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

051 理亏

书名: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作者:天泠|发布:2022-04-13 18:30:00|更新:2022-07-15 17:04:06| 字数:2175字

当消息传到京城时,楚祐大吃一惊。

他明明和南越人达成了协议,南越皇帝也在信中表示会派人来丹阳城与他详谈,在这个关键时刻,南越人竟突然翻脸了,不但纵火,甚至还暗杀了何知府,等于生生把丹阳城从他手中割走了。

事情发生时,楚翊也在丹阳城。

要说巧太过巧,但要说楚翊做了什么,又似乎没有什么线索足以验证这一点。

楚翊自回京后,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一直是一副病歪歪的样子,鲜少见外人,也就是几天前去过一趟靖王府。

袁哲也是若有所思,沉声道:“总之,大皇子活着就是威胁。”

楚祐沉默地微微颔首。

“殿下,要不要去看看大皇子这红颜知己是何人?”袁哲再次看向了楚翊身边那道影影绰绰的倩影,心道:大皇子已经十八岁了,若非在南越为质多年,早已成婚。

如同太后一直操心康王的亲事一样,皇帝也在考虑大皇子的婚事……

楚祐本来想说不必,他根本就没把一个区区女子放在眼里,可话到嘴边时,心中一动,觉得方才透过竹帘缝隙看到的侧影似乎有点眼熟。

他也再次仰首,锐利的视线投向了窗口那道朦胧的柔美侧脸。

那湘妃竹帘后的少女忽然将身体前倾,抬手把那道被挑起一半的竹帘又放下了。

这个动作让她的侧脸从竹帘后露了出来,清晰地映入了下方楚祐的眼中。

是她!楚祐的双眼猛然瞠大,难掩震惊之色。

“殿下,您认得这位姑娘?”袁哲从楚祐的表情中看出了异样。

楚祐:“……”

这是……

她为什么会和楚翊在一起?!

在靖王府发生的那些事,楚祐还记忆犹新。

本来,他可以让母后给他和嫆儿赐婚的,却被顾燕飞生生破坏了。

楚祐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关节咯咯作响,不由心生不宁。

顾燕飞一个乡野村妇,初来乍到,这两个天差地别的人到底是怎么搅合在一起的?!

这种摸不着底的感觉让楚祐十分厌恶,像是有什么事超出了他的掌控。

楚祐的眼眸阴晴不定,那落下的竹帘犹如一道门在他与袁哲眼前关闭了。

竹帘挡住窗外直刺而来的阳光,雅座内的顾燕飞觉得舒服多了,调了个闲适的坐姿。

掌柜小心翼翼地把七八个酒壶以及一干小碟子放到桌上,笑容可掬地连连躬身道:“这是姑娘点的酒,两位慢用。”

掌柜说完,就又利索地退出了雅座。

雅座内,各种酒香四溢,糅合成一种令人醺然欲醉的气味。

顾燕飞看着自己刚叫的这满桌酒水,眉眼微弯地撸了撸袖子,接着动作娴熟地把黄酒、蜂蜜水、玫瑰糖浆等调和在一起,将酒壶轻轻摇晃后,最后又往酒液中撒一些细碎的玫瑰花瓣,这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优雅流畅。

她从酒壶中倒了两杯酒,一杯给自己,另一杯则递给了楚翊,笑眯眯地说道:“试试,算是替我家晴光赔罪,我那天回去就把它指甲给剪了。”

她指指楚翊的袖口,意指晴光上次挠坏他袖口的事。

“……”楚翊几乎可以想象那只三花猫被剪指甲时惊骇到怀疑猫生的表情,轻笑出声。

他的笑声很悦耳,如同夏日过涧的溪流,轻轻地摩擦着人的耳膜,让人耳尖发痒。

楚翊抬手接过了酒杯,薄唇抿着杯口浅啜了一口,细细地品味着,愉悦的笑意染暖了他原本清冷的眉眼。

他喝得很慢,仿佛在品茗,相反,顾燕飞却粗率得很,潇洒地一口饮尽。

顾燕飞在一炷香后离开了琼芳斋,脸上带着三分淡淡的醺意,神清气爽。

难得出来一趟,她没有立刻就回侯府,沿着振华街闲逛起来。

上一世,她虽然在京城住了几年,但几乎没有出过侯府。

她手头有刚从马球赛赢的银子,一路逛,一路买,除了买了些点心、香囊、绢花外,还买了些朱砂、符纸、银针和药材才慢吞吞地踏上了归途。

等她回到定远侯府时,已近黄昏。

落日西沉,夕阳的余晖燃烧着天际的流云,染出一片姹紫嫣红的晚霞。

晚风呼啸作响,街道两边的梧桐叶在过去几天的连绵细雨中落尽,唯余荒芜的枝桠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

从角门进了侯府后,顾燕飞就看到外仪门处停了一辆双马翠盖珠缨八宝车。

顾燕飞不由顿足,视线在前方那辆华丽的马车上停顿了片刻。

这是英国公夫人的马车,上一世她就见过。

顾燕飞没说话,旁边的门房婆子注意到她的目光,笑容满面地说道:“二姑娘,英国公夫人半个时辰前来了。”

