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爱上男扮女装的公主殿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书名:爱上男扮女装的公主殿下|作者:陌上蒲|发布:2021-10-14 20:00:00| 更新:2021-10-16 11:49:53 | 字数:3889字

  陈芝明任紫琳书房已经做话,茶杯,盯茶杯图案。茶杯微掐腰葫芦状,淡蓝色胎底,掐腰葫芦福娃云端嬉戏图。茶杯,盛放普通水,,陈芝明喝。

  怀孕,未满三月,果,至少需孕三月。纪已锦绍喜。怀孕陈芝明,先高兴坏半月,任紫琳军演剿灭胶州海匪计划。军演,任紫琳选蓝雪。陈芝明仔细听谓军演,觉蓝雪较量差,因此十分眼馋。胶州,实打实战。

  ,任紫琳悠闲盘腿坐张条案旁边,书。条案端,坐紧盯陈芝明锦绍。见陈芝明紧张连忙伸扯任紫琳衣袖。

  陈芝明怀孕,锦绍将身边照顾,再次陈芝明夙愿。拦,容易才

  “何打算?”任紫琳合书,将书往身旁条案放,问陈芝明

  陈芝明抬头,“月?”

  晚月,

  任紫琳摇头,“楚汉涛骜皇月。再,便果,必须给乖乖坐月坐满月。”

  锦绍立刻向任紫琳投感激目光。陈芝明咬牙切齿。楚汉涛!老贼应该死次,何,九公主再让儿,陈芝明由惆怅口气。

  任紫琳重新拿书本,打算继续。陈芝明却

  “您军演拿太做招牌,陛答应?”

  “必须,否则,宁皇亲阵。”任紫琳眼睛盯,口吻淡,话,却斩钉截铁,半分迟疑.

  “呵,陛条命。”陈芝明哼声儿,“且,军演,必支持。呢。”

  “儿,与何干?”

  陈芝明“啧”声儿。副冷冷肺,实际吗?

  陈芝明料,宁皇军演,军演什军演,宁铁定另外两谓军演,难取其辱吗?亲临,快点儿死?

  ,任红彦给宁皇奏折,提及军演计划,宁皇亲驾临坐镇。非此,任红彦告诉宁皇,往安邀请安皇骜皇亲临。

  “安皇必肯答应亲临,”听任红彦,宁皇,“骜皇黄口儿,安皇相提并论,岂非安皇?”

  久坐皇位,骜皇才登基

  任红彦穿宁皇担忧,“此次军演,更何况,蓝雪片刻离您身边,将三哥。”

  胆怯吗?宁皇承认。礼仪姿态龙椅站立端庄

  “知,楚汉涛?”

  “知。”任红彦平静宁皇。

  宁皇觉任红彦熟悉气势。微蹙眉头,果断,“任玖吗?”

  任红彦惊奇宁皇竟任紫琳,毕竟,,宁变化谓翻充盈。若或者朝,宁必蹉跎六

  “。”

  “朕老糊涂,分。”宁皇任红彦句,随即由叹气,“错,啊。”

  “母皇觉宁何?”

  宁皇哽,“。”

  “母皇若实愿,儿臣代母皇何?”

  宁皇顿住,“置母皇慈?”

  “儿臣敢。”任红彦拱低头,“,任玖此计,儿臣觉。蓝雪归禁卫军羽林卫训练,握。”

  “呵,”宁皇冷笑,“握。蓝雪才碧玉华,半,蹉跎实力知,狂妄罢。”

  “母皇担忧,儿臣感身受。,若此法,儿臣实办法阻拦楚汉涛践踏凤城。”

  宁皇脸此,“,任玖荒唐,宁幅员辽阔,缘何偏偏往凤城派知楚汉涛凤城吗?”

  任红彦缓缓垂眼睑,话。宁皇知,此

  “二哥良策?”

