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回到现代来修仙

第一章飞升渡劫反坠最初之地

苍穹大陆,分为三大宗门,七大世家,大宗门之下小宗门数不胜数。

同样存在数个小魔教邪修,两百年前魔教冥帝一统魔域,成为整个魔教的首领带领魔教众人攻入修仙大陆,凡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修仙者死伤惨重。

也就是两百年前,出现了一个喜穿红衣的少女,传闻她已是虚宗门长老,闭关出来后与所有宗门世家一起迎战魔教,而她独战冥帝,那场震撼人心的大战打了整整一个月,少女堪堪险胜,大败魔帝!

自此魔教动荡散乱,红衣少女也失去踪迹。

远方的群山苍苍茫茫,连绵不绝,那高低起伏的黛色山峦,在缥缈的淡雾里氤氲成一片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廊。

劲风呼啸,蔓生的怪树在苍茫的暮色里疯狂摇曳,枯枝败叶横飞,低垂的乌云密布天空,阴沉的苍穹深处传来阵阵隐约的雷声。

而高峰之上,一名红衣少女紧闭着眼睛盘坐在最顶端,她的周身宛若镀上一层白色的光芒,如同神祗,高不可攀!

与她神圣的光芒相对应的,是她头顶上的乌云,上方的云层比墨还黑,闪电在云层中穿梭,却迟迟未落下雷电……

蜿蜒的山涧中,澄澈的溪流汩汩。飞瀑轻垂,洁白如练。秋风飒飒而过,万木轻轻摇曳。一名白袍少年看着远处山巅上的红色身影好奇地问身边同样一身白袍仙风道骨的老者

“师尊,飞升的天劫可是四十八道天雷?”

老者“咦”了一声,一手摸着胡子一手掐指算了算,有些无奈的地道“是四十九道天雷,可凝儿这最后一道天雷已经酝酿了半年,为师活了这么久,也只听说过一位尊者渡劫,那位尊者的雷劫并未超过三月,凝儿这最后一道天雷怕是有异变产生!”

少年道:“这可如何是好?整个苍穹大陆,除了师姐再没人有这个潜力飞升天界了,”

老者道:“天道酬勤,你要多向你师姐学习”

“弟子明白”

而远处的高山之巅,少女红衣飞舞,无数的蝴蝶蜜蜂蜂拥而至,不知疲惫似的围绕着盘坐于地上的少女飞了一圈又一圈,忽而纷纷如同惊弓之鸟四散而去。

集万众雷电一起的最后一道天雷,终于在少年与老者震惊目光中,猛然直击少女。

少女施法建了半年的结界连半杯茶的时间都没有撑过瞬间瓦解开来。

即使是在修真界修炼了千年,受过各种苦难和生不如死的疼痛,却都没有这最后一道天雷的雷电让人痛不欲生,她周身的雷电还在噼里啪啦的闪着电,远远看去,她就宛如一个电人,浑身上下都在闪着天雷的雷电,最可怕的是体内的经脉都被雷电冲击的溃不成军。

体内与她一模一样的小小人儿也被电得嚎啕大哭,哭着哭着整个小人儿渐渐颓靡。

不!

不能!

步寒凝忍着剧痛翻转灵活纤细的手指,却始终无法聚集消散的灵气,体内的小人儿终于缓慢地失去了声息,她猛的咳出一口血,满脸不甘的闭上了双眼……

暖阳斜照,霞光倾洒。落满风尘的青石台阶上,走下一双玲珑玉足,拖着长长的裙裾,身着一袭红妆的女子,在一季花香里,静静的伫立,眺望远山近水。

步寒凝看着熟悉的背影,知道是心魔再生,果不其然,只一瞬间,好似被强大的磁铁吸入了那望着山间清河的少女的身体,身后传来一道愉悦的童声“师尊师尊,您看逸儿做的木偶像不像师尊?”

步寒凝回眸,冷冷淡淡的目光看着眼前一身白袍的小小可爱少年,他睁着一双清澈见底的双眸,举着一块木头雕刻的小人,正兴奋的看着自己。

“逸儿”

“逸儿在!”

