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落雨逐风时

重逢之际·落雪飘

书名:落雨逐风时|作者:尚有澜歌|发布:2021-11-23 15:32:53| 更新:2022-01-26 10:43:38 | 字数:2597字

  林霂雨走,江钰轻轻思羽

  思羽睡梦呼唤迷糊状态,脑袋昏昏沉沉,腹部微微阵痛,身体处虚弱状态。

  “周姐”温柔声音传入思羽。让躺容。

  思羽慢慢揉刚睡醒眼睛,轻轻哈气,慢慢双眼。

  霎间,片朦胧白雾,再仔细清晰,眼未见绝世庞。

  清眸淡颜,斜眉薄唇。

  张脸认哪次见姑娘定惊艳,更何况颜控。

  睫毛比长许窗外透阳光衬托眼睛更加透亮清澈。眉目清秀、肤色白皙、较高。容颜冠玉,眼眸柔似水。思羽印象。

  “啊,?“思羽慢慢

  抬眼位医牌:江钰。

  “霂雨朋友,。”江钰温柔

  “啊,确实班!”思羽

  “感觉怎疼吗!”江钰问

  问问周思羽紧张!少,此相貌极少,眼神温柔,亲。脸颊泛阵阵涟漪。

  “嗯,疼。”思羽捂腹部回复

  “护士给打点滴,舒服直接告诉休息。”江钰双,慢慢走

  “,谢谢。”思羽

  江钰点点头,慢慢房间。

  江钰温柔声音直萦绕脑海

  “霂雨见见!”思羽

  江钰医护:“佳怡,刻注体温变化,异常立刻告诉。”

  “江医。”护士

  午五点,思羽电视,林霂雨岗位回病房,点滴思羽,,问:“怎难受吗?

  思羽难受:“疼!”

  林霂雨:“难受话,考虑做!”

  “啊,吧!术呀!”思羽抵制

  “别太紧张,况!”霂雨安慰

  “吧!诶介绍介绍呢?”思羽

  “啊!师兄吗?”林霂雨疑惑问

  “呀!”思羽眯眼睛

  “介绍啊!忙,闲,间认识啊。”霂雨哭笑

  “?”思羽委屈林霂雨

  “怎呢?师兄身边围姑娘太减少点!”林霂雨调皮回答

  思羽轻轻脚踢踢被聊。

  “哎,科医啊?”

  “脏科。”

  思羽突间停顿:“应该很忙才啊,怎闲啊?”

  林霂雨笑笑,:“怎呢,师兄每很忙啊。因间病房师兄帮安排顶楼脏科患者。。”

  “啊,脏科治阑尾炎照顾?”

  “放吧,师兄专业文化很强,科系病症涉及。”

  “亲爱医吗?应该什诊断吗?诊脉,断定病啊。偷懒啊?”

  林霂雨笑:“诊脉并够判断,望闻问切等基础,病症简单初步判断,并确定。”

  “哦,原啊!”

  林霂雨口水,随即接电话。

  张正楠:“雨,本卷宗像落303病房呗!”

  “,老师。”

  随即林霂雨转身跟思羽:“思羽,位病吗?”

  “什啊?什病啊?”思羽问。

  林霂雨蹙眉:“嗯,脑溢血,况稍稍。”

  “。”思羽回答

  “嗯。”

  林霂雨换衣柜褂,将披散简单,扎低马尾。

  “。”

  “拜拜。”思羽

  林霂雨三楼,轻轻303病房,敲门,随病房

  思羽病房贵宾病房,富丽堂皇、像五星级酒店

  墙壁挡住视线,远处望见位白苍苍老婆婆躺病床背扎点滴,憔悴堪,神志清楚。

  位阿姨身边坐位身黑色西服男士,林霂雨望眼。

  虽近距离观察,侧颜极清冷,肤色白皙,斜眉墨画般,相貌佳。黑色西服更衬托更加俊冷,甚至凸显棱骨,痞帅公透视感。交叉坐,给隔阂冷酷感觉。

  位阿姨态度确十分温柔。

  “阿姨,葑给您买晚餐急!”

