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将门嫡娇

47 表兄来了

书名:将门嫡娇|作者:沐阳兰草|发布:2022-05-27 18:01:30|更新:2022-08-10 20:49:34| 字数:4278字

赵村长看着那个死狗和那个被砸坏了的水缸说:“大妹子,这一共要多少钱,让他们赔给你。”

欧阳璃看了赵黑子和王采环夫妻一眼,这一对夫妻也被她打得够呛。

不过对于这样的人也不能报以可怜,于是她很不客气地说:“这水缸当时花了二两银子,再加上这狗,一共是十两银子。”

她不多要,但也不能便宜了这一对夫妻。

赵村长点点头,欧阳璃是个厚道人,并没有给这一对夫妻多要。

小阿笑却说:“可是娘亲算得是那狗刚买来的价,我们还喂了三个月呢,起码要长二两银子吗。”

赵桂蓉有些想笑,她觉得梅含笑这个小丫头非常可爱。这不受屈的性子她喜欢。

赵村长也想笑,他一本正经地说:“阿笑说得对。”

赵黑子和王采环早已经被这要赔付的十两银子难倒了。刚才又听小含笑一说,心更是得到了嗓子眼,在心里不住地骂这个小丫头心黑。

本来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可是赵村长的处理决定又下来了:“村民们今天做个证,为了防止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赵黑子两口子,你们把银子赔付完之后,我限你们在半个月内搬出赵家村,以后你们就不再是赵家村的人了。我们赵家村不要你们这样道德败坏的人。要不就把赵黑子送到官府。两个选一个,你们自己选吧。”

赵家村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惩罚这么重吗?

但是赵村长向来处事果断又公正,大家也没有什么不服的。

再说了这一对夫妻在村子里的人缘也并不太好,所以除了后来他们自己家的兄弟来求情,并没有外人来帮忙。

半个月后,赵黑子和王采环带着一家人离开了赵家村。

据说他们去了王采环的娘家那里,至于以后他们过什么样的日子,他们已经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了,所以很快人们就忘记了这一对夫妻。

赵村长知道,这对母女是不缺银子的。

因为只有他知道,买下伏虎山的人正是这一对母女。

他只是不知道她们要买下这座山做什么?他觉得这一对母女的身上还有好多秘密呢。

从此之后,赵家村的男人们再也不敢来找欧阳璃的麻烦了。

欧阳璃把自己会的欧阳家的武术招式全都传授给了女儿。

于是在这个山脚下的小院子里,小含笑在母亲的教导下,功力在一天天地增长着。

只是这样平安的日子过了两年。

到了第三年的时候。欧阳璃的身体就越来越弱,脸色也越来越暗,还时时咳嗽。

虽然换了几个大夫。却依然不见好转。大夫都说是积郁太深,忧思太重。

小含笑的心情几乎就要绝望了。她直觉母亲的病好像就是现在的肺结核,又有些不太像。

在这些年里,小含笑也慢慢地想起了她前世的一些事情。

她好像是个医学院的学生,可是又没有毕业。其他的事情,她就又想不起来了。

这天,梅含笑去县城里又新请了一位大夫。

这大夫姓于,是刚从京城里来的坐馆大夫。

他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身体有些发福,脸上却斯斯文文的,也是很清秀的一个人。

两个人都坐在马车的前辕上,一边一个。

于大夫抬头时不时就看看梅含笑。

梅含笑有些奇怪,她摸摸脸:“于大夫,我脸上难道有脏东西吗?”

于大夫又看了梅含笑一眼说:“只是觉得小姐长得像在下的一个故人。请容我冒昧地问一下,小姐是京城人吧。”

梅含笑也没有隐瞒:“我们家原来就在京城。”

她的口音是京城的,这位于大夫也是京城口音。

于大夫眼角一动,又不动声色地问:“那小姐到这里有几年了。”

梅含笑笑笑:“”大概五年了吧?

于大夫心里又是一动:“小姐既然是京城来的。那小姐知不知道京城的梅府?”

梅含笑心里一动,转身看了一眼于大夫:“难道于大夫的故人和梅家有关?”

于大夫笑了,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

她不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反过来把问题又抛给了他,心眼还挺多的。

也是,一般像她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哪里敢独自出门来寻医。

她却敢一个人进城,可见,这女孩子的胆子也不小。

于是于大夫就笑着说:“是啊,于某并没有别的意思,小姐莫多心。”

梅含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没关系,请问于大夫说得是平阳伯府的梅家吗?”

于大夫笑容收敛了一下说:“对,他们也算是梅家吧。不过我认识的故人却是当年梅家还是镇国侯府时候的故人。”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睛就看着梅含笑的眼睛说:“我只知道当年她回到了老家。听说她夫家的老家就是海宁县。可是我来了一个月了,也没有打听到这个人。”

梅含笑叹了一口气,从他的话里能听出来,他找的应该是娘亲。

可是他和娘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现在又需要这个当过太医的大夫给她娘看病。如果娘亲就是他说得那位故人,他也会认出来的。

于是,她就转向于大夫说:“于大夫,您说得那个故人应该就是我娘吧?”

