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凤求凰:第一皇妃

第131章 127 惊天一箭 南楚卷(完)

书名:凤求凰:第一皇妃|作者:安知晓|发布:2016-04-18 20:17:05|更新:2017-10-02 10:32:37| 字数:3004字

连玉改良过的《凤求凰》从来没有人知道其威力到底有多大,就算是他,也不知道,因为连玉从来不用《凤求凰》杀人!

不同于方才音刃有固定的方向,略显得僵硬,很容易破解。

《凤求凰》的风刃极为灵活,速度比平常快了三四倍,风刃从上到下翻滚,又从前到后围绕,把人围得水泄不通,就算你有千百只手,也抵不住这首宁静却充满杀气的音乐。

西琉玥剑气以一化千,护在周身,挡住连玉的风刃,化解的风刃如竟然射向西秦军队,西琉云大喝一声,“撤退!”

南楚溃不成军,急速后退,整片就剩下连玉和西琉玥在颤抖,烽烟滚滚,杀气狰狞,黄沙把整片天空渲染得模糊不清。

优美的音乐,清丽的少女,铁血的男子,在偌大的战场中如一对绝对龙凤,拍击长空!

“王爷,连玉是什么意思?她难道不知道后面有埋伏吗?为什么要挡住西琉玥的军队?”东方傲急问,“你让我们派出一对先锋诱敌深入,几乎全军覆没,三小姐却挡住他们,不让他们走入陷阱,她到底是哪一边的人?”

东方傲有点怒了,为了这场战役,他们准备了多久?一晚上列阵以待,准备就绪,就等着西琉玥踏进来。

“东方,是我不让楚琰告诉连玉,这次是我失策!”楚皓淡淡地道,他不相信连玉,没想到她却在战场上真的组织了西秦军的前进,他以为连玉怎么也不会对西琉玥下手。

莫非她事先知道后面有伏兵?

这不可能,楚琰昨天一天都陪着她,布阵的事是他和林西牧东方傲忙了一夜的成果,行事隐蔽,连玉不可能会知道。

“都是你做的好事!”楚琰瞪了楚皓一眼。

战场中央,风刃剑气撞击得太过激烈,他们都无法走近,只能远远地看着两道人影交缠。

连玉想要说过,却发现,两边的将领都在看着,她不能出一点错,否则会连累整个西秦军队。

目前只能把西琉玥引开,让西秦退兵!

连玉心思一动,狠狠地咬牙,西琉玥,对不起了!

少女白衣胜雪,眸光清冷,默念口诀,十指动到极限,《凤求凰》杀气大增,风刃密度再一次加强,越来越猛,越来越重。

西琉玥防备不及,手臂胸口上划出几道锐利的口子,银盔碎裂一地,西琉玥大吼一声,双臂展开,内力震开碍事的盔甲,狂猛的内力排山倒海般压在连玉。

连玉身子跃起,连连后退,脚下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西琉玥不顾浑身伤势,欺身而上,宝剑挥出的同时,一掌拍出。

连玉身子后仰到了极限,柔韧的身子几乎贴在地面,西琉玥的掌风击中她身后的石头,顿时整座石头都粉碎了。

轰的一声,大地都震动了……

“天啊,西琉玥难道真的想杀了连玉吗?”楚皓喃喃自语。

如此逼人的杀招,如此骇人的杀气,他生平第一次见到。

林西牧脸色有点发白,有点不忍心看这一幕,楚琰惊呼,策马疾奔而过,倏地一阵冷锐的剑气冲他射来 ,射中他的坐骑,战马长嘶一声,在黄沙上翻滚几圈,死了!

楚琰落地, 怒瞪前方,西琉玥剑气临时变招,放过连玉,阴鸷的双眸净是警告,这是他和连玉的恩怨,谁也别想介入!

