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又逢君

第四十二章 祖孙(二)

书名:又逢君|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发布:2022-04-09 12:00:00|更新:2022-04-09 12:00:35| 字数:2022字

这一番话,如刀锋般锐利,刺进冯侍郎的心肺。

冯侍郎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抖动了几下。

他的记忆忽然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夜。

冯纶惨死的噩耗传到京城,冯夫人当场晕厥。他这个做父亲的,在书房里痛哭失声。虽然冯纶被过继给了弟弟,又在平江府祖宅长大。可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啊!

而且,冯纶天资出众,聪慧过人,科举得意。他一直以幼子为傲。

冯纶的死,定然和江南总督曹振脱不了干系。

一个曹振不可惧,可怕的是曹振是宫中曹贵妃的嫡亲胞弟,是慈宁宫曹太后的亲侄儿,也是汉王殿下的亲舅舅。

曹家出了一位太后一位贵妃,富贵至极,权势滔天。隆安帝对外家也十分亲近。曹氏一族,在朝中做官的不下二十多人。

这些曹家子弟,有外放做知府通判的,有的在京城六部当差。曹振官职最高,做着二品的江南总督。再加上宫中有太后贵妃撑腰,势力庞大。

这满朝文武,有敢招惹皇室宗亲的,却没人敢和曹家对上。更遑论他一个区区礼部右侍郎了。

他不能因为冯纶的死,让冯家上下一同跟着丧命。

这一桩命案,只能不了了之。背后的黑暗和庞大的内幕隐情,也只能随着冯纶一并迈入地下。

这三年来,他每次想起无辜枉死的儿子,就会来书房,将冯纶的信慢慢看一回。心痛一回难受一回,再将信放回匣子里锁好。

就连冯夫人也不知道。

他一个人独自藏着这个秘密,如饮一杯苦涩的黄莲。心中的痛苦,又有谁人知道?

这个混账丫头,凭什么张口就来指责他?

冯侍郎狠狠地盯着冯少君,将声音压低:“这桩命案,背后有重重隐情。你一个黄毛丫头懂什么!”

冯少君哂然冷笑,目光锐利如刀,洞悉冯侍郎心中所有的阴暗:“什么隐情,什么顾虑。伯祖父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无非是权衡利弊,压下命案,向曹家低头,苟且求生罢了。”

“哦,对了。伯祖父还擅长联姻结亲。”

“当年小姑母嫁给康郡王,伯祖父从四品郎中升到了三品侍郎。两年多前,又将少梅堂姐嫁给了跛腿的谢姐夫,和吏部尚书做了姻亲。”

“如今,巴巴地将我接回京城,又是想做什么?”

“莫非是相中了秦王府里那位病秧子小郡王,想将我这个孙女嫁给小郡王冲喜?”

“我父亲最后一封信中,央求伯祖父照看我。原来,伯祖父就是这么照看儿子的遗孤!”

冯侍郎:“……”

以冯侍郎之心黑脸厚,此时竟被冯少君讥讽得耳后发热。

再心狠无情的人,内心也有软弱之处。冯侍郎唯一的软肋,就是死去的儿子。

心中所有的阴暗算计,皆被揭穿。

这一刻,冯侍郎就像失了壳的蜗牛,脆弱又狼狈。

他甚至忘了追问冯少君为什么会知道他心中的盘算,软弱无力地为自己辩解:“秦王府的小郡王,确实自小病弱。不过,他是正经的天家皇孙,身份矜贵。”

“如果不是因为常年病弱,这样的亲事,哪里轮得到冯家。”

冯少君冷冷一笑:“是啊!我这么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能嫁到秦王府,那是前辈子烧了高香。便是一进门守活寡,日后随着小郡王殉葬,也是我的福气了。伯祖父,你说是也不是?”

冯侍郎无言以对。

他就是再无耻,也说不出“是”字。

烛火忽地跳跃了一下,在冯少君白皙的脸庞上投下一片阴影。

脸庞还是那样柔婉美丽,目光却如刀锋。这般鲜明的对比,令人心中莫名的生出寒意。

这绝不是什么听凭长辈摆布的柔弱孤女!

她是有备而来,要将冯家搅得天翻地覆!

冯侍郎有了这一层了悟,再看冯少君,已带上了戒备提防:“少君,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算你爹的命案别有内情,你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抗的姑娘家,能做什么?曹家根大枝深,我们冯家根本招惹不起。”

“你有什么心思,速速收起来。千万别连累了冯家老少!”

说到后来,腰杆渐渐挺直,声音也愈发铿锵有力:“我是对不起你爹。可我不仅有你爹一个儿子,我还有长子次子长女次女,还有一堆儿孙。”

“当年我屡次写信劝他罢手,和光同尘。他性情执拗,听不进去。结果招来杀身之祸。”

“他一闭眼死了。我因为他被人轻视小瞧,被曹家试探刁难,处境艰难。我将少梅嫁去谢家,和吏部尚书府结亲,为的是什么?”

