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催昭嫁

五十章 各有打算

书名:催昭嫁|作者:酷美人|发布:2022-03-04 18:08:00|更新:2022-03-12 16:56:25| 字数:2004字

慕昭昭心里一琢磨,就想到面前这哪怕是笑着,也难掩倨傲的柳太太十有八九是孟誉的前丈母娘。

她当初可是追问了孟誉不少孟家的事情,不仅是他儿子的性情,还是他原先太太是为什么去世的。

真的是恨不得追问人家祖宗九代。

因此慕昭昭就记得孟誉亡妻就是姓柳的,立马就怀疑自家马车出事都是人家搞得鬼。

要不然好好的马车怎么会怎么巧,就在碰到柳家马车就出事了。

这样一想,她恨不得让这老太太马车也翻一下,看她还能不能笑的出来,心里就对柳老太太提防起来。

不过小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柳太太先闲话几句,又用恨不得把她给夸到天上去的语气夸她长得好,见她一脸惊艳羡慕的看着马车四周,就觉得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

柳太太又给她一串红玛瑙手串,说是自己给她的见面礼。

慕昭昭那眼睛就恨不得黏在手串上,假惺惺的推辞了一下,就在柳太太的坚持下立马收下红玛瑙手串戴在自己的手腕上,难掩喜悦的观赏摩挲,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柳太太觉得这小门小户出来的姑娘真的是眼皮子浅的没眼看,连自己身边的大丫头也比她强,真不明白孟誉看上她娘哪点?

难不成真的是鬼迷心窍了?

柳太太就慈眉善目的问她:“我以前怎么没有在孟家看见过你?”

慕昭昭眉眼含笑,显得天真烂漫:“太太,我们才来京城,咱们之前怎么可能见过面呢?”

“哦!”柳太太就顺势问:“那你们是来投亲的吗?”

慕昭昭很乖巧的点头:“是啊!我们老家离京城可远了,”

柳太太递给她一个桔子,又一脸和蔼的继续问:“你们一家子都来了吗?”

慕昭昭就露出一脸委屈:“不是,就我和娘来京城了!”

不用柳太太继续问,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亲爹因为娘生不出儿子,就和娘合离了的事情说了。

又说自己是因为爹想把自己嫁给个半老头子,自己不甘心,这才跟着娘来京城。

最后还一脸娇羞的道:“幸好我们来京城了,我娘能再嫁,我也能找个好人家…”

柳太太还真的不觉得眼前这盯着自己头上金掐丝点翠金簪不眨眼的小姑娘会骗自己。

主要是慕昭昭表现的太自然,就像是因为收到太贵重的礼物,就把柳太太当成了大好人。

柳太太确实是收到亲家母的信,知道女婿要娶个合离的女子。

她心里很是恼火,自家小四虽然是庶出的,可也能算的上是年轻貌美。

但是孟誉就像是瞎了眼,宁愿娶个合离的妇人,也不愿娶自家庶女,这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琢磨着怎么拆散他们。

不过柳老爷倒是劝住了她,觉得先打探一下,毕竟小四还可以用来联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也能替自己的儿子铺路。

柳太太就被自家男人劝住了,让人盯着蒋青家,等她们出来了就动手。

不过她原本的打算是把马车弄翻了,主要是想私底下先接触一下孟誉想娶的女人。

但是没料到于婉娘受伤了,不过这小的更好糊弄,自己把想知道的都知道了。

柳太太嫌弃的瞄了眼剥着桔子吃的津津有味的慕昭昭,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反过来也是有其女必有其母。

之前那个孟誉想娶的女人来给自己道谢的时候,自己也仔细看了几眼,还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引人瞩目的地方。

要是孟誉娶了她也好,自己就不用担心她能生出一儿半女来个自己的外孙争宠。

她心里有点怀疑孟誉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要不然他怎么会放着那么多名门贵女不娶,偏偏要娶一个生不出儿子被休的女人呢?

