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新书上传:《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

书名: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作者:天泠|发布:2022-03-04 14:00:00|更新:2022-03-04 14:00:01| 字数:305字

休息了半年,我回来了!

新书《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搜索书名或者点击主页的作者名就能找到。

文案

顾燕飞重生了。

上辈子,她死后才发现自己是一本真假千金文里的真千金,身为侯府嫡女,却遭人恶意调包,长于卑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炮灰。

原女主假千金是气运之女,鸠占鹊巢,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顾家人的眼珠子、心头肉,踩着她顾燕飞的血肉尊荣一生。

那一世,顾燕飞活得不明不白,死得不明不白。

死后,她转世到了修真界,成为一名医修,不想,修行了两百年后,却被一道天雷劈回了上辈子。

回到了真假千金身世大白的时候。

真千金归来,侯府上下皆笑她胸无点墨、草包一个,不配与人美心善、惊世脱俗的假千金相提并论。

却不知如今的顾燕飞已是满级重生!

神奇推荐位
  •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伊人为花 / 著

    《重生后,裴九爷养崽翻车了》新书即将上线,欢迎收藏 前世,秦阮深陷家族内斗,被人陷害至死,死不瞑目。 重生归来,她手握孕单,扶着腰来到京城名门望族霍家门外。 霍家嫡孙霍三爷,传闻他杀伐果断,冷艳高贵,喜怒无常,薄情寡义。 三爷要娶妻了,对方是秦家找回来的私生女。 此消息一出,满京城都炸开了锅! 没人相信,一个私生女坐得稳霍家主母之位,所有人都等着他们离婚。 秦阮凭借重生异能术,在天桥底下摆起了摊,搅得京城各大势力重新洗牌。 霍家第四代金孙,更是从秦阮肚子里爬出来。 她真实身份逐渐揭晓,一时间再无人小觑。 一年又一年过去,秦阮跟霍三爷不仅没离婚,还日常撒狗粮。 所有人都开始摔碗,这碗狗粮他们吃撑了! —— 小剧场: 秦阮:“小哥,你命中犯桃花,近日恐有血光之灾。” 知名影帝嗤之以鼻,转身离去。 当晚,影帝满身狼狈,求到秦阮跟前:“秦小姐,救我!” 秦阮:“这位老板,我看你黑气缠身,怕是命不久矣。” 商界巨鳄闻言,气得差点掀翻她摊子。 不过两日,大佬跪在秦阮身前,求大师救命! 从此,业界新贵到世家名门望族,纷纷将秦阮奉为座上宾。 —— 本书又名《满级大佬重生归来,超A!》,《霍三爷今天又醋了》

  • 锦绣医女: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

    锦绣医女: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

    秋烟冉冉 / 著

      庐陵王府全家被贬到穷山沟受苦役!皇帝希望他们一家自生自灭。   饿死是不可能饿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   混沌小郡主李玉竹,摇身一变成小辣椒。谁不干活就饿着谁,一顿不够饿两顿。   不到半月,一家子老老实实干起活来。   没钱,全家一起上阵赚钱。   没房,自己造。   没田,自己开荒。   靠着穿越带来的医术,李玉竹带着全家摆脱了饥荒。   至于亲事么,李玉竹表示不担心。   她拽过邻居少年:你跟了我这么久,就不表个态?

  • 重生妖女策天下

    重生妖女策天下

    会云珠 / 著

      她是侯门嫡女,绝世容颜令天下倾倒,身怀异香令神鬼艳羡。   静王曾言:“浅浅,我为王,你为后,废除六宫,一世一双人。”   一句谎话,便让云卿浅用忠勇侯府上上下下七十三口的鲜血,为静王洗濯了成王之路。    不曾想静王黄袍加身之时,便是她噩梦开始之日。   静王又言:“妖女,你不是喜欢男人么,那么从今日开始,朕,就成全你!”   云卿浅死前泣血:“若有来世,我踏破江山,定拉你共赴黄泉!”   ——   一朝重生,悲剧未生,亲人尚在,云卿浅感谢苍天,给她改变悲剧的机会。   亲戚设计,渣男求娶,圈套来袭。   她将计就计,釜底抽薪,化险为夷。   从不出深闺的大小姐,变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京城第一人。   然而就在一切尽在掌控的时候,偏偏出现一个她完全无法捉摸的意外。   ——   威武侯府小侯爷穆容渊,纨绔不羁,不务正业,毫无建树,恃美行凶!   传闻穆小侯爷有三大缺点,美似女,恶似魔,人不羁!   传闻穆小侯爷有三大嗜好,观棋,看戏,赏美!   然而却在遇到云卿浅之后,把三大嗜好改成一个——拆台!   ——   云卿浅恼怒:“小侯爷为何处处纠缠?”   穆容渊邪佞:“因为……你闻起来香香的。”   ——   推荐新文《王妃人狠话不多》   推荐完结文《绝色毒妃之冷面寒王傲娇宠》

  • 傅爷的王牌傲妻

    傅爷的王牌傲妻

    悠哉依然 / 著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 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 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 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 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 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 温黎收拾行李搬出慕家两个月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 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 两个月的时间,新闻爆出一张照片,南家养子和慕家找回来的女儿半搂半抱,举止亲昵。 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 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 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 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 “走吧拖油瓶……” 【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