“唯有我在朝堂安稳,冯家上下才能有好日子过!”

冯少君嗤笑一声:“是,伯祖父卖女求荣是逼不得已,将孙女嫁给一个跛子,也是被逼无奈。”

“想将我嫁进秦王府,也绝不是为了攀龙附凤。一切都是被逼的。”

冯侍郎被讥讽得老脸发烫。

事实摆在眼前,所有辩驳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索性倒打一耙:“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冯少君目光微凉:“我如何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颗棋子既不听话,也不好摆布。”

“现在,伯祖父打算拿我怎么办?”

冯侍郎的脸皮又老又厚,这般难堪了,竟还能挤得出笑容来:“是伯祖父错了。伯祖父向你陪个不是。”

“你今日大闹赏花宴,让冯家跟着出丑。亲事是肯定不成了。你心头这口恶气也该出得差不多了吧!”

“少君,一笔写不出两个冯字。你想喊伯祖父由着你,可你心里清楚,我是你嫡亲的祖父。你父母皆身亡,崔家是外家,你的亲事,终需冯家做主。”

“冯家好了,你这个冯家姑娘才能嫁得好。日后到了夫家,才有娘家可依靠。”

“你听祖父的话,速速让郑妈妈回来,将那些信都烧掉。”

“以后,我们一家人关起门来好生过日子。祖父一定为你挑一门好亲事,让你嫁一个如意夫婿。”

神奇推荐位
  • 把云娇

    把云娇

    青丝霓裳 / 著

    新书《小神仙,请留步》已开,请多支持! 自外祖家归来,云娇一直活的谨小慎微,她只想自己同生母钱姨娘能在这吃人的后宅之中安生的活下去,可偏生有人不遂她的愿,害她亲娘一尸两命。 杀母之仇,锥心刻骨,血债血偿,不死不休! …… 那少年郎推门而入,满面和煦的笑,带着磊落不羁的少年意气,一如从前。 他张开双臂柔声唤她:“小九。” 她吃了酒,醉眼朦胧的抬头,跌跌撞撞的扑进他怀中,哽咽着锤他胸膛:“你还知道回来,我真以为你死了……” …… 成亲后。 饭桌前,她一手托腮笑看着他:“你嫂嫂方才那是话中有话呢。” “怎么说?”他眼中闪过点点笑意,明知道她意有所指,却还很是配合的问了一句。 她抿唇一笑,将另一侧的酒盏推到他跟前,强忍笑意学着忸怩道:“小叔若是有心,便饮了这半盏残酒。” 他一怔,笑着伸手去捉她:“好你个把小九,你如今是什么话都敢说了。” 她早有防备,哈哈笑着躲开,跑到门边得意的回头看他。 他端起她的酒盏仰头一饮而尽,眼神熠熠的瞧着她:“旁人的酒我可不吃。” 只留待满饮她这一盏。 …… 注:本文无金手指,不穿越不重生土著女主,前期非爽文,后期甜蜜蜜,不喜勿点。 本书首发起点女频,请支持正版。

  •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夏虫语 / 著

    温黄穿越到古代后,嫁了个特别厉害的夫君。 京都第一美,第一强,皇帝亲外孙,还是本届探花郎! 温黄心头那个美滋滋儿,摩拳擦掌,干劲满满,准备奋斗个一品诰命,儿孙满堂! 结果……他不近女色。 温黄旁敲侧击,内涵暗示,他只无动于衷,还要求分床! 温黄怒了。 她是百亿CEO,角逐世界五百强! 种种手段向他施压,温黄霸气表示,谁也别想扼杀本姑娘的理想! 夫君魅惑人心淡淡一笑,除非枯木能逢春,咸鱼能翻身,否则,你休想。 温黄冷哼。 想搞我?你等着,我可以的! …… 后来,生了好几个,温黄才知道, 他踏马装的。 从她十五岁开始,他就挖空心思编织情网,等着她往上撞……

  • 墨桑

    墨桑

    闲听落花 / 著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看看。 心狠手辣的李桑柔,遇到骄横跋扈的顾晞,就像王八看绿豆……

  • 簪星

    簪星

    千山茶客 / 著

    社畜杨簪星在连续五天熬夜加班后,穿进了自己上个月看的一本古早男频修仙爽文里,并成功当上了出场三千字就因陷害男主青梅竹马被男主一掌轰死的炮灰女配。 杨簪星:有事吗??? 熟知剧情的社畜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我命由我不由天哈! 然而..... 四十年前的妖鲛归来复仇,秘境中遗留下的神女遗迹,凋零的蛇巫一族再现人间,更有传说中的神剑重见天日...... 老天爷是不是玩不起?? 面对逐渐升级的剧情难度,簪星只有一个目的——苟到大结局。 ——天命,是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事,不管你怎么挣扎,结局都不会改变。 ——我偏要改变。 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原著的故事,口是心非臭屁小师叔x努力苟到结局大师侄,女主有金手指,请支持正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