“为师要走了,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即使是心魔,步寒凝也是无法狠下心来的,这么多年来,唯有这个小小身影,在她心里落下的浓重的一笔,逸儿永远这样单纯善良,多好!

“师尊不要逸儿了吗?逸儿乖,逸儿很乖…师尊不要走……”逸儿眼中含泪,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扔下手中的小人,抱着步寒凝的小腿哭的浑身发抖

步寒凝心底微痛,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放空自己的心境,眼前的场景渐渐消散,她又想起了那最后一道天雷,却也没有再生出多少的不甘来了,凡事皆有天定,她既然没有飞升,就证明还不够资格……

“奇迹啊!活了,居然活了!”

“有微弱的心跳,快!取电击器来!”

熟悉的电流传遍全身,身体内颓靡的经脉像是忽然被注入一股活力,慢慢自动恢复起来

闻着熟悉又陌生的怪异气味,步寒凝从昏厥中醒来,有些惊讶的看着这周边陌生又熟悉的事物,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好久远好久远的梦……

而她现在,还在梦中,那个地方,好像叫二十一世纪,那里的人,不能胡乱杀人,而她就是在那里出生的,那是尘封在她心中的一个秘密,以至于时间太长了,她甚至以为那个地方不过是一场梦境,或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另一个界面。

苦思冥想了好久,她才隐约想起来,这怪异的气味好像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她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伸手触摸上左眼,果然,左眼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穿越的那一刻是难忘的,以至于后来她即使历尽千年的孤寂空虚,也记得第一次穿越异世左眼恢复光明的喜悦,那可以说是她离开二十一世纪之后,最开心的一次!

而今,哪怕是双目失明,对她而言也不过是一副躯壳,对她的心境也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

千年时光荏苒,太过漫长,只听闻世人追求长生不老,可长生不老真的有那么好吗?不过是一闭眼一睁眼再出关时,世间万物沧海变迁,朝代已是换了一代又一代,而至亲也早在不知道自己闭关还是历劫的时候早已入土,后代也换了好几轮,然而身为老祖宗的她,也不可能和这些后辈还能有什么亲厚的关系……

对于生活了近千年的步寒凝而言,她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化骨成灰、要么渡劫成仙!

要么死,要么飞升!

就是这么简单。

缓过之后,步寒凝试着施了一个决,破除幻术结界,却不料这才发现身体的异样,她没有灵气了!

完全感受不到灵力波动,这让步寒凝有些微愣神,伴随了千年的灵力,忽然之间全部没有了,那种感觉无法言喻,比如苹果手机某某荣耀的一个王者n百星段位,忽然被迫换了一台安卓,号还是那个号,可却什么装备都没有了,辛辛苦苦打上去的级别通通归零,那种感受——真真是妙不可言!

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拿着食盒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床上发呆的女孩,顿时目光一亮

男人把食盒放到桌上,把手放到步寒凝的额头上量了量体温关心的问:“寒凝,你醒了?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步寒凝看着眼前熟悉又异常陌生的男人,忍不住发愣,千年时光,万物变迁,眼前的人已经让她觉得十分疏离,心底却又产生一丝极淡的亲近之意,她知道,这是她现代的父亲!

一个让曾经的自己恨不得不要的父亲,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却到底还是一个亲人没有离去的安慰。

“爹……不是,爸爸,你怎么来了?”古代待久了,居然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步天纵震惊的看着她,步寒凝忍不住揪紧床单,难道说错话了?

步天纵忽而难掩喜色的连忙拿起食盒,傻乐道:“你住院了爸爸担心你,你看,你可念阿姨还给你亲自炖了汤,快喝了,身体好的快!”

这时步寒凝才隐约记起,好似自从后妈入门后,她便没再叫过一声爸。

“好”步寒凝听话的就着父亲的手喝完了汤,然后在父亲欣慰的目光中躺好,闭上了眼睛

直到步天纵去上班离开,步寒凝才再次挣开了眼睛,她双目清澈,没有丝毫睡意,再次摸了摸左眼上的纱布,轻轻一笑…

看来此处并非幻境,二十一世纪,是真实存在的!

朱裟华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