  患者回应,病床

  实令疼。

  林霂雨向步,并:“,先老师否落本卷宗?”

  搭理林霂雨,丝毫理睬林霂雨话。

  林霂雨尴尬,转身见床边木柜本书,慢慢

  眼眼熟。

  霎间,林霂雨问:“阿姨?”

  显阿姨太清楚,隐约回应林霂雨。

  林霂雨安慰:“阿姨,别急,您。”

  旁边位男士冷冷转头眼林霂雨,:“真巧,,林医!”

  语气令毛骨悚,声音更冷漠,让十分窒息。

  “啊,位,….挺巧。”林霂雨勉强回应

  接淡淡:“啊!真巧。”

  眼神充满凌厉屑。

  语句充满嘲讽,仿佛“冤路窄,共戴!”

  “?”

  将头转再言语,阿姨!满眼间充满刚才与

  林霂雨满疑惑,谁?怎像感觉认识

  两继续,林霂雨走检查身体状况,患者腕部诊脉,阿姨况,林霂雨已经

  林霂雨:“打扰,阿姨您先休息。”

  老缓慢点头回应,林霂雨拿档案,转身轻声房间,至始至终脸色

  房门,林霂雨慢慢走廊

  周思羽护士跑身边,语气紧张:“林医,周吧!”

  林霂雨听十分急,:“。”

  随跟随护士迅速赶回七楼。

  ,陈葑回病房,走进母亲床边:“妈,?”

  “……。”老回应

  ”既抽根烟。”洛昀淡淡

  “。”陈葑点头

  “葑,,先…..睡儿啊!”

  陈葑坐身边:“,妈觉吧,身体恢复。”

  “嗯…….,。”

  间已经七点,林霂雨刘护士回思羽病房。

  此思羽况并乐观。

  周围两位护士照顾见林霂雨回,其位刘护士跑向:“林医,病状态腹部剧烈疼痛,已经通知普外科。”

  林霂雨微微皱眉,问:“?”

  “很快,江医。”李护士回答

  林霂雨:“,麻烦。”

  周思羽满头汗,娇身躯被被,疼直打滚!

  “疼呀……”思羽

  “思羽,师兄见。”

  真曹操曹操!江钰已经赶

  “九。”

  “师兄,吧。”

  江钰简单周思羽况,随将林霂雨拉边,:“!”

  “真必须术吗?”

  “。”

  完便将份文件放林霂雨。示交给周思羽,做

  “?”

  “普外科朋友安排阑尾炎文件。准备恶化。”

  林霂雨旁边脸震惊,师兄刚刚术排等很久呢!

  奇怪,果江钰短短几全市优秀医院站稳脚跟!

  “师兄,厉害啊。”

  “别贫啊!”

  “!让劝劝。”

  林霂雨走思羽身旁,轻柔:“思羽,必须进术治疗文件,名字!”

  “术?“思羽问:“……做吗?”

  林霂雨回答:“已经恶化状况。”

  “哎,吧。”思羽闷头长叹声,撇撇嘴。

  江钰问:“周姐,选择全麻局部麻醉?”

  “全麻!必须全麻。怕疼。”周思羽果断

  “全麻。术类型选择腹腔镜术,身体伤害更吗?”

  思羽难受点头,文件,仔细阅读内容,江医钢笔拿,颤颤巍巍名字签术表将文件交江钰。

  林霂雨转头问:“师兄,外,代替签字吗?”

  “正值特殊况,!”江钰冷静回答。并二份文件交给

  林霂雨接文件,眼神沉重,仔细签完字:“林霂雨”江钰。

  “准备。”

  “嗯,。”霂雨

  转头见思羽悲伤

  “思羽,别太担术麻醉任何感觉。嗯必须提告诉,全麻做…….,先做准备啊!”林霂雨思羽耳边

  “什!…….”思羽震惊眼睛。

  林霂雨握住安慰:“!别担,很快结束。”转身离病房,交给旁边几位护士。

  见江钰房门外等候,林霂雨:“师兄,给思羽做?”

