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第045章 酒庄都有谁去

书名: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作者:荢璇|发布:2021-10-28 16:15:29|更新:2021-10-28 16:45:58| 字数:3209字

姜蕊和姜恒并没有在施烟这里留多久,吃过早餐坐一会儿就离开了,是怕施烟要留下招待他们耽搁了她的事。

他们离开后,施烟也没有上楼,就拿了本书坐在客厅看,像是在等什么人。

直到九点二十左右,小赵从外面跑回来。

“施小姐,您要的东西我让人买来了。”

是施烟昨天让小赵帮忙买的。

小赵要照顾她,自然不是自己去买,老宅每天有负责出去采买的人,小赵就让对方帮忙买的,这会儿才买回来。

只见进屋的小赵手里拿着一个小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的就是施烟要的东西。

“施小姐,您怎么突然要买烫伤药?您哪里烫伤了吗?而且老宅每个院子里都备有一些常用的药,我们院子里也有,烫伤药药箱里就有啊。”

这些话昨晚施烟给她打电话让她帮忙买烫伤药的时候,小赵就想说了。

施烟起身接过:“这个药效要好一些。”

将药膏拿出来看了眼,确实是她要的。

诚如小赵所言,姜家老宅哪个院子都备有一些常用药,常年身体不好需要休养的姜五爷所住的院子,这些常用药肯定也会备着,她缺的不是烫伤药,是药效相对更好的烫伤药。

“我没有哪里烫伤,赵姐不用担心,我就是突然想起来这个烫伤药的药效不错,买回来备用。”

她的理由很充分,主要是除了这个理由,小赵也想不到其他更合理的,就挠挠头说:“好吧,那施小姐以后还需要什么只管告诉我,我让人去买回来。”

“好的,谢谢赵姐。”

“我这边没什么事了,赵姐去忙你的吧。”

小赵知道她要看书,自己在这里许会打扰她,就没有多留。

等她离开,施烟就放下书,拿着药膏和手机出了门。

径直往竹苑的方向去。

这个时间,差不多早上十点。

夏末的雨后清晨空气很清新,不知是心情好还是因为其他,施烟觉得今天姜家老宅的院景好像比以往更美。

有花绽放,有风吹拂,有鸟在叫,有蝉在鸣。

走过荷塘边垂柳下,走过石板道竹林间。

偶尔有落叶随风飘落,却并不显萧条。

施烟以往无事就喜欢在院子里走动,走得累了就寻个安静的地方看书,姜家老宅的人都习惯了,所以就算在路上遇到一些人,他们也不会疑惑要去哪里,更不会猜到她是去竹苑。

打过招呼,匆匆走过。

虽然这些人私下里也会聊些八卦,但当面都是非常规矩的,施烟很喜欢姜家老宅这样的氛围。

佣人各司其职,不乱逾矩。

当然,这都是因为姜老太太御下有方。

按响门铃。

别看竹苑大门是木门的设计,所有现代化的设施都是齐全的。譬如门铃按响,屋中能透过监控看到大门外的人。

“施烟小姐!”

是姜林的声音从监控里传来,不难听出他语气里的激动。

“你好,请问姜先生在吗?”施烟轻声问。

“在的在的,施烟小姐请进!”

语毕施烟面前的院门就打开了。

是的,饶是院门是木门,也是自动化的。

而屋中,给施烟开了门的姜林立刻转身“笃笃笃”地跑上楼,敲响二楼书房的门。

“五爷,施烟小姐来了!”

姜林激动得仿佛对方是来找他的一样。

坐在书桌后的姜澈听到姜林的话,放在电脑键盘上的手顿住,猛地抬头看过去:“你说,谁来了?”

不怪姜澈意外,他想过和施烟会很快再见,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往电脑屏幕看了眼,九点五十三。

这么早。

以施烟内敛的性情,姜澈实在想不到她会这么早登门,他还以为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会是自己创造的,没想到又慢了她一步。

“施烟小姐啊,这会儿她应该快进屋了。”

姜澈没有再多言,起身就出了书房。

跟在他身后的姜林看着他略显轻快的步子,笑得奇奇怪怪。

没想到向来沉稳情绪不外露的五爷,遇到喜欢的姑娘竟也和普通年轻人没什么两样。

不过这样挺好的。

三年了,总算看到五爷有点鲜活的样子了。

哦,不对,应该说,跟在五爷身边这么多年,他终于见到五爷开始有点鲜活的情绪了,不再是无欲无求的淡然温雅模样。

姜林在想什么,姜澈并不知道。

他出书房后直接下楼。

刚下楼,就看到踏进客厅的施烟。

她一身淡蓝色长裙,一头墨发散落垂直而下。淑女风的长裙带着点仙气飘飘的味道,温婉的气质,出尘又淡雅。

盈盈一笑间,周遭黯然失色。

这就是姜澈眼中的施烟。

微微回神,站在楼梯上,他当先出声:“施小姐。”

