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嫡女医妃权倾天下

第40章 不安

书名:嫡女医妃权倾天下|作者:天心媚骨|发布:2021-11-26 08:08:00|更新:2021-11-26 19:00:40| 字数:2276字

这些字的确是谢知慧写过多遍,她非常熟练,运笔也很娴熟,一笔一划一丝不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对这些字胸有成竹,且有着很大的长进。

林先生让谢家的姑娘们一天写十张字,每张字都只写一个字,也就是说每天只写十个字,三十天便是三百个字,谢知慧写了几个字,人便如入定一般,感觉不到周围人的存在了,她的字遒劲有力,力透字背,与她的性格一般,刚正不阿,如银钩铁画,看得令谢眺不住地点头。

写了一张纸后,谢知慧正要铺纸继续,林先生却抬手喊停,“二姑娘,你不用写了,我已经相信你了。不过,我刚才冤枉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为自己申辩?”

谢知慧看了一眼祖父,抿了抿唇,“无论什么缘故,我拿不出作业来就是拿不出来,先生相信我是先生的事,我没有拿出作业,就是我的错,错了就是错了,没什么好申辩的。”

“微姐儿,你怎么说?”谢眺看到谢知微一双明眸,问道。

“祖父,孙女觉得二妹妹言之有理,不过,在面对阴谋诡计的时候,我们若是一味地直面以对,不懂得躲闪还击,令自己陷入危险境地,也不可取。君子,当出污泥而不染,亦当明机巧而不用。”

林先生若有所思地看向谢知微,小小年纪,世事洞明到这般境地,这是令人惊讶。

谢眺点点头,对谢知慧道,“你大姐姐的话,你都明白了吗?”

“孙女明白了!”谢知慧到底年幼,抹了一把眼泪,泪汪汪地回答。

谢眺倒也没有再批评谢知慧,反而道,“你性情耿直,深肖我,这没什么不好,但也要记住你大姐姐的话,无端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境地,亦不可取!”

这也是对谢知慧的褒奖了,谢知慧含泪而笑,朝谢知微行了个礼,“多谢大姐姐!”

“二妹妹不必客气,你我一府姐妹,血脉相连,原本就该守望相助,只是不该在府中相助。”

因为对付的也是一府的姐妹。

谢知微朝谢知倩深深看了一眼,神色冷淡。

谢知倩双拳紧握,警觉地看向谢眺。

谢眺淡淡地扫过她一眼,与林先生叮嘱两句,无非是传道受业解惑,一定要严厉,方能有成效,若姑娘们有违逆之处,当早早告知自己云云。

谢眺离开后,课堂又回到了往常的秩序,没有人提谢知慧的字画到底是谁污的,但谢知微知道,不管是老太爷亦或是林先生,他们想知道,极容易知道,连自己都知道了,他们能不知道吗?

对这个妹妹,谢知微一向不放在心上,钱氏那样的蠢货,又能养出什么好儿女来?

半天的课上完后,谢知慧和大姐姐一起离开。

谢知倩一个人和丫鬟一起回三房去,看着走在前面的姐妹俩,她恨不得扑上去把她们都撕成碎片。一直到下课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在所有人的眼里就跟跳梁小丑一般。

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一盏茶泼在谢知慧的书箱里,把她的字画全部都污了,却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的。

丫鬟荔露一路提心吊胆,今日的事被老太爷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太太和姑娘肯定会把她推出去,她还能有什么好后果?

“姑娘,老太爷会如何处罚姑娘?”荔露忍不住问道。

谢知倩不耐烦地道,“祖父怎么会知道?你想多了吧?”

每日晨昏定省,谢知倩一直跟在谢知微两姐妹的身后,看着她们进了春晖堂,她也无奈地迈着步子跨了进去。

春晖堂里,各房的人都到了,但人人都没有说话,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三姐妹身上,看着她们不紧不慢地行礼,齐齐地起身。

“给祖母请安!”

冯氏的目光先落在谢知微的身上,看着她瑰丽芳华的一张脸,心头一阵烦闷。

她昨晚,又是一夜没睡,但看这个继孙女儿,倒是睡得很香。

长房占了多少好处?当年卢氏的嫁妆一件都不曾拿出来,如今还捏在老太爷的手里打点,听说所有的收益全部都存起来了,一分都不曾动用。

崔氏的嫁妆,她就稍微用了那么一点,老太爷恨不得吃了她,谢知微这么小年纪,也算计得这般清楚。

冯氏思量着,她得找个什么机会让谢知微知道点厉害,让她知道长幼尊卑四个字该怎么写!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微姐儿,你十岁了,翻过年去,就十一岁了。你生母崔氏留下来的嫁妆,我寻思着也该交一些到你手上,你该学着自己打点一番了。你小姑娘家家的,我也不好把些田庄铺子之类的给你,你年纪小,不懂得经营,就先把一些首饰布料给你先管着。其余的,等你长大了,再慢慢交给你。”

