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世子殿下有病得治

第85章:构陷

书名:世子殿下有病得治|作者:月出天子|发布:2021-12-30 22:45:58|更新:2021-12-31 13:59:09| 字数:2193字

纵火烧卷宗的是一名瘦小的太监,名为文渊,顾九昭听到这个名字就大概猜测到指使他的人是谁了。

原著中郭甄为讨太子欢心,有意收买了宫中太监,因为官职不高,只能寻些品级底的太监当探子,文渊是其中最卖力的狗腿子,几乎对郭甄言听必行。

他只当郭甄气性浮躁,晾些时日等郭甄受不住心虚,再推波助澜一番,郭甄必然会暗中动手脚,不想这郭甄比他想象中更加没用,不过几日功夫就沉不住气。

也罢,反正此次郭甄逃不过,只要达成目的就好,过程如何不重要。

如他所料,文渊经不住拷问,很快便供出了郭甄。

承德帝勃然大怒,阴鸷地看着急急忙忙出来澄清的郭甄,俨然定了郭甄的罪,饶是郭甄如何费尽三寸不烂之舌都洗不清。

“枉费朕信任你,将今年的会试交给你一人督办,你居然徇私枉法,背着朕结党营私,借科考安插自己的亲信?”

承德帝怒声呵斥,郭甄为官数载,自然能从帝王的脸色和语气中辨识出局势,眼下皇帝已经定了他的罪,他多说无用。

“你说,这名单里有哪些是你拉帮结派点进来的人?”

承德帝劈手夺走风萧野捧着的录取名册,用力摔在郭甄面前。

郭甄身子不住发抖,缓缓抬头看向李文书,似有难言之隐。

云齐修见势,眉心猝然锁紧,看了眼太子,料想这废物办砸了事怕是要攀扯太子,忙站出来进言,“圣人,郭甄利用职权之便污了我朝科考制度,罪不可赦,应当立即下大狱,处以极刑!”

郭甄浑身一震,面上闪过一瞬煞白,“我是授太子之命,圣人,微臣不过四品小官,太子拿权势…”

“你不要血口喷人!”李文书抢断郭甄的话,红着眼斥道,“本宫何曾授意过你,不要事情败露就撕咬本宫!”

李文书回头去看承德帝,触及到那愠怒的眼,李文书头皮发麻,屈膝跪下去,“父皇,儿臣冤枉,定是他受了旁人指使构陷儿臣,请父皇明鉴。”

郭甄蓦地发出一声冷笑,“太子敢做不敢当?那日你府中门客伯言君亲自寻我谈话,暗示我毁了卷宗自保,若没有太子授意,伯言那小儿能上我府里传话?”

“伯言确实是本宫收的门客,但本宫近日都在宫中陪母后,根本无心理会科考之事!”李文书顿了一会儿,猛然醒过来,“父皇,定是那伯言君陷害儿臣,儿臣是清白的。”

听到这儿,顾九昭连连摇头,心叹这个李文书真没有半点堪当帝王的资本,能力不足倒也罢了,说话居然也不过大脑,智商堪忧啊!

承德帝正在气头上,李文书一番辩解成功激怒了帝王,话音刚落就被扬手狠狠扇了一巴掌,“混账东西!门客是你自己收的,事情败露还想推罪给旁人,朕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愚蠢的儿子!”

“圣人息怒,文书不是…”

云皇后领着众宫人跪下,神情惶恐,可盛怒之下的帝王此刻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同太子亲厚的人,强硬地打断了皇后的求情,“太子犯错,你这个做母后的难辞其咎,不要再为他说话。还有你,云齐修,你身为太子老师,应该避嫌为上。来人呐,太子勾结礼部侍郎郭甄,蓄意结党营私,都给朕押进大狱听候发落!”

云齐修跪定,双手伏地静默不语。

局势逐渐脱离顾九昭预料,他原本还想着暗地里推波助澜的人是用什么手段才推动郭甄的,结果却牵连到了李文书,看着李文书被侍卫押走,他忽觉得有些闷堵。

李文书除了笨些,性子娇纵些。其实人还是老实憨厚的,如今被人构陷无辜受罪,着实可怜。

花灯宴作废,顾九昭满怀心事从宫中出来,在马车边等候的风泽迎过来,将披风披在他身上,“世子,属下听闻宫中有异变,可是计划有误?”

顾九昭拉住带子,骨节分明的手捻着细带缠绕打结,淡淡地说,“有人比我们先动手,太子无辜受牵连,进了大狱。”

风泽讶然,“圣人向来不喜云党,会不会是圣人授意?”

顾九昭瞥见有人在附近,举手示意风泽安静,风泽后知后觉,不着痕迹地看了不远处的女子一眼,福身退后。

女子见主仆二人分开,紧了紧交握的双手,咬着唇走过来。

顾九昭侧过身子,衣袍似云墨,剑眉入鬓眼眸深邃多情,身形如山岳挺拔修长,目光淡然疏离。

“相府云篱落见过襄世子。”

云篱落婉约俯身行礼,他们不过和离半载,再度聚在一处,却陌生无比。

顾九昭客气地问,“云小姐找我有何事?”