不怪柳太太想的这么美,主要是她女儿还在世的时候,在她面前都是说孟誉对自己有多好,有多听话,有多黏着她。

最后她都实在是受不了了,还让自己给她找来两貌美的女子给孟誉当通房。

免得孟誉缠着她不放。

后来女儿去世了,孟誉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娶,那肯定是因为惦记着自己去世的女儿啊。

慕昭昭也不客气的连吃了三个桔子,又吃了大半盘葡萄。

这大过年的,京城什么东西都贵,特别是水果的价格那真的是翻了两倍。

蒋家倒也在过年前采买了不少,不过这葡萄现在能有实在是难得,她绝对不是贪吃,而是为了让老太太觉得自己是没心眼的吃货。

只求这自以为是的太太知道了自家母女俩的底细后,不会再自作聪明的再来个什么偶遇。

等马车来到孟家大门口,服侍的婆子先掀开车帘,利索的下了马车后,才搀扶柳太太下了马车。

就没再管还没下马车的慕昭昭。

幸好慕昭昭也明白自己的脸没那么大,自己踏着下马凳下来,抬眼瞧了眼那刻着‘‘孟府’的牌匾。

门口有个穿着枣红色袄裙,发间用金簪挽着,很是干净体面的婆子迎上来给柳老太太福身问安:“柳太太您来了,我家太太盼着您,遣老奴在这候着呢!”

她说完瞄了眼慕昭昭,心里有点疑惑,这跟着下马车的姑娘挽了个双螺髻,穿着玫红绣兰草的对襟棉绫褙子,下着粉色百褶裙,眉眼含笑,手里还捧着个红木盒子,看着倒也算是个娇软可爱的姑娘。

不过明显不是柳家的两位小姐,看着这打扮也不像是丫鬟,陈妈妈一时之间也猜不透对方的身份,干脆冲跟着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苏叶就上前给慕昭昭行礼:“苏叶给小姐请安。”

慕昭昭也明白对方不认识自己,见她穿着打扮不像是一般的小丫鬟,就把帖子给她,浅浅一笑:“不必多礼,我来给太太请安。”

“请慕小姐随奴婢来!”苏叶一看帖子就明白自己接到了主子想见的人,令她不解的是太太想见的是人家娘,怎么来的却是女儿?

神奇推荐位
  • 她靠摆摊火了

    她靠摆摊火了

    看水是水 / 著

    明家长孙明旬相貌英俊,脾气温和,在生意场上所向披靡,他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身体弱。 据闻明家请过数位天师为明旬续命,皆无功而返。 整个上京的人都知道明家大公子活不过二十九。 明旬今年已经二十八。 众人都等着明家的噩耗。 。。。。。。 直到过了二十一岁的命劫,时落才被师父赶下山,临走前,师父还交给她个任务,让她去明家,送明家大公子最后一程,尽量让他减少些痛苦。 后来,明旬在万众瞩目中活到了二十九。 再后来,明旬在万分复杂的视线中活到了三十。 最后,明家公子还是英俊,脾气温和,生意场上无人能敌,身体却越来越好。 。。。。。。 明旬活了,时落火了。

  •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一只小胖 / 著

    骆家塘村的骆闻谦是“名动”沂江县的年轻秀才,靠的不是年轻和秀才名头,而是克亲的名声。 陈家村的陈秀颜是远近闻名的美姑娘,可提起她众人议论更多的是她骄纵蠢笨的名声。 骄纵蠢笨,她不再是,她是身揣空间,从末日穿到这美好人间的幸运儿,意图在这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只是因为多看了在河里浮沉的骆闻谦一眼,然后一辈子赔进去了,两人的命运自此开始改写。 一个本是书中短命的“克亲秀才”,一个本是作天作地的妾侍,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人,成亲了! 一个扶摇直上成为肱骨权臣,一个妻凭夫贵成为坚强后盾。 一个多了个惧内的名声,一个被冠上了宠夫的头衔。

  • 战朱门

    战朱门

    芭蕉夜喜雨 / 著

    开局一艘小破船,全家蜗居船上,漏风又漏雨。 霍惜半点不慌,卯着劲划着小破船就开始发家致富。一不留神就成了江南巨富。 是时候回京报仇夺回身份了。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某腹黑:一个人未免寂寞,带上我呗? 霍惜杏眼圆瞪:你赶紧交了谢金走人!别耽误我给人套麻袋。 某腹黑:就不走。救命之恩岂敢儿戏?自当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任凭驱使。 霍惜:哈?一起套麻袋? 某腹黑:走!

  •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夏虫语 / 著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