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这个皇子不好惹

第二十一章你才是那个该拿奥斯卡小金人的

书名:这个皇子不好惹|作者:乌上歧枝|发布:2021-10-14 18:47:15| 字数:5548字

  宋呈负步走派泰绪,沈未若跟色则

  宋呈落座,目光扫圈,悦:“粮草,方擎呢?”

  四声,身穿玄黑衣袍,拱:“回将军,方···酒醉醒,尚昏睡。”

  “胡闹。”宋呈拍桌,“身粮草押运官,夜夜醉酒,今粮草梦死,军机重儿戏?方擎给。”

  此话,立即士兵领命,退步

  宋呈向玄黑衣袍男:“钱均,身粮草押运副官,粮草驻夜半火,押运巡逻队干什?”

  钱均即跪俯首:“将军,属知,城守卫端被袭,守将寻求帮助,属协助调查,惊闻火烧,慌忙赶回,实知啊。”

  宋呈眯眼:“城受袭?怎?”

  守城副将:“偷袭东门,三名士兵死亡,两名重伤,且城门守卫,属偷袭,轨,便近向押运巡逻队求助,奸滑,即便钱相助,并未抓住。”

  沈未若神色凝重,似乎越越扑朔迷离,方故袭击,图调虎离山,火烧粮草,粮草驻精兵守,即使调走钱均几,且城门遭袭,守将极相助,寻找驻东门钱均,几率却

  关键点渡陵关排兵布阵先泄密,很难让怀疑猫腻。

  ,沈未若:“将军,先调查军营内谁泄露消息,深掩城东粮草驻部分知晓,若细细调查,必线索。”

  宋呈赞点头,刚准备位士兵神色慌张走进军帐,几步,:“将军,珍珠园楼空,影。”

  此番话块石头投进湖,泛阵涟漪。

  ……

  林路,边微微泛光亮,场雷暴匆匆,匆匆,空气弥漫泥土气息,湿湿润润。

  林间,卫玠悠悠转醒,识回转,刚准备警惕,右力,偏头枕头枕颈窝处,喷薄温热气息洒虎口,细细麻麻耳尖鲜红欲滴。

  喉头滚,试探微微靠近,迎襄睡熟脸,唇。

  借窗外渗进薄弱光线,襄脸厚厚层泥巴,脏兮兮,很狼狈,莫名显憨厚爱。

  笑,脸颊干裂,像被粘住般,卫玠嘴角笑凝固,法,识伸摸,脸粗糙干裂,满脸泥印,笑。

  ,刚准备坐身,推门入,察觉卫玠,放轻声音阻拦:“伤口痊愈,刚药,别乱,免伤口崩裂。”

  卫玠神色凛,色隐阴影处,并明显,语气疏远:“谁?”

  憨厚笑,捧碗冒热气水走近,,卫玠声色打量,接细微缺口碗,并喝,疑虑打消少。

  身粗布补丁旧衣,右指食指明显,身形壮硕,带粗气,法趁夜带山,应该东山猎户。

  猎户哥憨傻笑,指指熟睡襄,低声:“东山猎户,凌晨候,妹妹披头散门口敲门,哭叫救命,架势实门,见眼睛哭像鸡蛋,怀门放,给简单药,妹妹,刚才趴。”

  卫玠微微颔首,句谢,猎户摆摆,转身门。

  盯溜秋襄,卫玠五味杂陈,试图抽,却见越抱越紧,副死活肯撒架势,嘴角掀抹笑环住襄腰肢,将床。

  襄哼唧几声,耳朵几蹭,睡容恬淡宁静,卫玠僵住身,低垂视线紧盯襄,俯身慢慢靠近,气息相,呼吸交织纠缠,卫玠眸色越深,低声:“究竟丫头,点姑娘。”

  完,忍住轻笑声,偏头转向襄耳边,暧昧,语气却暗含威胁:“阮襄,快放,否则吃饭睡觉。”

