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

第一章穿越

冬日,天寒地冻。

穆清媱躺在破旧的茅草屋里,时刻担心那摇摇欲坠的房顶什么时候会被吹散。

来到异世两日,穆清媱也彻底接受了无法回去的事实。

前身是个病秧子,身体瘦瘦巴巴,一看就是各种营养不良。

十二三岁的身体,还没有长开,整张小脸还没巴掌大,透着一股子病气的苍白。

全身上下,最可取的大概就是那双晶亮中又带着灵气的大眼睛了。

前世身为法医,和医也是沾点边的,穆清媱给自己看过,她这是先天不足,在娘胎就没养好,加上长期的营养不良,整个人枯瘦的简直没法入眼。

这场寒冬,原身终是没挺住,便宜了她这个因公殉职的法医人员。

听着外面这风声......

砰!

思绪被一道狠狠的踢门声打断。

“穆清媱,你快起来干活去,别借着身子不好就偷懒,我的衣服还没洗呢。”

来人是穆清媱的小叔,穆合瑞。

今年已经三十出头,脑袋有点问题,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傻子。

其实他并不傻,是五六岁的时候烧坏了脑子,智商一直停留在那个水平。

又是家里最小的儿子,所以祖母很是惯着这么个儿子,什么都不让他做,于是就养成了现在这好吃懒做又霸道蛮横的性子。

穆清媱转眼,看穆合瑞那四处乱飘的眼神,厌恶的看他一眼。

虽是叔叔,但他没有为长者的风范,她还真不愿拿他当个人看。

家里人全都出去了,这个偏僻的小院现在就穆清媱一个人,她懒得应付穆合瑞,说话带着敷衍的意味。

“我头晕,你还是去找穆婷婷吧。”

穆婷婷是大伯家的女儿,比穆清媱大一岁,是堂姐。

她母亲和两个姐姐都去下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找穆婷婷了。

“不行,必须要你洗才行,那样,婷婷才会给我好吃的。”傻子的智商,也就如此了。

除了蛮横,不讲理,他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穆清媱冷笑,身子从床上坐起,好在因为被子太薄,她身上穿着厚实的衣服,要不然他这般闯进来,自己还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是吗?她给你好吃的,所以原本应该她给你洗的衣服就要给我?”

这么冷的天,让她这个病秧子去洗衣服,简直要她的命。

还有那个穆婷婷,她心眼倒是多,知道祖母最疼这个叔叔,所以就怂恿着他过来找自己。

穆合瑞根本听不出穆清媱话语中的冷意,自然的应,“那当然,你快起来,这样我就能去吃好吃的了。”

“呵呵。”穆清媱盘腿坐在床上,看着不耐烦间要伸手的穆合瑞,冷哼。

“我是不会去给你洗衣服的,想吃好吃的就自己去要,别来烦我。”

她这两日还心情不好呢?来到这么个陌生的地方,还没完全适应,哪有什么心思去照顾这个傻子叔叔能不能吃到好吃的。

“不行,你必须跟我......”穆合瑞才不管穆清媱的意愿,听她说不去,直接上手拉。

穆清媱眼神一冷,心底那股憋了两天的火气也上来了,看着即将碰到自己的脏手,直接拿起床头一块枕巾,包着穆合瑞的手腕,找到一个穴位,使劲一按。

穆合瑞胳膊瞬间无力,嗷嗷的开始痛呼。

看着这三十来岁,胡子拉碴,还叫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表情,穆清媱只想呵呵。

左手捏住穆合瑞,右手一个木头簪子拿出,直接抵在他的喉头,不耐烦的呵斥,“闭嘴!”

穆合瑞看到穆清媱凶狠的样子,被吓住几秒,而后开始哇哇大哭,就像五六岁的孩子达不到目的开始撒泼那样。

穆清媱额头青筋开始跳动,直接用木簪子使劲点在他胳膊上一个位置。

“啊!好疼,好疼,我要告诉娘,你欺负我,你欺负我......”

那撒泼一样的混蛋样子,若是小孩子,穆清媱可能还会觉得有几分可爱。

可是这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只有一个感觉,辣眼睛。

他越哭,穆清媱手上越使劲。

幸好自己清楚的了解人体的每一个穴位,要不然对付这个一个大男人,她只有落败的下场。

“你若是想一直疼下去,就使劲哭,老娘肯定把你的手废掉!”

被他这哭声吵的脑袋开始隐隐作痛,穆清媱直接冷喝出声。

穆合瑞只感觉身体无力,被拉住的胳膊疼的都快麻木了,听到穆清媱的话,一个机灵,想将手拉出来,又使不上力。

他不明白为什么,只觉得今天的穆清媱好邪门。

以前他欺负穆清媱姐妹三人的时候非常简单,今天怎么就不行了呢?

“你松开,我要去告诉娘,让她将你这个废物弄死,让你欺负我。”

穆合瑞长这么大都是被宠着的,从没吃过亏,更没向谁低过头,怎么可能被穆清媱几句话吓到。

他现在只想将眼前的穆清媱弄死,让她欺负自己,不可能!

