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落雨逐风时

陌生的男人·分离

书名:落雨逐风时|作者:尚有澜歌|发布:2021-11-26 14:07:49| 更新:2022-01-22 22:59:44 | 字数:1字

  睡梦穿衣服,迷迷糊糊

  眼切让震惊,院东西,外婆

  雪走,喊:“外婆?”

  外婆位男次见外婆此冷淡,此憔悴。

  外婆沉默儿,淡淡:“雪,叫叔叔。”

  “什叔叔啊?”

  “爸爸亲戚。”

  听爸爸两字,林雪颤,眼神呆呆外婆。

  “爸…爸?”置信

  林雪记忆林霂雨记忆几乎“父亲”词语。

  候,外婆告诉,爸爸早车祸逝,因此林雪父亲印象。

  “,快叫叔叔。”外婆冷冷回答

  话毕,位男走向雪,带笑容。

  林霂雨记忆位叔叔印象相貌英俊,仪表堂堂。次见穿西服、豪车

  “吗?”声音十分温柔,问容。

  林雪愣,随叔叔:“,叔叔。”

  “雪真礼貌,。”男

  雪内话,外婆身:“外婆,?”

  “替爸爸照顾。”

  “照顾?替爸爸?”思议

  “。”

  “照顾住吗?”

  “。”

  “干什?”

  外婆摇摇头,低声:“别问,跟进屋吧。”

  外婆回答,林雪再询问,两陷入沉思

  紧跟随者外婆脚步进,林雪翼翼

  ,外婆亲戚朋友往,素未谋莫名其妙谨慎距离。

  ,外婆坐林雪则站外婆身旁,寸步离。

  半晌,外婆,眼神坚定:“答应已经做。记住,答应。”

  “您放吧,肯定。”

  ,林霂雨根本关,究竟

  随,外婆抬头:“雪,始,位叔叔城市。”

  林雪根本反应甚至认外婆跟玩笑。

  “外婆,啊?城市读书啊?”

  “玩笑。”外婆眼神突极其冰冷,猛兽,狠狠猎物般。

  “什?”

  “始,城市读书。”

  “外婆,?”

  外婆顿顿,:“玩笑吗?”

  “吗?您呢?”

  “。”

  林雪悸颤眼泪哗啦哗啦掉。

  “外婆,?”

  外婆眼角颤颤,:“方,连途。”

  “乎,外婆,走,走。”

  “乎什母亲知识头脑息,吗?”

  外婆越越愤怒,咬牙切齿、句句戳,林雪未见外婆。

  林雪被吓肯相信外婆丝希望。

  “外婆……您…您别气,乎,身边,办?走,别让走,外婆,求求习,定考,求求,别让走,外婆,走,外婆…”,林雪痛哭流涕外婆臂,眼泪鼻涕哀求外婆,外婆。

  次,外婆再松口,外婆丝毫容,眼神依旧冰冷,林雪仿佛瞬间认识外婆

  外婆:“遍,玩笑。”

  林雪瞬间彻凉,瘫坐

  位男见状连忙雪,膝盖,随:“孩间离外婆,放假依旧。”

  充满胳膊扒:“谁,走,走,外婆。”

  听完色很失落忧伤,低眼眸,长叹气。

  外婆立刻喊:“林雪,,明走。”

  “走,走。”哭喊相信外婆软。

  外婆眼充满火光,直接将宝贝狠狠

  “阿姨,身体经打啊!”男

  “谁造?”外婆愤怒极点,已经,随气呼呼身,冲

  留

  次,雪再退路,外婆

  哭泣,痛苦力气站。见难堪愧疚。

  平静名男口问:“雪,别哭身体。”

  “谁,。”林雪淡淡

  “父亲堂弟,远亲戚,爸爸,直很照顾,给活。”

  林雪充满血丝双眼轻轻奈且:“外婆哪,哪。”

  “雪,外婆明白,,虽很远,血缘关系照顾吗?”

  男,语气温柔,切,竟让雪听

  林雪再哭泣,再反驳。

  ,外婆做饭,洗衣服、话。

  夜,外婆睡,今夜,彻底

  清晨,林雪呆呆,外婆进房间

  见外婆,低落瞬间欣喜迅速外婆身边:“外婆,。”

  外,外婆冷漠:“。”

  林雪苦痛,眼泪委屈哭喊:“外婆,走啊?吗?外婆,别让走,啊......”

  外婆训斥:“哭哭啼啼,给。”

  雪抹眼泪问:“啊?活,外婆,活。”

  外婆撒,冷冷衣服丢:“位叔叔给,别再穿件破烂衣服。”

  林雪低头穿衣服,外婆给衣服啊,喜欢件白衬衫啊。

  外婆丢衣服未见件,虽懂衣料,打眼件白色十分昂贵,县城比简直别。

  林雪甩件纱裙,:“穿,穿件,穿外婆给。谁买穿。”

  “穿穿,穿再见办。”外婆怒吼

  随外婆甩门,冲

  哭,向外婆离方向伸,痛喊:“外婆,外婆,外婆......”

