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白蛇修仙传

第132章:一个精通吐糟法门的大师

江木郎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然后漏出了第一个微笑。

笑的很放松。

是一个只有在好朋友的面前才会出现的笑容。

“梅苏儿。”她回答,竟被那少年极有魅力的笑容所影响,也跟着笑了一下。

但也只是笑了一下,仅此而已。

长时间的沉默气氛终于打破。

在那段时间里,很诡异的是,二人没有觉得尴尬。

此刻说了话,也知道了彼此的名字,反倒有些局促起来。

天很黑。

二人所在的山间平地也很黑。

但月光照在二人身上,却将白衣照的格外显亮,以至于,这周围都变得清晰起来,对方的脸也变得清晰起来。

“是一个奇怪的名字,由来?”梅苏儿问。

因为好奇,所以便问了。

忽然。

江木郎大模大样地往竹椅上一靠,翘起个二郎腿,双手交叉于小腹间,开始得意地演讲。

“听师父说,那日夜里路径一江流河畔,当时雷雨倾盆,差些将木盆里的我淹死,实际上我的确只剩下一口气,后来,师父带我入了青仙宗,便以江河的江为姓,以木盆儿郎为名,我方才得名江木郎。”

“我觉得师父太过随意,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在我看来,这个名字真的很奇怪,完全没有意义,但当我长大后,所有人都说我的名字很好听,我知道,这是恭维,这是羡慕,这是在阿谀我,我很烦。”

“而你却觉得奇怪,所以你是一个喜欢说实话的人。”

“所以我喜欢和喜欢说实话的人说话。”

江木郎说话的音调有些高,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阳光,还有喜悦。

就像是一个高中状元的回乡儿郎那般,显得开心雀跃,活力四射。

“哦。”

梅苏儿应了一声,觉得坐着有些累,然后双手撑着竹椅椅面,有些松松垮垮地瘫了下来,显得很随意很放松。

然后又道:“所有人都在阿谀你,所以你的身份不简单,让我猜猜。”

她考虑了一下,又道:“你该不会是掌门的私生子吧?”

“......”

江木郎噎了一下。

......

......

“你的名字也很奇怪,由来?”他也问。

梅苏儿愣了一下。

介于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这个问题她不能如实回答。

所以便没有说话。

江木郎爽朗一笑:“哈哈哈,既然不愿说,我帮你分析一二,苏儿苏儿,苏字解译为唤醒复苏,倒是一个不错的名讳。”

梅苏儿又是一愣。

她只知道,自己被老梅捡来后,老梅就随手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后来询问过,老梅却说什么,他很喜欢吃苏打饼干,自己因此得名。

所以她也没有太过注意。

如今听这江木郎对自己名讳的解译,梅苏儿忽然惊了。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莫非老梅的确是一个有着真本事的算命先生?

所以,在捡到自己的时候他就算出了自己会重生复活?所以才给自己起名为苏儿?

开什么玩笑?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江木郎见她表情古怪,也不说话,就这么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

看她并非是因为她长的好看。

而是江木郎来此的目的。

他想知道,和梅苏儿接触之后,自己会不会也像和梅苏儿接触过的那些人和事一样,发生变化。

所以,他在等,等这件无法预料的事发生。

......

......

沉默半晌。

饶是江木郎的耐心很好,也不禁好奇起来。

她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如果再这么下去,最后的结局必会是不欢而散。

那么自己岂不是白来了?

若要让剧情发展下去,得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契机,一个阻力,需要制造一个矛盾去推动情节的发展,然后狠狠地压她,最后让她爆发。

如此,才会和梅苏儿发生一些故事。

如此,才能知道,自己和梅苏儿接触后,会不会出现一些无法预料的事。

于是他说话了。

......

......

江木郎仰着脸,摆出了一副阳光少年的架势,高声说。

“听说你无情,你冷酷,你很懒,还很能吃,听说你还经常偷吃生肉,短短一天内,连续突破两个大境界,起初他们说你是天才,到了后来,他们都说你是废物,再到后来,他们又反过来再次将你比作天才,而且还是第一个取到剑的精英弟子。”

“他们还给你起来一个绰号,我觉得苏二这个名字很霸气,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你是一个疯子,我个人倒是很喜欢这个绰号,不如你的字号就叫苏二算了。”

“对于以上内容,我还是很认同的,但我对你也有我自己的理解。”

“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懂得照顾自己,饿了就吃,累了就睡,心情好了就去牧场放放羊,看看星星,心情不好了就去砍砍人,美名其曰切磋,实际却是为了发泄情绪。”

“沉默十年时间,忽然突破,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他们的脸,这有什么错?这有什么不对?我觉得这很好,这很梅苏儿嘛,换做是我,我也会向你好好学习,争取做一个如你这般的天才美少女,不不不,是天才美少年。”

“你是一个有趣的人,你也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我嫉妒不如你啊。”

“乖乖,青仙宗的大师兄都被你迷得是神魂颠倒,一天到晚牵着头蠢羊招摇过市,说是放羊能使人变漂亮?我呸!”

“但话说回来,能让旁白如此疯狂地崇拜你迷恋你,你真的好有魅力啊,说实话,我已经被你迷倒了。”

“嗯......”

“我真的觉得你很美,你身上的气味令我心醉......”

江木郎话没说完,就听刷的一声,一把破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江木郎是滔滔不绝,摆出一副逍遥散人的架势,将梅苏儿是一痛赞美,到最后是越说越起劲,气的梅苏儿双眼直冒火。

梅苏儿哪能听不出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面上是在认同自己的做法,实际却是话里有话,暗讽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恶劣多么不招人待见。

你真当我是二货呢?

这江木郎前后之间的言行举止简直判若两人。

梅苏儿都震惊了。

这画风变得也太突然了。

她完全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

这文质彬彬的少年书生,居然还是一个精通吐糟法门的大师!

这怎能叫她不气?

......

见梅苏儿震怒。

江木郎抬指隔开了脖子上的剑。

但那剑又重新架了回去。

他不太在意。

然后阳光一笑,一脸欠揍地说:“嗯,就连这剑上都有你的气息,真香啊......”

青雨令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