施烟抬眸望过去。

他还是如常的白衬衫黑西裤打扮,但不管看过多少次,这个人的长相气质都还是会让施烟忍不住惊艳。

“姜先生。”

没盯着他看多久,施烟就收回了视线,而且她全程神色都是淡然的,就连刚才那几秒的打量,她目光也坦坦荡荡,让人窥探不到半点她的内心。

“施小姐请到客厅坐。”

没有问施烟为什么过来。

“姜先生。”

姜澈停下脚步看向她。

施烟递出手里的烫伤药:“我让赵姐帮我去买备用药,她多买了一支烫伤药,药效不错,想着送一支过来给姜先生留作备用。”

姜澈目光落在她手里拿着的药膏上。

盯着看了约莫有半分钟,抬眸看她。

眸中似有万千情绪涌动,不过只是须臾,很快被他压了下去。

伸出左手接过:“谢谢。”

接过药膏的手轻轻收紧。

“施小姐吃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

“那施小姐留在竹苑用午餐吧,你亲自给我送来备用药,我理当做点什么以表感谢。”

他温和的神色中带着认真,好像真的只是想表示感谢一样。

施烟看着他,浅笑道:“这样会不会太叨扰姜先生?”

“不会。”

对施烟说:“施小姐请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茶很快泡好端来:“施小姐先在这里稍坐片刻,我去书房把电脑拿下来,有一份文件需要立刻处理。”

这当然是借口。

往那边的书架看去,姜澈说:“施小姐如果想看书,那边书架上的书可以随便拿。”

“好的,姜先生有事只管去忙吧,不必管我,只要有书看,我能静坐一整天的。”

看着姜澈转身上楼的背影,施烟眉眼含笑。

一个身体不好在家休养了三年的人还有文件需要处理……听老太太说,姜澈以前是医生,在京都上班。

难道他要处理的文件是一些和医学有关的?

施烟是不信的。

但不管信不信,她也没打算追问。

他是什么人,职业是医生还是其他,甚至是无业游民,都改变不了她想让他变成她的人的事实。

五分钟不到,姜澈就从楼上下来了。

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姜澈下楼时,施烟已起身去书架寻到一本书,正准备拿过来看,刚转身就看到下楼的姜澈。

以及姜澈多了两个创口贴的右手。

施烟眸光顿了一下。

姜澈刚才上楼的时候带上了那支烫伤药,她是留意到了的,原以为他会先放着晚些时候才用……

忍不住笑了笑。

挺好。

姜澈见她目光落在自己的右手上,唇角勾起一抹不明显的弧度,转瞬即逝。

看向她手里拿着的书:“我记得施小姐说过喜欢看书,想必施小姐看过的书应该不少,我下午想去买点书,不知施小姐可能给我参谋一下?”

施烟微愣:“下午吗?”

她这反应是下午有别的安排?

“施小姐是有别的安排吗?”

姜澈问着,往沙发的方向走,像是随口一问。

坐的不再是那张单人沙发,而是施烟坐的那张长沙发,落座的地方与施烟茶杯摆放的位置只有一个人的距离。

施烟看一眼他落座的位置,眸光闪了闪,也走过去。

“是有点别的安排,蕊儿说姜大少的朋友有个酒庄今天开业,约我一起去玩,我答应了。买书的事,如果姜先生不急,可以等明天吗?明天我没什么安排。”

姜澈却只抓住了她前半句。

猛地抬眸看她。

彼时她站着他坐着,离得不算远。

“酒庄开业?”

施烟点头。

“姜晟朋友开的酒庄?”

“蕊儿是这么说的。”

“除了施小姐和姜蕊,还有些什么人会去?”他目光紧盯着施烟,带着点不太能说清的情绪。

施烟眨了眨眼,眼底含笑看他:“不太清楚,蕊儿只说她哥的很多朋友都会去,准备介绍些人给我认识,说是多认识些人,以后我在海城也能多有个照应。”

然后施烟就撞进了姜澈的眸光中。

深邃的眸子,似带有不知名的幽光。

他就那么紧盯着她,也不说话。

施烟努力压着唇角将要上扬的弧度,淡然浅笑问:“姜先生,怎么了吗?可是有什么不妥?”

