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夜行权臣的掌中妻

074、玉兰花瓣

书名:夜行权臣的掌中妻|作者:欣玫|发布:1638234900| 更新:1638234906 | 字数:2103字

  章溫瑜没有留恋,很快离开。

  他凭着一身绝妙的轻功,跃上了早就停在旁边的马儿。

  马儿直接奔着京城而去。

  他先来到皇宫,在各个宫殿游走。

  逛了一圈,似乎觉得没意思,转而离开,奔着豫园而去。

  半路上,转而去了孟府。

  当初孟夫人居住的地方。

  站在孟府最高处的大树上,整个孟府都在眼前。

  外人不知道,章溫瑜知道孟府并不是简单的府邸,是历代国师在为成为国师之前居住的地方。

  这个地方不会居住太长的时间,却是重要存在。

  可以说,在孟夫人到来,皇上就知道孟夫人真正的身份,至于孟成周,说白了只是一个跳梁小丑,也算是以为障眼法。

  用孟成周吸引众多人的目光,从而让国师继任顺利进行。

  想着,他想到孟晴和孟夫人遭到神明反噬,想到孟桐挺身而出。

  其实,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为了一切能够顺利,章溫瑜在背后做了很多事情。

  有些事情上,章溫瑜感受到太多的身不由己。

  更深刻体会到,人不能与天斗!

  正想着,看到有人在下面走动,还不是一个。

  仔细看过去,时被赶出京城的孟成周和沈氏。

  呵呵——

  这人有些脑子。

  知道蒙族回不去了,想用这样的法子留在京城。

  章溫瑜站在树上不动,看着下面人的忙碌。

  看的越久,他身上弥漫出的阴冷的寒意却越来越重。

  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天渐渐亮了,章溫瑜看了半夜,转身离开。

  ......

  一个时辰后。

  豫园的马车从城门外而来。

  疲惫的一月二月保护在马车两边。

  马车从后门,进了豫园。

  孟桐早早醒来,一直在等待着。

  看到完好的章溫瑜到来,心底松口气。

  因为章溫瑜对犯病的事情是隐瞒的,她没有明说。

  绿叶等人准备好早饭,安静的陪吃。

  似乎男人只是去早朝,没有什么不同。

  饭后,章溫瑜让一月二月去做事,他跟在女人身边。

  “桐儿,我有事跟你说。”

  孟桐看向男人,“说吧?”

  章溫瑜看到女人生气,不敢瞒着,也不敢全盘托出。

  “我得到消息,有人住在孟府?”

  “谁?”母亲离开了,那个地方还是孟府,她还等着母亲回来时,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孟成周。”

  孟桐突然想到孟语,又想到八公主,还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眉头微微蹙起。

  该死,这些人还不死心。

  那些人在孟府,醒来不会做好事。

  “我送去的聘礼还在孟府。”

  “滚!”

  孟桐怎么会不明白,男人想要搞事。

  想到男人半夜离开,她心里担心,还不能表现出来。

  想到后半夜的煎熬,心里恼火!

  章溫瑜看到女人生气,知道蒙混过去了,连忙抱着女人,“桐儿,你.....”

  “说吧,你想做什么?”

  “我看到孟成周在偷东西,你要不要会去看看?”

  孟桐明白男人什么意思。

  第二天。

  章溫瑜早朝时,带着丫鬟从孟府门前经过。

  马车停了有一炷香的时间,看到有人从里面坐马车离开。

  马车走过的痕迹很重,马车上不是只坐着人。

  她让绿叶架着马车回到豫园,开始一天的忙碌。

  通过绿叶知道了章溫瑜下聘礼的礼单,还有所有物品的出处。

  忙完这些,孟桐心情极好的来到玉兰树下看书。

  绿叶拿着一个香囊过来,靠近的瞬间,孟桐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这是?”

  “夫人,这是玉兰花瓣。”看到夫人喜欢,她特意在玉兰花瓣落下的时候捡起来保存好。

  这不,现在派上用场了。

  孟桐拿在手心,闻着熟悉的味道,她终于找回了曾经的感觉,心底也逐渐平静下来。

  章溫瑜早朝会来,看到带笑的女人,快步走过去,“什么东西?”说着故意靠近孟桐的手,脸趁机在女人身边蹭了两下。

  孟桐脸爆红。

  章溫瑜趁机抱着女人进屋。

  饭菜已经准备好。

  两人吃了饭后,男人带她到外面转转。

  章溫瑜先是待着女人在闹市转了一圈,后来直接骑马带着女人去了郊外。

  两人共骑一匹马。街道上很多人看到。

  八公主外出散心,正好看到这一幕,恨的咬牙。

  三王爷和八王爷在茶楼喝茶,看到这一幕,十王爷嘲讽,“丞相就这点能耐?”

  三王爷继续喝茶,对某人的牢骚没有听到。

  “三哥,你不觉得丞相有些碍眼?”

  “管好你自己。”三王爷撇他一眼,冷声警告。

  十王爷吓的手一抖,眼神都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就在这时,忽然看到从远处走来的八王爷。

  想到传闻,脸色不好。

  “三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着,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三王爷只是看了一眼,什么没说,继续喝茶。

  一壶茶喝完,一个黑衣人到来,“主子,事情都办妥了。”

  “继续盯着。”自己种下的种子,自然要看这生根发芽。

  “是。”黑衣人应声离开。

  不久,丫鬟丁悠到来,续上一壶茶,恭敬为三王爷倒了一杯。

  三王爷端着手中的茶杯,微微晃动,闻着鼻尖的想问,“她那边怎样了?”

  “还在闹腾。”

  “继续施压,让他们再把人送过来。”

  “是。”主人对明若凡的事情有些上心。

  “孟语那边,你去提醒,务必让她们尽快见面。”

  “是。”丁悠很快离开。

  侍卫古南到来,安静站在三王爷旁边。

  时间点点过去,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三王爷一边喝茶,再次想起孟桐对南国摄政王说过的话。

  不再害怕失去,很多事情会变的随意,心态变了,有时候比拥有更踏实,很多时候,沉默是体面的退出,是理性的回避,有时给别人空间,也是给自己留有余地。

  南国到来这次和亲失败,现在南国和燕国的国事紧张,皇上在南国摄政王离开的那天,秘密召见镇北大将军。

  难道是.......

  绝佳的机会,他不愿意错过。

  离开茶楼后,奔着三王府而去,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绕路经过孟府。

  在孟府门前站定,他想孟桐说过的话,“恐高的人会跳崖,怕疼的人会自杀,人呀,往往最在乎什么,也越容易失去!”

  这话回想,怎么和国师过的话有些相似。

  难道孟家的人说话都是这个调调?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