横竖,首饰之类的,冯氏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拿出来用,这些个死物留着还是个祸害。

冯氏歪在罗汉床上,笑眯眯地,手上端着一个黄地绿彩园地戏婴茶碗,另一只手捏着碗盖轻轻地拨弄着里面的茶叶,微垂眸,看上去闲适恬淡,似乎在说今日天气如何云云。

旁人却不是这么想,均是震惊不已,谁也没有料到,冯氏居然会主动提起崔氏嫁妆的事。

谢家如今虽然在朝中为官的不多,谢眺身为九卿之一,也只是一个三品官。看上去,抛开谢家的传承,谢家在朝堂之上,在京中并不显名。可是,嫁进谢家的女人们都知道,谢家传承逾百年的底蕴到底有多丰厚。

但,公中的到底是公中的。谢家崇尚“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是以,嫁女儿的嫁妆非常丰厚,而儿子娶亲也好,还是居家过日子也罢,都崇尚一个“俭”字。

这些年,公中是遵循旧例,节俭不已。但老太太的屋里,春晖堂可不一样,一应的吃穿用度,彰显了“贵”与“荣”二字。

由此可见,老太太靠着崔氏的嫁妆,日子过得奢侈不说,贴补儿孙辈不说,每年往娘家贴补可不少。

虽然大家都明眼人看在眼里,但都是心照不宣,看破不说破。

薛婉霜头上戴着“若木之花”的朱钗,在珠翠阁被谢知微逮了个正着,这事闹得不好看,京中已经传遍了。如今,老太太把崔氏嫁妆中的这些死物拿出来,想必也是想到,这些死物,不能用不说,还会惹不少腥臊。

众人的心思不已,有舍不得的,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有鄙夷不已,愤愤不平的。

老太太是真会打算,死物拿出来,那些能挣钱的产业捏在手里,暗中挣了多少,谁也不知道。哪怕查账,还能说收成不好,做一笔假账,将来要谢知微反过来贴补都有可能呢。

神奇推荐位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以介景福 / 著

    【新书《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跪求支持~~】 颜汐是北桥市四大家族之首颜家的大小姐。   惊才绝艳,却体弱多病、注定早夭,是很多人心中不可触碰的白月光。   有一天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所在的世界是一本小说。   小说中,为了抚平丧妻又即将丧女的伤痛,父亲领养了一个长得跟她很像的女孩陈香香。   女孩柔软如同小鹿,却又格外治愈,比之于她更加让人怜惜。   在让女孩当了她一阵子的替身、经历了各种虐心桥段之后,大家纷纷醒悟,父亲、哥哥、未婚夫和朋友,纷纷把女孩宠上了天。   而颜汐这个该死的白月光却一直要死不死,各种跟女孩作对,生生活成了恶毒女配。   最后被所有人厌恶唾弃,被设计泼硫酸毁容后跳楼身亡,死后还留下了大笔遗产,被女孩继承。   因未能救活母亲而心怀愧疚、对生死看淡的颜汐:……   她忽然不想死了!   她撕了白月光剧本,决定远离这群神经病,好好做科研玩音乐搞投资,掉马虐渣两不误,力求活得比谁都久,让任何人都不能打她财产的主意!   虐渣的过程中,顺便出手保护了一下某清贵冷肃的美少年,结果美少年居然也是马甲很多的大佬?

  • 姜女贵不可言

    姜女贵不可言

    枝上槑 / 著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六娘: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钢,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弩箭,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甚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 医判

    医判

    莫风流 / 著

    【悬疑+医生+爽文】 本文又名:【四小姐的逆袭登顶攻略】【叶医判探案集录】 叶文初的人生目标,仅仅是抢到财产后,做个逍遥的首富。 可叶家钱太多,盯着的人更多。 想要保住钱财和性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巴西松子 / 著

    亡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戴着金汤匙出生,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亡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 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承受着,因为全家人的安危都掌握在他手上。 然而在跟了他的第五年,慕容妤重生了。 回到她明媚的少年,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只是她宰相府的犬戎奴。 未来的镇北王掰着手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练武,教他读书,还亲手做药丸给他补足身体的亏损,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把他养得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他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只想借这棵大树靠一靠的慕容妤:“……”她是不是用力过猛了,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一对一,双洁,甜宠无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