于大夫笑了:“小姐果然就是梅家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名字应该叫小含笑吧。”

梅含笑点头甜甜一笑:“是的,于大夫,您的记性真好。”

于大夫却说:“既然这样,以后你就应该改口叫我于表叔了。”

梅含笑一愣:“您真是我娘的亲戚?”

于大夫点头笑着说:“我的祖母和你的外祖母都是于家人。所以我们也算是表亲昵?我和你娘一向就以表兄妹称呼的。”

于大夫没有说,他当年十分喜欢欧阳璃。可是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他也只是在心里偷偷地想。直到欧阳璃嫁给了梅宇之后,他才成了亲。

不过在他心中的一个角落里,他一直还给欧阳璃留着一个位置。

他时不时会想起那个美丽英武的女孩子。

如果他当时能猜测到梅宇是那样的一个结局。

他是不是会努力地争取把欧阳璃娶回家呢?想到这里,他心里苦笑。那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个时候的欧阳璃在他的心里就是一只美丽的白天鹅。

他是自卑的,哪里会有勇气去提亲呢?

而且他也很清楚,即使他大胆地去提了,欧阳璃也绝对不会看上他,嫁给他的。

欧阳璃——那个美丽的女子,一直是他心里的白月光。

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梅含笑的脸时,他当时的心里是震惊的。

他有一种猜测.跟着这位小姐说不定就会找到欧阳璃。

当梅含笑和于大夫坐的车刚走到家门口时,她就看到了家里的院门正大敞着。

有一个中年男人在修补已经有些活动的院门。院子里有一个少年正在劈着木柴。

梅含笑的脸上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她迅速地跳下车辕,很高兴地喊了一声:“白伯伯,智新哥,你们来了?”

白震虎听到她的喊声,严肃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宠爱的神情。

他笑呵呵地嘱咐:“慢点,慢点,别摔倒了。”

里边的年轻人也直起了身子,那酷似白震虎的五官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走了过来说:“阿笑,你回来了。”

少年的眼睛很清澈,犹如山涧的泉水。肤色不白,长得也不清秀。但是五官整体看起来却很英武俊朗。虽然只有十八岁的年纪,却长得人高马大的,全身却都透着一股潜在的刚毅之气。

在梅含笑的眼里,这位白智新再过两年一定会是一个特别有型的硬汉一样的人物。

如果在现代的话,白智新要是进入演艺界,说不定他也会成为明星。

梅含笑又笑着叫了一声:“智新哥,你每次来都帮我劈这么多的柴。真是太谢谢你了。”

梅含笑说的是真话。每次白智新来看她们母女,总是去山上先捡一些枯死的木柴,

回来后,他就把这些木柴劈开,然后摆好。这次来又是如此。

梅含笑其实很喜欢白智新。这位少年话不多,却很能干。

只是她心里很明白,她对白智新没有一点男女之间的喜欢。

白震虎看了儿子一眼,很是满意。

这小子就得在阿笑面前好好表现才行。要是阿笑能喜欢上他。白震虎觉得那可是他儿子的福气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来往和观察。他觉得阿笑这孩子真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哎。好像阿笑看不上自家儿子呢。

尽管这样。白震虎心里还是有一种隐隐的期待。他就是希望阿笑能成为白家的人。

白震虎说:“丫头,你谢他什么,你叫他一声哥,这些还不是他应该干的?”

白智新被老爹说得有些腼腆。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说:“对,这是我应该干的,阿笑妹子不用谢我。”

于大夫已经把车停下,

这院子前正好有一棵老树。

他把马就拴在那树上。

做完这一切,他并没有马上过来。而是站在那里观察着这个不大的小院子。

里面只有三间房子。但是能看出来,屋子还是比较新的。

他听着那一对父子和小姑娘的对话。猜测着那一对父子的身份。

从他们的身板来看,这一对父子应该都是练家子。

看小姑娘和他们之间的互动,他们之间应该特别熟悉,关系也特别亲近。

尤其是那个男孩子看小姑娘的眼神。

于大夫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少年情窦初开,对小姑娘好像很有意思哟。

只是梅家的这位小姐,似乎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他正思忖间,梅含笑已经笑着走到他身边说:“于大夫,阿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于大夫跟在梅含笑的身边走到白家父子面前。

梅含笑笑着介绍:白伯伯,智新哥,这是于大夫,他是专门来给我娘看病的。

她这次没有叫于大夫表叔,她觉得还是等到她娘看到于大夫确认了之后再说。

白震虎对着于大夫先作了一揖,很豪爽地说:“于大夫,我叫白震虎,是阿笑的白伯伯。这是我儿子白智新。”

白智新马上对着于大夫也行了一个晚辈礼。

于大夫也回了礼,然后说:“我们还是先去看看病人吧。”