  “放吧,联系院内。”江钰

  “,谢谢师兄。”林霂雨

  “客气什。”

  “间回东西。麻烦。”

  “吧。太担。”

  “先走。”

  “早点回。”

  两眼,十分默契。条件相信彼此,谊真很纯粹深厚。

  霂雨医院轮皎洁明月,十五

  凌晨、皎洁月光

  林霂雨站片寂静方,双紧握,两脚并拢,缓缓闭眼,低头,满身束缚。

  容貌众,却凡尘俗气。映月光,席蓝白衣顺身姿,曳飘摇,寒冬雪山俊峰雪莲般洁净安宁。

  微风吹,紧闭双眼,两紧握眉间,宛淤泥使般,染。

  “希望思羽平平安安次。”

  祷告结束,霂雨慢慢睁眼,停留,走路旁打车。

  宫阙,今夕片洁白六角雪花,落林霂雨

  十月份末候。刹间,漫飞舞白雪片片,散落脸颊

  陈葑、洛昀、沈琰医院外

  陈葑远远空祈祷孩,短短几十米遥,十分清晰。

  “陈葑,怎?”洛昀问

  “东西。”陈葑回答

  “沈琰快快回,伯母。”洛昀

  陈葑诚恳表示谢:“次真谢谢母亲住宿条件,帮忙找护工。尽快将钱。”

  听,洛昀表微怒,语气淡淡:“陈葑,,需吗?”

  “洛昀,原则性问题,。”陈葑坚定

  “钱?别忘已经…”

  沈琰,洛昀立刻话憋,苦苦皱眉头。

  陈葑微微蹙眉:“先走。”

  “嗯。”

  完沈琰陈葑车。

  车启,陈葑坐驾驶位,双握住方向盘,准备将车

  沈琰突远处等车林霂雨,随跟陈葑

  “诶,葑哥,姑娘!”沈琰指霂雨

  “怎?”陈葑向沈琰指方向望,眼神呆滞

  “昨洛哥邻居呀。”沈琰

  “吗,巧。”陈葑

  “吧,,邻帮忙嘛。”沈琰问

  “吧。毕竟相识。”陈葑淡淡

  “先问问呗,。”沈琰

  “嗯。”陈葑答

  辆黑车身边,霂雨转身,隐约车窗。暗淡灯光,主驾驶员轮廓却依旧显十分清晰。

  沈琰霂雨:“姑娘,!”

  “啊!”霂雨惊讶

  “吗?”沈琰

  “啊。”

  “吧!”

  林霂雨犹豫,随婉言谢绝:“谢谢,麻烦打车!”

  “麻烦,。”

  “。“林霂雨谢绝

  沈琰失望,敲车窗,示陈葑。

  陈葑摇车窗,侧身向外眼,沈琰:“走吧。”

  听声音,林霂雨立刻停顿怔,置信。

  “声音!”

  慢慢走步,却敢离太近,透车窗,仔细

  秒、两秒、三秒。

  顿住,眼神停滞几秒,目转睛陈葑。

  眼,像尘封记忆。

  顿间,,内翻涌置信感觉。唇角微颤,口。

  沈琰离很近,与刚刚,见状计。

  “诶呀,别犹豫,快吧!”沈琰将霂雨推副驾驶

  “等……。”林霂雨神,被推进陈葑右

  ,林霂雨瞬间提眼。

  陈葑吃惊。沈琰

  “吧。”林霂雨稍稍推搡拒绝,并往车

  “哎呀,吧。”沈琰强推进车

  “真啦。”林霂雨尴尬回绝此刻车,赶紧离方。

  ,陈葑淡淡:“坐吧。”

  林霂雨听话,脏仿佛立刻停止,目光充满惊诧,静静座椅

  很快,迅速便将目光移

  沈琰十分满陪陈葑做电灯泡,:“诶呀,感觉让昀哥伯母,葑哥,快回啊!拜拜。”

  完,沈琰溜烟

  “???”陈葑解。随转身向林霂雨。

  林霂雨目光迅速转,紧张话。目光投向窗外飞雪,再低头偷偷瞥眼主驾驶,眼神透露股惆怅,:“,竟!”

