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咸鱼难做

第一章村有祸害

远在J省甜山市一个名叫灵山的小村落中,两个早起去地里干活的汉子回来时在村口碰到了一起,“喂,二柱子,听说了吗?昨儿陆老头说,陆宁今儿早上就要带着他师弟出去赚大钱去了!”

被叫做二柱子的男人满脸激动,“三哥,你可别逗我,这事儿是真的?”

何老三道:“我也怕是假的,早上到了地里也是心不在蔫的!

反正咱们村去市里的车,只有早上六点半有一趟,所以我干脆直接去村口守着,走不走的,等下车一来不就知道了吗?”

二柱子:“对对对,三哥真是太聪明了,我也先不回家了,和你一起去,那家伙要是真走了,可是去了我一块心病啊!”

两个四五十岁的汉子,越说越开心,一路上笑呵呵的往村口走去。

农村人勤劳,即使没什么活计可做也会老早起来,李二婶子正在前院的菜地里浇水,见二柱子两人聊的热闹便出声问道:“嘿,我说柱子兄弟,聊啥聊的这热闹,地里的活计都干完了!”

二柱子笑道:“活计哪有干完的时候?这不今儿特殊吗?陆家那祖宗听说今儿要出门,我和老三去村口送送。”

李二婶一听这话,“叭”一声便把薅锄子扔在了地上,嗷一嗓子就嚷开了,“老头子,关水,等会你把早起饭做了,我去村口转一圈。”

李家老头听见自己老婆子的喊声,忙把电闸拉了下来,厨房里鼓风机在响,李老头怕听的不真切,便一并把鼓风机也关了,听到自家老婆子说要去村口,遂随口问了一句:“做饭到好说,你没事跑村口干啥去?”

李二婶笑道:“没听二柱子说嘛,去村口送祸害出门。”

李老头惊呼一声:“啥,那小子要出门?哎哟!那还做啥饭哪,等那小子走了,咱买俩大猪蹄子抱着啃,就当庆祝了!干脆,我也去看看得了,不亲眼看着那小子走,我心里不踏实。”

说完五十多岁的老头子,飞快的把屋门一带,用那黄色的铜锁一锁,把钥匙一抽,三步两步的就跑出了院子。

农村里的人房子盖的都是挨在一起的,院墙也不太高,因此几人的谈话声很容易就被周围的几家给听了个正着。

于是,朝村口走的人便越来越多。

等到地儿一瞅,“霍”,好家伙!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来了得有一两百口子,简直赶上过年听大戏的时候了。

一帮人在村口,或坐或站,拉起了家常,当然主题人物就是那个被称做祸害的陆家祖宗陆宁。

时间很快到了早上6点20分钟,人们纷纷将目光纷纷投向了山脚下那唯一一户人家的方向。

当然他们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因为距离太远了,可是他们心里着急呀,这眼瞅着离客车到站就只剩下十分钟了,那小子不会不走了吧?那他们这么一群人岂不是白高兴了这么一场!

“三哥,你不会是听错了,要不那小子怎么都这会儿了还没见着人影?”

何三哥这会儿也有点怀疑起自己的耳朵了,不过想想又不大可能,那话可是陆老头亲口说的。

“不能,当时听到这话的可不只有我一个人!我听得真真的!不过,这会儿还不来,不会是那小子变卦了吧?”

他这话一说,李老头的心跟着一抽,“娘的,老子都一年没敢我老闺女回家了,他要反悔,这日子可到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你家那个倒还好点儿,人家中专毕业在外头也有工作了,关键是刚二十一,还能耗得起。老张家那可真是倒了大霉了,三代单传那么一个独苗儿,好不容易大学毕业,谈个恋爱让他给忽悠黄了,弄得那小子现在看见女的就直躲,整天嚷嚷着这辈子宁可打光棍也不说媳妇了,可把老张给愁的,本来挺精神一个人,这一年下来,整个脑袋上全是白头发!”

那人说完,还向人群之中瞅了瞅,然后就看见那位满头白发的张老头,正满脸苦色的蹲在地上抽着旱烟。

人群中还不时的传出一两声叹气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村里摊上啥大事儿了呢!

正在这里突然有人惊呼,“祸害来了!啊,不对,是陆宁,他朝着这边走来了!”

众村民抬头一看,陆宁身边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是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年轻人,他身上背着两个简单的布包袱;另一人身型微微有些佝偻,岁数不小,却行走矫健。

“阿塔那小子身上背着包袱,看样子这小子今天是真要出门啊!”说这话的人声音放的极小。

不过旁边的人还是听得真真的,并附和道:“没错了!没看陆老头自己亲自出来送了吗!”

等人走近,众人纷纷朝三人打起了招呼:

“叔,早啊!”

“叔,这大早起的,去哪啊?”

“陆叔出门哪?”

陆老头笑呵呵答道:“大家伙都挺早啊,我不去哪,就送送我家这俩孩子!”

众人听到肯定回答,心中纷纷暗喜,嘴上却还是脱口问道:“小宁这是要去走亲戚啊!去几天哪?”

“不走亲戚!这不岁数大了嘛,我让他带着他师弟去外头历练历练!不指着他大富大贵的,最起码也得帮着阿塔说个媳妇儿不是!”

众人纷纷附和:“没错没错,是这么个理儿。

阿塔太实在了,有小宁在边上看着,相信绝对不会看错眼,您也就放心了!”

这些人心中却是暗暗的摇头:有那祸害跟着还指望着阿塔这傻小子能说上媳妇?这不做梦呢吗?瞧瞧这村里都让这小子祸害成什么样了,他再不走村里的年轻后生全都得打光棍!

所以阿塔也算是为了全村人做了贡献了!

跟在陆老头身边的陆宁心中撇嘴,这一副急不可耐的盼着自己走的样子,能不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眼珠子一转,陆宁将身体转向了自己师傅那边,语气略带着些不舍与委屈:“师傅,您这么大岁数了,身边没个人照顾我是真的不放心,要不我还是先不出门了,咱就在村里给阿塔说个媳妇得了!”

夜月独一人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