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诡道长生:我真的是等价交易

二十七.隔墙听吟,少女初醒

书名:诡道长生:我真的是等价交易|作者:永远绽放|发布:2022-07-11 18:00:00|更新:2022-07-11 18:34:36| 字数:2187字

迷迷糊糊间,练霓裳隐约感觉到一双有些粗糙的手在身上揩来揩去,时不时还毛躁地触碰到伤口,引发一阵剧烈疼痛。

也不知是被疼醒,还是丹药效果极佳,她于昏迷的第三日下午醒来。

睁眼所见是有些返潮的简陋棚顶,身下的木板床硌得她后背生疼。

可翻身怕是要牵动全身伤口,也只得这么难受捱着。

微微偏头,入目是一块破损兽皮制成的隔帘。

通过兽皮上的破口,练霓裳能看到一个不高的身影,披头散发地站在一张木桌前。

定睛少许,她蓦然发觉,这不是那日于红河坊,被她无意间一缕魔气所迷的那名年轻道门弟子么?

目光下移,身上一袭红衣多处破裂,露出了其下包扎伤口的粗布条以及少许雪白肌肤。

想到这小道士不管不顾,在她身上摸索折腾,练霓裳便有些羞恼起来。

不知多少便宜都被他占去了!

也因此,即便清醒过来,练霓裳依旧不出一声,这是憋了一股子气。

但对方好歹救了自己,看其模样也不似奸淫之人,自己说不得还要承情受他照料,也由不得她撒气。

只不过她三日未曾进食,腹中难免饥渴。

加之身上又多处骨折,体内被尸毒侵蚀,使她完全无法动弹,自也打不开贴身的储物法器。

几欲开口要水求食,又被她生生咽下。

各处伤口散发的阵阵剧痛,后背被木板硌的不适,加之腹中的饥渴难耐让她一时间只觉哪哪儿都不舒服,便愈发气闷起来。

那小道士却始终在这道破帘子的另一头,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就当她不知第几次鼓起勇气,想要出声时。

薄薄的墙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吱呀”的开门声响。

紧接着便有一粗重,显得有些疑惑的男声响起:

“黄娟,这种时候耗费一张传讯符找我过来做甚?外面那些炼尸可不好相与,我废了两张隐匿符,一枚匿气丹才潜到你这片,你可别和我说没什么事!”

回应他的是一道显得有些市侩的女声:

“哎呀,我也费了一张传讯符,这不是想着,两个人住一起,能有个照应么嘛……”

男人语气仍有迟疑:

“外面的炼尸可不管你有几人,遇上了也只能自求多福。”

“哎呀,担心啥呀,难不成你要再消耗丹药符篆回你那破屋里去?”

声音渐弱,似是男人被女人拖进了屋中。

只是两人就住在许羽隔壁,即使声音轻了许多,还是隐约能听着。

“……你这片还有散修集中过来了?”

“可不是么,隔壁那小娃儿三天前就带了个小姑娘回来,几天都没出过门儿了……”

两人说话语调逐渐奇怪起来,交谈中时不时地穿插进了一些“嗯,啊”的呻吟。

没过多久,就从墙的另一头传来了压得极低的喘息声。

站在木桌前的许羽手一抖,他正将黄星石以高温熔化,以瓷钵盛放,浇于空白阵盘上。

这是阵纹绘制的必要过程,却在关键时候受到了干扰。

心下暗骂,都知道这么危险了,还光顾着办事儿!

顾不得去听两人那压抑中释放的长长低吟,他迫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阵盘上,接下来的安稳,还得靠这东西……

许羽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一门心思扑在了制作保命器物上,不去管那腌臜事儿。

可就苦了练霓裳,小姑娘倒不是不通男女之事,只是这种状况下,哪还好意思开口要吃的……

可恨隔壁这对野鸳鸯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似是躲在家中的几日憋得狠了,也不知哪来的这么多精力……

好巧不巧,她的意志力尚可忍耐饥饿,身体却先承受不住了。

腹中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响起,还恰逢隔壁的波次间隙,在一时间安静下来的棚屋内显得格外清晰。

脑中一片空白,让她不由紧闭双眼躺尸,只觉脸上一阵滚烫,也不知有无红脸。

此时的许羽方以熔融态的黄星石液镀完阵盘一角,听闻这一声有些疑惑地掀开帘子一角查看。

发现少女仍直挺挺地躺着,便也没有多想。

放下帘子时,才想起这重病号数日粒米未进,也该给她喂些流食,或许能恢复快些。

于是,便用丹鼎熬了些稀粥给少女灌下。

练霓裳暗中吞咽,倒是让喂食过程较为顺畅。

便这样过得两日,许羽还不至于迟钝到还没发现少女醒来,只不过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隐匿阵盘上,哪有功夫去迎合少女心思……

因而,练霓裳便看到这木头一样的少年道士终日披头散发,神思不属。

照料自己时,也不管冷热,就将那寡淡无味的白粥往自己嘴里灌。

叫是她尸毒人体,四肢几乎没有知觉,只得任由这少年施为。

不得不说,洗髓段修士的恢复能力之强,就是这样,练霓裳全身伤口初步愈合,至少不会动一下便引发全身性的疼痛了。

肘部发力小心翼翼地将身体撑起一些,她才看清许羽到底在做什么,也说出了几天来的第一句话:

“你这是……在制作阵盘?”

