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穿入史书:她竟手握名人卡牌

050章 绯色美男

书名:穿入史书:她竟手握名人卡牌|作者:尘小棠|发布:2022-05-17 00:16:18|更新:2022-05-17 00:16:18| 字数:2049字

“呀,破费了破费了,这么多的粮食瓜果,能吃好久了啊!”出来的女人看着粗鄙实则性子豪爽大方,心地也算良善,起码没啥歪心思,她正是这儿先生的发妻。

这私塾其实也就是靠着这两个人运转,平常她做的就是烧饭打饭给私塾里的学生们吃。

见李柳清淡定自若地和人家交谈,看来她们也是认识的,秦迪想着,没有发声。

“这位便是我家小姐秦迪了,之前和你们提起过的。”轻笑了一下,李柳清开始介绍起了秦迪。

附和着点了点头,“幸得先生指导,也望尔多多指教。”拱了下手算是跟那妇人打了声招呼混了个照面。

那人倒是真的豪爽,想必也是听过了秦迪在民间的坊间传言,半开玩笑地就说了起来,惹得在场的众人齐齐发笑。

好在是秦迪并不是在乎那么多的人,索性也是跟着笑了几声。

毕竟瞧女人那样子,倒也算是福相,明显是那种傻人有傻福也能够过得自在的,就是想有多大的成就是不太可能的了。

“那这些东西张氏你好生收着吧,权当是我家小姐的一点心意,那些瓜果也是待会给孩子们分些分了吧。”

指了下,李柳清还是说明了一下,不然她真怕这妇人不会处理,又或者说,处理得与她们想象的差别太大。

大手一挥,张氏大大咧咧地笑着保证,“放心吧,我现在就去做饭,那些瓜果保证切好让每个娃子都能吃上。”

话语中也满是笑意,对她来说其他的都不管用,就是这些实际的东西有用,尤其是吃的,她的爱好本来也就限于吃了。

看着张氏乐呵地拿了东西进了里边的灶房,秦迪随即也是让那些脚夫们可以回去了,她和李柳清则是慢慢悠悠地出了现在所在的屋子。

风吹过,带着孩子们的朗读声飘远,这种各司其职的状态倒是真挺不错的。

“先生,这儿,我想着,还是需要再建设建设,先生觉得呢?”流转的眸子望向了李柳清,秦迪的眼中似乎有小星星,让人觉得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关键的是,这也正呼应了她的内心想法。

轻轻一笑,其实她就知道秦迪要这么说,毕竟她也算是了解秦迪的性格,说来,她也是有私心的,这儿的状况她看在眼里却帮上忙,毕竟手上的钱也不多。

正如俗话所说,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她处于什么阶层她自己很明白,就是个简单的教书匠,哪有前者的能力,但是秦迪就不一样了。

这或许算是她的小心思吧,也不知秦迪是否看出,她的心中多少还是有点发虚。

扬眉笑着,秦迪看着李柳清的神情就知道,她这分明就是巴不得她早点说上这么一句呢,“噗嗤”一声,“那好,就这么说定了,这事就交给先生去沟通了。

他们若是想,自己呈交这儿的构建规划以及预算给我,我也不是白白投资,我希望,规划好之后,这儿还能随时扩建,毕竟未来不定,先生可明白我的意思?”

同样是未雨绸缪之人,见到秦迪如此神情状态,李柳清腼腆一笑,果真如她所料,被秦迪看出来了,但好在秦迪没有一丝责怪之意,反倒是表现得理解得很。

即刻应下,女人一直很是上道,“好的小姐,这事交由我来沟通,一定给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

对视一笑,两人间的默契不言而喻。

有的事情,不说破,其实便算是默许了。

......

繁华的街道上,秦迪让马车夫在这儿便把她给放了下来,同时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秦承。

那车夫则是打算继续驱车,毕竟还要按照李柳清的要求将她送到西田的造纸厂。

挥了挥手跟马车上的人道了声别,秦迪的发丝随着她的肢体摆动幅度微微地晃动着,她可是对这儿豆糕坊摊位上的糕点惦记得很呢。

估计不止是她,上次被她安利的应该都还想念着那味道呢。

摸了摸自己的荷包,银两绝对是带够了,愉快地哼起了小曲向着前边进发。

这回她非得把所有的摊位都逛个遍,但凡是她感兴趣的,绝对都要一一包下回去体验体验,毕竟这才是氪金人士的快乐啊。

只是,还没走几步秦迪就感到自己的视野里一道身影闪过,手上重量发生改变,眸子一转,那刚刚才拿在手上的荷包还没焐热呢,居然就不见了影子。

“???”立马转身望向了后边,“抓住那小偷!”

