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清穿之九爷娇宠侧福晋

第62章 被打

书名:清穿之九爷娇宠侧福晋|作者:杨家小棉羊|发布:2021-12-13 00:02:00|更新:2021-12-13 11:46:26| 字数:2072字

“九弟这是说的什么话!哥哥从来不敢想那个位置!”

八爷心尖一抖,只要是个皇子,大都想过自己坐上那把龙椅。

八爷自然也想过。而且如今太子被废,直郡王眼看着也不成器了。

正是自己最好的时候。

可是如今九爷的一番话。叫八爷醍醐灌顶。

彻底冷静下来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后怕。

这皇位的诱惑,实在是太太大了。

若是九爷今儿不提醒,八爷很有可能就走上了直郡王的老路了。

“八哥晓得轻重就好!”

九爷点点头,两人之前有一瞬间的沉默。

之后九爷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忙开口说到!

“八哥可还记得张明德此人?”

八爷被撸爵位,一半和这个人分不开!

“九弟也知道此人?”

八爷忙问道!

张明德可是出了名算命先生,八爷之前听直郡王说起过,就在前不久,还将人请到了府里。

那句“位及至尊”,八爷也听说了。

这才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皇阿玛八岁登基,八哥可知为什么?”

九爷没有明说,而是问八爷。

“因为当年顺治爷骤然崩逝,皇阿玛在孝庄皇太后的扶持下,即位登基。”

八爷怎会不知这些。只是疑惑,九爷为什么提起这事。这和张明德有什么关系。

“顺治爷一生无病无灾,怎么可能骤然崩逝!”

九爷皱眉,心知这缘由也就只有孝庄皇太后知道了。

“当年传闻,顺治爷因为董鄂妃之死,过于伤心,又有和尚进言,说顺治爷红尘以断,是时候遁入空门!”

八爷想起外面的传言,但也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此传言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也因此,皇阿玛最厌恶那些怪力乱神之说!”

这也就是为什么,上一世康熙爷一听说算命的说八爷命格好,如此动怒的原因。

自己的阿玛被这些和尚教唆,削发为僧,如今儿子又被算命的挑拨,想要窃取皇位。

康熙爷怎么能不生气!

最后那张明德被千刀万剐。

八爷也因此好不到哪去。

“那依九弟的意思?”

八爷心里猛地升起一股寒气,那张明德如今还被他供在府里呢!

若是皇阿玛知道了此事,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八哥只管将人绑了送去奉天府,叫人知道,八哥是不信这些的!”

九爷想着,要是后面直郡王真糊涂了,那么起码八爷还有说辞。

“如此甚好,九弟可真是八哥的救星啊!”

八爷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九爷,惟有自己真心实意的一句感谢了。

毕竟八爷有的,九爷也不缺。

“弟弟不敢,八哥还是快些回去处理事要紧。”

九爷摆摆手,示意八爷快些回去!

八爷点头,一拱手,之后扬鞭而去。

九爷这会才得了空,慢悠悠的骑着马,逛着街。

可九爷不知,自己也有倒霉的时候。

当天晚一些的时候,九爷去了时筠那里!

可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宫里就来人了。

至于是什么事,来人没说,九爷顿时感觉大事不妙。

可是他细想之后,也没想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好跟着小太监进了宫。

在进宫之前,九爷还安慰时筠,他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就叫时筠早点歇着,别等他了。

时筠也应了,睡到半夜的时候。

时筠被惊醒了。

“格格,不好了!”

今儿晚上是碧玺伺候的!

此时时筠迷迷蒙蒙的,碧玺一手拿着烛台,一边唤醒时筠。

“怎么了?”

时筠睁开眼睛,可是意识还是模糊的!

毕竟她这人睡觉比较沉,睡着了就很难清醒。

“主子爷回来了!”

碧玺说到!

“哦!”

时筠眨巴眨眼睛,随即又闭上了,回来了就回来了,没来她这里,那么定然在前院休息。

最不济就是在福晋那里。反正不可能去刘氏那里的!

“主子爷是被宫里的奴才抬回来的!”

碧玺都着急了,自家格格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

“为什么不走回来?”

时筠本来就迷糊,心想九爷一个大男人,还被抬回来。

可是这话说完时筠就懵了,也彻底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

时筠使劲揉了揉眼睛,好叫自己清醒一点!

“奴才不知,只说主子爷被皇上打了,路上又吹了风,这会昏迷不醒!”

被打之后本就容易发热,这一路上在吹着冷风,可不就烧过去了。

“快,给我更衣,我过去看看!”

九爷病了,整个府的女眷都要到前面侍疾的!

而且九爷那么疼爱时筠,她不去都说不过去。

时筠到的时候!

正院里已经灯火通明了。

府里的女眷都在这里了,就连同样病着的完颜氏也来了。

飘飘欲坠的身子,得亏有一旁的青霜扶着。

刘氏,郎氏,陈氏她们这些侍妾也都来了。

还有几张生面孔,时筠没有见过。估计是九爷的一些侍妾吧!

