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

新书已发《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书名: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作者:苏子欢|发布:2022-04-17 15:35:48|更新:2022-04-18 20:11:17| 字数:539字

新文《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已开,搜索苏子欢可看,求收藏和评论啊啊啊啊!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

江摇窈被男朋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个巴掌后,江家大小姐放出狠话:“她要是敢搞我,我就搞她哥!”

只要做了大哥的女人,以后就有大哥帮她撑腰,再不服气,不也得跪下来乖乖的喊她大嫂给她敬茶?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料一张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底下不但野,还很骚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醒来,看到他就睡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

江家没人敢再欺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哪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神奇推荐位
  • 厉少的小娇妻甜爆了

    厉少的小娇妻甜爆了

    轻舞 / 著

    (超甜宠文)她被人算计,误入他的房间,惹上了南城最尊贵最危险的男人! 从此高冷厉少开启了疯狂宠妻模式。 她喜欢拍戏,他便随手几十亿砸出去,国际名导,当红明星全都沦为她的陪衬! 厉大BOSS名言:“我厉南铖要宠的女人,谁敢有意见?” 某天,记者采访:“厉先生,你每天下班回去都做什么?” “陪老婆。” “厉先生,你平时的爱好是什么?” “陪老婆。” “厉先生,你觉得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陪老婆。” 传闻中冷血无情,万年冰块脸的高冷系超级大BOSS就是个炫妻狂魔,最大的爱好就是变着花样的宠老婆!

  •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苏斜里 / 著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 心动难挡

    心动难挡

    素人洋 / 著

    简介:[小太阳.漫画家女主vs高岭之花.骨科医生男主] 过完年的第二天,进入本命年的年余余仿佛霉神附体,先是在家崴了脚,误挂号成了有医院“一枝花”之称的骨科医生楚宥,没过多久又因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为左手骨折入院时,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岭之花狂热追求者”的标签。 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热追求者的年余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楚.高岭之花.宥:“哦,我信了!” -- 两人在一起后,年余余心虚不已,强烈要求地下恋情。 楚宥面上一本正经的答应下来,转手朋友圈官宣,恋情得以曝光。 围观群众激动呐喊:“就知道你们早已暗度陈仓!” -- 对于楚宥而言,年余余就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抹阳光,让他贫瘠的心房中,重新开出嫩芽。 To 年余余:当你出现,我愿意把自己折下来,送到你手中!——By楚宥 -- ps:男女主双c,1v1,5岁年龄差。 就是一个有点搞笑的温馨向小甜饼,欢迎入坑!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望月存雅 / 著

    他是商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众人皆怕他,只有少数人知道,沈大佬他……怕老婆! 沈大佬二十八岁以前,对女人嗤之以鼻,认为她们不过是无能,麻烦又虚伪的低等生物。 哪想一朝失策,他被低等生物钻了空子,心被拐走了。 后来的一次晚宴上,助理递来不小心摁下免提的电话,里面传来小女人奶凶的声音,“坏蛋,你再不早点回家陪我,我就不要你了!” 沈大佬变了脸色,立即起身往外走,并且愤怒的威胁:“林南薰,再敢说不要我试试,真以为我舍不得收拾你?” 一小时后,家中卧室,小女人将另外一只脚也放进他的怀里,软软的道,“这只脚也酸。” 男人面不改色的接过她的脚丫子,按了起来。 多年后,终于有人大着胆子问沈大佬,沈太太如此娇软,到底怕她什么? “怕她流泪,怕她受伤,更……怕她真不要我了。”正在给孩子换尿布的沈大佬语重心长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