  陈葑言语,低沉:“走吧。”

  “嗯…谢谢。”霂雨回应

  “。”陈葑淡淡

  目光转思羽,马被推术室极其恐惧,虽实际特别怕疼,做哑巴吃黄连,滋味噩梦!

  ,江钰转角处走

  思羽立刻喊住:“江医!”

  听呼唤,江钰间转身,跑身边,术床思羽,身问:“怎?”

  思羽语气突娇弱,轻声:“……怕疼。”

  江钰微笑,温柔:“放觉。别害怕。感觉。”

  “请求!”

  “。”

  “做完?”思羽突害羞姑娘似,脸颊瞬间红,娇羞

  “啊?”问题间让江钰措。

  “,肯定。”江钰温柔贴近耳边

  “嗯嗯。”

  “答应再紧张放轻松。霂雨。”江钰

  “。”

  两眼,便话。便各短暂分别。

  接,思羽被推进术室,相关医护进入消毒间,切准备绪,

  将衣服脱,思羽脸红,打麻药很粗,甚至敢抬头怕吓

  直被注射完麻药,阵疼痛,安静术台,准备进术。

  已经十点,陈葑、林霂雨两

  陈葑主驾驶车,话。林霂雨眼睑低垂,度直视

  陈葑轻轻问:“怎称呼?”

  话毕,顿间林霂雨觉仿佛停止呼吸。

  “姓林,叫林霂雨。”紧紧攥机。

  林霂雨许失落遗憾。

  认识

  仅仅见很正常

  ,陈葑解。虽像沈琰亲切,像洛昀冷漠语、拒外啊?

  缓解绪,陈葑继续问:“做什职业呢?”

  “考研,….医。”

  医?听医两字,陈葑突兴趣,问:“?”

  “,朋友术。”霂雨回应始终抬眼直视

  林霂雨突,问:“?”

  陈葑突停顿沉默几秒,:“陪母亲。”

  “……位阿姨吗?”霂雨问

  “。”陈葑淡淡

  听,林霂雨容,帮助,哪怕点点。

  两沉默语。车再次沦片寂静。

  区楼,陈葑:“车吧!”

  “哦,。”

  两车,

  座楼回迁楼,房装修比较简陋,比较老旧,电梯,物业。却十分安静。

  至始至终陈葑跟霂雨话,。林霂雨则翼翼敢抬头。

  两三楼,各

  陈葑母亲平喜欢书,几件换洗衣物。将盛粥饭包桶带走,干净利落楼。

  林霂雨先长缓口气,醒醒神。走帆布包,再走书房,将书柜体解剖医基础理论、医诊断笔记统统装进两件衣服雨伞,迅速楼。

  沉重背包,走

  抬眼,便身姿!

  灯光,靠车门,背影映,仰头望星空。肩膀始,便弧线,坚实臂膀给靠近,让沉迷。

  陈葑虽及江钰半分温柔,位黑衣男高冷白皙,英姿气概确比,相貌更极佳。

  林霂雨真实敢靠近,甚至句话,因崇高倾慕信仰。

  ------题外话------

  祷告,信仰

神奇推荐位
  • 农门长姐有空间

    三枣 / 著

    从末世穿到古代,顾云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自己正处于逃荒的路上。而他们一家子,...

  • 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

    卿浅 / 著

    传言东域尊主君慕浅修为强悍,容颜更是举世无双。怎奈一朝身死,重生为宗门废物,这一次她...

  • 大神你人设崩了

    一路烦花 / 著

    【娱乐圈+学霸+微玄幻+无逻辑】孟拂到十六岁时,江家人找上门来,说她从小就被人抱错了...

  • 听说大佬她很穷

    十方竹 / 著

    秦家找回秦翡的时候,秦翡正在乡下种地,于是,京城多了很多传言。传言,秦翡很穷,丑陋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