  哭喊,直嘶哑,外婆衷,再

  林雪午。外婆,很久很久。

  雪拽衣角,抚摸外婆给衣服,久。

  掉落泪水:“外婆,衣服啊!”

  久,林雪迈沉重脚步房间已经换件白色纱裙,外婆位男

  笑容,:“雪,啦。件衣服穿。”

  林雪漠:“谢谢叔叔夸奖。”

  外婆站柳树脚边两箱李。外婆苍老少,,完全

  林雪免再次凄凉。

  已经期待,或许很久,已经力气

  林雪走外婆,虚弱:“外婆,走吗?”

  外婆淡:“别再问走。”

  雪轻轻:“告诉?”

  外婆:“脾气,早告诉消停吗?”

  “外婆,吗?明明......啊。”

  “世界东西直留住吧。方太,见识繁华再回。”

  顷刻,外婆将两兜李递:“听话,位叔叔照顾。”

  “外婆,吧。”雪低平静竟外婆象。

  外婆顿顿,:“雪,。”

  林雪抬眼外婆,外婆凝视脸,外孙轻轻雪拥入怀

  抱,林雪

  外婆语气变十分温柔,蔼慈祥:“雪,外婆文化,历,身边,记住,叫林雪,雪,雪,外婆北方城市,提外婆名林雪原因。”

  听泪水再次抑制住,禁泪流满:“外婆,。”

  外婆眼角泪水,口袋东西。条项链,林雪外婆将,外婆:“项链苏姨给,外婆,保佑平安,顺顺利利。”

  外婆将项链戴很轻柔,曾经

  林雪知凶狠很外婆真正外婆。,外婆,虽泛痛,按照外婆话,离方。

  外婆温柔:“雪,方离很遥远,很久联系外婆,记住,外婆永远爱记住,湘城县百零三栋,记住位置,外婆。”

  “外婆!”

  林雪再抑制头扎进外婆怀抱声哭泣:“啊......外婆,外婆,。外婆,身边,保重......外婆......”

  外婆温柔抚摸,轻声:“外婆。”

  “外婆,外婆,外婆......”

  ,羞愧头。

  久,外婆身体才分

  外婆反悔,林雪反抗,,林雪任何准备外婆、伙伴十二方告别

  位男拉住林雪胳膊,:“雪,走吧。”

  林雪轻轻,淡:“叔叔,走路。”

  丫头此倔强,转

  “外婆,。您保重。”

  “走吧。”

  几秒,林雪丝毫犹豫,波澜,迈铁栅栏。见状,立刻跟林雪脚步跑跟外婆:“阿姨,保重。”

  车边,门,:“雪,快车。”

  林雪淡淡:“谢谢叔叔。”

  “,快车坐,系安全带。”

  林雪并安全带,座椅衷。

  车乡间驶,引周围车窗相

  “雪吗?”

  “啊,车?”

  “雪,雪吗?”

  林雪叔叔阿姨伙伴,头。

  位叔叔丝毫关注,笑:“雪啊,叔叔介绍叫林奕,爸爸远房表弟。云城,父母外婆根本外婆终,叔叔终照顾。”

  林雪怔,:“原直跟外婆联系?父母?”

  林雪漠:“照顾甚至。”

  “傻孩呢!,照顾应该。”林奕

  虽林雪怨恨外婆身边带走,却很难免容。

  林雪:“谢谢叔叔。”

  “谢谢,跟叔叔谢谢,应该雪,叔叔给况,叔叔父亲爷爷,见礼貌,母亲。叔叔叫柳氤,叫二婶,两岁姐姐,叫林潇雨,相处啊。”

  林雪别:“嗯。”

  林奕乐此:“雪,身体,叔叔带城市医院病,身体。”

  林雪:“直喝外婆给药,难受麻烦您。”

  林奕劝:“雪,喝。西医设备很先进,劳什啊。”

  林雪诋毁瞧乡,将目光向窗外。

  林雪问:“您知父母吗?认识?”

  林奕听,迟钝,随即干笑:“叔叔很清楚,哈哈,雪,买瓶水啊。”

  见回答,林雪失落:“,谢谢。”

  林奕雪,十分喜悦。太久照顾。脸笑纹丝毫藏住。

  林雪窗外断移风景,句实话,遇见什,更真正承受住环境改变。

  很久,林雪淡淡:“讨厌吗?”

  林奕怔,:“怎呢,特别期待呢,别提,怎讨厌呢?”

  其实,林霂雨并何,确实隐约感觉证明,正确

  车,傍晚,林雪林奕终云城市。

  灯火阑珊、灯红酒绿、满街熙熙攘攘、川流息。眼望尽头。数车辆,望穿黑夜,林雪做梦未曾见

  林雪:“外婆城市吗?”

  座繁华城市活吗?