  睡梦襄身颤,立马乖乖松,反抗似哼唧几声,继续呼呼睡。

  卫玠忍俊禁,伸脸颊,轻轻揉襄乱糟糟鸡窝头,仿佛找东西,爱,忽易察觉轻啸传,卫玠眸色闪幽芒,收回,轻轻脚抱襄,安置,随推门

  门右边,两间屋排排站立,屋顶烟囱正冒汩汩炊烟,屋廊溜金黄玉米棒鲜红辣椒串,屋檐许艾草,屋钱,摆放木桩,远处颜色各异野花菜蔬。

  将近卯边泛银白色光芒,厚重云层被光线破,龟裂块块银蓝色云斑。

  卫玠注目远眺,神色淡,主屋,位身穿麻布衣衫,相普通却神色柔,见卫玠负立,微微愣,随即笑:“。”

  闻声,卫玠淡淡笑:“,劳姐挂。”

  “快梳洗梳洗吧。”妇木盆,边白净毛巾。

  卫玠迟疑片刻,接木盆,微笑谢,转身进屋。

  沾湿巾,洗尽脸泥垢,舒爽已,偏眸向床四仰八叉襄,略略沉思,迈步走,湿热巾轻轻点脸颊,卫玠半蹲敢太力,眉目专注,流溢未曾

  白净脸颊微微偏红,长睫浓密卷翘,乖巧阴影。

  寸寸打量,目光认真。

  怔愣片刻,回神,轻咳声掩饰虚,褐色痕迹,卫玠指尖点泥垢,随额头涂抹,接将魔爪伸向襄。

  圆润指尖轻点襄嘴唇方,留泥点,憨厚睡颜顿几抹滑稽爱,嘴唇轻翻,掀抹笑

  涂抹褐色痕迹,卫玠才端木盆门,边倒水,边装打量周遭,见猎户夫妇正屋忙活,木盆,痕迹走向屋树林,视线扫树干印记,派悠闲往林深处走

  林深处,黑色衣袍,半张脸掩兜帽,叫绪,见卫玠身粗布即迈步走近,抱拳请罪:“殿利,害您身陷险境,望殿惩处。”

  卫玠瞥眼,淡淡:“,东西呢?”

  御连忙怀金药瓶精致匕首,双

  卫玠接,随撩袍坐洒脱失气质,“?”

  “点眉目,属幽州关京瑟楼阿达木入,京瑟楼似乎与朝关联,具体势力,属。”

  卫玠眉头微蹙,“京瑟楼?什方?”

  御本正经:“花楼,势力。”

  “花楼恩客络绎绝,鱼龙混杂,军将士消遣,阿达木怕军与其勾结,角色。”

  “殿怀疑谁?”

  卫玠敛眉思索,并未,话头转,问:“外何?”

  “关邻夜半火烧渡陵关军粮草,已经被宋呈关押,言被打晕藏匿火场周围,珍珠园楼空,怀疑殿已经暗潜回幽州关,已派兵,准备半路拦截。”

  卫玠轻笑声:“图谋,几招挑南北朝乱,准备口吞原吗?”

  话音刚落,脸色渐渐阴沉,再半分笑

  纵火干戈试图挑战,获利赫图与阿达木两草原部落。

  渡陵关被身穿铁蓝军装士兵袭击,毫外,北朝奸细。

  南朝怕干净,次火烧袭击,必定警惕,遭,泄密。

  关邻,与南北朝两相关,必定知少消息。

  “御,趟渡陵关,,嘱咐拖延间,尤其听闻图刺杀关邻,狠狠咬住嫌疑放,随再回趟幽州关,查查关邻。”

  御:“殿,关邻关键物,属监视,调查交给十三做。”

  “,宋呈知关邻性,必定管。”

  “。”

  卫玠继续追问:“北朝何?”

  “副将施明知南朝派兵拦截殿,气拍桌,坚持派兵打回挽回北朝颜监军史玉则持相反态度,反战,两争执际,施明监军。”

  卫玠听完,淡淡点头,波澜,略挥,御身形消失,脚步悠哉踱回屋。

  刚准备推屋门,转念,绕走廊走至主屋,屋内摆设简陋,却十分温馨,猎户夫妇二灶台身形忙碌,两喜悦满足笑容,卫玠轻咳声,打断

  见两视线,卫玠轻咳声,“猎户哥,求教。”

  猎户挠挠脑袋,憨憨笑,放烧火棍,双衣料擦,赶忙走

  两落座,猎户卫玠落座,身穿件粗布衣裳,投足间法忽视气势,屁股底木桩忽别扭

  卫玠正身端坐,嘴疏远失礼貌猎户哥正打量木桩,神略显局促,拱正色:“救命恩。”

  猎户身形震,:“···外,照应照应,况且昨晚妹妹哭喊声真姑娘,靠,。”

  “妹妹??”