云篱落还和从前一般胆小怯弱,不敢直视顾九昭的面容,即便她知晓这个男子容貌俊逸,长得并不可怕,也不敢轻易直视,因为在她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里,女子生来比男子卑贱,直视男子面容乃是大不敬。

“我…我心中一直有一个问题,想世子亲口回答。”云篱落攥紧手帕,束手束脚,甚是紧张局促。

顾九昭嗯了一声,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云篱落扭捏半天,终于问了出来,“世子可曾爱过我?”

顾九昭腹诽,果然古往今来女人都爱计较这些问题,可他不是优柔寡断的渣男,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快刀斩乱麻。

“不曾。”

顾九昭冷冷丢下两个字,不看云篱落受伤怔忡的表情,唤了风泽搬来木梯,兀自登上马车弓腰钻进车厢。

风泽坐到马车前面,看了眼梨花带雨的美人,忍不住连连摇头。

世子也真是的,说话这么伤人,也不知道委婉些。

到了王府,杨信眼巴巴地在正门前等候,看见挂着王府标志的马车驶近,清冷的面容立马春暖花开,快步下了台阶迎接。

风泽和他对视一眼,跳到平地,将木梯摆好。

杨信凑到马车边,伸手搀扶顾九昭递出来的手,“世子,四公子来了,正在勤阁里等世子回去呢。”

季玮姒终于肯搬进王府了,若是前些日子,顾九昭听到这个消息会特别开心,可经历了今晚李文书的事,顾九昭心里有结,实在没心情高兴。

杨信见他没反应,微微愕然,“四公子就在府中,世子怎么不开心?”

顾九昭摘下披风放到杨信手中,薄唇微启,面无表情道,“你们不必跟来伺候,早些歇息。”

说罢,顾九昭大步流星走在前头,留下杨信和风泽面面相觑。

神奇推荐位
  • 鬼才玄门少女

    鬼才玄门少女

    白玉公子 / 著

    (新书《玄门小娇娇白天扮乖,晚上禁撩!》已发布!) 天才少女除魔卫道多年,突然收到一本神秘的结婚证,懵了。 她和那个男人结了婚,什么时候的事? 谁知那个男人半夜找上门。 “你……你是……?!”少女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夫人,从此邪祟再也不敢靠近她。 被宠到失业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老公,我要除魔卫道,我要离婚!” 男人不依,世界上的邪祟都让她清理干净了,那他这个黑暗之王还当来做什么?

  • 疯批小娇娇在偏执指挥官怀里撒野

    疯批小娇娇在偏执指挥官怀里撒野

    绛晗 / 著

    “阮阮,别想离开我。” 薄凉的唇落在她眼尾,苏阮才意识到自己真的重生了…… 前世,她信了渣男贱女,最后被推入虫族,不得好死,而自己一直厌恶的那个男人,却始终如一,爱着她死后残破的身体。 * 这世: “阮阮,有人害你?那我把他们都杀了。” “阮阮,你只能是我的。” “阮阮,求你,不要离开我……” 联邦帝国最高指挥官陆时年,千方百计想将她拷在身边。 本以为重生之后这个偏执成瘾的指挥官只有冷冰冰的牵手,可谁来告诉她,那个每天晚上缠着自己头顶毛茸茸的狼耳呜咽着的“大狗狗”真的是星际最高指挥官陆时年? “阮阮,想要亲亲。” “阮阮,抱抱我。” “阮阮,你怎么又不理我,呜呜。” …… 星际时代,以强为尊,3S的陆时年更是强者中的强者。 可偏偏受返祖现象所桎梏,每隔一段时间会不受控制的出现返祖现象,突然冒出来的狼耳,多出来的尾巴,都与陆指挥官形象不符。 从此,为了维持他冷冰冰的高大形象,苏阮捂住陆指挥官的小耳朵,不断努力! * 星网盛传,苏阮当众逃婚打了陆时年的脸,定会被他嫌弃厌恶。 可后来,在某毕业典礼上,有人看到那个向来禁欲清冷的陆指挥官将苏阮抵在墙上,眼尾发红,声音委屈,“阮阮,亲亲。”

  • 龙君苏醒在星际

    龙君苏醒在星际

    绯月天歌 / 著

    四海龙君龙玖从漫长的沉睡中被强行唤醒,醒来后不仅要完成唤醒人的最后遗愿,还糟心的发现她的龙珠丢了。 为了完成唤醒人的遗愿并找回她丢失的龙珠,龙玖只能走出空荡荡的龙洞被迫进入人类世界。 然而------ 外面的世界已经变的令龙震惊不已。 人类居然进入了星际时代?!! 而更令龙玖震惊的是----- 神界也消失了! 连同神界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族人!!! 一觉醒来变成孤家寡龙的龙玖满脸懵逼,她居然成了大星际时代中的最后一条真龙! 【看似暴躁神秘,实际又皮又奶的真.皮皮龙女主VS人前绅士温和犹如高岭之花,人后疯得一批的疯批太子男主】

  •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拾筝 / 著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