姜澈又盯着她看了几秒,收回目光,打开放在腿上的电脑,垂眸没再看她:“并无不妥,施小姐玩得开心。”

施烟看着他,偏头抿唇轻笑,努力着没让自己笑出声。

认真道了声:“谢谢。”

随后她在原来的位置坐下,看一眼已经打开电脑开始敲键盘的姜澈。像是怕打扰他工作,她没有再出声,打开手里的书本。

事实上施烟并不是真的怕打扰姜澈工作才没有再出声的,这种时候她沉默着,才更能体现她没看出来他的心思。

如此,这么沉默着煎熬,受煎熬的也不是她。

而那个正在受煎熬的人,煎熬着煎熬着说不定就忍受不了了,然后会做出点什么,她很期待。

神奇推荐位
  •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蓝白格子 / 著

      农科专家时卿落死后再睁眼,穿成了一名古代农家女。   开局就是被全家卖了,正要被强行带走。   时卿落撸袖子就是干。   以恶制恶、以暴制暴,让极品们哭爹喊娘还不得不供着她。   转头她主动将自己嫁给了隔壁村,被分家断亲昏迷的萧秀才当媳妇。   时卿落看着萧秀才家软弱的娘、柔弱的妹妹和乖巧的弟弟,满意的摸摸下巴,以后你们都归我罩着了。   从此担负起了养家活口的重任,种植养殖一把抓,带着全家去致富,一不小心成了全国首富。   萧寒峥一醒来。   原本溺水而亡的弟弟活蹦乱跳,妹妹依旧在家,为了赚钱买药进深山被野兽咬死的娘亲还活着。   关键是一觉醒来,他还多了个能干的小媳妇。   上到亲娘下到弟弟妹妹,全对这个小媳妇依赖喜爱无比。   他看着小媳妇:“你养家活口,那我干什么?”   小媳妇:“你负责貌美如花,考科举当官给我当靠山。”   萧寒峥早就冰冷的心一下活了,“好!”   从此以后撸起袖子就是干,从个小秀才,一路走到了最风光霁月有势的权臣。   只有他知道,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小媳妇就是他此生的救赎。

  •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筠倾 / 著

    唐家天生体弱送到道观养了五年的小姐被接回来了。 众人各怀心思,打算迎接娇软病弱小姑娘,却不成想看见个锃光瓦亮小光头。 还整天像条小尾巴跟着他们,说他们命不久矣。 对此,唐家人一开始是抗拒的,就算不是乖软小可爱,也不该是胡说八道小神棍! 后来,见小女娃将坏人说的恼羞成怒即将动手,众人惊呼之中,她一手拿着小拂尘,一手捏着小粉拳为了他们‘以德服人’。 逐渐吃软饭的唐家人:真香! ** 豪门容家,百年传承,传闻这一方深宅里有个矜贵的小少爷,一身唐装,手腕绕着佛珠,众人忌惮。 某日,大院梨树下的躺椅,那向来沉稳多智近妖的少年膝上妥放着一堆毛绒线团。 近卫疑惑,这位小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 就听这位温声询问:我思来想去,还是毛绒帽子保暖,你觉得今今戴粉色的好看,还是五颜六色的好看? 近卫:??? ** 容卿自小知道自己与众不同,戾气太重,魑魅魍魉总想近身。 直到遇见唐今手持小拂尘,将魑魅按在地上锤,魍魉四处逃窜,她还念着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后来容卿摸着对方的小光头,笑着拉她的手:今今也渡一渡哥哥可好? 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小奶今让人牵了手,软哼矜持:可以。

  •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开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开

    沉安安 / 著

    【正文完结,高甜番外持续更新中】 第一次正式见面,小姑娘连人带猫摔进他的院子。举着小奶猫,女孩睁着水汪汪的一双眼看他。“您能收养它吗?” 再后来,她坐在墙头,手里还举着没啃完的鸡翅,笑意炎炎看着他。“我来看猫的。” 很久以后,女孩蹲在他屋外的墙头哭的稀里哗啦。“我,只是路过想看看猫。”小猫蜷缩在她怀中瑟瑟发抖。 男人叹息,弯腰蹲在她面前,清隽的眉眼上染上一层薄霜。半晌后无声笑开,连人带猫抱回家。 念念急了。“商先生,我真的是路过。” 男人微凉的指尖轻触她的眉心,目光深情温柔。“嗯,你只是路过,而我是不想错过。” - 颁奖礼上,寄念念手捧奖杯,笑容灿烂。“感谢我的先生,从我一无所有到万丈瞩目。五年前,他于我而言是遥不可及的神话、五年后他是我前行路上的万丈光芒。” 坐在台下的男人,冷峻了大半夜的神情终于有了片刻的温和,轻轻转动无名指上的戒指,面对镜头,面露笑意。 “客气了,商太太。” 遇见你,才是我的三生有幸。 【1V1甜宠文】 【双向暗恋,超级甜甜甜】 【年龄差8岁】 【只对女主好的帅气温柔先生VS外人面前小辣椒男主面前小怂包的甜心女主】

  •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妖殊 / 著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