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短篇>析物生

抓小鬼

书名:析物生|作者:咸菜中路|发布:2021-11-26 08:16:42| 字数:3271字

  顺利结束,工讨论谢析纯招名新助理,谢析纯接受,求:“次别找。”

  做助理太苦,早晚归,万静怡’,承受

  《似锦》刚世便反响,谢析纯正常室收封邮箱,谢析纯母校——A

  A江城市院校,其艺术类尤其,谢析纯便

  “析纯姐”李敲响办公室门。

  “请进。”

  “A份邮箱,讲座邀请您莅临演讲,奋斗经历激励努力习、刻苦训练。”

  “知。”贯请士回校演讲套路,拿捏死加班,谢析纯扶额。

  

  演讲枯燥聊,两句官方话语,毕竟哪位校长演讲台原因温柔外表,奉狂野呢。

  演讲结束谢析纯校园瞎逛,突方追两位妹:“析纯姐,跟男朋友吵架?”

  “嗯?”谢析纯脸懵,单身狗哪男朋友?

  两位姐似乎并位男路,便眼神示:“诺,帅哥男朋友,吧~”

  谢析纯顺眼神副熟悉

  “沈医?”

  沈温明显感受目光,招

  “咦~”两位八卦声音。

  “别八卦,朋友。”

  “哦~”两位,识趣

  “沈医巧。”,谢析纯满疑虑口。

  “巧,。”

  沈温疑虑,解释:“A读,受长辈委托今望,正讲座,姐逛母校逛入神,该打扰谢姐雅兴,便直跟随。”

  “‘打扰’吧,普通朋友。”沈温脸玩味

   ‘该死,’,谢析纯脸尴尬,二几次交集,单方宣布两朋友,,属实羞愧儿,双桃花眼指缝,眸光彩忽,轻声朝沈温:“邻居,基本联系方式,沈医画画感兴趣,

  “择,今朋友做吧!”

  “噗嗤”沈温低笑声。

  “朋友。”

   听沈温回应,谢析纯再害羞,索性眸轻扬:“方吧,朋友.”

   容易空回趟校,A废弃老校区,A教授员工宿舍。

   “”谢析纯指栋印‘拆’住宿楼二楼窗户口:“便十岁母亲相依方。”

  “母亲术教授,敦诗礼,受众爱戴……”

   “温柔,却听话性命。”段尘封幕幕浮脑海,谢析纯逐渐哽咽。

  沈温抬头谢析纯窗户,眉头紧锁。

   鬼,原

  “谢姐,今药吃吗?”低头啜泣轻声问

  阎凡衣错,本体与命线感应,觑。

   按理药,,果秒,被问顿便答:“今太忙,吃。”

  “带吗?”

  “嗯,带。”

  “吃粒吧。”

  “吗?”

  “。”再吃,敢保证太久,等鬼,将命线归再吃

  眼谢析纯服药丸,沈温石桌坐,并:“谢姐,长辈命交予表弟东西此等片刻何?”

  “吧。”

  “服药应适休息。”沈温义正言辞,便快步离幕若红毛,定惊叹谎技术。

  孤身长辈表弟,唯被收拾鬼。

  沈温高楼,捏诀,团黑气,随朝二楼飞

  气息越越浓,果,沈温破窗入便鬼化团黑气,毫闪躲,死战势,失算,沈温打算弄死恐惧什指掌。

  “交命线,死。

  沈温阴司诀,打量番,薄唇轻启:“送陪阎凡衣玩玩儿。”

  果,入鬼,阎王殿少爷。

  鬼身抖,转身便跳窗逃,奈何放眼鬼界,

  沈温三两便将鬼碾压紧锁眉头始终

  怎?谢析纯命线,

  难阎凡衣信息误?沈温打消法,阎凡衣靠谱,纰漏。

  既阎凡衣问题

  “命线,交给谁?”

  “。”

  “老命线,tm交给谁?!”

  沈温彻底怒容易找希望,彻底破灭,始,或许,远远阎凡衣简单。

  ,将其单,另,转诀,冲击五脏,疼鬼嗷嗷叫,便昏死

   沈温嫌弃将其往丢,拿怀镣铐,将其脚拷捏诀鬼便消失视野

  即使很气,打算弄死它,让它命线何处才让它方式选择将它交给阎凡衣。

  ……

  边,平静谢析纯未等沈温,却等二十二岁,很漂亮,肤色白皙,五官清秀抹俊俏,双狐狸眼微微眯,慢步朝

  “姐。”

  少声音极听,孔,确定与素未谋很熟悉感觉,声音,气质。

  “?”

  “A,刚姐演讲。”少微微颔首,朝莞尔笑:“做什太平。”

  “位朋友。”谢析纯顿顿,问:“儿怎太平法?”

  栋楼邪门传闻。

  “哦~”少朝楼,嘴角勾笑,听问题,伸细长食指点点墙脱落红漆

  “呢嘛,‘拆~’”。少拖长尾音。

   “姐,危楼危险,入楼需谨慎。”

  完双环胸扬长

  “哎……”谢析纯,却被少转身打断

  “嘘。”少将食指贴

   “姐,很快再见。”

   谢析纯方向呆,很奇怪,儿。

  “叮叮~”机铃声打断思绪。

  沈思信息:谢姐,趟,很抱歉让谢姐久等次定歉。

  ,谢析纯,回句“”,机往兜揣,便回

  ,此沈温,正阴司殿内喝酒,吃菜,哼曲,听鬼凄厉惨叫声。

  儿,惨叫声停止,阎凡衣块毛巾擦黑血,顷刻间砂白毛巾沾满血污,残留血渍冷白异常显眼。

  “妈!”

  阎凡衣将毛巾往桌扔,怒骂

  沾满血污毛巾,喝酒兴致。

  “怎?问?”

  “像问吗?!”阎凡衣气极。

  鬼越经造,钉两根销魂钉问。

  撒完气阎凡衣突感觉脖颈凉,果,转头见沈温直勾勾眼神死盯,薄唇微启:“什脾气。嗯?”

  完,脾气收住。

  “哎呀,老温~”阎凡衣伸沾满血污朝沈温蹭。

  “脏!”沈温嫌弃衣硬抽离:“死守很重:“。”

  此言,二皆陷入沉思。

  像,快控制

神奇推荐位
  • 长姐穿越啦

    天麻虫草花 / 著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呃,家徒一壁都没有。原本以为是穿越到种种田,养养狗,逗逗鸟,养养...

  • 末世胖妹逆袭记

    包包紫 / 著

    体重二百五,拥有喝水都胖体质的乔绫香,被人打死在了一块农田里,她没穿越也没重生,自己...

  • 安缘

    玲珑秀 / 著

    季安宁在季家生活十多年,看戏了十多年。在适婚的年纪,一样要登台演人生大戏。她想要媒妁...

  • 庶庶得正

    姚霁珊 / 著

    新文《论演员的自我修仙》已发,欢迎围观。微表情能破案,但,能宅斗么?傅珺有些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