弄,你看要怎么弄,一会你自己搞。”

苏韵没有拒绝,一行人往王家去。

回到王家,苏韵拿出自己带来的香料。王夕瑶见了惊奇不已,叽叽喳喳的在一旁问香料的用处。

苏韵本来就打算把这道菜的做法教给王家,以跟王家打好关系,方便她以后去县城卖东西等事宜。

所以也不藏私,将香料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用一一说给王夕瑶听。

末了又将生姜掰了一大块来洗干净切成丝备用。辣椒也挑了几个红的,几个青的,分别切成菱形块。

王夕瑶见经她收的姜丝细如针线,而红辣椒和青辣椒切成那形状怪怪的不说,还每一块大小都差不多。

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巨浪,激动的围在苏韵身边,连声夸赞道:“苏姐姐,你这一手的刀工可真厉害。比我小叔可强多了。还有,这辣子经了你的手,好像平白好看了许多。你可真是厉害!比我小叔的师傅都厉害。”

苏韵谢了她的赞赏,又问,“你说在县城给人当学徒,原来是跟人学厨子啊?”

王夕瑶点头道:“是啊!不过我小叔比你可差远了,他今年才得了拿到的机会。”

“他学了多久啊?怎么才开始学刀工呢?”苏韵心头略微有些奇怪。

“比我还小就去了,学了老多年了呢。”王夕瑶道。

苏韵更觉得不对了,“怎么学了老多年,这才开始学刀工?”厨子最先学的不就应该是刀工和配菜这些基本的吗?

王夕瑶理所应当道:“因为开始都在打杂啊!哪有学徒一上门就学师傅的手艺的。自然是要打几年的杂,等师傅搓磨使够了,才开始学啊!”

她反倒觉得苏韵的话很奇怪,“苏姐姐,难道还有什么地方学徒是一开始就可以学本事的吗?”

苏韵心里有点明白,王子石对她的态度变化为什么那么大了。

原来在这个时代,要想学一样本事居然那么难啊!

那她教王家一门菜的方子,可就不是一般的小事了。

她心里开始重新思量起来,面色却半点不显,笑道:“我哪里知道,我又没有当过学徒。我不过随便说说而已。”

王夕瑶好奇的望着她道:“苏姐姐,你这一手的刀工是跟谁学的啊?!你可真厉害。”

“这个其实也不难的,关键还在于练上,其实多练多琢磨就好。”苏韵说着,拿起猪肝切了起来。

看到她切猪肝那又快又好的样子,王夕瑶心头却是有些不大信。真的是只要多练多琢磨就可以吗?

她虽然因为家里做了卖猪肉的行当,比村里一般人家的条件要好的关系,在哥哥们读书的时候,也跟着一起上了学,可是该做的家务一样不少。

最基本的就是洗衣做饭。她做了那么多年的饭,怎么不见好呢?

不过虽然怀疑,她还是准备明天就按苏韵说的试试。要是真的有用,等小叔回来的时候,她就告诉小叔。

王家做的酸菜并不怎么附和苏韵的标准。不过这时候她是没办法自己做一缸酸菜出来的,所以不满意也只能将就一下用了。

而且王家也没有淀粉,要想猪肝炒的嫩,只能自己掌握火候。

不过作为一个前世开过菜馆,自己当过大厨的人!这完全难不倒她。

很快,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就只等下锅了。

王夕瑶嘻嘻笑道:“苏姐姐,你菜切的这么好看,做菜肯定也很好吃吧!要不今晚就让你掌勺好了,我跟娘一起,在一旁给你打下手。”

她是单纯的想让她娘跟着一起来学习做菜,还是有点什么别意思?

苏韵心里思量着,面上已经笑着点头道:“好啊!不过我做的不好吃,你可莫要怪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不能拒绝。

她现在太弱了,需要借力。

而王家,是递到她手里的助力,她没有理由将其推开。自然是要好好维护,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各有所得。

“怎么会不好吃呢!肯定比我娘做的好吃多了,你不知道,我爹都说,要让我娘做饭,就是给老王家省粮食,平时我们都喜欢让奶做饭。”王夕瑶高兴的说完,又道,“苏姐姐,你等一下,我去喊我娘。”

也不等苏韵回答,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

一会儿,跟着她进来一个三十多岁,脸圆圆的妇女。妇女朝苏韵腼腆的露了一个笑道:“瑶儿这摇头躁舌的很,她没吵着你吧?”

苏韵摇头笑道:“怎么会呢?王妹妹这是活泼,和她处着挺轻松的,我就喜欢这样的。”

王夕瑶在一会摇着妇人的手道:“你看,我说吧,苏姐姐可喜欢我了,娘你就是不信。”

妇人无奈的笑了笑,对苏韵道:“那就麻烦苏姑娘了。我去把菜拿进来。”

妇人再出去,一会儿进来,手里便多了一个筲箕。

苏韵见筲箕里除了一些家常的蔬菜之外,还有鸡头荷的秆子,只稍微思索,就想出了那些蔬菜要怎么做,开始动手炒起菜来。

炎小葵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