“嗯?嗯,你也懂阵道方面?”

沉思中的许羽回转过神,随即想起眼前少女的手段,想到她出身必非寻常,见识定在自己之上,便虚心求教起来。

“我擅长符道和剑法,阵道只略知一二。”

练霓裳显得有些诧异,少年功法明显来自于道宗名门,怎会连些常识都不知?

不过,她还是将所知一一道来:

“阵器丹符四道中以阵道为首。

“有语云:‘小阵倚阵盘,中阵点阵基,大阵落阵眼。’

“其中,大阵以山川为界,化用山水之势,因地制宜,一宗护山大阵多是如此。

“中阵大多为人工炼制各类阵基,埋于地下,或立于城镇楼台,连结成势,可护一城一池平安。

“小阵则只需一金石为基炼制的阵盘,便足以开启一笼罩几人到十几人不等的小型法阵。

“中阵和大阵所需材料甚巨,一般阵师中有能力布置者寥寥,即使有相应的理论水平,也少有机会上手。

“因而,外界所言阵师多是指会炼制阵盘的小阵师。

“但即便是这样,阵道修士也是公认的同阶杀伐第一,红河坊中的那位天阴尸便是一位小阵师,先于室内以阵法炼尸伏击了包括我师傅在内的几位真人,又取得了红河坊几大中型阵法的控制权,这才放出要以一人之力杀尽数名同阶修士的狂言来……”

神奇推荐位
  • 季爷家的小祖宗又逃了

    季爷家的小祖宗又逃了

    凯特是七少 / 著

    豆腐嘴刀子心冷美人 vs 一人千面假败类真痴情总裁 【1V1,甜宠,微微微虐,强强】 裴羽第一次见到季白尘,那时的他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微妙转变,从皮相到骨髓都充斥着让人不可抗拒的荷尔蒙。   除了在追求他的一圈妹子里发展生财之道,实在不想跟他有一星半点的纠葛。   可事与愿违某人找机会堵着她,从她的手中接过那瓶水,浅浅一笑,开口便不着调,“特地在这里等着,给哥哥送水么?”   那之后裴羽避之如猛兽,可无奈猛兽从来都是明撩明堵,等着她慢慢落入陷阱......   眼看即将得手,一场巨变骤然降临,裴家倾覆,裴父入狱,裴羽失踪.......   季家也面临父子兄弟相争的乱局,季白尘自身难保......   几年后,一身男装回归的裴羽不仅能和季家二爷从容周旋,还掌管着AY studio以及珠宝品牌墨羽。   而她记忆中明媚张扬的少年已然蜕变成表面上温润有礼,内心毫无波澜的内敛总裁。   她承诺帮他赚钱,偶尔充当挡箭牌解决他身边莺莺燕燕。   但内心一直暗自计划着待自己事业走上正轨之后就离开.......   直到调查后慢慢发现,造成当年裴家悲剧的幕后黑手正是季家.......

  • 美人羸弱不可欺

    美人羸弱不可欺

    意千重 / 著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 长亭日暮

    长亭日暮

    作者血色百合 / 著

    京兆府尹惨死在自己审案的大堂上。 案件嫌犯直指逃狱嫌犯刘罡,大理寺少卿查到刘罡和昔日漳州卫家有所牵连。与此同时,卫希复仇虐杀京兆府尹谣言四起。 傅长熙直觉案件有内幕,却苦于找不到线索。 为了寻找失踪的弟弟,化名涂希希的卫希前往大理寺半路中,被弟弟的同事拖到了案发现场。 发觉自己莫名其妙背黑锅的涂希希:伤口不对,血迹不对,现场除了刘罡之外有第三者,但绝不是卫希。 傅长熙:证据? 涂希希:(我就是证据!) 为拒绝背黑锅,她拨开迷雾,找寻幕后黑手。为江行之死真相,她重操旧业。不想在案件真相大白之际。 涂希希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马甲被傅长熙识破了……

  • 我有一座百草园

    我有一座百草园

    烟水漪 / 著

    网文版简介: 穿书成为活不过开头的同名悲剧女配, 百草诗表示不慌,左手反坑系统赚积分,右手种下一个百草园。 赚钱养家,娇宠相公两不误, 开药房、制药膳、布局药妆,顺便经营个高尔夫球场 走上人生巅峰。 正剧版简介: 流落民间的小农女,捡了个人间肖想相公。 从此,她种草养家,他高岭之花。 世人都说:她区区小寡妇,如何配得上他? 只有他知:春天的金银花、夏天的鲜竹沥,皑皑高山上的雪莲,悬崖峭壁上的石斛,她伏地祈祷,垒土为坛,撮草为香,将最宝贵的自然馈赠,与他独享。 阴谋诡谲的皇朝争霸中,她手握富可敌国的财富,助他登顶权力的宝座。 如果没有你,我要这黄袍加身、锦绣河山有何用? 一句话简介: 世间百草不及你,你是我唯一的药石。 这是一本关于天下本草的爱情故事。 本书又名《农门娇娇女:我靠种草养俏相公》 PS:1v1双洁,本文架空,切勿考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