“不要打了,西琉玥,你退兵吧,再打下去,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连玉道。

西琉玥胸口,手臂都鲜血淋漓,一身红纱披风更衬得这种妖孽铁血的脸,铁骨铮铮。

“你有本事就拦下我,没本事就别废话!《凤求凰》不是还有最后一个招式么,来啊,秦连玉,我西琉玥就不信挡不住!”西琉玥一贯是张扬肆意的,在战场上 ,一身是血,面对重重杀机中还能如此倨傲不逊,更多了一抹铁血和狂妄,仿佛天地间什么也拦不住他。

连玉眸光一沉,该死的,西琉玥准是气疯了,这可怎么收场!

南楚军和西秦军都虎视眈眈,他们一旦停下来,两边的军队都会冲上来,她是万万不能让西琉玥在西秦军队面前受辱的,这会减低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

现在她也不能让楚琰等人起疑,朵儿还不知道出了圣京没有,她冒不起这个危险。

“玥玥,回来!”一声娇喝,在后方听闻消息的西琉瑛拍马而来,出现的山谷是上头,旁边是暗香守护着。

一身火红戎装,巾帼红颜,英姿飒爽,双眸含着怒意,“给我回来!”

“那不是……”

“贵妃娘娘?”

连玉也是一惊,怎么会是秦贵妃呢?

西琉玥停下了攻击,西琉瑛双眉一压,不怒而威,“当了皇上,连姐姐的话都不听了吗?”

楚琰楚皓等人大惊,怪不得西琉玥能迅速攻出圣京,原来是秦贵妃一早就把路铺好了,楚琰还琢磨着他身边到底谁是内奸,楚皓怀疑连玉,原来竟是她?

楚琰双眸危险一眯,圣京一役,他遭受奇耻大辱,心里不能说不恨的,况且西琉瑛身处高处,急急忙忙出来,身边又只有一人护卫,定然想不到有人会突然袭击。

这人的身份西秦长公主,只要杀了她,西秦君必定大怒,西琉玥肯定会挥军而上,到时候就可以把他们引入陷阱,一击即中。

想到这,楚琰拿过弓箭。

连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原来贵妃娘娘是他姐姐,这样就好,西琉玥眸光中的怒意已经消散,连玉不禁暗暗感谢起西琉瑛。

“西琉玥……”连玉欲言又止,偏头看了一眼西琉瑛,她站得太高,又离得远,看的不是很真切,但连玉却莫名的安心。

姑姑她,应该相信她的吧,那是多么聪明特别的女子。

惊变突起!

正当西琉玥想要调转马头之际,他亲眼看着楚琰松开手,一支金箭划破长空,直射斜坡上的西琉瑛。

“不……”西琉玥大吼,双眸赤红,迸射出惊涛骇浪般的恐惧。

事出突然,金箭速度又太快,暗香抽刀已来不及,扑上来想要帮西琉瑛挡住金箭反被西琉瑛推开,金箭射入西琉瑛的胸口……

“姐……”西琉玥怒吼……

“瑛儿……”西琉云拍马上了斜坡,西秦军大乱,阿大阿二他们迅速指挥有素地稳定军心。

西琉玥怒不可遏,策马就要杀向楚琰,连玉回过神来,迅速把他拦下,心里暗暗喊遭,楚琰为逼西琉玥挥军,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让开!”西琉玥咆哮,琥珀色的眸子恨意狰狞,“他伤了我姐姐……你还敢护着他?”

西琉玥忍无可忍,扬起巴掌,狠狠甩向连玉……

连玉嘴角破了,溢出鲜血,脸颊迅速红肿起来,西琉玥这一掌打得甚重,打得连玉眼冒金星。

可是……

“不能过去!”连玉双眸坚定地看着他,她清楚他现在的痛,可是,绝不能过去,愤怒中的西琉玥肯定会派兵进攻……

连玉心思电转,大喊一声,“追云!”

追云从天而降,巨大的翅膀挥动,黄沙如风暴般翻滚,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西琉玥只感觉到身体腾空而起……

大怒,“秦连玉,你做什么?”