“奴才给福晋请安!”

房门外面站着董鄂氏,时筠是格格,就算再着急九爷,可是这礼不能废。

“啪!”

董鄂氏不由分说,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时筠脸上,时筠一个趔踞,要不是有碧玺扶着,怕就要坐在地上了!

这一巴掌不仅把时筠打懵了,更是叫其他人惊讶的捂住了嘴。

可惊讶归惊讶,不少人眼里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奴才来迟了,是奴才的错!”

时筠以为,董鄂氏这是在气她过来的晚了。

为此,时筠也不解释,她确实来的晚了些。

可自己也挨了一巴掌,董鄂氏也该消气才是。

可是显然,时筠又错了。

“掌嘴!”

董鄂氏冷冷的看着时筠,她身边的锦绣不由分说的又是一巴掌。

直接打在了董鄂氏之前打的位置上。

时筠脸皮子本就嫩,这两下下去,直接肿了起来。

好在锦绣第二巴掌要下来的时候,被碧玺给拦下了。

“福晋开恩,我家格格知错了!”

碧玺跪在董鄂氏面前!为时筠求情。

却被董鄂氏带来的人给拉开了。

锦绣阴狠一笑,随即另一巴掌就要落下来了。

可却被时筠给捉住了手腕。

第一次被董鄂氏打,那是时筠没有想到,董鄂氏会打她。

第二次被锦绣打,那是时筠一时没有防备。

可是时筠不是软柿子,任人拿捏。

神奇推荐位
  •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赟子言 / 著

    她是永昌侯府苏家的唯一嫡女。 祖父祖母疼,亲爹亲娘疼,二叔二婶疼,哥哥弟弟护。 原本以为解决了前世渣男就可以快意人生了,没想到冒出一个麻烦精! 这个麻烦精甩不掉挣不脱,谁叫她年幼无知伤了人家的面子。 -- 他原本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没想到让他再次遇见了她。 关键是他发现只要靠近她,自己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疾就减缓不少。 他不小心亲了她一口,当天心痛就消失了。 原来她是他的心药! -- 后来,他重伤未醒,皇帝与太后接连下了两道旨意让她冲喜。 家里人拍着胸脯对她保证:“查到消息,他废了,娇娇儿放心冲喜便是,咱们会将你救回来的!” 不得已她成了他的冲喜新娘。 就在全京城人以为新婚夜她会成为寡妇时,他醒了! -- 对于他的伤情,她暖心劝慰:“咱们就算做不了真夫妻,做姐妹也是不错的!” 他闻言,奋起,必须让她知道,他只想做她的夫君! 他将她抵在墙上,手禁锢着她的纤腰,眼神灼灼,声音低沉魅惑:“你将我救醒,我唯有以身相许!”

  • 宠婢为后

    宠婢为后

    第十三片月 / 著

    【双洁、1V1】姜韫善谋略,识心计,是丽嫔身边得用的大宫女。 从前一心盼着早日出宫。 可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 尽心尽力服侍的主子想把她献给老皇帝来换取恩宠…… 姜韫马不停蹄地为自己选好了下家。 谢济是当朝储君,尊贵无比,却摊上了个昏聩无道的爹。 一日在宫中遇见了个胆大包天的小宫女。 遂助一臂之力,欲成人之美。 后来的某夜, 美人呼气如兰:“殿下,奴婢心悦你……” 谢济:我一开始没看上她 姜韫:我一开始看上的也不是他…… #关于我只是想找个大腿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这件事

  •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一只小胖 / 著

    骆家塘村的骆闻谦是“名动”沂江县的年轻秀才,靠的不是年轻和秀才名头,而是克亲的名声。 陈家村的陈秀颜是远近闻名的美姑娘,可提起她众人议论更多的是她骄纵蠢笨的名声。 骄纵蠢笨,她不再是,她是身揣空间,从末日穿到这美好人间的幸运儿,意图在这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只是因为多看了在河里浮沉的骆闻谦一眼,然后一辈子赔进去了,两人的命运自此开始改写。 一个本是书中短命的“克亲秀才”,一个本是作天作地的妾侍,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人,成亲了! 一个扶摇直上成为肱骨权臣,一个妻凭夫贵成为坚强后盾。 一个多了个惧内的名声,一个被冠上了宠夫的头衔。

  • 重生年代悍妻火辣辣

    重生年代悍妻火辣辣

    自由向上 / 著

    【重生+年代+空间+致富+逆袭打脸】 韩远芳带着空间穿到了八十年代,成了个失去双亲的小孤女。 对于那想要霸占自己房子和钱的人,她以牙还牙!重拳出击!让他们无家可归! 还要弥补自己上辈子的遗憾,上学、挣钱、发家致富~ 对于那个总是想拖自己后腿的男人,她暴利施压,毫不留情——大哥让让,我只想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