那婆子两眼放光,神情中透着一种奇异的亢奋。

顾燕飞迎着清冷的晚风往前走去,细碎的残叶残花扑面而至。

对于英国公夫人,顾燕飞并不陌生。

上辈子,她回到京城后,曾经和侯夫人王氏一起去过英国公府拜访,还记得英国公夫人对她百般的挑剔,对方那种轻蔑的眼神就像是针一样扎在她身上。

当时,英国公夫人几乎没正儿八经跟顾燕飞说过什么话,话都是跟王氏说的,话里话外地冷嘲热讽了一番:

一会儿说顾燕飞是个乡野丫头,言谈举止上不了台面;

一会儿说不知道顾燕飞过去这十四年经历了些什么;

一会儿又说顾燕飞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大字不识,将来怎么管家,怎么御下;

……

对方的那番话说得顾燕飞无地自容,真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往事再一次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中,如走马灯般闪过。

“二姑娘!”外仪门的另一边,传来一个略显激动的女声,也把顾燕飞从思绪中唤了回来。

后方的婆子一拍大腿道:“清霜姑娘等您好一会儿了。”

说话间,一个相貌秀美的青衣丫鬟从外仪门内朝顾燕飞走了过来,屈膝福了福道:“二姑娘,太夫人请姑娘过去一趟。”

顾燕飞停下了脚步,目光再次看向了几丈外那辆华贵无比的马车,漫天晚霞给马车蒙上了一层瑰丽的色彩。

英国公府在朝堂上炙手可热,如今的地位远超青黄不接的定远侯府,明明临时换人是侯府理亏在先,明明他们根本就看不上她,上一世,为什么还捏着鼻子应下婚事!

直到过了半年后,方家那边才随便找了个借口,以她在丹阳城曾与男子同车为由退了亲。

这些事顾燕飞至今也没想明白过。

神奇推荐位
  • 女主她只想挣功德

    女主她只想挣功德

    染柳 / 著

    刚重生成道观孤女时简,没想到就上演真千金回归戏码!接下来就是真假千金明争暗斗?   时简表示争是不可能争的,家人的宠爱已经是个成熟的宠爱了,要学会自己来到她身边。   她要争也是挣功德啊!   哪个枉死的鬼魂需要她,她就在哪里!

  •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一只小胖 / 著

    骆家塘村的骆闻谦是“名动”沂江县的年轻秀才,靠的不是年轻和秀才名头,而是克亲的名声。 陈家村的陈秀颜是远近闻名的美姑娘,可提起她众人议论更多的是她骄纵蠢笨的名声。 骄纵蠢笨,她不再是,她是身揣空间,从末日穿到这美好人间的幸运儿,意图在这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只是因为多看了在河里浮沉的骆闻谦一眼,然后一辈子赔进去了,两人的命运自此开始改写。 一个本是书中短命的“克亲秀才”,一个本是作天作地的妾侍,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人,成亲了! 一个扶摇直上成为肱骨权臣,一个妻凭夫贵成为坚强后盾。 一个多了个惧内的名声,一个被冠上了宠夫的头衔。

  • 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

    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

    崖上的太阳花 / 著

    上辈子作死的反派江小小重生回到了下乡当知青之前,这一次小可怜翻身智斗白莲花继母和继姐,好不容易带个金手指空间。 凭什么空间还可以共享? 她避之不及的上辈子高岭之草居然是空间的另一半主人…… 问题是有人种田,坐享其成的感觉还真不错。 男主是个劳碌命,女主妥妥的坐享其成。

  • 穿书八零:我成了极品家的福气包

    穿书八零:我成了极品家的福气包

    棒棒小可爱 / 著

    李家虚伪,顾家极品,该何去何从? 穿书年代文后的顾卿卿,果断选择了极品顾家收养! 村里人都可惜,四岁的小娃娃要被这家极品养歪咯。 谁知,这小女娃竟被成了这一家极品宠成了掌心宝! 不仅如此,锦鲤好运加持,这家极品的日子也越过越好了…… 街溜子爸在小卿卿的支持下成为了一个完美男人! 到处惹事、尖酸刻薄极品妈越变越好看,还成为了一个豆腐西施…… 别扭残疾大哥哥被培养成一个隐藏大佬! 毒舌咸鱼小哥哥被她用小鞭子赶着往前跑! —— 经年之后,顾卿卿频繁登上热搜。 中医大佬顾一平把自己的工资全部上交给妹妹? 火遍全球的大明星顾安竟然赚钱养土包子小妹? 黑粉想要扒出这个神秘的菟丝花妹妹,未曾想……她竟然是一针一绣走进世界的神秘设计师! 大哥:小妹,钱够花吗?不够我再支一点工资。 二哥:小卿卿,二哥这里钱最多,先花我的钱,你拿过去想干啥干啥! 宋总:两位大舅哥得排队,我家卿卿啥时候花我的钱再说吧! 卿卿:……这都开始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