追云抓着西琉玥迅速飞离战场,连玉上马,随后追赶,黄沙一过,等众人眼前清明时,哪儿还有连玉和西琉玥的身影。

西琉云见情况不对,立刻命令三军撤退!

“西琉玥……”西南方向一处悬崖,追云已经不见了,只有西琉玥一人站着,“追云呢?”

西琉玥不应,连玉心惊胆战地看了悬崖一眼,瞪圆了眼睛。

“让开!”西琉玥冷声道!

“你不能回去!”连玉催动古琴,几道风刃疾射向西琉玥,西琉玥不避不闪,风刃全部打在他身上,血雾飞腾……

连玉目瞪口呆地停下来……

他为什么不避开?

西琉玥看着连玉,“秦连玉,你告诉我,今天的事,是不是你早就料到,故意把我引住,让楚琰杀我姐姐?”

“不是!”连玉脸色一白,转而大惊,方才那种情况,以她和楚琰的关系,任是谁都这么想,更何况她已多次在西琉玥面前为楚琰拼尽一切,他误会是人之常情。

“西琉玥,你听我说……”

“住口!”西琉玥宝剑冷指连玉,一字一句地道:“我姐姐若有三长两短,我不会原谅你!”

“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连玉淡淡一笑,竟然有点轻松,从被齐之渊下药之后,她的确做了很多对不起西琉玥的事,西琉玥一直容忍她到现在,她已经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你还有什么让值得我相信的?你,楚琰,我一个也不放过,敢伤我姐姐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西琉玥双眸迸射出恨意,“既然你不让我杀他,那我就踏着你的尸体过去!”

……

*

亲爱滴童鞋,请脑补一下前三章,下面就是西秦卷鸟,其实偶真滴不想他们反目成仇滴……默默地飘。

神奇推荐位
  • 盗情

    盗情

    周玉 / 著

    她是二十一世纪最负盛名的人之一   她是经久不衰的车王神话   她一个风一般的女子   潇洒来去,快意人生   他是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   没想到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   动了他的财物   既然是有人嫌命长了,他就替她来收   是情,是爱,是恨,是伤   一切扑朔迷离   想只看情感纠葛的别进来,偶这里有的是整个世界黑暗面,里面的男主绝对不是好人,汗,带坏小孩子。   自己的完结文   http://read.xxsy.net/info/74756.html 家有刁夫   http://read.xxsy.net/info/94937.html家有刁妻新文http://read.xxsy.net/info/125375.html火爆妖夫   推荐神偷系列文   http://read.xxsy.net/info/118322.html盗心,女主沐随心   群号:7047847谢谢痒痒给偶建的群,喜欢的可以来聊天   

  • 蓁蓁美人心

    蓁蓁美人心

    十四郎 / 著

    对令狐蓁蓁来说,“结清人情,两不相欠”一向是她在外往来行走的准则。 既有所得必有所予,反之亦然。 直到某天,她遇见一位巧舌如簧的少年郎,一清二白的账被他算成一笔怎样也算不清的烂账。 ** 令狐蓁蓁:我觉得我们两不相欠了。 秦晞:并没有。我还欠你一样东西。 令狐蓁蓁:是什么? 秦晞:那句“喜欢你”。

  • 调香师

    调香师

    夏婉瑛 / 著

    【新书《无限人鱼游戏》已发布。】 在雍京城深处的一条小巷内,有一间神秘的调香铺子,铺子的主人,是一名有着神秘微笑的艳丽年轻公子,出售世间一切诡秘离奇、不可思议的香。 每一盏香,背后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 亿万星辰不及你

    亿万星辰不及你

    叶非夜 / 著

    “一年后,我们离婚,互不干扰。” 季忆之所以答应贺季晨假结婚,是因为她坚信完美情人贺季晨绝对不会爱上她。 婚后假戏真做不说,一年后,别说是离婚,就连离家都没门。惹不起,我跑还不行?季忆爬窗离家出走。 就在她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终于逃出魔爪的第二天,她走到哪里,都有人弯腰对着她说:贺太太,贺先生在那里等你。 - 原书名《大神引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