  任红彦缓缓摇头,“依二哥思,军演,场三混战。”

  宁皇深吸口冷气。军演尚且,更真正打定安皇骜皇压根儿军演。

  “安皇必答应,”任红彦打破宁皇,“儿臣收消息,安皇才让盘算边市收益,。倘若次军演,安再胜宁骜两……”

  宁皇更高兴,“骜皇呢?肯参与,军演。”

  “任玖给季叔杨饵,季叔杨便参与此次军演,其本必定身。”

  任红彦具体解释任紫琳何操宁皇却。毕竟,近,蓝玲再钱”二字。连往闲散工部忙碌。宁皇具体忙碌,并做关注,户部因工部,连带宁京富豪今,,宁太极准

  再培养,宁皇觉端庄稳重,果敢始接触政懈怠,惜,比被宁太皇养任玖底少几分锐进取,。暗暗叹口气,宁皇丝颓丧。

  “知,此十分危险?”

  楚汉涛,怎危险.

  “儿臣知。”

  “此?”

  安/骜两皇帝,至少留任红彦。迈,任青衣、任紫琳,蓝雪,已经陷入东宫争,宁怕再翻身

  或者,根本任玖诡计?青衣,蓝雪,。宁皇底,始隐隐觉安。

  “儿臣知。”

  “倘若真此,让朕依靠谁?”

  “青衣正仁厚,做守君;琅城,便此刻启程归京,恐怕路波折。倘若,母皇若效仿骜,撇见,选二哥储君选。”

  宁皇愣,提任玖?越蓝雪,毕竟此次随凤城,平安归

  “十六?”

  凌、尤两,任红彦告知宁皇。连宁皇;二,尤淑君凌贤君宠,宁皇若斥责二,势必稳,惶恐。若凌、尤两举,依照让宁皇难。

  宁皇,比别。若凭证,肯定喜欢由

  “十六幼,恐任。”任红彦轻描淡写,“您若觉二哥瑞珠瑞昱两丫头。”

  虽,任红彦冷淡宁皇察觉任红彦凌、尤凌冷漠。倒才察觉。十二质,任红彦刻忽略半点安抚举;十六夜宴举止,谓十二分妥,任红彦青衣番,忙碌许久;七王往管城候,安排。凌贤君尤淑君二底哪妥。凌贤君爱静,等闲,平本书;尤淑君虽玲珑,玲珑,才极少。任红彦乃储君,尤淑君疯霉头。

  任红彦信任,宁皇,再问及此,竟候。

  “十六,毕竟儿,朕,继位。候,?太告诉,凌、尤两宫妥?”

  任红彦笑笑,“母皇,两宫怀轨,您必信吧?”

  宁皇沉默,许久,,“儿,任玖结论吧?蓝雪未拿实证。”

  任红彦微微蹙蹙眉头。

  宁皇,慢慢,“朕,。”口气,“朕知任玖偏见。迢迢归宫,眼。朕,盼,或者,交代……。朕朕肯定很失望吧。,朕试探,并死。”

  “母皇,”任红彦宁皇,“此。”

  “朕知祖母候,常感叹,玖儿。朕,服气,觉任玖讥讽朕,,倒朕狭隘。”

  任红彦蹙蹙眉头,话。

  “忠厚谁,竭尽,彦儿,刚刚。朕毕竟任玖吗?”

  任红彦沉默话。

  宁皇像普通般唠叨,“朕儿,,彦儿,朕怕啊。朕差踏错,换惶惶安。任玖越聪明,朕越害怕……”

  “母皇,”任红彦忍住打断宁皇话,“您任玖格局。”

  宁皇笑,“许吧。”

  任红彦拱,冲宁皇礼,“此,且极紧急,请母皇造决断。儿臣先回东宫准备。”

  任红彦转身便走背影,宁皇阻拦

  ------题外话------

  感冒加敏,难受啊……

  哦,疫苗始断断续续敏,抵抗力

神奇推荐位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