他的心里一直就惦记着屋里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那个人。

大家点点头,梅含笑带着他们往屋里走去。

于大夫表面上显得很平静,可是他的心里已经起了波澜。

他觉得里面的病妇一定是他的那个表妹,不会错的。

他认识那双眼睛。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生出那样的一双纯净如泉水般的杏眼,小姑娘的眼睛太像她了。

此时于大夫的心情又紧张又激动,甚至还有些害怕。

他怕他猜错了人,那样他会很失望;他也怕自己猜对了人,他却治不了她的病。

如果那样,他宁可这个人不是他心里想的那个女子。

在他的矛盾心情还没有整理好的时候,梅含笑打开了门。

此时,欧阳璃正靠在床上的被褥上坐着。

从白家父子来了之后,她就没有再躺下。

另外,她也在等女儿。

女儿身上虽然有功夫,

但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这回白智新来到赵家庄,她很希望女儿能看上白智新那孩子。

如果女儿的终身大事解决了,那以后她去到地下找梅宇了。女儿今后的人生也有了依靠了。

她正胡思乱想时,几个人已经走了进来。

然后欧阳璃就听到了一个激动而又有些熟悉的声音:“阿璃,真的是你?”

欧阳璃听到这声音,精神一振,她转身看向来人。

然后她的眼里就是一阵湿润。

不过她很快控制住自己,有些惊讶地道:“于表哥,怎么是你,你不是在京城吗?是几时来到了这里?”

于大夫看着眼前的夫人,忽然他的喉头有些哽咽,鼻子有些发酸。

眼前的女人脸色苍白,瘦削得只剩下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了。

那双曾经神采飞扬的杏眼现在黯淡无光。满脸的病容,有一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于大夫的脸上马上就浮现出了欧阳璃出嫁前的样子:皮肤那样的白,眼睛那样的亮。一笑一对漂亮的酒窝。

她总是甜甜地叫他:“于表哥,你又不想练武了。”

渐渐地,那个美丽的形象变换成了眼前的妇人。她的身上哪里还有一点婚前的影子?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打击?怎么就会变成了这样一副样子?

于大夫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欧阳璃。

此时的他不是不想说,

而是说不出来。他的整个心都在痛。他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白震虎听到欧阳璃对于大夫的称呼后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亲戚。

神奇推荐位
  • 把云娇

    把云娇

    青丝霓裳 / 著

    新书《小神仙,请留步》已开,请多支持! 自外祖家归来,云娇一直活的谨小慎微,她只想自己同生母钱姨娘能在这吃人的后宅之中安生的活下去,可偏生有人不遂她的愿,害她亲娘一尸两命。 杀母之仇,锥心刻骨,血债血偿,不死不休! …… 那少年郎推门而入,满面和煦的笑,带着磊落不羁的少年意气,一如从前。 他张开双臂柔声唤她:“小九。” 她吃了酒,醉眼朦胧的抬头,跌跌撞撞的扑进他怀中,哽咽着锤他胸膛:“你还知道回来,我真以为你死了……” …… 成亲后。 饭桌前,她一手托腮笑看着他:“你嫂嫂方才那是话中有话呢。” “怎么说?”他眼中闪过点点笑意,明知道她意有所指,却还很是配合的问了一句。 她抿唇一笑,将另一侧的酒盏推到他跟前,强忍笑意学着忸怩道:“小叔若是有心,便饮了这半盏残酒。” 他一怔,笑着伸手去捉她:“好你个把小九,你如今是什么话都敢说了。” 她早有防备,哈哈笑着躲开,跑到门边得意的回头看他。 他端起她的酒盏仰头一饮而尽,眼神熠熠的瞧着她:“旁人的酒我可不吃。” 只留待满饮她这一盏。 …… 注:本文无金手指,不穿越不重生土著女主,前期非爽文,后期甜蜜蜜,不喜勿点。 本书首发起点女频,请支持正版。

  •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农门福妻旺夫又旺家

    鲤鱼丸 / 著

    (一直免费)食疗博主秦蓁蓁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强嫁美男的小胖妞,美男是真的美,可他是书中的大反派,阴险又毒辣,一大家子全是炮灰。 她麻溜的跑去自请下堂。 俊美少年冷睦眯起:“想和离?门都没有!” 既然和离无门,那只能改剧情了。 原以为这是一条充满荆棘的羊肠小道,没想到会是一条成为团宠的康庄大道。 人之初,性本善,没有经历那些糟心事,大反派的三观也可以很正。 女主:我有一双妙手空空,专治各种眼红不服,发家致富财源滚滚,顺便套了一只一心要报复她的小白狼。 男主:我有满腹经纶谋略,惹我者死,欺我者亡,那个惹了他又欺了他的小媳妇,就罚她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苹果小姐 / 著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 神医嫡女飒爆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

    腾旭 / 著

    她是名门遗弃的贵女,本该享尽荣华富贵,却流落农门,饱受欺凌。 娘亲被辱,养父惨死,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 做鬼六年,她日日怨恨诅咒,终于,老天开眼,让她重回悲剧还没开始的时间。 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回世间,开始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