  猎户:“啊,夫妻,姑娘兄妹,,身伤?”

  卫玠淡笑:“实话长,性阮,阮二,舍妹襄贪玩,喜欢野兔,听东山少,直念叨东山驻军,听几东山合力猎猛虎,问才知驻军早已撤离,才敢带舍妹高估,反遭遇群狼袭击,逢雷雨气,差点连累舍妹丧命。”

  完,脸轻松喜悦神色空,卫玠十分副悲戚容。

  猎户听完,叹息:“山少陷阱,限制猛兽伤陷阱,杀伤力少落入陷阱野兽咬死收取猎物猎户,常难逃厄运,更别提。”

  闻言,卫玠眼底闪丝幽芒,却丝毫显,很懊悔

  猎户丝毫觉,继续:“印象,,山群胡高马奇,悄悄跟瞧,挖陷阱,野兽皮值钱,估计猎捕野兽,巡视陷阱,陷阱两头猛虎,透透,肉腐烂收,奇怪,两张虎皮少钱呢。”

  闻言,卫玠确定,此与胡干系,铁矿少朝廷控制采,供给军武器锻造,乏私秘密采,图谋轨,细细调查。

  铁矿采锻造与运输及铁蓝军装秘密转送,绝关邻侍卫,藏北朝奸细必定位高权重,且此必定

  除名主将外,便史玉施明二嫌疑

  ,卫玠眼底闪丝冰冷。

  随声色收敛绪,与猎户闲聊几句,猎户夫:“饭做。”

  见猎户兴致勃话,轻叱:“臭毛病什改改,伤呢,伤神,快进给灶膛添火。”

  虽斥责,却带嗔怪。

  猎户觉,歉:“阮二兄弟,,真抱歉。”

  卫玠:“碍,常与长辈闲聊,广闻,荣幸。”

  猎户张张嘴,半文绉绉话,听懂赖,却实明白思,囫囵笑声,忙钻进屋内帮忙。

  卫玠瞬间收敛笑,转身推门进屋,脚步走近襄,刚准备口叫醒,眉目忽凛,嘴角勾冷笑。

  屋内门窗紧闭,床幔却微微飘眼睛问题,屋内鬼。

  “别装。”

  语气辨喜怒。

  咯噔,正犹疑睁眼闭眼,忽脖颈凉,双似冰般寒凉握住纤细,连忙睁眼睛,视线猛防撞近双幽深口像酒鬼乱踹,明白,恐惧。

  被怀疑吧。

  候,身体比脑反应快,全身投入,伸懒腰,讪讪笑:“早啊,卫老二,睡吗?”

  卫玠语,脸别毛,承认:“。”

  识瞥眼卫玠,见穿眼神盯,顿鬼片既视感,欲哭泪:“摊牌,什。”

  卫玠满,轻嘲:“,假睡跟真睡。”

  句话被翻译少,算计什?”

  连忙坐身,辩解:“刚才真。”

  见卫玠脸“装”襄内咆哮,抓鸡窝头,本正经四:“谁骗猪,认床,加东西硌腰才早醒。”

  罢,

  忘将罪魁祸首提溜,任由卫玠处置。

  瞧指捏干硬泥块腰带,卫玠勾似笑非笑弧度:“黄金园睡挺香,像认床。”

  襄讪讪揉鸡窝头,“真困,加重惊吓叠加,睡死正常,再装睡,任由两床被,差点使,。”

  见本正经控诉,卫玠瞧眼,“记性错,吧,方才?”

  “。”襄像脸愤恨卫玠:“套路,明明白白,非先恐吓番,演技,哼,该拿奥斯卡顶级影帝。”

神奇推荐位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