秦迪语气有点激动,手也跟着指了过去。

在她话音落下之前,秦承似乎就感受到了什么,就在他即将抓住那人之前,一阵清奇的桃花清香扑鼻而来。

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那破布衣裳的小偷就已经被一旁马车上跳下来的墨衣公子哥抓住了。

身子一僵,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那人,秦承默默地低下了头,手也不自觉地伸向了脸,确定了上边的面具还在之后才缓缓地放下了手。

而此时,秦迪也走了过来,他则是默默地、缓缓地退到了秦迪的身后。

但是,当然,众人的视线都没有注意到他,因为正是同时,马车的帘子一掀,一抹桃粉色的身影出现,众人的视线也都被那吸引了过去。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是什么绝色佳人之时,正主的脸露了出来,居然是一男子……

“钱多多,还不快点下来帮忙?”看着此时还在马车上的粉衣男子斯文条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裳,墨衣男子风流不羁的声音响起,颇有不满的味道。

轻抬了下眸子,钱多多显然是整理好了仪态,随即也是缓缓地从马车上下来。

而那破布衣裳、蓬头垢面的小偷还在挣扎着,乱糟糟的头发像是几个月没洗过了一样,怀里死死地抱着那个荷包,像极了那就是他的命。

“还不将东西交出来?”也不知道手上抓着的那人听不听得懂,墨衣男子说完,见那人没啥反应,随即也是直接将他那死死抱着的荷包给抽了出来,同时看向了迎面过来的秦迪。

神奇推荐位
  • 女主她只想挣功德

    女主她只想挣功德

    染柳 / 著

    刚重生成道观孤女时简,没想到就上演真千金回归戏码!接下来就是真假千金明争暗斗?   时简表示争是不可能争的,家人的宠爱已经是个成熟的宠爱了,要学会自己来到她身边。   她要争也是挣功德啊!   哪个枉死的鬼魂需要她,她就在哪里!

  • 肆意沦陷

    肆意沦陷

    子书简 / 著

    【社恐小怂包×爹系心理医生】 楚清甜暗恋秦野,他们已做三年邻居,本该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她一直有意避免与秦野碰面。 她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出门一趟如同作贼需要全副武装。 某次她戴着摩托车头盔被电梯里的小孩叫怪阿姨,后来她知道那小孩是秦野的侄子。 隔天,她走失的猫被秦野送回。 男人高大英俊,桃花眼潋滟无双,笑起来的样子撩人心弦。 他太好看了。 楚清甜瞬间开始焦虑、出汗,脸红心跳…… 男人风度翩翩,掏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擦拭她额上的汗,“我观察你很久了。” 她心跳节奏乱了。 直到男人将一张名片连同她的猫一起塞给她,笑容张扬有魅力,“我是心理医生,如果你想找人聊聊,联系我。” 楚清甜:“……” 不久,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到他的心理诊所。 然后,她的第一次牵手是他。 第一次拥抱是他。 第一次接吻是他。 往后的每个第一次都是他。 初体验时,他将她圈在臂弯里,黑眸深邃勾人,“有件事你还不知道。” “什么?” “你的猫不是走失,是我拐回家了。” 读者群:326643343

  • 大商小渔娘

    大商小渔娘

    风初袅 / 著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 开局破产继承老宅系统

    开局破产继承老宅系统

    花色妖娆 / 著

    无cp 以前沈洛禾只会对一件事感兴趣:赚钱养家! 如今沈洛禾依然只会对一件事感兴趣:带着一堆幼崽到不同的世界赚钱养家! 某一天得知家里公司被天凉破、无良父母跑了路的沈洛禾,卖了名下所有固定资产,背负着几千万巨债,灰溜溜的回到村里老宅,过起了有屋有田没有钱的苦逼生活。 然鹅,在一个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平静日子里,沈洛禾打开了老宅被敲响的小后门——面对那个持着滴血利器凶巴巴指着她,却腹响如雷的黑衣大侠,她默默的把自己吃了一半的炸酱面递了过去! 大侠:……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