  林雪咕噜咕噜叫,捂住争气

  林奕问:“雪饿吧,叔叔吃什叔叔,再忍忍。”

  林雪话。

  ,林奕处别墅。林雪抬眼望,整估量,花草,外婆土壤栅栏,更砖头水泥。气恢宏,极尽奢华,林雪未见建筑。

  林奕拉,笑:“雪,始,礼貌哦。”

  林雪沉默语,、清冷城市路,更依靠。条件

  两

  屋内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盏水晶吊灯将整客厅映照金灿灿,满眼金银装饰,幻境,似乎接触般虚幻。

  客厅位老孩。

  林雪知林奕爷爷、二婶姐姐。

  预知未力,雪预计实竟重叠欢迎

  位爷爷十分严厉,给压迫感。

  柳氤身素白镶边旗袍,银簪将头数数腕,身形纤细、举止优雅,宛低调闺秀。目光却十分冰冷刺骨

  位姐姐长非常丽,母亲身边,表态度亲切,位爷爷二婶格外严肃沉寂。

  林奕笑:“爸、阿氤、潇潇。!”

  林雪站林奕翼翼头,羞涩胆怯:“爷爷、二婶、姐姐。”

  顷刻,林老眉头紧蹙、语气严肃:“叫林雪?”

  林雪位老语气十分怕严厉,外婆慈祥蔼完全,顿间充满恐惧。

  “嗯......叫......林雪。”

  林老嫌弃:“话慢慢吞吞,果。”

  “爸,啊。”

  此,柳氤冷哼声:“,关则乱啊!”

  “阿氤,......”林奕话咽

  林老咳嗽声,:“,别丫头片吵架,。”

  柳氤轻轻:“,爸爸。”语气瞬间温柔少,胆怯畏惧,尊敬使

  林奕低头,丧气:“,爸。”比,显知,林奕害怕父亲。

  林老清清嗓,林雪,语气深沉:“哪,习惯。守规矩,世代书香门始,乡间低俗话做方式改掉,再提农村?”

  话音刚落,林雪间仿佛千刀万剐般难受,求。

  应答,林老怒火直烧,:“规矩,连尊重长辈吗?”

  林雪瞬间慌,连忙低头歉:“爷爷,......。”

  此旁坐姐姐林潇雨:“爷爷,。”

  林雪听话,瞬间抬眼眸望姐姐,竟话,感激。

  柳氤却:“潇潇,话,许插嘴。”

  林潇雨撇撇嘴,:“知,知妈妈。”

  ,林老却:“阿氤别老潇潇凶,谁比宝贝孙更加优秀。”

  “爸爸,惯坏!”

  “关系关系,,便惯坏妨啊!”

  “嗯嗯,谢谢爷爷。”林潇雨

  林霂雨记忆便知很宠爱姐姐,向严厉爷爷更格外宠溺。

  乐,林雪外婆,何尝呢?

  久,林老眼神凌厉雪,:“始,叫林雪此土名字,怎配叫叫林霂雨,姐姐雨字。听吗?”

  听,林雪失落伤怀立刻转变思议愤怒,置信改名字?外婆取名字土。

  林雪咬牙,淡淡:“改?”

  林奕笑解释:“雪啊,重传统,重视谱,潇潇辈正雨字,名字正式。”

  林雪愤恨,咬牙切齿:“叫林雪,改,叫林雪,叫林霂雨,名字土!改!改!改!”

  林雪次比愤怒,各位惊讶,声色柳氤侧眼瞥眼。

  柳氤:“般柔弱。”

  林老愤怒拍打,怒喊:“臭丫头,敢跟顶嘴!林奕,带回臭丫头片!啊?真教养,回哪!”

  压抑很久绪似乎

  林雪声呼喊:“根本根本话?外婆,欺负?”

  林奕:“雪,别!”

  “叫林雪,叫林霂雨!!”

  林老恶狠狠:“啊,啊!,永远别再回!滚。”

  “爸,哪啊?”

  “平,,永远别再回!”

  林潇雨目瞪口呆,爷爷此刻薄凶狠气愤怒

  柳氤低头语,谁清楚

  林潇雨:“爷爷,别气!劝劝妹妹。”,给爷爷抚摸背,示消消气。

  林老气气,眼神充满血丝。

  “爸爸,,您身体气坏。”柳氤淡淡

  “爸,别气坏。”林奕劝慰

  “潇潇,带。”柳氤瞥林潇雨眼。

  林潇雨:“嗯。”

  随林潇雨走,拉林雪胳膊:“妹妹,房间。”

  林雪眼角含泪,跟林潇雨走向楼梯。

  识模糊、晕眩安。

  步、两步、三步......四步..........

  阵巨响!

  “哎,妹妹,醒醒啊!醒醒啊!爸、爷爷、妈啊!”

神奇推荐位
  • 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

    卿浅 / 著

    传言东域尊主君慕浅修为强悍,容颜更是举世无双。怎奈一朝身死,重生为宗门废物,这一次她...

  • 农门长姐有空间

    三枣 / 著

    从末世穿到古代,顾云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自己正处于逃荒的路上。而他们一家子,...

  • 大神你人设崩了

    一路烦花 / 著

    【娱乐圈+学霸+微玄幻+无逻辑】孟拂到十六岁时,江家人找上门来,说她从小就被人抱错了...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南之情 / 著

    【完结】陆少:“我那娇妻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众人:“???”陆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