穆合瑞脸上的狠毒清晰可见,那歹毒的心思也是完全没有隐藏。

穆清媱抿唇,并没有被这眼神吓到,她前世看过那么多凶残的罪犯现场,也与各种亡命之徒打过交道,这点小场面,只让她心情不好罢了。

“废物?比起谁更废物,应该是你这个智障吧,白吃白喝不说,连自己的晚辈都欺负,简直没有人性。”

穆合瑞不服气,“你才是废物,要不是给你看病,我早就攒够娶媳妇的银子了,都是你这个废物,你该死,该死!”

“看病?”穆清媱冷笑。

这祖母还真是好样的,长这么大她看病的次数都没超过三次,估计连一两银子都没到,穆合瑞竟将事情安在她头上。

啧啧,也不知这是谁在背后挑拨离间?

穆清媱也不在意他说什么了,反正,接收的记忆中,这娘几个就没过过好日子。

只是,之前的穆清媱好欺负,不代表她这个异世之魂也是好欺负的。

想到此,再看看一直想要挣脱开的穆合瑞,穆清媱直接用木簪子按在他手心的劳宫穴上。

这是让人非常疼的一个穴位,连接的末梢非常丰富,所以疼痛感很剧烈。

“啊!放手,放手,我要杀了你,啊......”穆合瑞感觉到一阵剧痛,眼睛瞬间充血,疼的快晕过去,看着穆清媱的眼神更是带着杀意。

“你不是要去告状吗?反正到时候要被打死,那我先把你弄死,然后再去偿命,这样也算值了。”

“啊!不行,我不杀你了,不杀你了,你快放开......”

在剧烈的疼痛下,穆合瑞终究还是服软了。

穆清媱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意思,“你回去要怎么说啊?”

“我不说。”

“嗯?”穆清媱扬起笑脸,皮笑肉不笑的一种威胁感,落在穆合瑞的眼中简直就是可怕。

“我不告状了,不告状了。”

“那怎么行呢?”穆清媱收起木簪子,手还是捏着他的手腕,不急不缓的道,“回去后跟祖母说,穆婷婷不愿意洗衣服,还偷偷藏吃的不给你。”

“啊?”

“记好了,就这么说,要不然,下次见到你......”穆清媱晃了晃手中的簪子,“我就直接给你扎出血,然后你就没救了。”

穆合瑞眼底闪过害怕,但也有不甘。

看到他眼中一丝纠结闪过,穆清媱直接冷哼,威胁道,“我这身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撑不住了,到时候我肯定拉上一个让我不高兴的人陪葬,小叔,你要来吗?”

穆清媱最后几个字说的极轻,却直接将穆合瑞吓的腿软,感觉此时的穆清媱身上透着一股阴气,让他打心底发怵。

听到那句问话,想也不想的直接摇头,“不要不要,我不要死,不要......”

“小叔既然不想死,那就按我说的去做,以后也不准再欺负我的两个姐姐,不然的话,我绝对不放过你。”

“嗯嗯,我不欺负,不欺负。”

穆合瑞根本想不到穆清媱为何这么不对劲,他就是怕死,此时的穆清媱说什么他都不敢反驳。

“很好,以后谁对我不好,等我死的时候就将谁一起带下去,你可记住了?”

“嗯嗯嗯。”带着哭腔和颤音,那模样,被吓坏的小孩子一般。

穆清媱眼神微动,松开他的手,“走吧。”

感觉到身体有了力气,穆合瑞也不敢抬头看一眼穆清媱,慌慌张张的小跑着出去。

穆清媱没有心思去管穆合瑞要怎么说,头又开始昏昏沉沉,翻身拉紧被子,躺下。

要想办法将这身子调理调理,不能一直躺在床上等死。

已经躺了两日,穆清媱并不觉得困,闭着眼睛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外面有动静,大概是这个身体的娘和两个姐姐回来了。

穆家,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偏僻的村子,以种地为生,地地道道的农家人。

现在当家作主的是祖母向氏。

穆清媱的祖父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家里顶梁柱就是大伯和自己父亲。

除了刚刚过来的小叔,还有一个姑姑,嫁到了二三十里外的一个镇子上,很少回来,与他们二房也不亲近,所以穆清媱对她也没什么印象。

穆清媱几人住的小院离老宅挺远,走路大概需要十多分钟。

搬来这里或者说被赶出老宅的时候是自己祖母向氏怂恿的父亲。

那个时候,穆清媱的母亲正怀着她,也是向氏说怀的又是一个女孩,所以她爹才听话的将娘几个赶到这间破旧的茅草屋。

十几年来,穆清媱的母亲邱氏带着三个孩子辛辛苦苦维持着生活。

而那个爹,穆合南,与大伯在镇上上工,来看他们的次数手指都能数过来。

至于父女情,更是淡薄的还不如一张纸。

乖乖文文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