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

第48章 叫声哥哥,什么都好说

书名: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作者:君安安|发布:2021-11-16 22:58:32| 更新:2021-11-17 12:43:30 | 字数:2090字

  南烟很诚实头,“挣钱门路,继续叫。”

  很缺钱。

  缺钱!

  实验室,搜索,设备十亿左右。

  亿五千万买,

  沈君卿妖孽笑,“叫声哥哥,什。”

  挣钱门路

  南烟转,清凌凌目光,闪烁财神爷亮芒,十分干脆:“哥哥。”

  叫声哥哥已,少块肉!

  “乖~”沈君卿愉悦唇角,“哥哥带钱。”

  “谢谢哥哥。”

  叫秦律‘哥哥’经验,南烟叫十分顺口。

  #

  车停次停位置,沈君卿南烟车。

  蒋浩博,眼底阴鸷,凝实质。

  赛车,其实

  皮,敢做主给沈君卿。

  打断腿!

  价钱,请赛车高比赛,让沈君卿外。

  皮给

  蒋浩博咬牙,眼底狠毒冷笑。

  ,既,今座山!

  路走跟沈君卿打招呼,沈君卿很随

  “三少,今比赛,?”

  梁茜扭,画暗黑系妆容五官十分立体,很漂亮。

  挑衅南烟挺胸。

  南烟穿衣服很休闲,比较遮身材,加比较瘦,很少

  ,梁茜打算优势,碾压青涩萝卜。

  “今比赛。”沈君卿笑若烟花,迷,却毫,“今比赛烟烟。”

  南烟拉身边,顺势搭肩膀,“。”

  梁茜脸僵。

  沈君卿并未瞬间难堪脸色,勾笑头,问南烟:“烟烟妹妹,敢敢?”

  “啊。”南烟答应,“别晕车。”

  沈君卿,捏捏脸颊,“太嚣张妹妹~”

  南烟挥漂亮,眉梢挑,尽显桀骜,“实话已。”

  蒋浩博站塔森身边,低声:“永远留座山,亿。”

  塔森灰蓝眼底闪贪婪狠戾,“放,今山。”

  纨绔,丫头。

  弄死跟碾死蚂蚁似轻松!

  话,参加比赛赛车。

  沈君卿将赛车给南烟副驾驶位置,梁茜愤愤牙,将南烟彻底恨

  倒追让南烟抢走!

  瞧!

  很快,各赛车位。

  梁茜拿指挥旗,走点。

  准备示力将棋,比赛正式始。

  相比慢吞吞,南烟抢先。

  赛车始,,容易碰撞,儿。

  沈君卿很慵懒座位丝毫紧张,笑眯眯头问:“妹妹,哥哥替喊加油?”

  南烟淡漠眼,“喊吧。”

  “哦……”沈君卿喉结微微滚,低哑轻笑:“妹,加油~”

  随话音,南烟已经踩油门。

  超高性改装赛车,零提速100KM,两秒。

  阵风,霓虹跑车直接冲

  塔森视镜辆霓虹跑车停超越赛车,脸抹嗜血

  半段,

  段,凶险,才知鬼觉。

  声口哨,将速度提高,保持遥遥领先绩。

  南烟表冷静淡漠,控制方向盘,另操纵变速杆,稳泰山。

  断攀升速度,沈君卿原本轻松写凝重。

  

  赛车,加速

  车性盘够稳。

  换车,估计已经因车速太快,飘,法稳住方向。

  南烟超高速度超车……

  真

  五分钟,进入死亡弯

  塔森始兴奋

  甚至,故南烟车超,随加油,

  “烟烟,。”沈君卿声音受控制放低,怕影响

  南烟塔森冲

  万丈悬崖,转弯点点力,车,直接侧翻滚落山崖。

  车毁亡……

  南烟眼底浮抹幽冷寒,车头千钧际,向打死。

  高速,四车轮直接腾空,进侧移。

  塔森撞,正车稳稳进入内部。

  候,南烟减速,别车轮,塔森车,呼啸直接冲山崖。

  沈君卿眉狠狠跳。

  向南烟眼神微微变化。

  死皮赖脸认妹妹,凶残……

  反悔

  #

  车赛结束,南烟拿奖金,将其肮脏,交给沈君卿解决,打算问。

  沈君卿隔群,阴沉蒋浩博眼。

  蒋浩博凉,差点跪

  ……

  收回视线,沈君卿揉揉南烟,“妹妹,走,哥哥先送。”

  南烟揉乱抚顺。

  财神爷,勉其难,忍。

  回酒店,间已经十点。

  沈君卿很殷勤车,送楼。

  房间,沈君卿寸进尺,“妹妹,进屋喝杯水?”

  南烟贴房卡,门,“请,进。”

  进玄关换鞋。

  换,南烟抬头,便客厅,高贵帝王……

  ------题外话------

  南烟:额……修罗场???

神奇推荐位
  •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偏方方 / 著

    她是帝国第一神(兽)医,一朝穿越,竟成了家徒四壁的小农女。上有弱不禁风的娘亲,下有嗷...

  • 全能千金燃翻天

    德音不忘 / 著

    【本文爽爽爽,强强强!男主妻管严,女主第一美,虐渣+宠文】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了。...

  • 凤临之妖王来接驾

    战西野 / 著

    本文无虐爽文,男女主强强联手,一对一。欢迎跳坑!她是来自异世的佣兵之王,铁血悍然,人...

  • 侯门庶女黑化了

    小学生加油 / 著

    顾吉祥以为就算自己当了深哥哥的妾,他也一定会珍爱自己一生一世,怎料到计弘深一杯毒酒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